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Gestalt疗法? 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
作者: Adelaide Bry / 2096次阅读 时间: 2017年11月13日
标签: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什么是Gestalt疗法?
~n De wc#CHX0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心理学空间Bm$xZ6k~
作家Adelaide Bry 与Fritz Perls 的会面

y'{7u-zd2| c pq3M0阿得雷德Bry:Perls博士,什么是Gestalt疗法?

j;k(]L,d,\.^j0DE:O2Zy0

3nK:zOx(sv0Perls博士:讨论,谈话,解释对我是不真实的。 我讨厌理性化,你不也是吗?心理学空间8dJN @:g[uch

心理学空间 RZg O*_b/~.F

A.B.:有时是的,但是我想要采访你,需要了解Gestalt疗法。所以...心理学空间k8U+V[7U _4qV

心理学空间A+@K"`A0E\h"U

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另外的方式。你当患者,要真实... 不要有理性化。

SQ|'`f"|*~0

7\ aVZS0A.b.:嗯,如果你需要这样做,我将尝试它。 我将尝试是病人. ... 这是我将向你说的:“我是阿得雷德,而我对你来作为一个患者,Fritz Perls。 我很抑郁,我还有这种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我的手变得湿冷。我的心跳加速。” 现在该怎样?心理学空间:n.](iK&j"f] CcE

心理学空间X:?6Wq`W

Perls博士:我将在五分钟内治好你的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心理学空间-\#L}-g6YsO|O0h

%Po"I)w VCf'_C!Z0A。 B.。 啊,你真能? 好吧。 你将如何治疗呢?

&c9Dq2zp l0心理学空间4KD;rG$}&u

Perls博士:闭上你的眼睛。 进入飞机。 认识到你就在在你的幻想中不是在一架真实的飞机中。 因此,幻想将去帮助你看到当你正在飞行时,你所经历的。

W,}/M;eDFv0

uM9[N Etp0A.b.:我的心跳已经开始加速...

2M+v4f8UX WHDZYw4j|0

Qb0}BmAc0Perls博士:不要打开你的眼睛...

v"J/{ \KJ0

]VU2U)Fw N0A.b.:好吧...心理学空间|0ev{ ]z8D#B

_ ff s:|:t v3W2k1B0Perls博士:你的心跳开始加速... 继续。心理学空间(is;c2u+WU fM

心理学空间${|xC(w5f J%O

A.b.:我看见飞行员的背面在那里上,并且你知道我不敢肯定是否他能驾驶好。心理学空间^"n ~9i/zsE

!L j&FJ;z3S0Perls博士:好极了。站起来,并且告诉给他你的想法。

(N:UyP+b:V1r&]0

H r2[R Y)X e}G0A.b.:我轻敲他的肩,他四周看看,我说,“你是在集中精力开飞机吗?” 他驱使我离开,而我返回到我的座位。

b)_:} OS&`g0心理学空间U9G ?D1K3PW

Perls博士:现在你不返回到你的座位。 改变座位。 你是飞行员 [ Perls博士要求我起来,坐在另一把面对我的那个椅子中。 每次我改变角色,我改变座位。]

9gkz*Z0\6R0

0d&[ b*`2EP*S0A.b.:我是飞行员。 这个妇女是干什么干扰我?离开驾驶座舱,回到你的座位。 我知道如何驾驶飞机。

[`Yc1\J$]|0

R&x7Q@` ? Pr%E0Perls博士:我不相信你的声音。 听你的声音。心理学空间f{7q*L3@}

心理学空间fs9Lc`;C+~ \

A.b.:[作为飞机飞行员] 对不起,夫人,我十分抱歉,夫人,严重抱歉,但是我们确实知道如何运行这架飞机,并且请你返回到你的座位。 一切都正常, 一切都在我们掌控之中。

8F1I8J.z+IXXX0

4m0g/p m1vl!u0Perls博士:现在很好。 你的名字是什么? 阿得雷德? 阿得雷德?

cw5?Mm/T3qb*e0心理学空间:U0?f un[@"S8ve:_

A.b.:[作为阿得雷德] 我想要返回到我的座位,但是我坐在这架飞机上还是不舒服,因为我不喜欢离开地面。 我不喜欢在空中五十千英尺。 它对我不是自然的。心理学空间%oj.UEqK;NT

心理学空间9?-HF0MEUL+i/sO*U

Perls博士:好吧,现在你是一位作者--写这段脚本。

,Hj-cX5{[#H0心理学空间-^~n%^ o

A.b.:[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我们能做我们所做最好的,我们也是人。你知道这架飞机被我泛美航空公司的人检查,一架这样飞机的花费五百万美元,相信我,如果有一件事情他们喜欢的话,那就是是钱。每次一架飞机掉下来我们就会失去钱,我们失去人们对我们的信任。 它十分有害于我们的公共关系,而我们尽一切可能使飞机不发生事故。现在,如果偶然...天哪...如果偶然我们滑一跤,那是偶然性是不可避免的,这就看你在这个地球上的运气了。迄今为止我们绝对没有在大西洋上空的事故。 你知道这个吗?

5b&q.q(S9t et8x0心理学空间+KdOM-~e

[作为阿得雷德] 但是,我,我,它将可能会决定我的去伦敦的命运,你知道,去伦敦,要是在大西洋的中间下来。 但是,你知道,那也没什么。我将错过老的年龄,那么也许,我将错过许多可怕的事情,因此,毕竟,它将不是那么坏。心理学空间*nVJC2I)Ajd+ZcZ

QQO{ nR;B0[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女士,你在去度假时决不该这样想,你绝对的愚蠢。心理学空间kyv \#gD&vog0q

%YlJ^0~$Y,w#r0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心理学空间mM6t%tw X

心理学空间 d&s/u&]OR

A.b.:[作为飞行员] 你绝对愚蠢、愚蠢、愚蠢、愚蠢、愚蠢。简直是撤旦。 我做这个是为了生活。 即使我正在每年挣五万。 我可以做其它事情。我做这个为活着。每天,不,并非每个天,是一个月十五天的日子我为生活做这个,而你是一个愚笨的妇女。心理学空间 GY!v`tE#T_

)_ Gk R i6x0[作为阿得雷德] 我确实知道我是愚笨的。我在开玩笑,我知道我是愚笨的。 你知道,我必须告诉你... 我甚至已经上过飞行的课。为了对付恐惧感,我进行飞行训练课程,尝试在小狗熊上飞行(一种小型飞机)。心理学空间w*S$] K,K3J3F;Q C7i7C

*m:JLQE!nT0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

a4Pl9P2{'E(pa6V;O0心理学空间 RT-OyZ th$hk

A.b.:[作为飞行员] 小狗熊? 啊,小狗熊,对了。小狗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是在波音707中,小狗熊?  他们两个之间不是一个等级的。 我建议,夫人,你返回到你的座位,并且你让我...

efcw me2]0心理学空间|k1xihV2V9Jg

Perls博士:我建议换一种方法。 你现在接管,飞机。 你去飞行员的座位。心理学空间Gz6s.wTOM~DE

心理学空间Kvz}h.NJ2H[ u

A.b.:[作为阿得雷德] Ooooooooo,我爱它。我所知道的是我爱控制。

v2tbXc0

?/cX|,Q ?"SX(}:S0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 这是他。

\$n/B.O#k~1bd g$Fq0

+ZKOLN0A.b.:[作为阿得雷德] 听我说,我能把我的左手绑在后面飞行地比你好。 你知道在这附近有一些小面板和技术的事情,但是我能在大约几个月中学会。 你知道我是足够智慧把它搞定。 现在你在那里歇息,而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m(d[ VK

心理学空间B dVjQ ?.w

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8@X7K!P9~WYrv

心理学空间*c%K1P9@Dd#@ C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1QT:j+D`I#Q

心理学空间bcxN)U#h

Perls博士:再一次。

`m:^P\2t0心理学空间0Q4sJQ[}yqZ jJ+{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 b%x,b0M0H0n

&x,e]L*T0Perls博士:用你的全部身体说这个。

\X%D5~ ^7U^$A#?0心理学空间A~8Zj)Co/U@ X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DT&_#C+u_v*j

心理学空间bDb/YX~G

Perls博士:现在,向我说:“Fritz,我...

p$]8sqC|6b0

%Uae[`0A.b.:Fritz,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vmgi[%z~ Eb+k!l+s

NW\5lau`8yT0Perls博士:再一次。心理学空间J5om&`;f6DA(z-K

L8pgvMx0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P6`a&Qx2X'A0

^Ch M%e&?`0Perls博士:你已经学习到某样东西了吗?

5^3m5Yr$XO h^0心理学空间(jWBjtl LzS

A.b.:是的,这就是我--很遗憾。

T*z O X*Q)n#QJ1^0

_] QC(~ Z_3K0Perls博士:在那里你得到一小点Gestalt疗法。

_y{Im(S7[B0

|8qa7D x\;D0A.b.:美极了。

.C^u5u6@ bK@Z0

3P"Ujg ]zaq0Perls博士:在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一个例子中我们没分析。 我们刚刚只是在整合。 你已经给出你的模式。 一点统治需要,并且我让你把这种感觉带回给自己使你感到一点坚强。心理学空间4q z7R7J4[D

dpe"bhsa0A.b.:正确、正确。心理学空间`R!|Sr#t

心理学空间X0r"y1s{0^:N!~

Perls博士:这就是Gestalt疗法。

I5Dj{f |+I4i(DA~0心理学空间0gmi"_u#qY7\

A.b.:我明白了。 所有Gestalt以这种方式工作吗? ... 我看见你昨天在一种显示中做。 你总是以这种技术做,使一个人改变角色和座位来强调一点吗?心理学空间m5hz#b Q3nVN#I|

1o.v;rD%f)C'q$b([0Perls 博士:只要我看见一种极性,是的。 当我们有相反的两极时。 你将注意到相反的两极正在战斗。飞行员是旅客的敌人。这些敌人的存在,是因为彼此听不到(看不到)对方。在这个对话中,通过认识这另外一面,这一面似乎是在你之外,困扰你,你现在看见它自己实际上是你。那么你把那些感觉带回自己的内心世界,你的一点统治需要重新得到同化。

"}Chh8tpR"JU"h4V+n0

O NjP-J.h9j,M+O2Y0A.b.:确实很好,但是,也许为了使我深深地理解这个,我们将必须通过二十次或者二十年。 或者我们将必须度过一年,或许进行这中治疗才能使那些感觉进入我吗?心理学空间0X)Sg@B OQ

es {~TLO(_0Perls 博士:不,不,不,不。现在我必须告诉你我昨天说的,我最终发现了一种解决方法。你不需要二十年在沙发上停留或者年复一年地进行治疗。只需要大约三个月,我们能做全部事情。 从神经症到真实自我。 解决方法就是治疗的团体:我们一起来,一起工作,并且一起做疗法。 疗法的核心是学习面对你的反面。一旦你知道以这种方式面对你自己的反面,下一次你可能能够做地更容易。例如,如果我给你一个例子什么是最频繁在人们内心里面相反的,然后,你将看到将从这里发生什么。 最频繁的相反的例子是强者和弱者。 我们将作一点推知而得到这个结论。心理学空间g3P]2|!te*C t

/R:O w&}x1JX8_6S9H0A.b.:好吧。心理学空间s6T1]"F d*B GeNX}

心理学空间$bn;p(P? y)c`e{2O

Perls博士:现在。强者在这里[在一把椅子中]坐。强者开始,“你,阿得雷德,应该...“[当我改变角色时,我再一次改变座位。]心理学空间KOfP0tt

.}/EJWV1f*Q0A.b.:[作为强者] 阿得雷德,你应该, 你应该在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不要吃太多。锻炼。 对于你的写作要绝对有效率。 在早晨八点钟到达打字机前。心理学空间+|"@MAmc^|

B1k^0ag7@:~"E0Perls博士:现在这么做,再强壮一点...

AYYA0c CP~0

5At:s,|5G t v:EC0A.b.:[作为强者]在早晨八点,你应该到达打字机前!

])YrL k2c)Z:B:A0心理学空间5j8`Q:`P4S;?-xx

Perls博士:你意识到你距离她仍然保持五英寸吗?

v7@2iP w{0

&SnNL9y'lV/j0A.b.:[作为强者] 啊。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活着不能使你的生活的每个层次都有效率。 你太充满冲突; 你太充满马粪; 你没有对你的孩子作到一名好的母亲。心理学空间 m1` Q6c#q

2qz)[,zRT9U$t0Perls博士:好吧,改变座位。 你是失败者。

Z9Bc L#z2P X0

8_:BKm ip&?0A.b.:[作为弱者] 我是一个十分依赖性的人。 我不能靠自己做什么。我要有一个男人人照料我。 我不能自己独立。心理学空间(g/Qj A8b sm?

心理学空间xj z/?)|~-q

Perls博士:现在,写这个脚本。

^zWc*]p$DYD0

b%Zy#M*I J0A.b.:[作为弱者] 他不是完美的人。 (正好,我也不是),他就在这里,而我非常喜欢他。 但是,如果我结婚,我就不再自由。

.?`#}'fs H0心理学空间4]Hbt6A~z

Perls博士:你意识到弱者在防御上吗?心理学空间m$|c_3p+Rj?.X

i2s7]:g4xawt(H0A.b.:是的。心理学空间2P Z0io~"U8}@X

!RU|-g"Xh0Perls博士:你已经注意到这个吗? 每次你改变座位,你就把两条腿重叠起来,并且挤压你的生殖器,甚至就在那一瞬间你把你自己完全关闭起来。

i z4l*x'z"w0

@W4|sf)@&Q F,wCB0A.b.:当我成为强者时?

-x6r.DG4lz0

9nT$]C:k'{:X5QU0Perls博士:我不知道。 此刻仅仅意识到你被完全关闭的感觉。 现在再一次强者的谈话。

Q4C&lT og)o W0

:?Y*^ W0Y'd9|y0A.b.:[作为强者] 好吧。 你是一个甜甜的小女孩,但是你只是还没有开发出你的潜力,并且你的冲突是因为你害怕成为一独立的人。你已经看够了这里的胡说八道和谎言,你昨天晚上[在华盛顿中的心理的大会 ] 看到了小组对练;你感知到了每个人那对于他们的自我和社会的关系方面该死的害怕,而你没有那些关系 ...要是你知道如何表演,你昨天可能就会做好小组对练。在这里这些个人所有的惧怕你连一半也没有。你的水平已经是他们的大约二十倍,而你仍然害怕步入角色。 那些人们就象被威吓的小老鼠,而你一点也不是。

9ZA]@'fbK@8A0心理学空间T^1u h5k

Perls博士:你注意到强者正在变化成为恳求、劝说吗?

6j1j$ctG zZ^:~-^X2ez0心理学空间p+I`Z ~\8FO

A.b.:是的。 嗯,我知道与一些人相比,我可能有多得多的洞察力...

-}.B~)ot } t*K(^hz1s0心理学空间5{nf-Xt]

[作为弱者] 你不能使我做我不想要做的。 你不能。 你不能。心理学空间6p*M)D et{cY4d

Z.} Z0KaR0O0Perls博士:你已经变得怀有敌意,你在防御。心理学空间(}4x$Jc;Vq

心理学空间&U"E#j4M{'L.U

A.b.:[作为强者] 很好,如果你不想要做,你就不要做。 你不必实现所有这一切该死的你认为你必须实现的马粪; 仅仅随波逐流和存在就行了。因此,你认为有一天你将是一位好的作家,可是你没有一点才能使你成为一个伟大作家,并且这需要每天八个小时独坐在你的屁股上的能力。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你就是没有它。见鬼去吧。 嗯,这是一种遗憾,但是我不再感到那么遗憾,你知道。到现在为止已经很有趣味。已经很有趣。不管这是什么...心理学空间+n-a"OC9M~5u

心理学空间fI2lEDul

Perls博士:你的手在做什么?心理学空间?L7Ant4\eYgf8h

{uWo A&C9h0A.b.:Hmmm? 支吾?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也许,噢 我认为我想要在打字机上使用它们。 我想要使用他们。

3w kl |3R+t0

K} f-P(`0Perls博士:为什么?心理学空间bI1mT+i

心理学空间4Y&W'DhUtiK

A.b.:[作为弱者] 得到肯定,你知道。得到爱和肯定。 你是老爸,而我想要你说,“阿得雷德,你是伟大的。 你确实。 你确实伟大。 你是相当该死的好的。”心理学空间K8^ca6f+O

心理学空间$|Pe\7@BP-JT

还有,噢…那是在这个地球上的人类所需要的。 仅仅需要合乎情理,有一些爱和相互关怀,并且经济上能维持生存。就这些就够了。

#brY?fdC8LA ge+_B0

"C!PM2|v+oWzra0Perls博士:现在改变角色!

&u4I8O Z_h_0

#[M1_ }?T^9\.V9M0A.b.:[作为强者] 但是,那不是全都所有,那只是你说的。 你现在要做点什么。 你不能再往后站,仅仅是坐着不动。 很好,你要自己参与--要做。 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有成千上万的事情在周围发生。 你有各种方式参与。 做,然后看看怎样。心理学空间5`e t!J{9zxf?#] P

H {a,O,i;_O0Perls博士:你似乎开始经历某样东西。心理学空间P QIZ7p3E}

心理学空间z-R8AP,`

A.b.:是的。我的体验是我正在制造一种冲突,而这个冲突在此刻对我来说并不是非有不可的。我正在制造冲突。心理学空间'F3Iu)Sr

心理学空间p'R+kR ntj

Perls博士:我明白了。 嗯,让我们看看我们能如何解决这个,继续开始你的唠叨和碰撞吧,听听这个弱者是怎么说的...

I8f!e za]7w0心理学空间{j;?Mt`7jR v#]

A.b.:[作为强者] 好吧。 做。 做。 做。 站起来做,倒霉的是最后一个。 你该把过去放到你的脑后面。 无论什么发生,就让它发生吧。并且,你该继续其它某些事情。 好了,该继续了。 该走出那该死的死胡同了。 你已经是四十次做到这样了。 你已经有百万种经验。冲破它。 你知道。你的知识超过昨天在小组里半数以上的那些人。 你能理解Fritz Perls。 很好。 很好。 你全部理解。五年以前你是不可能的。 好的。F你。 F你。 F你。心理学空间5h3Hnn7Z,a5P~

0yK$P9Hg%^)L0Perls博士:[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

b)^2\$g8eHr?0心理学空间0m!d$z |+A

A.b.:[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 我是你的主子。 我将要坐在这里三十年,我就是要对我自己说抱歉而不要做任何事情。 同时,你不要告诉我做什么。 不要告诉我。

HzN/U._.BQHb0心理学空间$u#r_f)p,evp@I

我把角色弄混了。 我弄混了。

,ea5t{ cfo&^3Fo0

3TZ'XV^ Z0Perls博士:因为角色本来就是混合的。心理学空间zzvb u!q(i

心理学空间:H+cp4|qkhD

A.b.:就是这样。 我不想要做任何事。这生命中曾有的美丽的热情,一部分已经离开我,而我一直尝试再一次发现它,但我不能找回它。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火花将使我再一次被激活过来。心理学空间b K&?x H8wN

心理学空间CTS{ {EA

Perls博士:好极了。心理学空间`7Lz#D\b!jl

心理学空间9azV)oJi:CO0p

A.b.:我不知道。对于”自我”我不肖一顾。 我不知道。

)Yu"j%O1^ERc0

;] abZu0Perls博士:返回到座位。再多做一会儿。

8WJ? K6lc_H]%Yp;{&Y0心理学空间*v'uvC"v-{ r

A.b.:好吧。 F你。 F你。

T X pf ne.u0心理学空间ACf^(]#xy'[~e

Perls博士:把你的声音放在椅子中。 你向你的声音谈话。

V"DH q#Ir2w0心理学空间&s ZR-M&U6MI

A.b.:把我的声音放在那把椅子中...? 我的声音是美丽的。 我一度做过无线电台的节目。 你是一种美丽的声音。你是活的,你是有趣味的,这是一种美丽的、低沉的、睿智的... 这是一种能反映背景的、和能抚育的声音。 这是一种极好的声音。并且,不仅如此,这种声音能把你传送到遥远的人间,它能立即命令某样东西。 人们听你,因为它有这种质量... [变化]

2S?)vS+Nu/w:h'h$@O0心理学空间vg%eb;jG'w!M

声音被控制...

SQJ,vUHF%SS0心理学空间;JB%wor

Perls博士:我被控制。心理学空间Is(\ _r9eP#OG

心理学空间AF(e hce&s3Kz1RM

A.b.:我被控制。 我是声音,这声音...心理学空间~ {@9FWY.}I

心理学空间&~V bGv|0uEz

Perls博士:我是声音。

5B6mo-hY^| y%g0

bLs1e9G9j0E0A.b.:啊,我是, 我是声音,对吧?

"eQqcVv,[0

*l+MU.C ]^6A0Perls博士:你是你的声音。心理学空间%p[wfF!ZnjTc9z

心理学空间r6w%GH&\Mbm/_

A.b.:我被控制。 我知道我正在表演这个角色。 我知道我能够做好。 我喜爱它。 我知道我能与你一起做的,我的声音。 我只知道为了达到我的目的使用它,当我想要到时我就使用它。 不...?心理学空间|.S6hO%d!zH]

2]8r&l w(jS?0Perls博士:你还没有成为你的声音。 我正在控制你,讨好你...心理学空间{5di-|4tzK

:Z6OmcE*H(u9Y;a"e0A.b.:我正在控制你。心理学空间)g+pL/jQ(~)d

心理学空间#iJWZo#f2NO6^2a

Perls博士:讨好你。心理学空间7u3_[C:qlayl

心理学空间@E(c LU A:?

A.b.:我正是在讨好你你。 我正在按照一种方式使你不真实。 我使你离开真实的我,因为我已经成为你的一生中一件如此良好的利器。我已经成为控制你的愤怒的一种方式,你知道。同时我也是帮助你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种方式。 我善于这样。 我善于这个。 我确实是这样。

QXc3y"n5XP)C0心理学空间w#m uID W,hN

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这个。 我是最伟大操纵者...

I8eK3b'ZP,dVG0心理学空间-A B @0`:Ni o

A.b.:啊。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伟大操纵者。 但是,我必须在这里。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卑鄙的操纵者,因为每个人过了一段时间就能识破我的操纵。起初他们不能,但是马上就被他们看穿。 我认为我能玩一玩游戏,没有人能够识破,但是他们看穿了我。 他们看穿了我。 并且,我不认识到他们看穿了我。那是愚蠢的角色。心理学空间CeW6}~]+cH-^&l4v5da

y W*a$r-J1W$V0Perls博士:不要改变你的声音。心理学空间x3bIr+u

心理学空间tK e @-M2mImnv

A.b.: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 同时,剪掉我自我怜悯的愚蠢。苍天罪我。心理学空间C5mL&D4R.r"`W

心理学空间 `nw5AM3WZ

Perls博士:更多怜悯,更多。心理学空间*_~{EI E)G/mj A

心理学空间#Y RV8n&slx

A.b.:阿得雷德,我感到为你而抱歉,但是,umm ...

Yov P8l6kFao0

]Ixm+wM Fi0Perls博士:要非常抱歉。心理学空间_,j;qu%_{[7I F

心理学空间(g9q0h+?*f8y!z7kS P

A.b.:我感到为你而抱歉,而我感到抱歉,因为上帝给你许多而你还是没有把它们整合在一起。 你仅仅确实没有。 你确确实实没有。 我感到为你而抱歉,因为你不能站起来。 啊,你已经站起来许多,但是你能做更多。心理学空间3[*{:j*? a2xr*Fl/b

心理学空间ww^2\~[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iErje2u+ir2a0心理学空间i S!G\Ti.nP%I~5C

A.b.:一个小女孩恳求。

mf l K!BG.\q(Dp0

Jv8R;C)rq0Perls博士:什么年龄?心理学空间-z!_8V,o v

心理学空间G?0a~c0B$G/v&s

A.b.:我总是想到九岁,在九岁发生过某些事情。心理学空间 LS j%pAl~ ~.l c g v

心理学空间 i:a9u-`in S

Perls博士:再来一次...心理学空间,bVS0UT

心理学空间1}*l"B5I0q-}PO

A.b.:啊,我为你而抱歉,阿得雷德,因为你那个愚昧的家庭,那所有的声嘶力竭地尖叫声充满我的耳朵。 他们毁灭我的耳朵。 我不能听。因此,我关闭了我自己和我的耳朵。但是,现在该是打开你的耳朵的时候了。因为没有任何人再声嘶力竭地喊叫了。而再保留你的童年的记忆就太没有意思了。太没有意思了。并且,我对思考它感到那么厌倦。 它实在不再使我感兴趣。如果它确实不再使你感兴趣,那么所有你必须做的是开放的你的耳朵倾听。这就是所有一切。专心倾听。 听世界。 听音乐。继续倾听。也许这就是所有一切。心理学空间+?UzY0HMO|H

p:~7E*Pr;l6T.j0Perls博士:把对话改变成为对你的耳朵。

1IL5Q'x(N)U+b0心理学空间zX-iv _

A.b.:我的耳朵。这两只耳朵...我的耳朵被关闭了。 我是我的耳朵,而我全都被关闭了,我不能听。 我全力关闭它。 我不想要听。 我仅仅听一件事情。我仅仅听可怕的尖叫声。 那么可怕的尖叫声... 所有那些在我的家庭中的可怕和丑恶的人除了那个美丽的父亲以外。 我可以听到他吗?不,我不能听到任何人。心理学空间$fJ n4uE/Gy1}'T5o*a0f/]

c{;E)R_0Perls博士:你的父亲?心理学空间_ lz^qw T"`F3r

心理学空间1I j ix bBv

A.b.:他是悲惨的,但是好人。心理学空间Q%y3c([;]~o

6u1}2q!lvQx0Perls博士:向他谈话。心理学空间0G0^Z2r7x

心理学空间5u%_R.]~`|

A.b.:我希望当你在世时,我对你有更多的爱。 你是十分聪明的人,一个可爱的人,一个爱学习的人--而我没有听你。 我根本没有听你。 我现在真想听你的。如果我的孩子能听你的。 他们就不需要再听任何父亲的。 他们就会处于完全不同的环境。

;T b om^8Ix0{0心理学空间!l!T0G%dO vx0]6Z:z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C)Dw"oeb"S r!F$}g

心理学空间pG2z"i&dP"X0B"W Bf

A.b.:一种混合物。 我听到他以及那尖叫声混合在一起。心理学空间{;D,q;M(Z lOt

心理学空间/yQ$d3V"E ~6]~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oL OZL:]pa0

J:rH5^uZ0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继续运转。 那是我所听到的。我有了某些新的体验。 我听到了我从未听到的全新的东西。Fritz,这要归功于你和你的工作人员。 我得到了关于倾听的全部内涵,我以前从未得到过。一种关于打开我的耳朵的全部感觉。心理学空间I])Y.SH\h!k

心理学空间S*}wA3L_Iy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_zA"ra

心理学空间T4B-JJQ$CMa

A.b.:我听到什么? 我听到我自己想要听。

.X2X c#XF4k0心理学空间l j?;b _@%dy

Perls博士:你还没有耳朵?

Gb,wzDs.\0

-z/b&}U7Tk.Ns&T0A.b.:我还没有耳朵? 我在道路上,尽管,我...,,并且人们总是向我说, “但是你不听我。 你没有听到我说的。”

0nc9kq-US5R-R#M0心理学空间KPk.g[M

Perls博士:闭嘴。

&s6QSn&Xol)~&m;TDs0

2D$Tm!N/VV4`0A.b.:闭嘴。 好吧。 我听到他恳求我,我的父亲,听我说...心理学空间x,ig@&f

sg6QtE2l0Perls博士:你现在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G;qL+F.O

心理学空间H&`;{rA{1e2M

A.b.:空。心理学空间Q1}%V4LlU?

心理学空间2x%n$HhdR wn CM

Perls博士:现在...心理学空间,r Xs:j9^`z

Su PH)?1p@0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你。 啊哈。 啊哈。 我明白了。 我听到这一刻。 我听到现在这一刻。

GMk:`~0

f3o[.] _/k0Perls博士:接着说...心理学空间+Z.@QPC.p

心理学空间4ck0e&@q N vaF2uN.b6K L

A.b.:我所听到的是厅中的人们的声音。 我听到你。 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空调器。心理学空间\G4xqW e7pJr

心理学空间:Ce E3aIH&L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F7i'[F#R \xE

心理学空间7poWB3B eq[

A.b.:就是这个。 我听到是现在的一切。心理学空间e)B6hu/\3^R

%l,s0wx N&z|\0Perls博士:你需要使用你的耳朵。心理学空间0mH$kOh@c@

心理学空间%nY9W:{,M}"rcp

A.b.:因为我获得了一种全新的听觉能力, 我听到我自己,而我的声音仍然还在那里。 我的声音... 我感到这是内心里真实的我,我长期都是这样感到的。 但是,我的声音不能传递...这声音不能传递我想要表达的。这就是两重性。心理学空间%o0?f5h5D)eXo:S\

心理学空间6cTGtd%^6U^ Z e/l

Perls博士:听和说。心理学空间#X0]a7G$L

心理学空间O V%|O9o-Z

A.b.:现在我明白了,即...关于听的关键就是,我告诉你好吗? 我现在甚至不记得我作为机长时所说的。心理学空间Z)O^&w)Cs&Z.@

心理学空间X0EG h{Y_

Perls博士:因此,你需要磁带录音机。

pzp"FN x J`q9}0心理学空间Uk0|j"tN)f

A.b.:正是这样。 我听不进去。 我听不进去。

*fyvp/FSTr5L%v0

;u7qg H)@s b"[K0Perls博士:不,是你不吸收。心理学空间et dd0T8Z:F5{9M?$L`r

'^c4WW[ wk ch0A.b.:但是,天使,我确实没有...你知道我该向你说这个... 我确实没有为了做这个这而来采访你的。

c"M8?A.H0L:k0心理学空间 `kL$[#Kj:[#s#B

Perls博士:啊... 哈... Aaaaah ...

$nsZ5s$ku0

.v]tk1R0A.b.:你知道吗? 我真的不是为做这个这而来的。心理学空间.aeR W3u7W!c+}

1@)R;s.o1h0Perls博士:这只是一个借口。

y*{0C u2S-^4?[0心理学空间3mT/P]5C,fz

A.b.:这只是一个借口?

4A%Y;^yJ;B?0心理学空间(r6O qO4Wh d#e Dt^(|M

Perls博士:这样的事我经历过一百次。心理学空间P%l@^g-f

心理学空间q#@}0s*{N

A.b.:那不是我为什么来... 不。我们可以继续吗?求你了?求求你了? 啊,女人被允许得到她们想要的,是吗? 不?求求你了行吗? 我想要。 否则,我已经计划的采访,我将必须把它编造出来。

o5qL2yvv0w%S0

6L Ys} p h3H;Up6q0Perls博士:不行。

e,^sO{ N ka_0

pp)H6t(L ?1_ ?n%O0A.b.:我将把你在演讲所说的关于“擦干你自己的屁股是成熟的一个迹象。”的话放在采访录中。 我得到了一种全新的空间。 但是,没有我活到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我将不会得到它。 你是知道我意思的?心理学空间Yp5nU1gw:x9k Za;m

0U/L%FP8fN;q o0Perls博士:我确实是知道你意思的。心理学空间:D3s*oc?A;oS1o

心理学空间.h&B:s)VC

[完]

xk x!w6w4E7a(s?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格式塔疗法与空椅子技术 格式塔疗法
《格式塔疗法》
重新找到自我:一位主动提出分手者接受完形治疗的实录过程与解析»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