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意识幻觉 Dan Dennettat
作者: Dan Dennettat / 1503次阅读 时间: 2018年2月17日
来源: TED 标签: 意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Dan Dennettat TED2003 The illusion of consciousness

gx^ _-J9q5P^0心理学空间4@dP;t`k o%g

Translated by Chengyin Liu
Reviewed by Bojian Sun

F3u%{ Nv$^lVy-x0

)V~ c v;j000:01
Z&~%Z @/os0  让我从我的一个问题开始, 那就是,我是一个哲学家。心理学空间 j'L.l2T$e sv,U
心理学空间}*|I3`#} N+}*IN]

6UvJJ6A`000:07
,E6Ha$H(Y*[0  (笑声)心理学空间 }CE7mhc

/]]5N C:N0

P GStlj"a%r000:09
+zp5T"A\&k a d0  当我参加派对时,人们问我,我是干什么的。 我说,“我是个教授”,他们一下就失去了兴趣。 当我参加学术酒会时, 在场的都是教授,他们问我是做什么领域的。 我说,哲学——他们没了兴趣。
0{8xd$mG2js9iJ'V A9h0心理学空间h ZNwF)u|

] phO]%] X xz000:26心理学空间'gO#G X7n s
  (笑声)
,y)o5_]h0

6Y m"huz;d t"G0

4fSw x0w-D000:28心理学空间uwr H-|Tl}J'| l)|
  当我参加哲学派对时心理学空间[T#pKg;k

O@ J1UhV0

T"i#i+C+KW4^000:31
9S7Z2F&H `0  (笑声)心理学空间W'@'c5V#YD Brq2L~ i
心理学空间9]/X!vP0V;T

心理学空间+m/[9U9u+r.n+o]4iP

00:34
M|2a$@ d6zx8s0  他们问我在研究什么,我说,意识, 他们就不仅仅是失去兴趣了——他们的嘴巴都拧成一团了。心理学空间^h o B6Eb
心理学空间 R5U%E0w:U.U{.i:W]

心理学空间s&h Jf v

00:43
`{F(I| T+} o Z0  (笑声)心理学空间/~ ^T(k6D:Y BL\(_
心理学空间){)rb2vM*]Nr o

IGL\%xVIb_000:44心理学空间Vb2TMG
  我还引来了阵阵嘲笑以及嘀咕, 因为他们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你没法解释意识。” 这是太放肆大胆的想法 意识是不可能被解释的
g*g~^2Pm?$s0

a7Z;V*h*hITV0

tt` EI001:01
{,]-}.K*r9uG)@0  我已故的,令人惋惜的朋友 Bob Nozick,一位极好的哲学家 在他的著作 “哲学解释 (Philosophical Explanations)”中 评论了哲学的精神—— 也就是哲学家行事的方法。 他说,你知道,“哲学家热爱合理的论点。” 他还说,“看起来好像对于多数哲学家,理想的论证 是向观众提出前提, 然后给出推理和结论, 如果听众不接受那个结论,他们就死了。 他们脑子坏了。” 这种想法是要有一个论点 强到可以直接压倒对方。 但事实上这丝毫没有改变人们的想法。
tU lc&C:z&V5b}Ib0心理学空间3D%F!K7LZT xij:B

心理学空间.B)X5Rj X}

01:47
U)k$JD+zm |H4y4\|0  人们的想法是非常难以改变的 特别是在类似意识这样的事情上, 后来我终于发现了原因所在。 原因就是,每个人都是意识的专家。 我们经常能听到人们对于电子游戏都有鲜明的个人观点 每个人都有自己对电子游戏的看法,尽管他们不是专家。 他们也没有把自己看做电子游戏专家, 他们只是有着强烈的看法。 我非常确定在座的各位中,从事,比如气候变化 和全球变暖的,或者因特网的前景的, 就各自领域未来这一问题 会遇到很多有鲜明观点的人。 但是或许他们并没有把这些想法当作专业知识 他们仅仅是有着鲜明的观点。 但是说到意识,人们似乎觉得 我们每个人好像都觉得,“我是个专家。 就因为我是有意识的,所以我对意识全知全解。” 所以,当你告诉他们你的理论时,他们会说, “不对,不对,意识不是那样的! 不对,你全搞错了。” 而且他们说的时候,还带着一种令人惊讶的自信。
afpn9s|_2\4MJ(Y,T0

'd_X-LGYH9YX2Q0

7a9K H` sUAVL002:50心理学空间&s4x;_$Q(o
  而我今天想要做的 就是要动摇你们的信心。因为我很清楚这种感觉—— 我自己就能感觉到。 我想要动摇你们对了解自身最深处想法的信心—— 那种你主宰了自己意识的信心。 这就是今天的议程。
B)sa3wvV;i6ND0心理学空间(])s'Sx%| z`R

心理学空间'jv,W%i1A

03:11
J)}]U `R|)E c0  好了,这张图展示的是一个“思维泡泡”。 我想大家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它展示了意识流。 这是到目前,我最喜欢的展示意识的图片。 它是 Saul Steinberg 的作品——是《纽约客》的一幅封面图片。 这个人是在看 Braque 的画。 让他想起了巴洛克 (baroque)、兵营(barrack)、树皮 (bark)、狮毛狗(poodle) Suzanne R. ——精彩正要开始。 这是个极好的意识流 如果你一直跟下去,你可以了解这个男人很多事情 我还特别喜欢这个图片里边 Steinberg 把整个人渲染成 一种点彩画风格心理学空间"xdGQ#a
心理学空间.z%xCm#U2YE1ST

Q/J2v4Y4[$xlq|003:50心理学空间*O ^Kz{ Q R
  这让我们想起,Rod Brooks 昨天所说的: 我们是什么,我们每个人是什么——你是什么,我是什么—— 是将近一万亿亿的小细胞机器人。 那就是我们的组成成分。 没有任何其他成分。我们就是细胞组成的,约一万亿亿个。 这些细胞中没有任何一个有意识, 没有一个知道你是谁,或者在乎这个。 从某种意义上,我们需要解释 我们如何把数队,数军,数营的 成百百亿的无意识细胞机器—— 他们每个都与细菌没有多大区别—— 组合成了这个。我的意思是,就看一下。 这些内容——有颜色、有想法、有回忆, 有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这些意识的内容 是由那些聚集的神经元的繁忙活动完成的。 这怎么可能呢?很多人认为这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他们觉得,“不,不可能有 任何对意识的科学的解释。”心理学空间kR|-F#Pp0L

xXJ%XvTB(c3Gp0心理学空间-x8@gx4m R1D/?

04:57心理学空间&UC](Sd'B&g
  这是一本由我朋友 Lee Siegel 写的可爱的书, 他是夏威夷大学的宗教方向教授, 而且还是个魔术专家,是 印度街头魔术的专家,也就是这本书的内容, “魔术的网。” 我要与你们分享里面的一篇文章。 这些话在这个问题上说的真是太好了。 “ ‘我在写一本关于魔术的书,’ 我解释道,然后我又被问道,‘真正的魔术?’ 真正的魔术,人们指的是奇迹、 魔法,以及超自然力量。 ‘不’,我回应道。‘变戏法而已,不是真正的魔术。’ 真正的魔术,换句话来说,指的是那些并不真实可行的魔法, 而那些真实可行的魔术,又不是真正的魔法。”
~%{/oZc'G.x#Gm$o0

Q,c0I6q8x F%A+d]x0心理学空间+l%GhUgA&T!]

05:42心理学空间?c7MR`WvL
  (笑声)
B2iA UHB0

wV.sYJ5V&oik,g0

*Lr:h3W#^T005:46
C:^ R'zC"x%S0Kw?0  好了,那就是很多人对意识的感觉。心理学空间7d fm0J%jP7P*Y

mE-hvk(]]#B0

-j^*J#Z&F0q$w\8Z005:50心理学空间;}#L&u*d(fR I-]U'a9s
  (笑声)心理学空间[,t#G@IR
心理学空间"b*E `$OaV"r

心理学空间 S^7L(_ b_

05:51
:M$O1Gp _D H T0  真正的意识不是魔术师的口袋 如果你把它解释为魔术师的口袋, 那它就不是真正的意识,不管它是什么。 可是,Marvin 和其他的人说, “意识是魔术师的口袋。” 这意味着很多人会感到不满 和怀疑,在我尝试解释意识的时候。 所以,这就是个问题。我需要做 一点点尝试 你们很多人不会喜欢它, 因为你们不愿意看到 魔术被揭秘。 在座有多少人,在别人——一些自作聪明的人—— 开始揭露魔术的秘密时, 你们想要塞上耳朵然后说,“不,不,我不想知道! 不要破坏它的刺激。我宁愿被蒙在鼓里。 不要告诉我答案。” 我发现,很多人对待意识是这样的态度。 所以我对给你们做的分析和解释感到抱歉。 如果你不想了解这些思维的秘密,最好现在就离开。
2a"O!zWI$c0心理学空间$Gx~T8zqtQ

4cWu5i X PB006:59心理学空间P"I!q"V!nX;Y)y*Nm
  不过我也不会向你们解释所有。 我会做哲学家所做的。 哲学家如何解释将女士锯成两半的魔术呢。 你们知道将人锯成两半的魔术吧? 哲学家说,“我来解释那是怎么做到的。 你看,魔术师并没有真正把那位女士锯成两半。”
s"X(w6pZ;TEx"yE"E]_0心理学空间o2`:I Sb/D&hF

心理学空间YQ,oq3~.C$N ~

07:23心理学空间K4~-XhA K'y4o
  (笑声)心理学空间/`3?;ZZ~"A J6XJ6j
心理学空间#DV{_UxhL#xh

心理学空间4TEyM e'_&I2Zg

07:25
7Zx @I+pl+fL1i0  “他仅仅是让你们以为他这样做了。” 然后他说 “是啊,他怎么做到呢?” 他说,“喔,那不是我的研究范围,不好意思。”
*V1q.\!hOq7Y0

F&hOZ L4A6G%KK,h,I0

/d"FeJS)b007:32
9L x8ivI6i)X)Ku0  (笑声)
(t+x0o\7eUU:Z0

-@c&{Y V1_*g N!x1\0

?-y5d1`eWp-p\007:37
^iQQ`_a'q p0  现在我将描述哲学家是如何解释意识的。 我也将向你们展示 意识并不是那么神奇—— 你的意识并不像—— 你所设想的那么神奇。 顺便说,这就是 Lee Siegal 在他的书中所谈到的事情。 他的魔术表演非常神奇,所以 有些人发誓目睹他曾做过甲事、乙事还有丙事。但其实他从来没做过。 他甚至都没有尝试过。 当人们认为看到了的时候,他们的记忆就会自以为是。 意识也是这样。心理学空间)sd/W4A e/\o y
心理学空间g8yg5H2tl"T9GhO|

9O l%R:f5]P@ H008:11
.o-}0C*} pdh0  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个。 仔细看。 我在和一个年轻的计算机动画纪录片专家合作 他的名字叫 Nick Deamer。这是他帮我做的一个小演示, 是你们或许会感兴趣的大项目中的一小部分。 我们在寻求赞助。 是一部关于意识的正片长度纪录片 好,你们都看到了什么东西改变了,对吧? 有多少人注意到每一个方块都变了颜色? 每个都变了。我来重放一下。 即使你们都知道他们要变颜色了, 那也很难被注意到。你需要完全地集中注意力 以发现任何变化。心理学空间L3G O'i!\
心理学空间qh-s.emo;O

心理学空间w z kr-]H#\$NG

09:21
D~LMCO'Y'?P0  这是许多例子中的一个, 关于我们已经有很多研究的一个现象。 它是我在我书的最后几页预言过的 我在1991年的书,“意识的解释,” 我说如果你有过这种经历, 你会发现人们不能发现真正的大改变。 如果最后还剩时间 我会展示更多富有戏剧性的例子。 为什么到处都在发生这样的改变, 而我们却意识不到? 今天早些时候,Jeff Hawkins 提到了眼睛是如何扫视的, 也就是眼睛一秒钟移动三到四次。 他没有提到速度。你的眼睛一直在运动, 四处运动,看着眼睛、鼻子、手肘, 看着这世上有趣的东西。 在你眼睛没有看到的地方, 你的视野特别贫乏。 这是因为你眼睛的中央凹部分, 也就是高分辨率的部分, 只有大拇指甲在一臂长处看起来那么大。 那就是有细节的部分。 看起来好像不是这样对吧? 看起来不是这么回事,但它就是。 你接收到的信息远比你想象的少。心理学空间uf&\wU'@1ian

I~K,q7r^&P*]0

P$a M5X6T010:33
'g-c D8\"g6k6?4w+Xa0  这里有一个截然不同的效果。这是 Bellotto 的一幅油画。 它被藏于北卡罗来纳州博物馆。 Bellotto 是 Canaletto 的学生。 我喜欢那样的油画—— 像这样大的油画。 我也喜欢 Canalettos,因为 Canaletto的作品对细节处理巧妙, 我们可以细细地观察 油画的细节。 我穿过北卡博物馆的那个大厅, 因为我想可能是 Canaletto 的作品, 所以会有那些细节。 然后我注意到那边的桥,有非常多的人—— 你似乎可以看到他们从桥上走过。 我想着如果我走近一点 我就可以看到更多人物细节, 看到他们的衣服等等。 实际上,当我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叫了出来。 我叫是因为当我靠近时, 我发现那里其实没有细节。 那里只有巧妙放置的颜料粒。 而当我走近那幅画时, 我在期待不存在的细节。 艺术家很聪明地暗示了人物和服装 以及车马还有其他事物, 而我的大脑接受了这样的暗示。
t;L3?8l/iq\q6F0心理学空间v;dX@g+H4n

)z/t Dr)R"N011:50
{7w'qS#e0  你们很熟悉一个更新的技术,就在——这个。 你们可以更好地看到颗粒。 看,当你移近时 他们就真的只是颜料粒。 你应该看过像这样的东西——相反的效果。 我再来演示一次。心理学空间B qX1pb{(G
心理学空间dU/`'D] cRs}"r

心理学空间 _|0U{^0}

12:22
C8V/[7L6NWn0  好,那么当你的大脑接受暗示时他做了什么呢? 当艺术家的一两滴颜料粒 暗示了一个人——比如,一个 Marvin Minsky 的小社会心态—— 难道他们把小画家送到你的脑子里来填充所有细节? 我觉得不是。没有任何可能,不过那样的话,那这些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记得哲学家怎么解释那个被锯成两半的女士吗? 这是同一件事情。 大脑只是让你确信它得到了那处细节。 你想着细节在那里,但是他不在。 大脑并没有把细节放入脑海中。 它只是让你期待细节。心理学空间 SS0g'U];n
心理学空间wj3rux.mq:J

+L%e!opF X;j3iP013:12
{ga9o)uj&P0  让我们快速地过下这个试验。 左边的形状旋转后是不是与右边的完全相同? 是的。 多少人把左边的形状旋转了 在想象中,来看它是否与右边那个一致? 有多少人旋转的是右边那个?好的。 你怎么知道那就是你所作的?
#Z%u.I5Hv&PygL0心理学空间5K[u)C.X:w'zu2bki

'O R(m-},o013:33
O4f7V*n$sjV }1}0  (笑声)心理学空间-O(pVXj!u

v A@B4H._1V0心理学空间h2F T@)~ rpS

13:36
mL#i,PIB9F+[4dx0  实际上这有个非常有趣的争论 在认知科学领域持续了20年—— 由 Roger Shepherd 开始的各种试验, 他测量了人的意识中图像的旋转角速度。 是的,这是做得到的。 但是过程的细节还有着明显的争议。 如果你阅读相关的文献,有件事情 你一定要妥协的是 即使你是实验对象,你也无从知道。 你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只是知道你有特定的信念 他们在特定的时间以特定的顺序出现。 那么,如何解释“那就是你所想的”这个事实呢? 那,你就要到后台去问魔术师了。心理学空间F#q{t4jT |
心理学空间0O!S~iE

心理学空间%dB"R`a{

14:19
K1\ W laHj(\0  这是我喜欢的图示:Bradley, Petrie, 以及 Dumais。 你可能觉得我在骗你, 通过放置一些不显眼的边界。 多少人看到了那种边界, 通过把内克尔方块放在圆圈的前面? 你可以看到吗? 看起来,在特定情境下,是有边界的。 你的大脑计算出了那种边界, 让边界出现在那里。 现在,你注意到了有两种方法来看那个立方体,对吧? 这是一个内科尔方块。 大家都可以看出两种看方块的方法吧?好的 那你们能看出四种方法来吗? 由于有不同的方法来看它。 如果你让方块浮在圆圈之上, 那些黑色的圆圈,就有另一种看的方法。 如果把方块当作放在黑色背景之上, 就像是从一块瑞士奶酪的洞里看过去。心理学空间Z ['zJ N3^j

"^$nY3L P5Z0心理学空间&E*?+qRxA ~Q+k

15:14心理学空间F-S+d RM ci u
  (笑声)心理学空间'KaI&`Ks

:xk7Mo1Vk0

~ _7X ]%m,}%j2]`,D015:17
6x6z3e\;H:VO0  你们能理解吗?多少人不能理解?这样应该有所帮助。心理学空间)huGy3~H0~

!iN:Y)\Jb r0心理学空间lCgBy3E"^gV

15:23
5Jk]|!T6[c0  (笑声)
B'lW#` K*E6P0心理学空间O d9\'?a;c

心理学空间O!Q0e_&YNf

15:25
0d$fh[g#U]i"B0  现在你们明白了。这里有两个很不一样的现象。 如果你把方块当作是放在屏幕之后的, 边界就没了。 不过仍然可以把它填充出来,如果你用这种方法去看。 我们可以毫无障碍的看到方块,但是颜色是在哪里改变的呢? 你的大脑在那儿放了小画家? 画紫色的画家和画绿色的画家 两者争着要在遮挡物之后涂色吗?不是。 你的大脑就由它去了。大脑不需要填充它。 当我第一次谈论到 你刚刚看到的 Bradley, Petrie, Dumais 的例子 —— 让我退回到它,这个—— 我说过在被挡住的地方是没有填充颜色的。 我以为这是一个公理,总是对的。 不过 Rob Van Lier 最近证明了它不是。
-@RQ-L9AD]7X&d T0

'KSW&D G?oWz0

3_e*L[hV016:30心理学空间P7^;\[3c;LRS
  现在,如果你觉得你看到了一些黄色—— 让我再做几次。 看这些灰色区域, 你是不是好像看到有些阴影在移动—— 是的!那很神奇。那里没有东西。没耍花招。 这是 Ron Rensink 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 被书最后的暗示所激发。 让我暂停几秒。 这是盲变化。
FvRkk$R'y'b0心理学空间{ i-t;j?"z/I d

心理学空间 H&u/t:tlWy-l Y

17:07
5{i7J*^~z0  你会看到两幅图片, 一幅与另一幅有些许区别。 你看这里是红色屋顶而那里是灰色, 他们之间有个遮罩, 这里只是一个空白屏幕,在大概¼秒。 所以你将看到第一幅图,然后是遮罩。 再然后是第二幅图,然后是遮罩。 然后这会重复,你作为实验对象的工作 就是当你看到变化的时候按下按钮。 所以是,原始图片出现240毫秒。空白。 下一幅图片出现240毫秒。空白。 这会一直持续,直到实验对象按下按钮,表示 “我看到变化了。” 好,现在我们就是实验对象。心理学空间(](M3e*]dW5w)U+U,u,M
心理学空间W2~Qd:gE

`1[&c qUQ.c:b017:53心理学空间z@`zk
  我们从简单的开始。一个例子。 没有问题。 大家都可以看到吧?好的。 是的,Rensink 的实验对象仅仅花了 一秒多一点点的时间来按下按钮。 这个能看到吗? 2.9 秒。 多少人仍然没有看到? 那个谷仓的屋顶上有什么? (笑声)
;f7Z${O Lq"b0

jwYIq].V0心理学空间a M*mp6^-k&x

18:44
G ]s}5Z\&?j0  简单吧。
k)FUgl0

i S} |S Z C3r L0心理学空间#?9[+`%gP3m~ P h2c

18:55
S'v&h6JO(S$~q7g0  是桥还是船坞? 还有更多富有戏剧性的,然后我的演讲将结束。 我想让你们看看几个很让人惊讶的。 这个很难看到因为它很大。 看到了吗? 听众:看到了。
T.Ip;t-J&^;RX"J0心理学空间,Gr)N]@ v ?J/X

心理学空间 ot,W f,qKm

19:45心理学空间1A[K {'r
  看到那个朝前朝后的影子了吗?很大。心理学空间 [ u@F0f f
心理学空间0rG0g+?0@3W

(?}q`o ?{%|5Alc019:47心理学空间lk XOj0~ K
  平均时间是15秒半 对于这个试验的对象。 我爱这个。我将以这个结束,
']O o~*? Nv5k0

.[l+O'H3B&N0心理学空间1v3e;l:Cy!zJ

20:04心理学空间_[J`Y%sZ
  就因为它是一件很明显很重要的东西。 多少人还没看到?多少人还没看到? 那架波音的机翼上有几架引擎? (笑声)心理学空间:L5?-r.A0Hl [{
心理学空间B:[%f |7u;^ HUH`

心理学空间*Qp ?G)d

20:21心理学空间 C7T'n oI @&t W
  就在图片中间!
;U!uev-B_ U0心理学空间#o8ZDP5] F7Nv

Y&F4oZ:w020:22
2OD*Af;S h!y0  感谢你们的聆听。 我想告诉你们的是科学家, 通过利用外部的、第三人称的方法, 可以告诉你关于内在意识的事情 那是你从未梦想的。 而且,实际上,你并没有主宰 你自己的意识。 我们正取得很多进步 在研究思想的理论上。 Jeff Hawkins 在今早描述了他的尝试心理学空间?[8m*Z0q }

j%q#`^"^/@0心理学空间7pCe-pv

20:51心理学空间!RICv:Qai
  使一个优秀的、大的理论,进入神经科学。 他是对的。这是个问题。 哈佛医学院曾经——在一次谈话中—— 实验室主导说,“在我们实验室,有一种说法。 如果你研究一个神经元,那就是神经科学。 如果研究两个神经元,那就是心理学。” (笑声)心理学空间!jZ{&z:N vn,m

Jg[Z:\Z"w}vn1b0

.hFgJ~2^B&jr021:18
,h]8p|8S]u7L*rm0  我们需要更多的理论,而且他们能够自上而下而来。心理学空间 CZE'U_+k"K1L
心理学空间 F.ub.wc8k8e.IN

yhKC F @Jfz_J021:22
:g)| C+W(jA0  非常感谢。心理学空间XI7u&J0`P-N
心理学空间,@1I)V wA4N%IE"U

Yq(cX? r5w2n gB021:25
gz6x5t$bu h?0  (掌声)

4?w:Gs}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111111

TAG: 意识
«解释与心灵的本质:丹尼特心灵哲学研究 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
《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
TED 让我们传授宗教 Dan Dennett»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