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解读艾伦·坡的诗歌《乌鸦》
作者: mints 编译 / 10646次阅读 时间: 2023年3月02日
标签: 爱伦坡 精神分析与文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DO0ja,Fw0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的短篇小说《红死病的假面具》、《厄舍府的倒塌》,以及他的诗歌《闹鬼的宫殿》和《乌鸦》都受到了哥特式主义文学的影响。心理学空间*LT/P@+I T c9a

m1mi ?@ sJ|*Eo`0本文关注的重点是爱伦·坡的恐怖、怪诞故事中的黑暗浪漫主义,并且通过精神分析的方法解析他的著名诗歌《乌鸦》。

,v]5DoX0G)l0

R!q$G*Z$Q_5h0《乌鸦》

*jE]*e)kn!qrs*q0心理学空间.Z:|UM.sXRZ

埃德加·爱伦·坡心理学空间yDgQ8N(g

心理学空间*b+I|~Lw#T

曹明伦  译

1SS)i5po(S0

^Y2b4wmlB#O5B0从前一个阴郁的子夜,我独自沉思,慵懒疲竭,心理学空间 vGX4J0g.b |nD7o/iN

心理学空间+~[)H(T3c4TU

面对许多古怪而离奇、并早已被人遗忘的书卷;心理学空间 g&w'r#nY-hu-v

Ow6C:l)En0当我开始打盹,几乎入睡,突然传来一阵轻擂,心理学空间*?*odz:w2G7{

心理学空间k@+i#f f y/B u

仿佛有人在轻轻叩击——轻轻叩击我房间的门环。心理学空间7f)[$w\vg*m&W0M%r,T

lE8zf)}?k E\;l0“有客来也”,我轻声嘟喃,“正在叩击我的门环,心理学空间]yXi*p~.n{h

心理学空间L*a`-D([%|5~ r:X%NB-S

惟此而已,别无他般。”心理学空间o}ReNo)\ tB8d9V

心理学空间+X1D4J%^b+jr8d5IG

哦,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风凄雨冷的十二月,

Qa/ucX.DE0

'Y'~ ] g1q L0每一团奄奄一息的余烬都形成阴影伏在地板。

kS7o1Ue{0心理学空间/b3j,U6ck z!Kj

我当时真盼望翌日——因为我已经枉费心机心理学空间.h-wN f/TU.?

hX^"wK*C3T0想用书来消除伤悲,消除因失去丽诺尔的伤感,心理学空间.Q$suO/t5u

心理学空间|_N$f{8nu

因那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美丽娇艳,

e1k!W:X+qq'H0

}c7OSl$Sz2{Ew(R0在此已抹去芳名,直至永远。

W)?R.`0`0gO0

9\)k3a ?,qb{4{0那柔软、暗淡、飒飒飘动的每一块紫色窗布

1S+f"fDR4\9[6\X~0

J,qVWai/_N}0使我心中充满前所未有的恐惧,我毛骨悚然;心理学空间C(Oq+h#Y [(?1}*O%SY0Z|

DPh?9O p }dJ0为平息我心儿的悸跳.我站起身反复念叨

;] I;dR.D*pQ;Z6VRn0心理学空间e/Ju?!EC

“这是有客人想进屋,正在叩我房间的门环,心理学空间3`G&B%yR*_ N/p d*D3\3V5J

心理学空间rq6r#~3oyW

更深夜半有客人想进屋,正在叩我房间的门环,

H%w~B}&w^Hi'a0

;D ru0{6f4m0惟此而已,别无他般。”

jX riV-M%J0

4P^3J8aduS~n]0于是我的心变得坚强;不再犹疑,不再彷徨,

.zl1r@/V0心理学空间VO-?8xqR`%A

“先生,”我说,“或夫人,我求你多多包涵:心理学空间"MkQ}u's

jm {%`)q-c H0刚才我正睡意昏昏,而你敲门又敲得那么轻,心理学空间 i/g%P4c.^K

(tPP,h r}#}0你敲门又敲得那么轻,轻轻叩我房间的门环,心理学空间$U YkfW6j7j;X

)_m F3gD+l&\5h-i0我差点以为没听见你。”说着我打开门扇——心理学空间+_'d2v7V3M5T"ZH P;I

心理学空间5J*VZZ8|g

唯有黑夜,别无他般。

7R,ybj@[A|0

+MaKue3P+k8N0凝视着夜色幽幽,我站在门边惊惧良久,

Cbo&K&c5?z-_1I0心理学空间~7u$sd.Cy-og n*B-z

疑惑中似乎梦见从前没人敢梦见的梦幻;

]n3Dw$OZIM7A4c0

5p]%n+o3h&W$I0可那未被打破的寂静,没显示任何象征,心理学空间-X%kr]kalY]

心理学空间7Z2h-mm&k'W,^6^

“丽诺尔?”便是我嗫嚅念叨的惟一字眼,

ELt+nb-@u0心理学空间*lUu6il ^&}2P}

我念叨“丽诺尔”,回声把这名字轻轻送还;心理学空间e k ?R"pdm

?2uA1q!On4w0惟此而已,别无他般。心理学空间0eXIa7AwPOuC

Oi{-l-Br0我转身回到房中,我的整个心烧灼般疼痛,

*X7y$DIa}s*d)K ]B0心理学空间$g[s-be\

很快我又听到叩击声,比刚才听起来明显。

)Ga6Zk8C.rG2e0

2j6Ce?4{MB0“肯定,”我说,“肯定有什么在我的窗棂;心理学空间2{+Gd1q(Sa7sO

\n;U*Dbd,i6@5O'Q0让我瞧瞧是什么在那儿,去把那秘密发现,心理学空间"X0ks9eBX ~3xft(A

~/F G$z*M/ER q0让我的心先镇静一会儿,去把那秘密发现;心理学空间A6kY TM-Eqzk

心理学空间&U(D!C5lE,x-kZc

那不过是风,别无他般!

m oa"W5Ll0

W|.Q2y G!@0然后我推开了窗户,随着翅膀的一阵猛扑,心理学空间D`(Ugy5dEW

:yY4?+W4D'Y/dgj{0一只神圣往昔的乌鸦庄重地走进我房间;心理学空间\X[^t(io@v8v

心理学空间$[Z RK0}he

它既没向我致意问候,也没有片刻的停留,心理学空间[7ha.FDSXr*DP8z

}As4Eb| {5E@C];r0而是以绅士淑女的风度栖到我房门的上面,

H:x#NG2LG9W w0

${b0?RQ \h C*`n0栖在我房门上方一尊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l*t$[q9C'WQ0

ZlWy'|0栖息在那儿,仅如此这般。

'i(MA{ O5e0

~ z'wY L'C%kn?0于是这只黑鸟把我悲伤的幻觉哄骗成微笑,

1l Xz cOe!f0

4E0KPKip/q0以它那老成持重一本正经温文尔雅的容颜,心理学空间 w:W"zs3TI(Z IN

Tz|Z-q$k3mS0“冠毛虽被剪除,”我说,“但你显然不是懦夫,心理学空间v1d6jR.kDLl

E2PhRw'i%w0I/W0你这幽灵般可怕的古鸦,漂泊来自夜的彼岸,心理学空间:a2h1}4dc8XR4j"F%x:F*N

心理学空间8k`3~;Y0J8q

请告诉我你尊姓大名,在黑沉沉的冥府阴间!”心理学空间rcD;w;TFl

&`eu)R j-uM0乌鸦答曰“永不复焉”。心理学空间bv/y,M yE

心理学空间&[ ?F'xq$T id8F ~Shp

听见如此直率的回答,我对这丑鸟感到惊讶,心理学空间u%R3U&C XO9Y

9D:`\VNr V0尽管它的回答不着边际——与提问几乎无关;心理学空间"K2Fk-x#y [

.O+loD#F{A-}#o0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从来没有活着的世人

|~%D| k2Zc;S!o U0

X|)JzPI&x#z0曾如此有幸地看见一只鸟栖在他房门的上面,

$M5i!@a&lo{d0心理学空间V-[~ i5MSh,}c3D

看见鸟或兽栖在他房门上方的半身雕像上面,心理学空间?%I/TJ0C9A'B

心理学空间9D*`*{h8P

而且名叫“永不复焉”。心理学空间By A,w5P4nsq

心理学空间`Q-P:k?U{dq

但那只栖于肃穆的半身雕像上的乌鸦只说了心理学空间4?2}'xOa

T|;e [[i0这一句话,仿佛它倾泻灵魂就用那一个字眼。

H(S:ag]{(`;\6w c u0心理学空间||Q3R*R

然后它便一声不吭——也不把它的羽毛拍动,

;T"Q0ZibAf0

8q-zC DI%HU?{mW0直到我几乎在喃喃自语“其他朋友早已离散,

3H%u,XE-L6U U.m E&X0心理学空间(E r b_b1@-Iv

明晨它也将离我而去,如同我的希望已消散。”心理学空间xy#B a.J

心理学空间Y$o?2S&SQ

这时乌鸦说“永不复焉”。

;O"h ll%f)^oi0心理学空间 z5d ldu

惊异于屋里的寂静被如此恰当的回话打破,心理学空间^ cY3\;j@9rAJ

心理学空间*~ u7md0v;u

“肯定,”我说,“此话是它惟一会说的人言,

5Pk4n6Py_O0心理学空间/|%i1wNXtq

从它不幸的主人口中学来。一连串横祸飞灾心理学空间V/F}8k&Jn

MU0~met0曾接踵而至,直到它主人的歌中有了这字眼,

2V8Y6N^hm3k0心理学空间)S/Y!@[v+{nu)b!?

直到他希望的挽歌中有了这个忧郁的字眼——心理学空间4^h q'OM

*ok9\6e2G[| dBY7V0永不复焉,永不复焉。”

Kibl1z;u0_)m0

c/x-a3A3] X$S]G0但那只乌鸦仍然在骗我悲伤的灵魂露出微笑,心理学空间(Q5G$Z.G wso\

心理学空间[)ac |)?!x9]&^`

我即刻拖了张软椅到门边雕像下那乌鸦跟前;

d~a|R$N0

ug}Sc(L0然后坐在天鹅绒椅垫上,我开始产生联想,心理学空间AB4Zh8?H g

心理学空间)Qo`%Gu Y,X#znB

浮想连着浮想,猜度这不祥的古鸟何出此言,

(| q;nr]$q#`6k0心理学空间er `S;GZvZ#c

这只狰狞丑陋可怕不吉不祥的古鸟何出此言,心理学空间;{_#wNq_l

{`'x7EU1jPM0为何对我说“永不复焉”。心理学空间K1gH)b?1ChiI/uG

心理学空间3d;@ z)i!l

我坐着猜想那意思,但没对乌鸦说片语只言,心理学空间6[j\9t;h DQ!v^`

BR!g d`r0此时,它炯炯发光的眼睛已燃烧进我的心坎;

$`p ~s|]0心理学空间9~Qb8Rc9L-n

我依然坐在那儿猜度,把我的头靠得很舒服,心理学空间*d N)a*ai'gw_4O

心理学空间 L5Y+c7Re ?C_

舒舒服服地靠着在灯光凝视下的天鹅绒椅垫,

IDD*g&~1}0心理学空间5fx C*W$L

但在这灯光凝视着的紫色的天鹅绒椅垫上面,心理学空间!n P4V;n.qvwT

5^ N8CjnR0她还会靠么?啊,永不复焉!心理学空间1F I.vP_*F } S0WfM

心理学空间E p,}c:v0d Ar%H5v"~

接着我觉得空气变得稠密,被无形香炉熏香,心理学空间 \*lUjyC

C wO h Z9j P:g5v0提香炉的撒拉弗的脚步声响在有簇饰的地板。心理学空间3S_#}TXZ B5n#h

心理学空间9yY!QETg"~[i+I?C

“可怜的人,”我叹道,“是上帝派天使为你送药,

'Yy(YjM`5G0心理学空间$CK'f0QO

这忘忧药能终止你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心理学空间;H a/EP km

:O]N:S*l+e0喝吧,喝吧,忘掉你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心理学空间}e$T8lv

T Rq$A l;v!r:_tW0这时乌鸦说“永不复焉”。

2c]0\%r+d:z)}:](k$u0

S|t[3C{0“先知!”我说“不管是先知是魔鬼,是鸟是魔,心理学空间:Bl3Nsk2ue J

5_iy:}:{$_GP9@0是不是撒旦派你,或是暴风雨抛你,来到此岸,心理学空间'w'_L&S$ry

心理学空间4b&|8_n IpA l

来到这片妖惑鬼祟但却不惧怕魔鬼的荒原——心理学空间 H6~ u8d-Q(}K/`

心理学空间3df$]:HjU

来到这恐怖的小屋——告诉我真话,求你可怜!心理学空间d*E O c9K.H%E)g5Qk\

心理学空间A ^7T.T M2c/z?v

基列有香膏吗? 告诉我,告诉我,求你可怜!”心理学空间e(Q @ZvUU g8]

'V5LRN&l7N0乌鸦说“永不复焉”。

j9j U.w&|,g6Dh0心理学空间1B#sAL0XX/{WY

“先知!”我说“不管是先知是魔鬼,是鸟是魔,心理学空间1r:Z6R!Z}A

1n}wk0C Ej0凭着我们都崇拜的上帝——凭着我们头顶的苍天,

1\E G*H I qwq:er0

:U0Y+C3uO&[7J0请告诉这充满悲伤的灵魂。它能否在遥远的仙境心理学空间!m5[a|'C2V

-A$k.q\1ovT*}0拥抱一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纤尘不染,

#Z&Rqx0j0

}lq1]~5rF0拥抱一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美丽娇艳。”心理学空间 _/[4E'g`%\

-IP5res&mh*Htl0乌鸦说“永不复焉”。心理学空间 K`$qEa+A*sJx9e!IZ

心理学空间$z?+j1X/X$ZU F

“让这话做我们的告别辞,鸟或魔!”我起身吼道,

e ^{I` aSj2Z0心理学空间zKTW7T.h-YnV

“回你的暴风雨中去吧,回你黑沉沉的夜之彼岸!心理学空间%oL J)Li iI

心理学空间;Y'|x|wp

别留下你黑色的羽毛作为你灵魂撒过谎的象征!

+k Z*~gs9N3F8w1X0心理学空间&[2LGI]M

留给我完整的孤独!快从我门上的雕像上滚蛋!

Bw2l)o5_[$B,Vs0

`R2W3Az@0让你的嘴离开我的心;让你的身子离开我房间!”心理学空间Q,X jxFH\o

心理学空间z G0K(R c

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s;Nx`3l2L(kS0心理学空间a+IP0SJ4l c|PD,[

那只鸟鸦并没飞走,它仍然栖息,仍然栖息,

(Qadzko~P9k9Z$T0

2F1]VCt0栖息在房门上方苍白的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R$F {;CM!f0心理学空间"ah,z(@#@m!p3X/y

它的眼光与正在做梦的魔鬼的眼光一模一样,

"i?,^5B&Juk |uoR0

-i]H~ V*qu%V,Wo#tX0照在它身上的灯光把它的阴影投射在地板;

"pn)k1kRr3L0心理学空间~)p6u T3_%j\K'R

而我的灵魂,会从那团在地板上漂浮的阴影中心理学空间H;t,Yi;H(i1jL v

心理学空间x-rdx&U gJ&ek

解脱么——永不复焉!

`wv:@ D)Q0
心理学空间s.u(}k1}9X;Y9M

 心理学空间Y-R Z0C'VD:N/Tr4M

H5P;D*zbc)jV$s01845年出版的诗歌《乌鸦》(The Raven)从前两节就开始通过“阴郁的子夜”和“凄冷十二月的萧瑟”表达/宣告了一种悲伤的气氛,叙述者独自坐在那里,被“一本被遗忘的古老而好奇的书”吞噬。心理学空间;m e xgqF P8p:dMT

G X(Jr.d8G(G X f,[0似乎叙述者回忆起了最近一些灼烧其内心的事件,让他心事重重或若有所思。“奄奄一息的余烬”和“伏在地板上的阴影”等词象征着死亡的主题,叙述者坐在壁炉旁,看着燃烧的火焰,不自觉地反映出他对死亡的恐惧,甚至是痴迷。

&P1B1^$I Mf$I!x%i0

*iZu&d k)n9h)Y.L0心理学空间9\@&T/|!k8I
心理学空间e/M-L^|W#q_

心理学空间"VyECzsZ#[

叙述者不仅表达了他对死亡问题的担忧,而且他还受到了一位他记得的、显然他仍然爱着的女人之死亡的影响,因为她具有“绝世而容光焕发的少女”的特质。心理学空间/W4_5fsH/w

/{0VJl)h9`/n l]0这些忧郁的文字与哀悼不同,忧郁症关注的是一种未知的失落,因为患者知道自己失去了谁,又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么,但极其不自觉地仍在寻找他在自己身上失去的东西。

(SK-o]*_-BB,w)^0心理学空间#a mW}W `\

这就是他(那像藤蔓一样迁延的)忧郁状态的根源,让他沉溺其中,无法自拔。通过叙述者的记忆,存在于他内心的,是幻想中所爱之人绝美的形象,同时又伴随着她的缺席,并以拟人化的乌鸦入侵者的形式真实存在。

1Rn,NZW/\0
爱伦坡的父亲在他不到2岁时,就失踪了。坡的母亲24岁去世时,坡还不满3岁。
心理学空间8X&JF&l#tzO~a O

乌鸦这种动物,在神话中有不同的文化解释,北欧神话奥丁的两只乌鸦名字分别意味着“思想”和“记忆”,象征着乌鸦侵入了叙述者的心理空间。心理学空间3x/dk AqN6CH RRH

)n.e MfG%X^0一方面,叙述者看到的乌鸦可能会反映了他心中“回忆”起了一些和心爱的丽诺尔有关的情感和“思想”,他在等待希望的迹象,只为了知道在外面的某个地方,她还活着。因此,乌鸦的到来可能会为他提供了希望和方向。心理学空间O*J"\#]O;F`2LFd

K XViS~0在后来的诗词中,当乌鸦告诉他“永不复返”,并声称叙述者再也见不到丽诺尔之时,便否定了叙事者通过回忆燃起的希冀。心理学空间mduB_~v

心理学空间V9_'~/Qg]f&B j

事实上,乌鸦也同时象征着失去希望。具备了希望和失望之双重意义的乌鸦,可以让叙述者抓住现实的某些表象,以便在哀伤中坚持下去——如果没有希望,叙述者就无法抓住现实,从而陷入疯狂;如果只有希望,又与叙述者忧郁的心境不符。

m.iP1? pD0心理学空间?~:u/R;a \0fBa I!M

另一方面,闯入他房间的乌鸦,所指的,是其心爱之人的记忆性表征;叙述者认为,他记忆中的这个地方,是不会被任何人类的打扰或入侵的唯一地方,但很快证明,他错了。心理学空间FY'{ta j,g

5V q"N"jG?c@0乌鸦(ebony bird 乌木鸟)的突然闯入,是悲伤本体的体现,同时也打破了叙述者创造的亲密空间,叙述者在他创造的空间中体验他的悲伤,并记住他心爱的丽诺尔——不再存在的爱情对象。心理学空间0PcJJ9}

`!eR'c e.JN B$\0心理学空间0p+B `t R

iPI{fPm0心理学空间z$F-[T~

这样的解释可以概括为拉康引用的康德哲学中的“事物(Das Ding)”概念。拉康认为“事物”或他所称的丧失客体位于渴望客体的中心、或存在于欲望本身的深处,因为它“依附于我们欲望中心的任何开放的、缺失的或有着敞口的东西。”

!|*U7L ]P*P~:[ L h0心理学空间,sO1v+T)~^$J y1}

根据拉康的说法,以另一个、或不存在的物体的欲望为特征的丧失客体——未知的物体——最好是空白。

-Vz*j0}-L[:W0心理学空间Y-Ue:I _rG

拉康的主体,即,在这种情况下的叙述者,或也被称为人类主体性,与虚空相关。在这种背景下,乌鸦,象征着大自然的黑暗元素,具有超自然的力量,并与叙述者沟通,让他想起了他心爱的丽诺尔。

N h|c[5vt0X Y0

E#~V1kw0L3k6B0
Rs1]3urJ0心理学空间k-H:vG0n ty)yN

心理学空间 | r*uDy c&w

乌鸦代表的本体论空白(ontological void)意味着寻找存在的意义,用丽诺尔的回忆填补了叙述者主体性的空白部分,也反映了坡即将失去妻子弗吉尼亚的情况。

U$Wi9}_0心理学空间obO ?E6c r8eV

乌鸦的形象代表了不可征服的阴影。心理学空间3TF KJ"V:_(]z(x#L

心理学空间z)G C0S+JD2~

在《乌鸦》中,乌鸦到来之前有着险恶、可怕和充满活力的迹象,通过使用“黑暗”、“让我激动的是前所未有的可怕”、“我的心跳”、“深深地陷入了黑暗”以及“这是风,什么都没有!”等词。乌鸦到来之前的哥特式氛围是有意为诗中接下来的内容铺平道路的。心理学空间} rAw:RE{f

心理学空间7Rx&\*S8Wg&?

乌鸦进入房间,立即飞到“Pallas半身像上”(希腊智慧女神帕拉斯·雅典娜”)的叙述。意味着,智慧、知识和情感成熟的品质都归功于这只拯救叙述者的乌鸦,它提醒叙述者,当鸟儿告诉他“永不复焉”时,丽诺尔也将永远离开。心理学空间@&A7n+Jx'H0P

Y&^2pp%E5h&X]yz0通过这种方式,叙述者面临着丽诺尔之死的残酷现实,他永远无法逃离的、即将发生的命运。心理学空间f~{:CV&a:Q

hy,@ \2C7RA6fJ0乌鸦表达出的智慧和秩序的声音逐渐缓和,但与此同时,当叙述者开始与乌鸦交谈时,他在情绪上出现摇摆,并用“先知!”我说“不管是先知是魔鬼,是鸟是魔“来称呼他,同时询问丽诺尔,希望得到他的询问的答案。心理学空间(c&{ ^L*}!r)lN%`

Vcn \o'y dk@0然而,叙述者得到的唯一答案是“永不”——乌鸦的这个回答,在整首诗中重复了11次。

E,s4pJQX!n0
《乌鸦》创作于1845年,3年前,坡的妻子弗吉尼亚在唱歌时血管破裂,从此开始咳血,并因肺结核一病不起。2年后,也就是1847年,弗吉尼去世,与坡的母亲一样,也是24岁。
心理学空间yk8g,e(Ck Y7S!I!u

总的来说,坡的诗歌《乌鸦》悲凉而又迷人,因诗歌的主题处理了死亡、失去心爱的人和悲伤的过程,拥抱了哥特式的存在主义场景——试图在失去之后掌握生命的意义,并在暴露于黑暗和未知的未来哦时面对现实。心理学空间p.B_VHD9D

!N!Z l8PD|Q-c3k0此外,叙述者未能在不知不觉中建立起自己的自我,不断地寻求与象征的母亲、渴望的人物丽诺尔再次团结,未能接受她的死亡,或在某种程度上未能接受乌鸦所体现的死亡。心理学空间b:[ G&Ai!bj i

心理学空间9B)H WE2J,s.D[ o

与同时代的其他作家,如纳撒尼尔·霍桑和玛丽·雪莱一样,坡在文学作品中描写和探索了一些非传统的主题。心理学空间 e@kp;D(f.z6e4O~

心理学空间#nH!\VU c

他对死亡和暴力的迷恋,对心爱之人的丧失,对复活、或以某种物质形式超越坟墓的生命的可能性,以及对恐怖和悲剧的神秘感,是他短篇小说和诗歌的核心主题。

Un9a"Yb3]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爱伦坡 精神分析与文学
«中国文化背景下的假自体及其对心理咨询师的影响 精神分析与文化
《精神分析与文化》
反俄狄浦斯(Anti-Oedip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