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动力学的评估
作者: 转载 / 1437次阅读 时间: 2018年7月23日
来源: 《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简明指南 》 标签: 心理动力学 个案评估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GnSR.k5`.j0心理动力学的评估心理学空间-h/E${0q*i%l fN

心理学空间8Z3J_H1l"|1Z

治疗师与患者一见面,评估就开始了。如果是在门诊,治疗师最好做一下自我介绍,并向患者说明治疗师对患者问题的认识。治疗师不应该想当然地认为患者知晓当前的访谈是在做评估。相反,治疗师应该为访谈做好铺垫,解释他愿意花些时间逐渐深入了解患者的问题,并邀请患者向其讲述更多的信息。心理学空间!JxGo$T

心理学空间1q6j&k!V(qW

表3-2开始评估心理学空间\ |AF d.i[

心理学空间6YJXY'jKh zmj(g

目标心理学空间_\/c}3V0v/C
向患者说明评估的过程
Gd+[ pQ0建立安全的氛围和询问
L D8l}&z }1Y2a0通过评估以选择恰当的治疗心理学空间 B uN.X%IL@
心理学空间.p"G#FD2tM

n0f6pI"X l:c0任务心理学空间B,_W9m3L
评估危及生命的行为
7B kC0_[#N;|0评估病变的器质性病因
3c%` v IJ!O0明确诊断心理学空间cLX~ ?+F)?+q
识别贯穿生命周期的冲突区
5y!b"h \!z:c_0心理学空间}R b ]%Y;pR

Q;J*Tm%]0时程
3`:S$P A5{ R0访谈1~4次
&~nB{j8NEG7r1O2c0心理学空间(s a#P/Z&~ g C$b*i

心理学空间$a}3O_;u"AX*v Q

技术
{ S(QU1yV znoH0采用询问和倾听
am2cE&A0倾听患者对开始治疗的恐惧心理学空间$v4S:~^5t H
关注疾病的促发因素和寻求治疗的促发因素心理学空间 ?l$\P!j+Yv:Y

`*wLwe0评估通常需要1~4次访谈,但也可能需要更多次数的访谈。评估的长短取决于要花多长时间来搜集诊断和心理动力学评估所需要的信息并向患者说清楚开始治疗会面临的实际问题。通常,初学者会犯评估时间短、评估不彻底的毛病。当然,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评估过程也不该延长。否则,移情会先于治疗的开始而介入医-患互动。评估性访谈不像用以浮现移情和分析移情的治疗设置那样结构化。在评估过程中如果移情成为一种突出(prominent)的阻抗,那就很难达成治疗契约。在这种情况下,移情可能需要通过解释加以处理,治疗师应在患者能理解和接受的水平谨慎解释。心理学空间k?^,h\-_}&Ey/b~

心理学空间0p:u"_c)a;bvH

如果临床医生只是做评估,而治疗需要转给另一位医生做的话,就要在考虑评估的同时,也考虑如何顺利结束评估,实用的做法是一开始就让患者知道整个计划。然后患者会决定自我暴露的程度——是否要打开心中那些一旦打开会因太痛苦而必须加以探索的部分。因为在培训和临床工作中会经常遇到这个问题,所以治疗师必须对其予以重视。或许有时候由不做心理治疗的临床医生完成初始评估既有利又重要,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有时在评估中,患者需要一种明确、直接和面质的方式,这样他可以尽快进入他很需要的治疗。此时,不做心理治疗而只做评估的临床医生可以以一种智慧的方式更为自由地直言不讳。当发现有额外的情况出现,需要以后对此进行解释时,更有经验的治疗师也许会先做评估,以后再转变为解释和分析。

$`jv(W m0心理学空间T$I2V w E MA3w"k&p

评估时,临床医生会采用两种方式收集资料:询问和安静的倾听。必须运用这两种方式来收集所需资料。在对一位主诉抑郁的患者进行初始评估时,临床医生应当知道患者抑郁的程度和自杀的风险。通常,完成这样的评估不可避免地需要一些直接的询问。对生命构成威胁的信息必须尽早采集,以便获取所需的诊断资料。而其他既往信息则作为个人史的部分来收集。必须给患者时间和空间来描绘他内心世界的画面,而且治疗师不应当染指画面的色彩。过分介入或过分沉默都可能会错失信息,也会使患者陷入不必要的混乱。

&l,F'\RpHi F#_7l(O0

#n9Kou Tu'\.D0通常,治疗师的技巧体现在他如何收集病史和诊断资料上。治疗师越有技巧,就越能理解患者—接近患者—因此也就越能与更多的患者工作。有经验的治疗师能够与社会经济阶层、性别、种族、信仰、文化和情绪等方面存有差异的各类患者建立起和谐的关系。然而,任何治疗师也会经验某些治疗师-患者之间的差异,这些差异使他们无法与患者建立连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将患者转介给另一位临床医生。

,qf8S z!SR:gc1t0心理学空间qOe P!D5^ |X(t E

在首次访谈中,治疗师应当倾听患者对开始治疗的恐惧。当这些恐惧浮现并由患者讲出来的时候,宜尽早探索它们。当治疗师“倾听到”、尊重并探索这些恐惧的时候,患者会感到更安全,并且更有兴趣继续接受评估和治疗。另外,讲明这些恐惧将更有利于治疗师对任何不利的治疗终止做出解释。在治疗开始前的评估阶段,患者脱落的情况并不少见。这是将此阶段视为候选阶段的原因之一(在临床实践中,大约50%的患者会在第5次治疗前脱落)。早期的脱落可能是因为对寻求帮助的防御、移情反应、认为治疗不对路或是由于评估带来了症状的缓解。 第一次访谈结束时,临床医生通常会做出下一步的工作计划。是否需要进一步做器质性因素的排査?在鉴别诊断中是否要考虑排除精神病的可能?现在或将来有无对生命构成威胁的问题?此时,治疗师应当向患者说明评估大概还需要多少次访谈,以便患者对接下来的进程心中有数。

j8jOyk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心理动力学 个案评估
«如何选择被分析的患者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育婴室的幽魂:对于受损的母婴关系问题的一种精神分析取向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