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意识幻觉 Dan Dennettat
作者: Dan Dennettat / 1122次阅读 时间: 2018年2月17日
来源: TED 标签: 意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Dan Dennettat TED2003 The illusion of consciousness

S,KU/Z`x;y1xp0

|4QX9xB m*M R3w0

Translated by Chengyin Liu
Reviewed by Bojian Sun
心理学空间Crs:k-M

cs-|4C}000:01心理学空间"_&qD"d e D6y4WgO
  让我从我的一个问题开始, 那就是,我是一个哲学家。心理学空间JEk;{!TMj#aC"xX
心理学空间-J+B;o7`,].f3b%s

心理学空间~GcT+K#S pNz

00:07
;C1X4RC$~'W/l0e2u0  (笑声)
w&dX"U2pr4z3s9e0

%p)z&Z'LZ.JE0

c f ^"j8h6T!bBQOk.K000:09
s [AT F-m4cBO0  当我参加派对时,人们问我,我是干什么的。 我说,“我是个教授”,他们一下就失去了兴趣。 当我参加学术酒会时, 在场的都是教授,他们问我是做什么领域的。 我说,哲学——他们没了兴趣。
_.Zb9||.YEFM3?0心理学空间'iV4tO'M}Y7|

心理学空间8D'nmI7IpG x

00:26心理学空间h8g6YA;q:}
  (笑声)
"g A-AtNP0心理学空间NQ8@g*\g2pUY

Z#[qdVUi'q000:28
6P9Y6Yo}~.unE9Q0  当我参加哲学派对时
j/gL;JEY3o2a4f8j0

U ok)[Q D]0心理学空间!J9Z&YQI1tLrO

00:31
~n5aY&K Z%o n0  (笑声)
M|zs0?M0

v1Sv!h mpN"` _'u.mP0心理学空间+I2X0Sm5T4A`JRz

00:34心理学空间Z9Ve;i o5\8` UQ_
  他们问我在研究什么,我说,意识, 他们就不仅仅是失去兴趣了——他们的嘴巴都拧成一团了。
/Xc}Ve k1B]!B0心理学空间tRb2Vb?*E

{ ~{rq4K9q&k000:43心理学空间5U/E2S$\;kY(`(U n
  (笑声)心理学空间4u-iME0X7|;h-V
心理学空间7i0X)u/mC g

,g:Z#Ppx%Hu@000:44
"_L6Rz(r}3t B0  我还引来了阵阵嘲笑以及嘀咕, 因为他们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你没法解释意识。” 这是太放肆大胆的想法 意识是不可能被解释的心理学空间 ?TFrwqG
心理学空间$s*RKng0l Q Z8iA

心理学空间*M3vr*KA

01:01
'L\2u g6W xO0  我已故的,令人惋惜的朋友 Bob Nozick,一位极好的哲学家 在他的著作 “哲学解释 (Philosophical Explanations)”中 评论了哲学的精神—— 也就是哲学家行事的方法。 他说,你知道,“哲学家热爱合理的论点。” 他还说,“看起来好像对于多数哲学家,理想的论证 是向观众提出前提, 然后给出推理和结论, 如果听众不接受那个结论,他们就死了。 他们脑子坏了。” 这种想法是要有一个论点 强到可以直接压倒对方。 但事实上这丝毫没有改变人们的想法。心理学空间7L4}Abf:?z

,?f};lr0心理学空间 ` _zQ7z/am DybD y%?

01:47
0L3vf&x K`-k0  人们的想法是非常难以改变的 特别是在类似意识这样的事情上, 后来我终于发现了原因所在。 原因就是,每个人都是意识的专家。 我们经常能听到人们对于电子游戏都有鲜明的个人观点 每个人都有自己对电子游戏的看法,尽管他们不是专家。 他们也没有把自己看做电子游戏专家, 他们只是有着强烈的看法。 我非常确定在座的各位中,从事,比如气候变化 和全球变暖的,或者因特网的前景的, 就各自领域未来这一问题 会遇到很多有鲜明观点的人。 但是或许他们并没有把这些想法当作专业知识 他们仅仅是有着鲜明的观点。 但是说到意识,人们似乎觉得 我们每个人好像都觉得,“我是个专家。 就因为我是有意识的,所以我对意识全知全解。” 所以,当你告诉他们你的理论时,他们会说, “不对,不对,意识不是那样的! 不对,你全搞错了。” 而且他们说的时候,还带着一种令人惊讶的自信。心理学空间O ^*~L:Hw7ja9W{

-K`D9aK:j&Z0

F!e+QE4E8Ek002:50
{"VO;f,h0  而我今天想要做的 就是要动摇你们的信心。因为我很清楚这种感觉—— 我自己就能感觉到。 我想要动摇你们对了解自身最深处想法的信心—— 那种你主宰了自己意识的信心。 这就是今天的议程。
A Ot M"aV.U noG0

:[*@&\ dEG-j? ~RA7U+_0心理学空间:e8S"n:Y@ T

03:11
N\]9l8SjOC F0  好了,这张图展示的是一个“思维泡泡”。 我想大家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它展示了意识流。 这是到目前,我最喜欢的展示意识的图片。 它是 Saul Steinberg 的作品——是《纽约客》的一幅封面图片。 这个人是在看 Braque 的画。 让他想起了巴洛克 (baroque)、兵营(barrack)、树皮 (bark)、狮毛狗(poodle) Suzanne R. ——精彩正要开始。 这是个极好的意识流 如果你一直跟下去,你可以了解这个男人很多事情 我还特别喜欢这个图片里边 Steinberg 把整个人渲染成 一种点彩画风格
g M8QmV,Wv5}0心理学空间 ~*Nu6o~t'y\9f

'[3VO6?(vbd x.\?003:50心理学空间A Sw GvIa?
  这让我们想起,Rod Brooks 昨天所说的: 我们是什么,我们每个人是什么——你是什么,我是什么—— 是将近一万亿亿的小细胞机器人。 那就是我们的组成成分。 没有任何其他成分。我们就是细胞组成的,约一万亿亿个。 这些细胞中没有任何一个有意识, 没有一个知道你是谁,或者在乎这个。 从某种意义上,我们需要解释 我们如何把数队,数军,数营的 成百百亿的无意识细胞机器—— 他们每个都与细菌没有多大区别—— 组合成了这个。我的意思是,就看一下。 这些内容——有颜色、有想法、有回忆, 有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这些意识的内容 是由那些聚集的神经元的繁忙活动完成的。 这怎么可能呢?很多人认为这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他们觉得,“不,不可能有 任何对意识的科学的解释。”
(G#G5F$i\"e1K8ZAt0

U(fL^y{0心理学空间%i-R S1Te,m

04:57心理学空间 Nu8A_] I
  这是一本由我朋友 Lee Siegel 写的可爱的书, 他是夏威夷大学的宗教方向教授, 而且还是个魔术专家,是 印度街头魔术的专家,也就是这本书的内容, “魔术的网。” 我要与你们分享里面的一篇文章。 这些话在这个问题上说的真是太好了。 “ ‘我在写一本关于魔术的书,’ 我解释道,然后我又被问道,‘真正的魔术?’ 真正的魔术,人们指的是奇迹、 魔法,以及超自然力量。 ‘不’,我回应道。‘变戏法而已,不是真正的魔术。’ 真正的魔术,换句话来说,指的是那些并不真实可行的魔法, 而那些真实可行的魔术,又不是真正的魔法。”心理学空间7E Z.L9@(@x(t

r"u@1S)Lc.T){0心理学空间C!c`Z]qL/^p

05:42心理学空间T$ux9C;HU'V
  (笑声)心理学空间M|YK&|7Z]

&~Vt1U*M0

1bzI^f[/btv.t'q005:46心理学空间h(A~.m"Yk'm"]0x
  好了,那就是很多人对意识的感觉。
Q{'M1T\ l5y{.t0心理学空间!GxZR/l^q5~I5O/^

Ub.h*{Z005:50心理学空间)u}/e1y B
  (笑声)心理学空间r9uSak

;O+` Ez4A0

|E8{+@zS005:51
.h P F2x by`mG0  真正的意识不是魔术师的口袋 如果你把它解释为魔术师的口袋, 那它就不是真正的意识,不管它是什么。 可是,Marvin 和其他的人说, “意识是魔术师的口袋。” 这意味着很多人会感到不满 和怀疑,在我尝试解释意识的时候。 所以,这就是个问题。我需要做 一点点尝试 你们很多人不会喜欢它, 因为你们不愿意看到 魔术被揭秘。 在座有多少人,在别人——一些自作聪明的人—— 开始揭露魔术的秘密时, 你们想要塞上耳朵然后说,“不,不,我不想知道! 不要破坏它的刺激。我宁愿被蒙在鼓里。 不要告诉我答案。” 我发现,很多人对待意识是这样的态度。 所以我对给你们做的分析和解释感到抱歉。 如果你不想了解这些思维的秘密,最好现在就离开。心理学空间&ZiV)tkHa R`!pT
心理学空间 `3{@N0S5fq

心理学空间6V2a(^k!Ik |%GJa

06:59心理学空间^{h;@CE|
  不过我也不会向你们解释所有。 我会做哲学家所做的。 哲学家如何解释将女士锯成两半的魔术呢。 你们知道将人锯成两半的魔术吧? 哲学家说,“我来解释那是怎么做到的。 你看,魔术师并没有真正把那位女士锯成两半。”
s,E8z$_| d1s0

R'].U2^#duc*R:\0

-l3U ]c'nF007:23
^X#K~ z W0  (笑声)
tIe?_~0

.sz$V!zl#| o)E'z3}0心理学空间9Q)nL8Un(fn

07:25
7roD!Q5uS0  “他仅仅是让你们以为他这样做了。” 然后他说 “是啊,他怎么做到呢?” 他说,“喔,那不是我的研究范围,不好意思。”
;X6f*C7B,h,ia6wwS0心理学空间u ]zvp5t)E

心理学空间'H2J/m] P.[BM

07:32心理学空间4L9]-V:{VKB.I
  (笑声)
Hd-F&k"A]D0

PYBVF.x8d ^,}3{0心理学空间.k;C ov7^ m5]FB @

07:37心理学空间 uRH;TP4R'P4Dx _%Q
  现在我将描述哲学家是如何解释意识的。 我也将向你们展示 意识并不是那么神奇—— 你的意识并不像—— 你所设想的那么神奇。 顺便说,这就是 Lee Siegal 在他的书中所谈到的事情。 他的魔术表演非常神奇,所以 有些人发誓目睹他曾做过甲事、乙事还有丙事。但其实他从来没做过。 他甚至都没有尝试过。 当人们认为看到了的时候,他们的记忆就会自以为是。 意识也是这样。
tW$}P:Z.fb0

m:znm?b0

Rv:q,SI D008:11
k {:g}H-PF4Z0  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个。 仔细看。 我在和一个年轻的计算机动画纪录片专家合作 他的名字叫 Nick Deamer。这是他帮我做的一个小演示, 是你们或许会感兴趣的大项目中的一小部分。 我们在寻求赞助。 是一部关于意识的正片长度纪录片 好,你们都看到了什么东西改变了,对吧? 有多少人注意到每一个方块都变了颜色? 每个都变了。我来重放一下。 即使你们都知道他们要变颜色了, 那也很难被注意到。你需要完全地集中注意力 以发现任何变化。心理学空间,|bB?+iOgm,v
心理学空间*T/\?s%^4kp)B't1UH

心理学空间 y^:`y$DS5B/aS

09:21心理学空间W(~!Vq3UB.Fwmu
  这是许多例子中的一个, 关于我们已经有很多研究的一个现象。 它是我在我书的最后几页预言过的 我在1991年的书,“意识的解释,” 我说如果你有过这种经历, 你会发现人们不能发现真正的大改变。 如果最后还剩时间 我会展示更多富有戏剧性的例子。 为什么到处都在发生这样的改变, 而我们却意识不到? 今天早些时候,Jeff Hawkins 提到了眼睛是如何扫视的, 也就是眼睛一秒钟移动三到四次。 他没有提到速度。你的眼睛一直在运动, 四处运动,看着眼睛、鼻子、手肘, 看着这世上有趣的东西。 在你眼睛没有看到的地方, 你的视野特别贫乏。 这是因为你眼睛的中央凹部分, 也就是高分辨率的部分, 只有大拇指甲在一臂长处看起来那么大。 那就是有细节的部分。 看起来好像不是这样对吧? 看起来不是这么回事,但它就是。 你接收到的信息远比你想象的少。心理学空间1IHsD9q,E[$OS
心理学空间Ro W9b#g

KUc-E|010:33
a;Y@ ~*e\ dp&G0  这里有一个截然不同的效果。这是 Bellotto 的一幅油画。 它被藏于北卡罗来纳州博物馆。 Bellotto 是 Canaletto 的学生。 我喜欢那样的油画—— 像这样大的油画。 我也喜欢 Canalettos,因为 Canaletto的作品对细节处理巧妙, 我们可以细细地观察 油画的细节。 我穿过北卡博物馆的那个大厅, 因为我想可能是 Canaletto 的作品, 所以会有那些细节。 然后我注意到那边的桥,有非常多的人—— 你似乎可以看到他们从桥上走过。 我想着如果我走近一点 我就可以看到更多人物细节, 看到他们的衣服等等。 实际上,当我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叫了出来。 我叫是因为当我靠近时, 我发现那里其实没有细节。 那里只有巧妙放置的颜料粒。 而当我走近那幅画时, 我在期待不存在的细节。 艺术家很聪明地暗示了人物和服装 以及车马还有其他事物, 而我的大脑接受了这样的暗示。
SwI?)Bh ~p Z4i0

(l'B%d@+`0]cX6dNw0心理学空间m ^Y7UA3\V

11:50心理学空间^%{'Y.t\&b OTZ
  你们很熟悉一个更新的技术,就在——这个。 你们可以更好地看到颗粒。 看,当你移近时 他们就真的只是颜料粒。 你应该看过像这样的东西——相反的效果。 我再来演示一次。心理学空间2Y6wRzO(Z6FKl
心理学空间0Jp-B1WSM3`8P

心理学空间@ oVM"o

12:22
4AJ7q%VS"~G'gBgw0  好,那么当你的大脑接受暗示时他做了什么呢? 当艺术家的一两滴颜料粒 暗示了一个人——比如,一个 Marvin Minsky 的小社会心态—— 难道他们把小画家送到你的脑子里来填充所有细节? 我觉得不是。没有任何可能,不过那样的话,那这些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记得哲学家怎么解释那个被锯成两半的女士吗? 这是同一件事情。 大脑只是让你确信它得到了那处细节。 你想着细节在那里,但是他不在。 大脑并没有把细节放入脑海中。 它只是让你期待细节。心理学空间OQDZ.@\r
心理学空间-U"t"ITo:h$hz

Ey}:O q,b*E013:12
tN:I(U#w{[)kf)^1u0  让我们快速地过下这个试验。 左边的形状旋转后是不是与右边的完全相同? 是的。 多少人把左边的形状旋转了 在想象中,来看它是否与右边那个一致? 有多少人旋转的是右边那个?好的。 你怎么知道那就是你所作的?
4y ]3T)c`@U0

'{0PVV {qF0心理学空间9e+O'o.@#F3G,l

13:33
j N(bOQ u X?0  (笑声)
GuJd/M{r0

5I-z;m Pa0心理学空间8WxX2Gp(A+U

13:36心理学空间]'\]_%|PK-]@
  实际上这有个非常有趣的争论 在认知科学领域持续了20年—— 由 Roger Shepherd 开始的各种试验, 他测量了人的意识中图像的旋转角速度。 是的,这是做得到的。 但是过程的细节还有着明显的争议。 如果你阅读相关的文献,有件事情 你一定要妥协的是 即使你是实验对象,你也无从知道。 你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只是知道你有特定的信念 他们在特定的时间以特定的顺序出现。 那么,如何解释“那就是你所想的”这个事实呢? 那,你就要到后台去问魔术师了。心理学空间;Uk!H1EsQA)J

x4p x:rm0心理学空间~ Mc#g;@(c8MBar5P.mI

14:19心理学空间-OPp4k#N0`5Ui1g
  这是我喜欢的图示:Bradley, Petrie, 以及 Dumais。 你可能觉得我在骗你, 通过放置一些不显眼的边界。 多少人看到了那种边界, 通过把内克尔方块放在圆圈的前面? 你可以看到吗? 看起来,在特定情境下,是有边界的。 你的大脑计算出了那种边界, 让边界出现在那里。 现在,你注意到了有两种方法来看那个立方体,对吧? 这是一个内科尔方块。 大家都可以看出两种看方块的方法吧?好的 那你们能看出四种方法来吗? 由于有不同的方法来看它。 如果你让方块浮在圆圈之上, 那些黑色的圆圈,就有另一种看的方法。 如果把方块当作放在黑色背景之上, 就像是从一块瑞士奶酪的洞里看过去。心理学空间"ji0_HN,O

2Z%_B,k RE"{0

2T|pytyh*OQ!w015:14心理学空间bbJ L h'o+Zrk
  (笑声)心理学空间/ua`azV7EF
心理学空间d*Qai`

心理学空间Lf ^&?G+Hg9u

15:17
7AW%nZ? JEb#qnw0  你们能理解吗?多少人不能理解?这样应该有所帮助。心理学空间%P(cPN+ILLP

#@T,Y u'hGJ}q(`0心理学空间K~Ty.u,w(x)_,{#x

15:23心理学空间1X1q5}[;X^\ yH"`Ro
  (笑声)
5s8N$oI)\9h0

Lh4t5V^ qd,f0心理学空间 F$@v'N%PYa@,|

15:25心理学空间_V] ];I4j&N#I$`
  现在你们明白了。这里有两个很不一样的现象。 如果你把方块当作是放在屏幕之后的, 边界就没了。 不过仍然可以把它填充出来,如果你用这种方法去看。 我们可以毫无障碍的看到方块,但是颜色是在哪里改变的呢? 你的大脑在那儿放了小画家? 画紫色的画家和画绿色的画家 两者争着要在遮挡物之后涂色吗?不是。 你的大脑就由它去了。大脑不需要填充它。 当我第一次谈论到 你刚刚看到的 Bradley, Petrie, Dumais 的例子 —— 让我退回到它,这个—— 我说过在被挡住的地方是没有填充颜色的。 我以为这是一个公理,总是对的。 不过 Rob Van Lier 最近证明了它不是。
6H~o2NE+U }0心理学空间 Ndlx&n;]k

心理学空间;D!aU di

16:30
L z8O(V#V:Tok n3P0  现在,如果你觉得你看到了一些黄色—— 让我再做几次。 看这些灰色区域, 你是不是好像看到有些阴影在移动—— 是的!那很神奇。那里没有东西。没耍花招。 这是 Ron Rensink 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 被书最后的暗示所激发。 让我暂停几秒。 这是盲变化。心理学空间^ m}eeLA4X
心理学空间uG+Kk*@"xD

4d*| E J2z r%U)t017:07心理学空间0o)~KnL$z@]
  你会看到两幅图片, 一幅与另一幅有些许区别。 你看这里是红色屋顶而那里是灰色, 他们之间有个遮罩, 这里只是一个空白屏幕,在大概¼秒。 所以你将看到第一幅图,然后是遮罩。 再然后是第二幅图,然后是遮罩。 然后这会重复,你作为实验对象的工作 就是当你看到变化的时候按下按钮。 所以是,原始图片出现240毫秒。空白。 下一幅图片出现240毫秒。空白。 这会一直持续,直到实验对象按下按钮,表示 “我看到变化了。” 好,现在我们就是实验对象。心理学空间9wv5L*T-[hK
心理学空间*w f2J2e"Y#Xe%yb

心理学空间b$Xn%U(P C0]

17:53
d@:PM'A^{}0  我们从简单的开始。一个例子。 没有问题。 大家都可以看到吧?好的。 是的,Rensink 的实验对象仅仅花了 一秒多一点点的时间来按下按钮。 这个能看到吗? 2.9 秒。 多少人仍然没有看到? 那个谷仓的屋顶上有什么? (笑声)
| Q&K(f ~}0

I*Cz5N;[)j0

3` vbe$E3Vb018:44
dXfC6~6g0  简单吧。心理学空间Gw x1l_FA
心理学空间.M$_ FeX7l&^k

心理学空间#V0c#[4uY"A ^

18:55心理学空间7eK q(W$B V
  是桥还是船坞? 还有更多富有戏剧性的,然后我的演讲将结束。 我想让你们看看几个很让人惊讶的。 这个很难看到因为它很大。 看到了吗? 听众:看到了。心理学空间FU$~Y8Jh&Ra

%m$?#])]5S:Lc0心理学空间_s@BC(Q

19:45心理学空间6@&?\W ~!k$s\/Fa
  看到那个朝前朝后的影子了吗?很大。心理学空间6[6U.n^)nr#t.sO(H7NS

#qG\:TH8W0心理学空间K2Cy8L:A(^NL

19:47
8k+M4fEy+B0G:C-r0  平均时间是15秒半 对于这个试验的对象。 我爱这个。我将以这个结束,
[;W)H:g;`k2H3c0

*F"E6~^\^0T`[0

(iJ z1k"M#T}020:04心理学空间nM+?n)o6p
  就因为它是一件很明显很重要的东西。 多少人还没看到?多少人还没看到? 那架波音的机翼上有几架引擎? (笑声)
H&k4hT1l;_-kP0

+}*e$s0C*]+V&j{:{)|0心理学空间'@,O2D?xUp

20:21
b'S$~y0Ea'S(Q-RK`0  就在图片中间!心理学空间wSDI1q }(vN

#pW2p pEZ)|,w%@4~0心理学空间%SQW,E+P(F3h

20:22心理学空间&S u2~YG$d;vI$v%x
  感谢你们的聆听。 我想告诉你们的是科学家, 通过利用外部的、第三人称的方法, 可以告诉你关于内在意识的事情 那是你从未梦想的。 而且,实际上,你并没有主宰 你自己的意识。 我们正取得很多进步 在研究思想的理论上。 Jeff Hawkins 在今早描述了他的尝试
i'y1cE }w&Sxn0

$D+TA$s%oW9Yw9I#l0

0L f.m.z4\8Rv-i020:51
S2wv.p z3cj0  使一个优秀的、大的理论,进入神经科学。 他是对的。这是个问题。 哈佛医学院曾经——在一次谈话中—— 实验室主导说,“在我们实验室,有一种说法。 如果你研究一个神经元,那就是神经科学。 如果研究两个神经元,那就是心理学。” (笑声)
:s"d)Z:jjw8n0

\8y!B2t6v,dJ;u0心理学空间wg/U$Gd G

21:18心理学空间f!`&z${,[1WteC
  我们需要更多的理论,而且他们能够自上而下而来。
h9g?3Z(t t'P^5B0

rz+f]u7x_0心理学空间WU%j.A3J4C8X

21:22
T(BA B)b O0  非常感谢。
-G c(ba+l0

6J/Dja;Sm7h0

I0]1g"RSf c021:25心理学空间1M3c7D E$m"J
  (掌声)

3~v `?-r ]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111111

TAG: 意识
«解释与心灵的本质:丹尼特心灵哲学研究 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
《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
TED 让我们传授宗教 Dan Dennett»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