三种社会的破坏性形态
作者: 荣伟玲 / 6026次阅读 时间: 2011年12月22日
标签: 荷尔蒙 科学家 心理学家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三种社会的破坏性形态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弗洛姆有两部名作,一部是著名的《爱的艺术》,另一部是不那么著名的《人类破坏性剖析》。前者更获大众喜爱,后者则是关于人类破坏性的经典学术名著。

整部作品中,弗洛姆始终不忘区分人类破坏性的两种性质。一种是基于生存性适应的破坏行为,也叫自我肯定性破坏,一种是基于恶意与残忍的破坏性行为。

在动物行为研究中,科学家们发现,动物们的破坏性行为更多地是基于生存性适应。比如捕食,以及获得性对象。雄性荷尔蒙与破坏性行为有一定的关系。当雄性试图进入雌性体内的时候,它必须克服自己犹豫不决的恐惧心理,甚至在雌性抵抗的时候,也能坚持自己的行为,并用力量让雌性身体处于确定的位置。繁衍后代需要雄性有足够的侵犯性。

但弗洛姆也十分困惑地提出,在现代社会,他观察到很多妇女也胜任着需要侵犯性的工作岗位,从而对雄性荷尔蒙一说感到犹豫。

弗洛姆把自我肯定性破坏描述为“往前移动”。也就是说,对他者的侵犯主要是为了主体能够“往前移动”。这既可以是为了生存性竞争,也可以是为了“自我成长”。这时,侵犯行为是一种方法或后果,却不是目的。

另一种侵犯行为,却是基于恶意的破坏,纳粹行为就是其中的典型。大量杀害自己的同类,仅仅是为了某种扭曲的心理需要和妄想,这种破坏不能让任何人“往前移动”。

当然,对异常复杂的人类行为做清晰的分类,难免就会出现考证上的疑惑。比如美国进军伊拉克,在美国人看来,自然是为了国际社会的整体利益,为了“往前移动”;在伊拉克人看来,未必不是穷兵黩武。

最有意思的是,弗洛姆考证多个部落社会后,划分出了三种社会的破坏性形态。

第一种叫“生命肯定性社会”。这种社会里人与人之间很少有敌意,几乎没有罪行。它的特点是男女平等,对孩子不用体罚,不鼓励竞争而鼓励合作,对性行为持肯定态度。

在这种社会里,有竞争意识的人被视为异常。对人的最高评价是“具有悦人的谈吐,宽让的性格和慷慨的心灵”。不过,这个社会里的男人对女人有些惧怕,似乎害怕与她们性交,有“阉割情结”。

第二种叫“非破坏性的侵犯性社会”。这种社会里没有恶意的破坏行为,但打斗和战争经常发生。社会特点是有阶级性,有竞争,有个人主义和完成任务的愿望。

这个社会里的人,终身目标就是以勤奋换取成功和他人的尊敬,否则就会感到屈辱。在性方面有些压抑。

第三种叫“破坏性社会”。人与人之间有暴力、恶意和残忍。人民喜欢战争,彼此不信任,认为恶意与仇恨充满宇宙。他们有很强的经济和盈利意识,甚至在婚姻中经济动机也是最重要的,情感则是微不足道的。“以损人利己的方式实现自身的利益。”整个社会都在拼命竞争,每一种利益都是在打败对手后获得的。竞争是不公开的,奸诈的,通过欺骗别人而获得的。

他们的特点是憎恶欢乐。一位部落成员站着观看别的部落社会里,大家跳舞的欢乐情景,并被邀请参加时拒绝说,“不,我的妻子会批评我说,你居然快乐了。”

在这个充满了死本能的部落文化里,性被看做是不好的,但也是他们唯一渴望的东西。这倒是符合弗洛伊德的名言:“禁忌的就是需要的。”

我们可以辨证地认为,一个在文化上越是具备破坏性的社会,越是扭曲地需要“性的拯救”。因为只有繁衍,更多地繁衍,才能弥补破坏所带来的死亡。

当今商业社会的情况,似乎有些复杂。以上三种类型,都可以在某一部分人群或社团里寻获其影像。

你认为,周边的人际环境,让你生活在哪种破坏性类型的社团里?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荷尔蒙 科学家 心理学家
«可理解的荣格 荣伟玲
《荣伟玲》
谈谈原型»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