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介【從躺椅上跳起來:幻想與情緒結構】之一
作者: Lear / 2706次阅读 时间: 2012年1月07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評介【從躺椅上跳起來:幻想與情緒結構By J. Lear】(1)之一

蔡榮裕 台北市立療養院
2002.09台灣精神醫學會通訊專欄

先從題目本身著手。J. Lear引用佛洛伊德的著名案例之一,「鼠人」之某個治療片段,有一次治療時段裡,鼠人突然從躺椅上跳起來(2)。當時,鼠人突然害怕佛洛伊德會打他,因此,鼠人以手護著頭,並遮著臉,從躺椅上跳起來,顯得相當痛苦狀。佛洛伊德在該段落裡,是在討論父親情結(father complex)的問題,並認為必須假設,個案需要從這些轉移關係(transference)的實質痛苦經驗裡,所出現的種種複雜情緒與想法,才能確信自己與父親的真正關係。


前述的說法已很典型,精神分析從觀察個案的轉移關係出發,並經由治療者的詮釋,使得個案有機會了解潛意識裡的某些現象。然而,Lear的副標題「幻想與情緒的結構」,顯然,他的意圖不只是重覆前述的古典概念而已,而是從佛洛伊德所觀察及假設的現象裡,欲將精神分析的臨床經驗,再深入探索,以豐富我們對於精神分析後設心理學(meta-psychology)的思考空間,增加臨床觀察的視野。如同佛洛伊德於「可結束與不可結束的分析」裡,認為臨床過程裡,若光有臨床現象本身,而缺乏後設心理學的臆測與理論化,那麼,我們將無法往前踏出下一步(3)。


因此,Lear談論此案例片段的目的,如他的本文裡所提及,具有兩個目的,一是,意圖思索幻想如何發揮功能?二是,心智活動如何影響個體的情緒生活?其實,這兩個命題一直是精神分析的重要目的,而不只是只在療效的命題上打轉。但是關於幻想的相關理論,在精神分析領域裡亦有不同的說法,甚至不同的細部術語,來論述對於幻想的精神分析觀點。Lear的其它作品,皆由佛洛伊德的文本出發,再與古希臘以降的哲學所進行的對話,而本文除此之外,所要介入的焦點,亦加入了另一位重要的臨床與理論家克萊因(M. Klein)的觀點(4)。


Lear從克萊因的「投射型認同」的幻想概念出發,但他並不滿意,當今在理論上,似乎將這個概念當做是心理的最原始狀態,彷彿只要討論到此,就可以停止了,不必再深究其中是否仍有更細膩的思考空間,是否需要更進一步的發現,來解釋「投射型認同」的更細膩運作機制。在這樣的疑問之下,因此也開展了如前所述Lear的企圖,以佛洛伊德的「鼠人」案例的某項舉動,加上克萊因的重要概念做為對話的出發點,目的是欲進一步建構及補充精神分析的後設心理學,讓後續者能夠依此而經驗與思考,再決定是否依從他的建構。


投射型認同這個概念的普遍性與重要性,我覺得有必要先回到某些歷史的現象,讓我們對於這個概念較有基礎後,更能理解何以Lear所設定的問題與意圖,具有論述的重要性。因此,本文將先在有限文字裡,以R.D. Hinshelwood在「克萊因思想的辭典」裡,對於投射型認同的考察為基礎(5),先交待一些必要的相關背景論述。


克萊因於1946首先對投射型認同提出定義,最原始的成形概念得回到克萊因的「某些類分裂機制的筆記」(6),她將它當做是攻擊型客體關係的原型,發生於生命相當早期的偏執—類分裂形勢(paranoid-schizoid position),意味著嬰兒在幻想世界裡,將自我的某些部分投射至客體,並想像上借此而取代該客體的原有內容物,由此而控制客體。在此年代之前,克萊因亦傾向以外在世界來描述這些經驗,直到她於1952年在「精神分析的發展」(7)裡再版1946年的「某些類分裂機制的筆記」,克萊因加入聲明,投射型認同是整個發展流程的名稱,Hinshelwood認為此後,這個概念即愈來愈變成克萊因學派精神分析的中心舞台(8)。


依據歷史文獻的觀察,從佛洛伊德的「投射」概念的首先出現,描述「˙˙為了保衛的目的,而濫用投射機制」(9),之後,對於投射的概念亦有一番擴展與爭議。相對於後來,克萊因陣營裡對於內射(introjection),以及以incorporation為基礎的認同(identification),這兩者之間的關係而爭議不休,投射型認同的概念似乎為此爭議,而提供一個得以系統化將概念定型的基礎(10)。後來經由英國克萊因學派裡的大將,如:H. Ronsenfeld (11)、Hanna Segal (12)與W.R. Bion (13)等人,對於精神病人、思考、象徵形成等觀察研究而擴展理論,豐富了投射型認同的內含與應用範疇,然而,也因此較忽略了某些內射概念的發展(14)。


至於往後,其他非克萊因學派對於投射型認同概念的接受度,亦逐漸增高,使得投射型認同概念的指涉內容亦變大了。相對於克萊因學派者而言,尤其當美國方面如:O. Kernberg (15)、Grotstein (16)、Odgen (17)、與Meissner (18)等的努力擴展,然而,由於是在自我心理學(Ego Psychology)的基礎上,Hinshelwood認為使得投射型認同的概念,漸被置於人際關係與社會網絡裡,而不同於原先克萊因學派所強調的,內在精神(intra-psychic)的目的,以及這個概念裡所欲描述的,嬰兒的幻想特質與隱含的自大意含(19)。


加上投射型認同的概念發展與反轉移(counter-trnasferenece)概念發展,相互聯結且相互影響頗深,但若過於強調它們的人際關係層次的運用,很容易形成認為治療者的感覺(意識上的),是源於個案的投射型認同的反應,可能導至過於簡化且無意識地變成,治療者只以自己的意識上的情感來羅織個案的潛意識。這些爭議仍持續中(20),對於未來精神分析理論的發展,仍具有重要的影響,待下篇,我再描述Lear欲做何種努力。雖然以評介此最新的文獻做為參考點,這並非意味著以前的概念已不重要,或者Lear已具有起承轉合之位。


註:
(1) 本文乃評介Jonathan Lear的Jumping from the Couch: an Essay on Phantasy and Emotional Structure。該文刊於Int. J. Psychoanalysis, 2002, 83:583-595。J. Lear是具有劍橋大學哲學背景的美國精神分析作家,他的著作如:Love and its Nature: A Philosophical Interpretation of Freudian Psychoanalysis (1990, Yale Uni. Press)與Open Minded: working out the Logic of the Soul (1998, Harvard Uni. Press)值得閱讀深思。)
(2) Freud, S. Notes upon a Case of Obsessional Neurosis. 1909, p.209. S.E.10。
(3) Freud, S. Analysis Terminable and Interminable, 1937, p.225, S.E.23。若我們謹慎觀察,亦可發現這種作法,在精神醫學的發展史亦難以脫此方向。例如,從早期對於現象學的細膩描述,而後漸出現一些理論化的臆測活動過程,如DSM診斷系統概念的出發,然後,仍得不斷地修正。也就是,雖然名為診斷系統,但實質上是一套理論化且待持續驗證的臆測內容。
(4) Lear, J.曾在Open Minded這本書的序言裡提及,美國精神分析學會的課程裡,長期以來皆系統地排除二位頗具創造力的臨床家的論點,一是英國的M. Klein,另一則是法國頗具爭議的J. Lacan(p.5)。
(5) A Dictionary of Kleinian Thought. 1989. p.179-208, London: Free Association Press。
(6) 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最原始的概念請參閱Klein, M. (1946) Notes on Some Schizoid Mechanisms. In The Writings of Melanie Klein, vol.3: Envy and Gratitude and Other Works. 1993, reprinted, p.1-24, London: Karnac Books。
(7) Riviere, J. ed. Developments in Psychoanalysis. 1952. London: Hogarth Press。
(8) A Dictionary of Kleinian Thought. P.180.
(9) Freud, S. Draft H – Paranoia. 1895. p.209. S.E.1。
(10) A Dictionary of Kleinian Thought. P.181。
(11) Rosenfeld, H. (1952) Notes on the psychoanalysis of the superego conflict in an acute schizophrenic, Int. J. Psychoanalysis, 33:111-31. in Psychotic States, 1965, London: Hogarth.
(12) Segal, H. (1957) Notes on Symbol formation, Int. J. Psychoanalysis, 38:391-7. in The Works of Hanna Segal, 1986, London: Free Association Books。
(13) Bion, W.R. (1957) Differentiation of the Psychotic from the Non-psychotic Personalities, Int. J. Psychoanalysis, 38:266-75. in Second Thoughts, 1967, New Jersey & London: Jason Aronson。
(14) A Dictionary of Kleinian Thought. P.188。
(15) Kernberg, O. Borderline Conditions and Psychological Narcissism. 1975. Jason Aronson。
(16) Grostein, J. Splitting and 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 1981. Jason Aronson。
(17) Ogden, T. 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 and Psychotherapeutic Technique. 1982. Jason Aronson。
(18) Meissner, W.W. A Note on 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 1980. J. Amer. Psychoanal. Asso. 28:43-65。
(19) A Dictionary of Kleinian Thought. P.196-202。
(20) Ibid., p.202-204。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佛洛伊德如何書寫與修訂「夢的解析」 蔡榮裕
《蔡榮裕》
評介【從躺椅上跳起:幻想與情緒結構】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