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ney 1924 女性“阉割情结”的起源 简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S%d Cdj"e/O's,d

pM9d j&WrM8moj0
女性“阉割情结”的起源心理学空间"kvI6p!E)YNx d3X;A"v
 Horney,K. (1924) On the Genesis of the Castration Complex in Women
卡伦·霍尼
许科 王怀勇 译
《女性心理学》
心理学空间PenJ E9u

D4U r_P\2~@aL0

\ wrvS\0虽然我们对女性阉割情结形式的认识已经越来越全面广泛,但对于情结性质的整体认识并没有取得相应进步。我们收集的那些目前已经耳熟能详的资料,让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地认识到整体现象的显著特征,所以,现象本身就成为一个问题。人们对迄今为止观察到的女性阉割情结形式的调查,以及从中得到的暗含推论表明,迄今为止的主流概念所基于的某种基本观点,可以简略表述如下(部分内容我逐字逐句地引用来自亚伯拉罕关于这一问题的研究):很多女性,包括孩童和成年人,都或暂时或长久地受到由性别事实带来的困扰。由于不愿做女性而反映在女性精神生活中的种种表现可以追溯到她们幼年时期对获得阴茎的向往。在这方面存在固有缺陷的不愉快想法增加了她们消极的阉割幻想,而积极的幻想则来自对心仪男性的报复性态度。心理学空间I5IQ+z%F5~ i

心理学空间b2ht(aX iT*mn8b

在这一系统阐述中,我们已经假设了一个显在的事实,即女性因为她们的生殖器官没有阴茎而认为自己处于劣势,这构成了问题本身——或许是因为对男性气质自恋者而言,这一点好像是昭然若揭而无需解释的。不过,至今为止从调查中得出的结论——总计有一半的人对自己的性别不满,并且只有在良好的情境下才可能克服这种不满——不仅对女性自恋者,对生物科学来说都无疑是非常不满的。所以,问题就出现了:女性遇到的阉割情结的形式不仅对于神经症的发展,而且对于性格形成和具有正常目的的女性命运都有重要影响。这仅仅是出于对阴茎向往的不满,是否真的是事实?或者可能是由其他力量提出的一个托词?而这种动力是我们早已从有关神经症形成的研究中有所了解。

fW0O t$g m8Y,G3|0心理学空间^%Ya9o s3|u

我想这个问题可能会从几个角度受到非难。这里我仅仅希望从纯粹的个体发育的角度提出看法,以期能对问题解决有所帮助。其中的某些看法是在过去多年的实践中逐渐积累起来的,在那些患者当中,很大一部分是女性,总体来讲在她们身上阉割情结是非常明显的。

2s*_7fm$T/EF1g0心理学空间8n n:l\`7iRq

根据当前主流的概念,女性阉割情结的核心完全集中于阴茎嫉妒情结。实际上,男性气质情结一词是作为同义词来使用的。那么首先表现出来的问题是:即使主体不存在男性化的生活方式,也没有心仪的兄弟使这种嫉妒易于理解,女性的经历中更没有“偶发灾难”使得男性角色看起来更吸引人,我们怎样观察到这种作为几乎不变的典型现象的阴茎嫉妒的发生?

D8F#hK|P2Mk2I/WG0

kaM;qdD;`0这里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可能是引起问题的真相;一旦问题提出来,答案本身几乎会自发地从我们足够熟悉的材料当中显现出来。假定我们以阴茎嫉妒可能的最为频繁直接的表现形式当作起始点,例如想象如同一个男人那样小便,对材料的重要详细审查很快就会显示,这种需要是由三种成分构成的,有时其中一种有时是另一种会更重要些。

:sZ!_2{3ER6P+c0心理学空间0LRc b XP*Hh

我可以用最简洁的语言表达为这部分是“尿道性欲”,人们对这一因素已充分强调,因为它已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想评价源于此的嫉妒强度,我们必须首先意识到对自恋的高估,这其中排泄的过程是由儿童控制的。全能幻想,尤其是虐待狂的幻想,实际上更容易与男性尿液的喷射关联起来。作为这一观点的例子——这仅仅是许多例子中的一个——我可以引用别人告诉我的一个男子学校一个班级发生的事情:他们说,当两个男孩子尿射成为一个十字时,那一刻他们头脑中所想到的人将死去。心理学空间!U*BlU p'C

心理学空间;]I S7X)s:@

现在即使确定在小女孩身上会出现一种与尿道性欲相关的劣势感,但是,正如至今为止在很多方面做的那样,如果我们直接把每一个症状、每一次想像男人一样撒尿的幻想归因于这~因素,那么我们仍然将这一因素所起的作用夸大了。相反,产生和保持这种愿望的动力常在很多其他的本能部分发现——首先是在主动和被动的偷窥中被发现。这种关联源于小便时的情境。每次小便时男孩可以展示性器官,窥视自己的身体,甚至被允许这样做,这样就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他对性的好奇,至少他自己的身体在此时被关注了。心理学空间 _p.RI)D*}'w

(z@,j,@$y0根植于偷窥本能的这个因素在我的一个患者身上特别明显,她想像男人那样小便的愿望曾一度占据了她整个临床心态。在这期间她每次进行分析时都会谈到,她曾经看到一个男人在大街上小便,曾经有一次她情不自禁地惊叫:“如果我可以向上帝要一件礼物,我仅仅希望自己能像男人那样小便一次。”她的联想超出了所有怀疑的可能:“到那时我就应该知道我是怎样真正被造出来的。”男人小便时可以看到自己,女人则不可以,这一事实对于这个仍停留在性器期的患者,是她非常明显的阴茎嫉妒的主要根源之一。心理学空间E5b^/yi O S

(OF7cX+u8G0就像女人生殖器的隐蔽性对于男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谜一样,男性,由于其生殖器的可见性成为女性强烈嫉妒的对象。心理学空间!B.zub}"kC;erz7}

A Q&a6T8\0尿道性欲与偷窥本能之间的密切联系在另外一个患者身上也是十分明显的,这个女患者我想称之为Y。她用一种非常特殊的,即像她父亲站着小便一样的方式来手淫。她得的是强迫观念性神经症,最主要的病因就是偷窥本能;在手淫时一有被人看见的念头,紧接着就会产生剧烈的焦虑感。她表达出倒退回小女孩的想法:“我希望我也有个像我父亲那样可以在每次小便时显露出来的性器官。”

#aK y5q9^0

0?[w-N1gZ*A O0并且,我认为这个因素在女孩过分拘谨和窘迫的案例中都有重要作用,我进一步推测,至少在我们的文明民族中,男女两性穿着的不同也可以追溯到这种特殊原因——女孩不能展示她的性器官,而展示倾向的存在使她退回到将整个身体都用来展示进而满足欲望的阶段。这就可以当作线索来理解为什么女人穿着低胸上衣,而男人穿着礼服大衣。我也想到这种联系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在谈论男女两性观念不同时首先会提到的标准——即男性比较客观,女性比较主观。这一现象可以解释为,男性调查研究的冲动可以在探究自己身体时得到满足,随后这种冲动就可能或者肯定指向于外部客体;而另一方面,女人对自己的身体一无所知,所以想释放自己就难得多。心理学空间Uu%W!Dq]Y

C1y{}0c a0最后,我所假定的阴茎嫉妒的原型还有第三个因素,即被压抑的手淫欲望,作为一种规则这种欲望被深深隐藏起来,但实际上却是非常重要的。这个因素可能要追溯到一些观念(大多是无意识的)的连接上,它把允许男孩握着生殖器小便的事实解释为允许其手淫。

_MY6R%n-DK0

.ji \ sL^n8bno0这样一个患者在亲眼目睹了一个父亲因女儿用手抚弄阴部而责备她之后,愤愤不平地对我说:“他不允许女儿那样做,但他自己每天却要那样做五六次。”你可以在患者Y身上很轻易地意识到同样的观念连接,对Y而言男性小便时的方式成为决定她手淫形式的首要因素。此外,在这个案例中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只要她潜意识中保持着成为一个男人的愿望,她就不能完全从手淫冲动中解脱出来。我想我可以从这个案例的观察中得出一个相当典型的结论:女孩在克服手淫时会遇到相当特殊的困难,因为她们感觉由于自己与男孩不同的身体构造,允许男孩做的事情却不公平地不允许她们做。或者,就我们面对的问题来说,从另一方面讲,身体构造的不同可能很容易增加一点受伤害的痛苦感觉,所以这个可以用来在后面说明逃避女性身份的证据,即男性可以在性生活中享有更大自由,的确是基于童年早期的真实体验。凡?奥普尤森在他有关女性的男性化情结的著作中,着重强调了他在分析男性化情结、幼儿的阴蒂手淫、尿道性欲之间存在的紧密关系时留下的强烈印象。在我的分析中可能可以找到这种关系的踪影。心理学空间P n4m+i-_g+W8Al

心理学空间)n \3e8Yc

这些分析回答了我们刚开始的疑问,阴茎嫉妒为什么是典型事件,可以简单总结如下:小女孩的自卑感(正像亚伯拉罕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的那样)绝不是先天原生的。与男孩相比,她受到了很多满足某种本能要素可能性的限制,这些本能要素对前性器期具有重要意义。实际上,我想如果我把它当作一个事实来讲,可能可以表达得更准确些:从儿童这一阶段的发展来看,小女孩在与男孩比较某种满足的可能性时,总是感觉处于劣势。除非我们深刻理解处于劣势的事实,否则我们很难理解阴茎嫉妒几乎是女孩生活中不可避免的现象,并且只能使女性发展越发混乱复杂。当她成年,性生活中很大一部分转移至成年妇女——我意思是当她成为母亲时——这并不能对处于早期阶段的小女孩有任何补偿,因为它仍处于直接满足的潜能之外。

)i"n(u fnt!Q/G0心理学空间 KQ3Jq;sH

这里我想打断一下思维路线,现在我要开始第二个更为广泛的问题:我们一直讨论的情结真的附于阴茎嫉妒之上吗?阴茎嫉妒是这种情结背后的根本驱动力吗?心理学空间@'M3~&R5C"K4W

;v0p8v#HQ!ZwZ`0从我们观点角度考虑这个问题,我们不得不思考是什么因素决定了阴茎情结是被或多或少地成功克服,还是出现退缩性强化以至于出现固恋。对这些可能性的思考迫使我们在案例中更加密切地审视性能量的表现形式。我们会发现,那些渴望成为男人的女孩和妇女,在她们生命早期,经常会非常明显地经过一段极端强烈的恋父时期。换句话说,她们首先试图用正常的方法,即通过保持对母亲最初的认同来控制俄狄浦斯情缮,像母亲那样把父亲当作爱恋的对象。

I O3wc M0

7I5x]kx3^ q0我们知道在这一阶段,有两个可能的方法可以使女孩在不损害自身的情况下克服阴茎嫉妒。她可以将对阴茎的自淫自恋欲望转化成女人对男人(通常是父亲)的欲望,准确地说,是借助她自己对母亲的认同来完成的;或者转化为与父亲生育小孩的肉体欲望。至于健康或不正常女性接下来的爱情生活,任何一种态度的起源,或者至少一种起源在性格上都是自恋的,并且拥有占有欲的本质,对此做出的反映是有启发意义的。

/IZe8[lijp/u0

+?+C R3a K9b0在目前正在考察的案例中,很明显这种女性化和母性化的发展已经到了非常显著的程度。和我引用的其他例子一样,神经症患者Y 承受着阉割情结带来的压力,有许多强奸的幻想。意念中实施强奸的人有着完全清晰的父亲形象,因此这些幻想必然被解释为最初幻想的强迫性重复。在这种重复中患者直到后来的生活,依然感觉自己步母亲的后尘,和母亲一起将父亲的整个性行为占为已有。值得注意的是,从其他方面讲,这个患者非常清楚,在分析之初她有将强奸幻想当作事实对待的强烈倾向。心理学空间VH%d1SIIV/^/d|+r

/SI {u"R-qSA0另有一些案例用另一种形式向我们展示了这种固执地把最初的女性幻想当作现实现象的存在。另外一个患者,我称之为X ,她列举了难以数计的直接证据来说明她与父亲的爱情关系在她看来有多么真实。例如,一次她回忆父亲为她唱情歌,伴随着回忆,她发出一声幻想破灭的绝望吼叫“但是这一切都是谎言!”她的症状之一也表达了同样的想法,这里我引用它作为整个类似群体的典型:那时她强迫性大量吃盐。在她幼年时,她的母亲由于肺出血被迫吃盐,她潜意识将之解释为这是父母亲性交的结果。所以这个症状潜意识宣称她希望像她母亲那样从她父亲那里获得相同感受。这也同样意味着她将自己看作一个妓女(实际上她是个处女),并使她感觉有一种迫切需要,要向她新的爱恋对象做某种坦白。

(V \6{ jK7e)U0心理学空间4P*r&I:q4i%iFG

大量明显观察结果向我们表明,必须意识到,作为生物演化进程在个体发育中的重复,儿童在认同母亲的基础上,在早期阶段建立一个将父亲的全部性爱据为己有的幻想是多么重要。进一步讲,在幻想中这种感受表现得栩栩如生就好像在遥远时代就已经成为事实,那时的女性都是其父亲的主要财产。

ry |}e0m~M!]0

#WSI1d/rvJ.N!n0我们知道这种爱情幻想的必然结果就是被现实否定。在随后由阉割情结主导的案例中,这种挫折感经常转化为一种深深的失望,在神经症中留下深刻印记。这样在现实感发展过程中,或多或少都会出现一些骚动。人们经常有这样的印象,对父亲依恋情感的强度过于强大,以至于很难承认这种本质上并不真实的关系,在另外一些案例中一开始就有的幻想的附加力量使得人们很难正确把握现实,最后,与双亲真实关系的不融洽导致沉溺于幻想之中。

FrDkh"r!q0心理学空间)]$b6Ir7o2Gq%\ y

这些患者感觉就好像她们的父亲真的曾是她们的情人,但后来对她们不忠或者抛弃了她们。有时这再一次成为质疑的起始点。我仅仅是在想象整个事件吗?或者它真的是事实?我很快就要谈到的一个患者Z,她的怀疑态度在重复性强迫症中暴露出来,当一个男人被她吸引,她就会表现出焦虑,害怕她可能只是在幻想对方的喜爱。甚至当她真正订婚结婚时,她还不得不反复确信整个事情不是想象。在百日梦里,她想象着自己遭受一个男人的攻击,她一拳打在男人的鼻子上将他击倒在地,用脚踩住他的阴茎。继续幻想,她希望指控他但忍住了,因为她担心他会宣称这场景是她想象出来的。当谈到患者Y,我说过她曾怀疑过强奸幻想的真实性,并且这种怀疑与她与父亲的最初感受有关。她很可能描绘出一种方法,通过这个方法使源于此的怀疑延伸到她生命中的每个事件,并最终成为她强迫性神经症的基础。她的案例和其他很多案例一样。分析的过程可以证明,怀疑的起源比我们所熟悉的患者性别的不确定性有更深刻的原因。

Z&bKvJ2S/It [0心理学空间1s3cX,n2MI'n

患者X 常陶醉在她生命早期的诸多回忆中,她说那是她儿时的天堂。在她五六岁时,由于受到父亲一次不公平的惩罚,失望深深扎根在她记忆中。这时一个小妹妹降生了,她感到自己在父亲情感世界的位置被妹妹取而代之。深层次分析可以发现,很明显对妹妹的嫉妒背后掩藏着对母亲的强烈嫉妒,这首先与她母亲的多次怀孕有关。“妈妈总是有小孩。”她曾愤愤不平地说。更加强烈地被压抑的是她感到父亲对她不忠的两个更深层次的情感根源(毫无疑问是同等重要的)。其一是她对母亲的性嫉妒,始于她目睹父母亲性交。那个时候她对真实的判断力不可能让她把看到的和做父亲情人的幻想合并起来。是她的一次误听让我找到了她情感的最终来源。一次当我说到“失望之后”一词时,她却听成了“失望的夜晚”并且联想到布朗嘎纳守夜,特里斯丹和易索尔达做爱的夜晚。心理学空间Db"g|A{

心理学空间GqCB"MPR

该患者的反复诉说清晰地表明她爱情生活的典型经历是这样的:她首先和一个父亲的替代者坠入爱河,之后发现他不忠。这种事情的发生使得该情结的最终根源清楚地显现出来,我暗指她的内疚感。当然这种感情很大一部分被解释为对父亲的谴责,之后又转向对自己的谴责。但是可以很清楚地发现内疚感的存在,尤其是源于想除掉她母亲的内疚感(对患者而言,认同对“除掉她”和“取代她”具有特殊意义)使她产生了对灾难的期望,这当然指的是她与父亲之间的关系。心理学空间7G q&s[dG

`DcI2v8wa q0我想特别强调一下在这个案例中生育孩子欲望(和父亲)的重要性给我留下的强烈印象。我强调它的原因在于,我认为我们往往倾向于低估这种欲望的无意识力量,尤其是性能量特征,因为与很多性冲动相比,自我更容易满足。它与阴茎嫉妒情结的关系是双重的。一方面,众所周知母性本能从对阴茎的欲望中获得“无意识的力比多强化”。就时间而言,这种欲望早在自体性行为阶段就有了。之后当小女孩在与父亲的关系中体验到失望时,她不仅放弃了将父亲据为己有的欲望,也放弃了为他生小孩的欲望。属于肛门期的想法和对阴茎的需要使之退化性继承下来。当这发生,阴茎需要不仅复苏过来,而且小女孩想生育孩子的力量使其得到强化。心理学空间S uU5]1V{]R

心理学空间+|R|ig\ yr$x A

在患者Z 身上,这种联系可以清晰地看出来。强迫性神经症的几项症状消失之后,最终保留下来的顽症就是对怀孕和生育的恐惧。导致这种症状的原因后来证明是患者两岁时母亲怀孕并生下弟弟的经历,而她长大之后看到父母性交的场景使这种结果一直延续下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案例看起来都异乎寻常地适合说明阴茎娘妒情结的核心作用。她对(她弟弟)阴茎的渴望,以及对弟弟剥夺了她家中独子地位的强烈愤怒,一旦经过分析被揭示,就进入意识领域严重影响着病情。此外,这种嫉妒伴随着我们惯于探索的所有表现。首先是对男性持报复性态度,伴随着强烈的阉割幻想;对女性的职责和功能进行批判,尤其对于怀孕持批判态度,进一步会产生一种无意识的同性恋倾向。只有当分析穿透更深层次的可想象的巨大阻抗底层时,才能够发现阴茎嫉妒的本源是因为母亲而非她生了父亲的孩子,因而产生的嫉妒。于是通过替代作用。阴茎代替生育小孩成为嫉妒的目标。同样的,她对她弟弟的强烈愤怒被证实实际上是指向她父母亲的,她感觉父亲欺骗了她,而母亲取代了患者自己,生了孩子。只有这种替代彻底消除,她才能从阴茎嫉妒和成为一个男人的渴望中真正解脱出来,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甚至想生个自己的孩子。

O wFyu-` O'U0

^1sn4~ dq Xa6hsJ l0这一过程中发生了什么呢? 这-过程可以粗略描述如下(1)对弟弟及其生殖器的嫉妒代替了与生孩子相关的嫉妒;(2)继而出现了弗洛伊德发现的机制,即父亲不再作为爱恋的对象,对父亲的认同取代了对抗关系。

*L3v-n,Ow+t`7S0心理学空间'KU$bvPo.s

后一过程通过我前面说的对男子气的要求表现出来。很容易证明,她做男人的欲望决不能从普通意义上理解,其真正含义是扮演父亲的角色。这样她选择了与父亲相同的职业,在父亲死后,她对母亲的态度就像丈夫对妻子那样颐指气使。一次她打了一个很响的嗝,她不禁很满意地想:“就和我爸爸一样。”然而她并没有完全达到选择一个同性对象恋爱的程度:目标性能量的发展看起来被完全打乱了,结果是自淫自恋阶段的明显回归。总之,幼儿的嫉妒从她的兄弟身上到他的阴茎上的转移,对父亲的认同以及对前性器期的回归,共同向同一个方向运作——激起了强有力的阴茎嫉炉,这样阴茎嫉妒就保持着最显著的位置,并且好像统治着整个局面。心理学空间4Y"M.l5\ VMH,S

心理学空间!q?8`.A ]K

现在在我看来,俄狄浦斯情结的发展在这些阉割情结非常明显的案例中是非常典型的。发生的情况是,对母亲的认同阶段很大程度上让位给对父亲的认同阶段,同时回归到前性器期。这种对父亲的认同过程,我相信是女性阉割情绪的根源之一。在这一点上,我想立刻回答两个可能的反对意见。其中之一可能这样讲:这种在父母亲之间的震荡摇摆其实没什么特别的。相反在每个孩子身上都可以发现,我们知道,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我们每个人的性能量一生都在男性和女性目标乏间摇摆。第二种反对意见与同性恋相关,可以这样表述:在弗洛伊德关于女性同性恋案例的心理起因的论文中,他向我们证实,向认同父亲这个方向发展是出现同性恋的基础之一,然而现在我正在描绘导致阉割情结的同一过程。作为回答,我想强调一个事实,就是弗洛伊德这篇论文帮助我对女性的阉喜剧情结有了了解。一方面,就是在这些案例中,性能量正常震荡摇摆的程度从量的观点看被大大超出,而另一方面压抑对父亲的爱恋态度并认同他,在同性恋的案例中并不完全有成效。所以这两个发展过程的相似并不能成为否认女性阉割情结意义的有力证据,相反,这个观点使得同性恋不再成为-个孤立现象。心理学空间u+aN-vqS)KQPs

心理学空间%u p|%T \`V,M-h

我们知道在每个阉割情绪占主导的案例中,毫不例外多少都存在显著的同性恋倾向。扮演父亲的角色从某种意义上说等同于对母亲的渴望。自恋回归和对同性恋对象的性发泄之间可能存在多种程度的密切相关,这样我们有了连续系列在证明同性恋上达到了巅峰。

s$Yr3D4W/dH_-Q0

y QF3AN$~^9SV-u0这里出现的第三种批判是与阴茎嫉妒有时间和因果关联的,说明如下:阴茎嫉妒情绪与对父亲的认同过程的关系难道不正和这里描述的事件相对立吗? 难道不会是为了建立这种对父亲的永久认同,首先需要一种非同寻常强烈的阴茎嫉妒? 我想我们不能否认异常强大的阴茎嫉妒(无论是本质固有的,还是个人经验的结果)有助于做好转向的准备,让患者将自己和父亲视为一体。不过,我所陈述的案例以及其他案例的经历告诉我们,尽管阴茎嫉妒——一种对父亲的强烈的完全的女性化的爱恋关系已经形成,只有当她对这种爱恋感到失望时,女性角色才被放弃。这种放弃和随后对父亲的认同又激活了阴茎嫉妒,只有当它从这些丰沛资源中获取营养,感情才能全力投入。心理学空间2az7i F:c/mh9K

_qfA'D2]z t\bn0因为厌恶即将发生的对父亲的认同,现实感至少应该在一定程度上被唤醒,这一点是最基本的。因此,不可避免的,小女孩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仅仅用一个饱含对阴茎渴望的幻想来满足自己,而开始考虑缺少阴茎,或者假想它可能存在。小女孩的整个情绪特征决定了这种想象的趋势。情绪的特点可用以下典型态度表达:女性对父亲的未被完全抑制的爱恋,由于对他失望而带来的强烈愤怒和报复念头,最后,在被剥夺的压力下被强烈唤醒的内疚感(关于与父亲乱伦的幻想)。从而这些想法一直针对父亲。这一点可以在患者Y 身上明显表现出来,关于Y 我已经提过不止一次。我说过该患者有一种被强奸的幻想——她自认为那是事实——最终这些幻想与其父亲有关联。她也达到了在很大程度上将自己和父亲视为相同的地步。比如,她对她母亲的态度确似儿子对母亲的态度。因此,她曾经梦到父亲被蛇或猛兽攻击。她随之救了他。

9p] JwQ8j0心理学空间#\$`"mw#nz;WTD_y%?

她的阉割幻觉表现出了常见的想象形式,即她的生殖器部位长得异常,此外她还有一种好像自己的生殖器曾受过伤的感觉。从这两点出发她产生了很多观念,主要是说这些怪异之处都是被强奸造成的。实际上,很明显她产生的有关生殖器的固执感受和观点。是用来证明这些暴力行为的真实性,并最终证明与其父亲的爱恋关系的真实性。在进行精神分析前,她坚持进行了六次剖腹手术,其中几次都仅仅是因为疼痛而进行的。这一事实足以说明幻想的重要作用以及她所承受的重复性强迫的力量。还有一个患者,她对阴茎的渴望以一种绝对独特的形式表现出来,她的持续伤痛感转移到了其他器官上,以至于当她的顽症被解决时,临床发现她得了严重抑郁症。从这一点上说。她的阻抗表现为以下形式:“对我分析显然是荒诞可笑的事,我的心脏,我的肺,我的胃和肠显然是器质性病变。”这里她如此坚定地把幻想当现实,以至于曾有一次她差点强求进行肠道手术。她的联想经常产生自己因病被父亲伤害的念头。实际上,当抑郁症状消失后,被攻击的幻想成为她神经症的最显著特点。在我看来,仅通过阴茎嫉妒情结来解释这些现象,是不可能得到一个满意答案的。但是如果我们把它视为冲动造成的结果来重新体验,在强迫性范式之下。忍受因父亲带来的痛苦,向自己证明痛苦经历的真实性,那么这种现象的主要特征就非常明显了。心理学空间cf9\,a.`-s

+m)rNAb a0这一系列的材料可能会无限制地描加,但这不过是在重复说明,我们遇到了以完全不同形式出现的基本幻想,即幻想自己因为与父亲有某种恋爱关系而受到阉割。我的观察使我相信,这种我们在个体案例中早已熟悉的幻想具有典型性且非常重要,我倾向于称之为女性整个阉割情结的第二个根源。这种联系的重大意义在于,被压抑的女性特质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与阉割幻觉非常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或者从继承的观点来看,正是这种受伤的女性特质加强了阉割情结,也正是这种情结(但不是最主要的)阻碍了女性的发展。心理学空间oooVLZ&_

;n `o)i aJ(p0这里我们可能有对男性报复性态度的最基本的基础,这种态度在阉割情绪明显的女性身上是个显著特征。我们试图解释这种源自于阴茎嫉妒的态度,以及小女孩期望她父亲能送她一个阴茎作为礼物之后的失望感,但这并不能很满意地说明通过深层次的心理分析揭示的大量事实。当然在精神分析中,阴茎嫉妒比压抑于更深层次的幻想更容易暴露,幻想往往把失去男性生殖器归咎于与父亲的性行为。所以,根据事实,根本没有什么内疚感是依附于阴茎嫉妒本身的。心理学空间(wbO"\]] J

AR)p0|7f-pCY _0这种对男性的报复性态度特别频繁地指向蹂躏处女的男性。这种解释是自然的、即,在幻想中父亲恰是第一次与患者性交的人。所以在后来真正的爱情生活中,第一个伴侣以一种很特别的方式代表了父亲。这种观点在弗洛伊德关于处女禁忌的论文里所描述的风俗习惯中有所表述。根据论文所说,蹂躏处女的行为表现实际上转嫁给了父亲的替代者。在潜意识当中,蹂躏处女是幻想中与父亲性行为的重复,所以当奸污事件发生,所有与幻想中行为相关的情感被重塑——与乱伦的憎恶联系在一起的强烈依附感,以及前面提到的,最终因为对爱情失望和因为这种行为遭受的阉割而产生的报复性态度。

\0L+_ Fj5U0心理学空间4E8P g!j s5i

至此我可以结束我的讨论。我的问题是,这种由阴茎嫉妒造成的对女性性别角色的不满的确是女性阉割情绪的重要原因。女性生殖器的解剖学结构在女性的心理发展中确实具有重大意义。毫无疑问,阴茎嫉妒在本质上也决定了阉割剧情绪的表现形式。但是,对女性身份的批判源于阴茎嫉妒这一推论,似乎是不能被完全接受的。相反,我们可以看出阴茎嫉妒决不排除对父亲的深刻而又完全的温柔爱恋,并且只有当这种关系通过恋父情结遭受失败时,嫉妒才导致对自己的性别角色感到厌恶。

%r?3ne h&@A,L%IZ.a6P0心理学空间o&]*r+tY+r4lCAdY

认为自己和母亲一样的男性神经症患者,以及认为自己和父亲一样的女性神经症患者。都以同样的方式否定各自的性别角色。从这个观点说,男性神经症患者(在我看来,潜藏着一种从不被重视的阉割愿望)的阉割恐惧确切对应于女性对阴茎的渴望。如果不是男性对母亲认同的内在态度直接与女性对父亲的认同相对立,这种对称关系可能就更显著。这样从两方面讲:男人想成为女人的渴望不只与他有意识的自恋存在分歧,而且由于第二个原因被否定了。即成为一个女人的想法同时暗示着,所有集中于生殖器部位的惩罚所带来的恐惧都将成为现实。另一方面,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对父亲的认同被过去朝着相同方向的愿望所证实,并且没有带来任何内疚感,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无罪的释然。我前面描述的,阉割观念和与父亲的乱伦幻想之间存在的关系,继而发生的与男性相反的结果,即不幸成为女人,该结果本身就是该受到谴责的。

*keU|"`OI qx0

*uU-Ms:ENuO0SL)z0在弗洛伊德《悲伤与忧郁症》 1 、《女性同性恋案例的心理原因》 2 以及《团体心理学和自我分析》中,他越来越多地表示,认同过程在人类心理中已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看来,就是这种对相反性别父辈的认同。才成为任何一个性别中同性恋和阉割情结都得以发展的关键。

7n2W5Y+\V!P]!S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霍尼 性倒错 阉割焦虑
«霍妮:如果我不能漂亮 我将使我聪明 卡伦·霍妮
《卡伦·霍妮》
没有了»
卡伦·霍尼 著 作者:卡伦·霍尼 著 / 340次阅读
时间:2017年12月05日
来源: 《女性心理学》
标签: 霍尼 性倒错 阉割焦虑
路径 > 心理咨询 > 经典精神分析 > 卡伦·霍妮
卡伦·霍妮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