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神话——纳西索斯的故事
作者: 转载 / 9411次阅读 时间: 2017年6月24日
标签: 自恋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Y%p-O ^F c0自恋(narcissism)这个词源于有关水仙花(narcissus)的希腊神话。美少年纳西索斯(Narcissus)是河神(Cephissus)与林间仙女(Liriope)的儿子。他的出生伴随着一个来自先知Tiresias的奇特预言。预言说,如果纳西索斯想要长命百岁,那么他就决不能见到自己的影像。于是,带着这样一个预言,纳西索斯渐渐长大,成为全希腊最俊美的男子。无数的少女对他一见倾心,可他却无情地拒绝了所有的人。伊可(Echo)本来也是一个美丽的山中仙女,但纳西索斯仍然像拒绝其他人一样拒绝了她。伊可十分伤心,整日在幽静的山林中流泪徘徊,不吃不喝,很快地消瘦下去。最后,她的身体终于完全消失,只剩下忧郁而轻柔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无论是何人对她呼喊,她都只重复对方的话语,从不作自己的回答。此后,希腊人便用伊可的名字(Echo)来表示“回声”。心理学空间1O"n7QB U V,@

2T$wqY2uP@{+^0众神愤怒了,决定让纳西索斯去承受痛苦:爱上别人,却不能以被爱作为回报。

)d.mvIn U0心理学空间B/\U_r0W6Z

有一天纳西索斯无意间来到一个池塘边。池塘的水清澈明净,如同一面光洁的镜子。纳西索斯俯身鞠水,却见到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 一个比他以前见过的任何人都更加俊秀的少年。他疯狂地爱上了他,无数次将手伸入水中,想要拥抱自己的爱人,可每一次的水波荡漾都使他重新陷入绝望。他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痛苦,终于跳入池塘,溺水而死。出于同情,众神让他的身体化作一朵晶莹剔透,出水而立的鲜花。心理学空间j,dF@S*oo8IS

"LyW F)jm0A0以下摘自奥维德《变形记》 心理学空间l]5uV~R s#F7P

心理学空间9s.c!} N ?Jj6c,Pj8n l

纳西索斯现在已是三五加一的年龄,介乎童子与成人之间。许多青年和姑娘都爱慕他,他虽然风度翩翩,但是非常傲慢执拗,任何青年或姑娘都不能打动他的心。一次他正在追鹿入网,有一个爱说话的女仙,喜欢搭话的伊可,看见了他。伊可的脾气是在别人说话的时候她也一定要说,别人不说,她又决不先开口。  

Wwx3c7?0

{n.?^/L5f0伊可这时候已具备人形,不仅仅是一道声音。当时她虽然爱说话,但是她当时说话的方式和现在也没有什么不同——无非是听了别人一席话,她来重复后面几个字而已。这是朱诺干的事,因为她时常到山边去侦察丈夫是否和一些仙女在鬼混,而伊可就故意缠住她,和她说一大串的话,结果让仙女们都逃跑了。朱诺看穿这点后,便对伊可说:“你那条舌头把我骗得好苦,我一定不让它再长篇大套地说话,我也不让你声音拖长。”结果,果然灵验。不过她听了别人的话以后,究竟还能重复最后几个字,把她听到的话照样奉还。  心理学空间{ }3b*ym!J:p f

)Z1wn;`|4V!L^ y!U!H0她看见纳西索斯在田野里徘徊之后,爱情的火不觉在她心中燃起,就偷偷地跟在他后面。她愈是跟着他,愈离他近,她心中的火焰烧得便愈炽热,就像涂抹了易燃的硫磺的火把一样,一靠近火就燃着了。她这时真想接近他,向他吐露软语和甜言!但是她天生不会先开口,本性给了她一种限制。但是在后天所允许的范围之内,她是准备等待他先说话,然后再用自己的话回答的。也是机会凑巧,这位青年和他的猎友正好走散了,因此他便喊道:“这儿可有人?”伊可回答说:“有人!”他吃了一惊,向四面看,又大声喊道:“来呀!”她也喊道:“来呀!”他向后面看看,看不见有人来,便又喊道:“你为什么躲着我?”他听到那边也用同样的话回答。他立定脚步,回答的声音使他迷惑,他又喊道:“到这儿来,我们见见面吧。”没有比回答这句话更使伊可高兴的了,她也喊道:“我们见见面吧。”为了言行一致,她就从树林中走出来,想要用臂膊拥抱她千思万想的人。然而他飞也似地逃跑了,一面跑一面说:“不要用手拥抱我!我宁可死,不愿让你占有我。”她只回答了一句:“你占有我!”她遭到拒绝之后,就躲进树林,把羞愧的脸藏在绿树丛中,从此独自一个生活在山洞里。但是,她的情丝未断,尽管遭到弃绝,感觉悲伤,然而情意反而深厚起来了。她辗转不寐,以致形容消瘦,皮肉枯槁,皱纹累累,身体中的滋润全部化入太空,只剩下声音和骨骼,最后只剩下了声音,据说她的骨头化为顽石了。她藏身在林木之中,山坡上再也看不见她的踪影。但是人人得闻其声,因为她一身只剩下了声音。心理学空间`!Q6L2XB!WLb ?

GX5YQ f?0纳西索斯就这样以儿戏的态度对待她。他还以同样的态度对待水上或山边的其他仙女,甚至这样对待男同伴。最后,有一个受他侮慢的青年,举手向天祷告说:“我愿他只爱自己,永远享受不到他所爱的东西!”涅墨西斯 听见了他这合情合理的祷告。心理学空间_,G;Y%Byt'iEr

心理学空间fTKFYp

附近有一片澄彻的池塘,池水晶莹,像白银一般,牧羊人或山边吃草的羊群牛群从来不到这里来。水平如镜,从来没有鸟兽落叶把它弄皱。池边长满青草,受到池水的滋润。池边也长了一片丛林,遮住烈日。纳西索斯打猎疲倦了,或天气太热了,总到这里来休息,他爱这地方的幽美,爱这一池清水。正当他俯首饮水满足口渴的欲望的时候,心里又滋长出另一种欲望,他在水里看见一个美男子的形相,立刻对他发生爱慕之情。他爱上了这个无体的空形,把一个影子当作了实体。他望着自己赞羡不已。他就这样目不转睛、分毫不动地谛视着影子,就像用帕洛斯的大理石雕刻的人像一样。他匍匐在地上,注视着影子的眼睛,就像是闪耀的双星;影子的头发配得上和酒神、日神媲美;影子的两颊是那样光泽,颈项像是象牙制成的,脸面更是光彩夺目,雪白之中透出红晕。总之,他自己的一切值得赞赏的特点,他都赞赏。不知不觉之中,他对自己发生了向往;他赞不绝口,但实际他所赞美的正是他自己;他一面追求,同时又被追求。他燃起爱情,又被爱情焚烧。不知多少次他想去吻池中幻影。多少次他伸手到水里想要拥抱他所见的人儿,但是他想要拥抱自己的企图没有成功。他不知道他所看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但是他看见的东西,他却如饥似渴地追求着。水中幻象实际在愚弄他,他却被它迷惑住。愚蠢的青年,一个瞬息即逝的幻象,你也想去捕获么?你所追求的东西并不存在;你只须离开此地,你热爱的对象就消失了。你所见到的只是形体的映影,它本身不是什么实体。它随你而来,随你而止,随你而去——只要你肯去。  

,r~p\:l P0心理学空间!_F7L#S+U*hx y

他饭也不吃,觉也不睡,一直呆在池边,匍匐在绿荫草地上,一双眼睛死盯住池中假象,老也看不够,而丧生之祸,也正是由这双眼睛惹出来的。他略略坐起,两手伸向周围的树木喊道:“树林啊,有谁曾像我这样苦恋过呢?你见过许多情侣到你林中来过,你应当知道。你活了几百岁,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你可记得有人像我这样痛苦么?我爱一个人,我也看得见他,却得不到。爱这件东西真是令人迷惘。我最感难受的是我们之间既非远隔重阳,又非道途修阻,既无山岭又无紧闭的城关。我们之间只隔着薄薄一层池水。他本人也想我去拥抱他,因为每当我把嘴伸向澄彻的池水,他也抬起头想把口向我伸来。你以为你必然会接触到他,因为我们真是心心相印,当中几乎没有隔阂。不管你是谁,请你出来吧!独一无二的青年,你为什么躲避我?当我几乎摸着你的时候,你逃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我想我的相貌,我的年龄,不致使你退避吧!很多仙子还爱过我呢。你对我的态度很友好,使我抱有希望,因为只要我一向你伸手,你也向我伸手,我笑,你也向我笑,我哭地时候,我也看见你眼中流泪。我向你点头,你也点头回答,我看见你那美好的嘴唇时启时闭,我猜想你是在和我答话,虽然我听不见你说什么。啊,原来他就是我啊!我明白了,原来他就是我的影子。我爱的是我自己,我自己引起爱情,自己折磨自己。我该怎么办呢?我还是站在主动方面呢,还是被动方面呢?但是我又何必主动求爱?我追求的东西,我已有了;但是愈有愈感缺乏。我若能和我自己的躯体分开多好啊!这话说起来很不像情人应该说的话,但是我真愿我所爱的不在眼前。我现在痛苦得都没有力气了;我活不长久了,正在青春年少,眼看就要绝命。死不足惧,死后就没有烦恼了。我愿我爱的人多活些日子,但是我们两人原是同心同意,必然会同死的。心理学空间1Vl/T jW

!f;OR$b.L0他说完这番话之后,悲痛万分,又回首望着影子。眼泪击破了池水的平静,在波纹中影子又变得模糊了。他看见影子消逝,他喊道:“你跑到什么地方去呢?你这狠心的人,我求你不要走,不要离开爱你的人。我虽然摸你不着,至少让我能看得见你,使我不幸的爱情有所依托。”他一面悲伤,一面把长袍的上端扯开,用苍白的手捶自己的胸膛,胸膛上微微泛出一层红色,就像苹果有时候半白半红那样,又像没有成熟的累累葡萄透出的浅紫颜色。一会儿池水平息,他看见了泛红的胸膛,他再也不能忍受下去了。就像黄蜡在温火前熔化那样,又像银霜在暖日下消逝那样,他受不了爱情的火焰的折磨,慢慢地要耗尽了。白中透红的颜色褪落了,精力消损了,怡人心目的丰采也消失殆尽,甚至连伊可所熟悉的躯体也都保存不多了。伊可看见他这模样,虽然心里还没有忘记前恨,但是很怜惜他。每当这可怜的青年叹息说:“咳!”她也回答说:“咳!”凡当他捶打胸膛的时候,她也发出同样的痛苦的声音。他望着熟识的池水,说出最后一句话:“咳,青年,我的爱情落空了!”他的话又在这地方引起了回声。他说声“再见”,伊可也说:“再见”。他把疲倦的头沉在青草地上,死亡把欣赏过自己主人丰姿的眼睛阖上了。他到了地府以后,还是不住地在斯提克斯河水中照看自己的影子。他的姐妹们——奈阿斯——捶胸哀恸,剃掉头发,为她们的兄弟志哀。得律阿得斯 也悲痛不已,伊可重复着她们的哭声。她们替他准备好火葬的柴堆、劈好的火把和灵床。但是到处找不到他的尸体。她们没有找着他的尸首,却找到了一朵花,花心是黄的,周围有白色的花瓣。心理学空间 ZC#l(Y;P Kq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自恋
«客体关系、自恋和自体系统 自恋 Narcissism
《自恋 Narcissism》
自恋概念的发展»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