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书籍 » 思考从结论开始吗:生命的流释(III)

定价 ¥24.80

思考从结论开始吗:生命的流释(III)

克里希那穆提在这本书中记录了1960年和许多普通人的谈话。每一篇都从风景开始,从那一天的天气、环境开始。描写是很细微的,他眼中的一切呈现在我们的 脑海里。那是谈话的气氛,就像一个主题的色调背景。然后,在这样的氛围中,来访者以及他独特的经历和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最后才是克氏和来访者的交谈。这 三者——自然环境、来访者和交谈——组织在一起的时候,就变成了不可重复、时时新鲜而充满活力的。

不仅叙述的方式独具一格,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来访者的背景经历虽然千差万别,但他们的渴望、恐惧、期待和挣扎却和我自己的内心的风景相差无几。他们提 出的疑问是具体的,表明的却是人类共同遭遇的问题:由于我们的制约,由于我们的不自知,我们的行动已经使自己深陷于困惑和迷茫之中。克氏满怀慈悲,倾听人 们的诉说;他的不断反问质疑,详加讨论,指出人们思考的盲点,带领人们穿越心中的迷津,卸下痛苦的重负,治愈内心的创作。来访者不管是什么身份,我们在书 中是找不到一个名字的;地点在不断地变化,也没有地名的记录。我们读到的是对每个具体人物的感受,每个地方风景的变化——在剥除了名相之后真正属于一个 人、属于一个地方的特质。

在哪儿买《思考从结论开始吗:生命的流释(III)》.....

卓越网:19.60  节省5.20
当当网:19.50  节省5.30
蔚蓝网:23.60  节省1.20

作 者:克里希那穆提 著,徐文晓 译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5-7
ISBN:7561743653
定 价:24.8

编辑推荐

不依赖于背景、组织、名衔,我们能否真正了解一个个体的价值?不管我们是否曾经这样做过,现在都必须抛开一切外在的附属 物、直接面对克里希那穆提。因为,尽管译完了全书,我还是无法用简单的概念划分把他的思想划归为某种宗教、某个思想流派;把他称之为什么家也十分不妥。显 然每一个定义本身都是一种局限和束缚,透过狭隘的框架窥测大海的汪洋,终究失却浩瀚的精神。
克里希那穆提不属于印度、不属于任何一个特殊的宗教、也不属于哪个组织团体,他的一切洞察来自本心,来自对自我的认识。他主张要了解真实,就必须抛开传 统、超越已知、不依赖任何一个组织和权威。对于一个不生活在二手思想中的人,我们根本无法把他纳入习惯的概念,因为他是独特的、无染的。
克里希那穆提在这本书中记录了1960年和许多普通人的谈话。每一篇都从风景开始,从那一天的天气、环境开始。描写是很细微的,他眼中的一切呈现在我们的 脑海里。那是谈话的气氛,就像一个主题的色调背景。然后,在这样的氛围中,来访者以及他独特的经历和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最后才是克氏和来访者的交谈。这 三者—自然环境、来访者和交谈—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变成不可重复、时时新鲜而充满活力的。
不仅叙述的方式独具一格,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来访者的背景经历虽然千差万别,但他们的渴望、恐惧、期待和挣扎却和我们自己内心的风景相差无几。他们提 出的疑问是具体的,表明的却是人类共同遭遇的问题:由于我们的制约,由于我们的不自知,我们的行动已经使自己深陷于困惑和迷茫之中。克氏满怀慈悲,倾听人 们的诉说;他不断反问质疑,详加讨论,指出人们思考的盲点,带领人们穿越心中的迷津,卸下痛苦的重负,治愈内心的创伤。来访者不管是什么身份,我们在书中 是找不到一个名字的;地点在不断地变化,也没有地名的记录。我们读到的是对每个具体人物的感受,每个地方风景的变化—在剥除了名相之后真正属于一个人、属 于一个地方的特质。
克里希那穆提一直强调,要区分直接地体验和语言,语言并不等于真理本身。为了传达他所体验的真理,他必须使用语言来表达;而译者限于自身的理解是否把握了 作者的精神、翻译和原文是否存在着差距,都势必影响到书中精神实质的体现。但是读者如果能够体验自己的内心、探究自我,在自知中一定可以超越翻译语言的局 限,见证克氏的智慧。

目录

思考从结论开始吗
自知还是自我催眠
逃避真实存在
一个人能知道什么是对人类有益的吗
我想找到快乐之源
快乐、习惯和简朴
你不想加入我们的动物福利社团吗
制约和渴望自由
内在的空
寻找的问题
心理革命
没有思考者,只有爱束缚的思考
为什么它要发生在我们身上
生、死和死里逃生
头脑的退化
不满足的火焰
外在的修正和内在的解体
要改变社,你必须摆脱它
自我所在不是爱
人类的分裂使他生病
知识的空虚
生活是什么
没有善和爱,就不是一个有教养的人
仇恨与暴力
对敏感的培养
为什么我没有洞察力
改革、解放和寻找上帝
吵闹的孩子和安静的头脑
哪里有注意,哪里就有真实
自我利益腐蚀头脑

书摘

外在的修正和内在的解体

南行的列车非常拥挤,但更多的人正拎着他们的包裹、箱子往里挤。他们的穿着各式各样。有人穿着厚重的外套,另一些人却几乎没穿什么,尽管外面非常冷。有长外套和紧身的大披巾,盘得肥大的头巾,也有系得整洁的头巾以及各种各样的颜色。当每个人多多少少安顿下来时,就可以听到站台上小贩的叫卖声。他们几乎在卖所有的东西:苏打水、香烟、杂志、花生、茶和咖啡、甜点和冷食、玩具、毯子——奇怪的是,还有用磨光的竹子制做的长笛。那个小贩正在吹弄着类似的一支,它发出甜美的音调。那是一群兴奋而嘈杂的人群。许多人来给一个人送行,那人肯定是相当重要的人物,因为他挂着花环。那些花朵在引擎刺鼻的气味和其他与车站相关的令人不愉快的臭味中散发着令人愉悦的香气。两三个人正在帮助一位老妇人进入车厢,因为她相当矮胖,坚持要提着她自己沉重的包袱。一个婴儿尖声地叫着,他的妈妈试图把他搂进怀里。铃声响了,引擎发出尖锐的汽笛声,火车开始移动了,几个小时之内不会再停下来。

美丽的乡村,田野和舒展的树木枝叶上仍然挂着露珠。我们沿着一条流动的河奔跑了一段距离,乡村好像向无尽的美和生命敞开。到处都是小小的、飘着炊烟的村子,牛群在田野里漫步,或者从井中汲水。一个穿着破旧脏衣的男孩儿赶着面前的两三头牛沿着小径走来;火车呼啸而过时,他微笑着挥着手。那天早上天空湛蓝,树木被最近的雨水冲洗过,田地得到了很好的灌溉,人们正干着他们的活儿;但是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天空才非常接近地面的。空气中有一种神秘的感觉,人的整个存在都在回应。祝福的品质神奇而具有疗效;沿着大路散步的孤独的人和路边的小屋全都沐浴在其中。你不会在教堂、寺庙或清真寺里发现它,因为这些都是人造的,它们的神也是人造的。但是在开阔的乡村,在咔哒咔哒的火车里,是无穷无尽的生活,一种无法寻找也无法给予的祝福。它在那儿等着你去拿,就像那朵生长在铁轨近旁的小黄花。火车里的人聊着天,欢笑着,或者读着他们的晨报,但祝福就在他们之中,在清晨温柔成长的事物中。它在那里,广大无边而又单纯,那种爱是书本无法显示的,是头脑无法触及的。它存在于那个不寻常的早晨、生活的生命之中。

我们八个人坐在一间舒适的昏暗的屋子里,但只有两三个人加入讨论。屋外人们正在割草,有人在磨镰刀,孩子们的声音飘进屋里。那些来访者都非常认真。他们都以不同的方式为了改善社会而努力工作,而不是为了外在的、个人的收益。但是空虚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它藏在美德和可敬的袍子下面。

“我们所代表的协会正在解体,”年纪最大的人开了口,“最近几年它在走下坡路,我们必须做点儿什么来阻止解体。要破坏一个组织是这么容易,但要建立和维持它又是这么困难。我们曾经面临许多危机,我们一直都想方设法让它存活下去.虽然伤痕累累,但还能起作用。可是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必须采取激烈行动的地步,但什么行动呢?那就是我们的问题。”做什么要取决于病人的症状和那些对病人负责的人。

“我们非常清楚解体的症状,它们都太明显了。尽管从外表来看协会繁荣而著名,但骨子里却在腐烂。我们的工作人员就是那样。我们各有不同,但在一起相处的年头已经长得记不清了。要是我们只满意外在的表现,那我们认为什么都很好;但身处其中的人知道有衰败。”

是你和那些建立这个协会并对它负责的人把这个协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你们就是协会。解体是每个协会、每个社会和文化所固有的,不是吗?

“是这样的,”另一个人表示赞同。“就像你说的,世界是我们自己制造的,世界就是我们,我们就是世界。要改造世界,我们必须改造自己。这个协会是部分的世界,要是我们腐烂了,世界和协会也同样腐烂。因此革新必须从我们自己开始。麻烦是,先生,生活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全然的过程;我们在不同的层面上行动,每个人都陷于矛盾之中。协会是一回事,我们是另一回事。我们是协会赖以运转的管理者、部长、秘书、高级职员。我们并不把它当作我们自己的生活。它是和我们分离的某个东西,被管理和被改造的东西。当你说组织就是我们时,我们字面上承认,心里却不同意。我们关心的是如何给协会做手术,而不是给我们自己。”

你知道你们需要一场手术吗?

P147
“我明白我们需要一个猛烈的手术,”年纪最大的人说;“但谁是外科医生呢?”

我们每个人都兼任外科医生和病人;没有操纵手术刀的外在权威。理解手术是必要的这个事实就会开始行动,它本身就是手术。但如果有手术,那就意味着打搅、不和谐,因为病人必须停止常规的生活。打搅是不可避免的。要避免事物本身受到打搅就是拥有墓园的和谐,它受到精心有序地照料,但充满了被埋葬的腐烂物。

“但是由我们组成,又在我们身上做手术,这是可能的吗?”

先生,问这个问题时,你不是正在建一道保护墙来阻止手术进行吗?这样你无意中允许解体继续下去。
“我愿意在我身上做手术,但我好像没办法做。”

当你试图在你身上做手术时,就根本没有手术。努力去阻止解体是另一种逃避事实的方式;它会容许解体继续发生。先生,你并不是真的想要手术;你需要的是修修补补,这里那里稍做改动而提高外在形象。你需要改革,在腐烂表面涂金,以便你能得到你想要的世界和协会。但我们都在变老,都会死亡。我并不是要强加于你,但你为什么不能移开你的手,让手术进行呢?只要你不阻碍它,干净、健康的血液就会流动起来。
P148


标签

克里希那穆提 人生哲学 哲学

评论0

最新评论

东方心理疗法 » 克里希那穆提

亚马逊购买
思考从结论开始吗:生命的流释(III)

作者:克里希那穆提 著,徐文晓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