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实验里的权力游戏
作者: 西奥多·沙尔施密特 / 675次阅读 时间: 2018年7月09日
来源: 龚聪 译/环球科学 标签: 权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监狱实验里的权力游戏
a,Is*A:[m1L0撰文 西奥多·沙尔施密特(Theouor Schaarschmidt)
`6d kwV vF o c0翻译 龚聪
.@M6Y:hE0`X0心理学空间SPKc2Y0e[
即使对权力的认知发生了微小的改变,也会显著改变人的行为。

-oei/M_^*a0
  • 无论在政界,还是商界,长期占据高层职位的人,思考和行为方式往往会发生改变。
  • 影响力巨大的人物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忽视他人的观。同时,他们的思维方式也更加抽象。
  • 包括性格、性别在内的多种因素,可以决定一个是否会以权谋私。
心理学空间%inX-{h L1]&[

19世纪末期历史学家约翰·达尔伯格·阿克顿爵士(John Dalberg Acton)写下了著名的“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一语。但是,一部分理论学家提出了不同观点:或许从各自领域快速崛起的一流政治家、企业家从一开始便有着残酷无情的性格和腐败倾向。这样的话,是不是正是这些特点让他们更容易获得权力?

&O?^_lf0心理学空间j2d6vX [Q0B

近期的一些心理学研究可以帮助我们解答这个由来已久的问题。权力不受约束的确会让人理所当然地运用权力甚至滥用权力,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苏珊. T . 菲斯克(Susan T. Fiske)解释说,“权力让人自由地行动。”研究还表明,在权势环境中成长的人更容易失去同情心相对细节的关注。当然,并非所有手握大权的人都会走向腐败。科学家发现,人们获取权力和运用权力的方式不尽相同,这跟性格、性别和其他一系列因素都有关系。

[Z/\.i$ne _~.O0

TRQU6k8Fk9s{a0最后一块饼干心理学空间$Ld)r#L o.S1_t

心理学空间$F(ce*j%G'v:|+pQ

在工作中,或者跟朋友、伴侣或其他家庭成员在一起时,人们几乎每天都会跟权力打交道。英国哲学家和数学家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说,权力之于社会科学,正如能量之于物理,它是人类行为的驱动力。2013年,现任教于哥伦比亚商学院的亚当·D·加林斯基( Adam D. Galinsky)跟同事共同研究了权力认知上发生的微小改变会如何显著地改变人的行为。心理学空间 | | y#]8Aqq2x

Wp'M)Z pG8G:S7t:t8D0在一项实验中,他们将66位自愿者分成两组,其中一组成员书写自己对别人施加权力的经历,另一组书写别人对自己施加权力的经历。在这里,加林斯基相同事利用这种写作方式,让自愿者“体会”权力施加者和被权力支配者的感受。接下来,自愿者来到另一间屋子,执行分发彩票的任务。就在他们干活的时候,有一台电风扇“挑衅地”对着他们的脸吹风。研究人员观察发现,在权利施加者这一组中,有3/4的人随手就把风扇推到一边去了。但是,在被权力支配的自愿者中,只奋不到1/3的人这样做了。

r5I6`$gu.qE0心理学空间Jqc)Kbm xYm

“权力大小不同的个体,创造出了截然不同的世界并生活其中。”社会心理学家达谢·凯尔特纳(Dacher Keltner)说。凯尔特纳任教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并做过类似的调研。他解释说,在被权力支配时,人们倾向于约束自己,关心他人的需求,并且十分在意惩罚。一旦获得权力,人们就喜于接受称赞并给予自身更多自由。

yFF[:Q0

%H$u VSCJ0通过权力获得的自由有着深远的影响。举例来说,在著名的“甜饼怪”实验中,凯尔特纳相同事从3名一组的自愿者中随机选择1名自愿者给其他人的表现打分。研究人员安排的都是枯燥的任务,比如起草大学政策。当小组成员看起来稍微有些不耐烦时,研究人员就马上给他们送来一盘小吃,里面放着5块巧克力饼干。他们发现,当盘中只剩最后一块饼干时,打分的那个人,会认为自己比其他人更高权力,往往会拿走那块饼干。隐藏的相机还发现,打分者的吃相也更像《芝麻》(Sesame Street)里的那个蓝毛怪物:大口咀嚼,嘴巴吧唧做响,碎屑横飞。他们对其他“下属”的看法毫不在意。心理学空间t PLJd`?F

C2{*s&X_%D dJ0通向权力的道路心理学空间qy+?8h?:f-e#V

心理学空间,P j,E'dd tk/z[9P

其他研究表明,凯尔特纳的发现并不局限于餐桌礼仪。一个人的权力越大,他就越不会遵守社会规则。然而,一些人也可能是在一开始因为打破传统而获得权力,这正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哲学家尼科洛·马基雅弗利(Niccolò Machiavelli)的观点。今天,人们用“马基雅弗利主义者”这个词来描述那些为这目标不择手段的领导者,他们极度在意身份地位,只关心自己的利益,驱使他人为自己服务。

Z9T,lpPc0

_un7H"]%A/B:|0心理学家把马基雅弗利主义同自恋和精神变态一起称作三位一体的黑暗人格。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大学的心理学家李基博(Kibeom Lee,音译)相同事的研究表明,在这三项人恪上得分高的人往往在诚实和廉耻上得分低,这些人会不择手段获取物质财富和社会地位。心理学空间8`t/w\7`@F)T

心理学空间_?O*oB/~*BY

但是,通向权力的马基雅弗利之路并不适用于所有人,尤其在女性身上。2008年,凯尔特纳团队调查了一所美国大学里的女生联谊会以及它的社会结构。他们发现,在团体中施加影响的人往往容易遭到其他成员的闲言飞语。在职场上,被别人说闲话也意味着能力受到质疑。凯尔特纳团队认为,流言或许是女性用来规范团体权力的一种修正机制。事实上,在这项研究中,有着高超的社交技巧,并努力为全团体谋求福祉的年轻女性会逐渐建立起影响力。

_sRS.I:~0心理学空间D Ab&fP'k ~

其他研究表明,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因为实施权力而受到惩罚。2010年,同在耶鲁大学任教的心理学家泰勒·G·沖本(Tyler G. Okimoto) 和维克多莉娅·L·布莱斯库( VictoriaL. Brescoll)让学生自愿者给两名杜撰的议员投票。两位议员的介绍信息完全相同,只不过一位是男性,另一位是女性。并且,介绍信息还多次提到候选人非常富有野心。此时,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给女性候选人投票的学生都较少。

~'?l'nY!A^_)g(n0心理学空间SC(F6Y"DOoW5f

无论在哪一种社会团体中,性格外向、低神经质(这些被视为亲社会人格)的人通常会走向高位,这一点似乎无关性别。而一旦获得权力,他们往往就会表现出其他性恪。研究人员发现:与普通人相比,高权力的人通常会高估自己,行动更加冒险,充满偏见,并忽视他人的观点。凯尔恃纳指出:“帮助人们获得权力、有效领导的重要技巧,在获得权力后开始消失。”

,_#BJX"Z3i1z7K*]0

z \XnnEr0心理学距离

J]{:v v*a)I8J0

(c0cr"i'Wy0不受他人看法影响的确让有权力的人更好地把握大局,做出大胆的决定。但是,总体来说,获得权力对个人的思考和行为有着负面影响。为了解程这一现象, 研究人员提出了“构念级别理论”(Costrual Level Theory),其核心概念是心理学距离。这一理论认为,人对物体、人或事件远近的感受不仅取决于它们的空间距离和时间距离,同时还受个人参与程度的影响。对心理学距离近的事物,人们会具象思考;对心理学距离远的事物,人们则会抽象思考。在这一理论框架下,职位越高的领导者的思考方式就越抽象。心理学空间v,^+l8\|'sG8C5{

心理学空间:zO&`XS PN

2006年,现任教于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家帕悔拉·K·史密斯(Pamela K.Smith)和纽约大学的心理学家雅各布·特罗佩(Yaacov Trope)开展了一系列实验来检验“构念级别理论”。在一项实验中,他们运用与加林斯基的写作法相似的技巧,让123名学生自愿者体验拥有权力或受权力支配的感受。然后,他们让学生记忆一些单词,并在几分钟之后回忆这些单词。心理学空间p4v'GH!of

_ R PFor0这是一项传统的记忆实验,但有一个小把戏:第一组的词(比如窗帘、窗台、窗格,具象词)真实跟第二组的词(比如说窗户,概念词)密切相关。很多参与者都犯了把第二组的词当做第一组的错误,这在那些感受到权力的自愿者当中尤其普遍,他们似乎更容易想到抽象概念。心理学空间 W/}_)[ _B(|

4p*R0Tw[@6mKF?0还有很多其他实验印证了这一看法,即拥有权力的人倾向于抽象地考虑问题。当下属只是遥远而抽象的存在,领导自然不会太在意他们的观点和需求。事实上,研究表明,拥有巨大权力的人通常不是利他主义者,也缺少对他人的同情,反而会利用权力为自己谋利,丝毫不在意在他之下的人。心理学空间p,~C6{8D0b$K0R

n1j ]D&hE02015年,瑞士浩桑大学的经济学家塞缪尔·本达安(Samuel Bendahan)和同事用一款名叫《独裁者》的游戏研究了权力对人的行为的影响。他们把近500名实验对象分成多个小组,并指定一部分人负责把笔钱分配给小组成员。被指定的人可以选择把大部分钱留给自己,留下很少的钱分给小组的其他人;或者自己拿一小部分,给其他人多留一点。在多轮实验中,这些人获得不同程度的权力。比如说,有时他们可以决定另外一个小组某个成员得到的金钱,有时他们可以设定分配给其他3个人的金钱数额。心理学空间$A/Na$HTE E z

#r3?,@[t3H0研究人员发现,实验对象获得的权力越大,他们的决定也就越不道德。在手中的权力较小时,到一半的人选择把大部分钱留给自己。但是,当他们的权力在游戏中增加时,这个数字超过了90%。研究人员测试了半数实验对象的睾酮水平,发现睾酮水平高、权力最大的人留给自己的钱也最多。实际上,雄性激素比权力有更大的影响力:在让小组其他成员吃亏上面,男性远超女性。心理学空间c`!T&u#~|deLx

心理学空间1lDT^ `7U/`

道德红线心理学空间AG,i&t`,Xu

~p5[-K(DY0德国科隆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乔瑞恩·拉莫斯(Joris Lammers)和同事在2001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社会地位对道德判断有着广泛的影响。研究人员同样先让研究对象感受不同程度的权力,然后让他们回答一系列问题目:你会不会占有一辆废弃的自行车?你会不会漏税?你会不会超速开车?其中一半的实验参与者评估了自己对这些行为的接受程度,另外一半则评估别人做出的这些行为。研究人员发现,感受到权力的参与者显然对自己比对别人更加“宽容”。但是,被权力支配的参与者则用近于相同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他人。在某些情形下,这部分人对自己更加严格。

-` D i*Y,U8v.@9_+`0心理学空间@x9ll4{&J_"R

在斯坦福大学任教的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尔多(Philip Zimbardo)对权力的腐蚀性有着更深刻的理解,他曾在1971年开展了著名的“监狱实验”(Prison Experiment ),让24名本科生模拟监狱的权力系统。在津巴尔多的设计中,抛硬币决定了一名学生是监狱守卫还是犯人。结果,这样的角色扮演很快演变成真实的虐待,实验被迫终止。尽管有一些研究人员质疑津巴尔多这个实验的有效性,但它仍被看做是有史以来最著名的心理学实验。

V#Z$gAN%I5}sR0

.l0?6g%r ~NJF|0没错,权力确实会让人受到鼓舞,让人更放得开。权力也常常会让人的性恪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把之前未曾显露的性格充分表现出来。但是,在津巴尔多之后的很多实验都表明,权力的影响并非自动发生。虽然很多领导者会利用其他团队成员,同样也有很多人会运用他们的权力为大家谋福祉。心理学空间0jM H~ne6i

'm1t,C*C*W#H/y0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Max Weber)认为,权力是个人或团体“在集体生活中,即使面对他人的阻力,也要实现个人意愿”的机会。领导者运用权力是为大众谋取好处,还是为了个人利益,不仅取决于众多的外部因素(如政治形势、集团文化),还取决于领导自身。阿克顿爵士认为权力会导致腐败,这没有错,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就是这样。但是,现代研究同样让我们看到,权力并非总是导致腐败。

fM*N$l2ah'R(N0

:B'B'c#iB(`*X;vd0扩展阅读心理学空间j v_ww"^ m,R

4|#U*x/N1p np|0From Power to Action. Adam D. Galinsky et al. in Joum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Vol 85, No. 3, pages 453--466;

b l:Vl3v+l2u.vtP0心理学空间c"lugpM

A Reciprocal Influence Model of Social Power: Emerging Principles andLines of Inquiry Dacher Ke协er et al. in 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Vol. 40, pages 151 一192;2008

;EC5OXndi!`0心理学空间 va(W({P6z8oX;K*p1\v3m

Power Increases Hypocrisy: Moralizing in Reasoning, Immorality in Behavior. Joris Lammers et al.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Vol. 21 , No. 5, pages 737-744;May 2010心理学空间 IeS&a.td!zO

心理学空间!nQ-Q0Q&OMQ b

The Price of Power: Power Seeking and Backlash against Female Policians Tyler G. Okimoto and Victoria L Brescoll in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vol. 36, No. 7, pages 923-936;July 2010The Psychology of Tyranny. S. Alexander Haslam and Stephen D. Recher;October/November 2∞5心理学空间!H }X+q/K

心理学空间Hj8Y-X:Jv%R

Why We Cheat. Ferric C. Fang and Arturo Casadevall; May/June 2013心理学空间bc:XS)_ Ox;}&o(p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权力
«牛津功利主义量表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反应变慢 所以智力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