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认同(male identity)
作者: E. Schorsch / 7068次阅读 时间: 2010年3月01日
来源: 张宜宏 译 标签: 精神分析 张宜宏 男性认同 Schorsch 心理动力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mxj7gG x%^!Q0

M'z]!xU'AN0

]tml&P:r0英文原文摘自《Sex Offenders》第3章第3节心理学空间+bm.j+x;f^NQ~7C.u'{

,{ob7w9z+Z^0作者:E. Schorsch, G. Galedary, A. Haag, M. Hauch, H. Lohse心理学空间giv"`z jD

心理学空间`"N/h.^N

翻译:张宜宏心理学空间;\U8?`*v8b3O

心理学空间5tK qg:x&G q)p\h

3.3.1 男性认同(male identity)心理学空间 S8L0PBWlEAW

心理学空间0Tf,fFn:d+d

男性认同这一概念对Stoller(1968)给出的3个不同名称覆盖了3个补充方面:首先是,“核心性别认同”,将(男性)性别的基本意识指定为自体概念中一个必不可少的成分。第2个成分是“性别认同”,从本质上描述对具有全部文化含义的(男性)性别角色体认合一的信念,例如社会力量中老套的性别角色观念。第3个方面是在性意义上的性别认同,对充足的生殖力有信心。鉴于核心性别认同对我们的病人不造成问题,他们关于社会力量,尤其最重要的是关于性充足的观念,弥漫着焦虑和自卑感。心理学空间;z[D|I0}S-r0fG

心理学空间0Z$XG CF4ZO

在一个更现象学的水平,这些病人的男性特征问题和焦虑通常集中在对成年女人或女性性欲的恐惧,这在一些人那里多少意识到一些,而在另一些人那里被避开了。这形成某样东西,类似于构成变态症状基础的共同起源。心理学空间%[$n @n5?,w&_1arJ sr

6YhZ"NMeB0心理动力学角度看,这些焦虑可能有多个起源。第一眼看上去仿佛是,由俄底浦斯冲突激发的阉割焦虑通常在具有变态症状的男人那里极度强烈。的确有这样的病人,他们的变态症状可基本上归结为这种俄底浦斯阉割焦虑(见案例15)。他们是具有受限男性特征问题的病人;不能征服俄底浦斯冲突,这经由在这一阶段成熟过程保持不发展或不完整的方式得以展现:男性认同和男性性行为持续成为一个问题,同女人的关系仍受到婴儿恐惧和冲突的支配。心理学空间kkh`0V#_,@ I

心理学空间6a{2[R p[

然而,在这些病人的大多数里,有从更早发展阶段开始的深度焦虑,隐藏在对阉割焦虑表面上更浅层的恐惧后面。在生殖自恋期间,当面临俄底浦斯三角,早期焦虑可能被重新激活,这强化此阶段的阉割焦虑。我们描述了4种这样的早期焦虑(Becker and Schorsch 1980),它们在这一男性特征问题中发挥重要作用:心理学空间bjD D ?\1hScf

心理学空间 D/S1I$aFD

1. 对自我的自身解体的湮灭焦虑和恐惧,起源于在早年共生期与母亲积极的投射性认同。被深深感受到的愤怒与憎恨触发对死亡,对被毁灭或灭绝的古老恐惧。心理学空间7D ]$E!Q+opELGp'pu

_E+|Q7NV6Q E02. 分离和融合焦虑是不完整的肛门特征发展的结果;自主不充分,而且攻击冲动未被成功地中立化。这使得与母亲的分离几乎不可能。退行以及同母性客体融合的诱惑同时调动起巨大的恐惧,因这会涉及被灭绝以及一同迷失自己。

S(Z1fS{!x&q`0心理学空间,x#DV9`` r2\

3. 对失控的恐惧一方面作为不安全(肛门)冲动控制的症状,另一方面由于未被解除的攻击冲动,而作为惊恐的表达。心理学空间 P fv'{Uwq ?

心理学空间 x[DE"R_K,FY{

4. 体象焦虑影响身体,其整体性和完整性。与阉割焦虑形成对照,这些焦虑植根于体象在肛门期的发展中。

'T UWC^s8{Dby#@0心理学空间/j;k']*Xq{

这些焦虑可能共有共同的起源“对女人的恐惧”,并构成脆弱的男性认同的基础,可在病人与病人之间变化,其焦虑的意义也有很大不同。这解释隐藏在这些标签诸如“男性特征问题,脆弱男性认同”等背后的巨大结构异质性。

O-s W m^ya.e)_0

u N Me\Kn)\0t0我们运用量表评估病人的男性特质感是怎样脆弱的。一些病人已经发展了一个基本健全的男性认同,但对完整的生殖充足以及(社会)力量的信心表现易受干扰,我们将这些病人放到干扰特性的最低水平。在危机和挫折性情境中焦虑被调动起来,然后这不得不由多种防御过程补偿,例如将变态症状见诸行动。用病理性术语讲,这些病人有着主要起源于俄底浦斯阉割焦虑的问题,以及对其男性特征的怀疑(见案例2和15)。我们的病人中大约五分之一可放进这一类目。

@O dZ[vGh0心理学空间 GB]f*ocD

那些对其男性特征的信心受到深深的动摇,男性认同显著不稳定而脆弱,不一定同任一特定心理危机联系起来的病人,被评定为中度失调。我们将大约一半的病人分配到这一类目。用发展学的术语,多种前俄底浦斯焦虑此时发挥作用。心理学空间4c+U0i\ ` \\9V3jCX

心理学空间3^cOdr

案例4心理学空间ik zm%wL0ol.b

$b Z}Y+Ge&_0我们收到请求,对这位39岁的阿拉伯高级工程师提出专家意见,由于他强行闯入女人的公寓,暴露他自己,然后袭击女人。他已被起诉有11起这样的事件了。

L%jYEx)x'Ph&J0

RBmQ1hX'n7u,W,a6u0这位温文尔雅的病人似乎处在黯然而抑郁的心理状态。他深深地感到羞愧,充满内疚感,紧闭双唇,却细致,有礼貌。同他交谈很困难。他怀疑的表情假如不是偏执的话,唤起不安而且还有同情。

eV8v3s#j1G3q0心理学空间,Cu&Do YP c]p*F

他来自一个富有、有权势、在社会中具有重要地位的家庭。甚至现在他对他冷漠急躁且严厉的“超级父亲”仍充满憎恨,在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他饱受其苦。在许多兄弟姐妹中间,唯有他敢于抵抗父亲,而这样只会引起更多惩罚。他关于童年的记忆聚焦在他6岁时的包皮环切术,一个他体验为暴力性阉割的事件。由于比兄弟们更加敏感温柔,他感觉自己像一个太监。他对母亲有很深的依恋,而且视她为某个对家庭生活不能施加任何影响的人。在那个大家庭中,唯有他在18岁时离家出走到西德。对他而言这代表同他的家及过去的最后决裂。由于文化方面的陌生,他在让自己适应新环境方面有很大困难。他去读大学,野心勃勃,从事多个工作并有很好的职位,最后变成个体经营者。在他的生涯中,他投入巨大努力来证明他真正有能力做某件事情。心理学空间9? }5u| |i

y&cq%M$S0他接受了一个严格的伊斯兰教教育,这教会他对身体感到害臊并忽视他的身体。他在青春期的第一次性唤起激起相当多的焦虑;甚至到如今他仍通常对他的身体非常害羞。有很长时间他回避同女人的任何接触,并抱着这一观念:他是性无能—最初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后来他仍未丧失关于其性能力的潜在焦虑。他在当场捉住第一个未婚妻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之后首先暴露他自己:对这个女人一时气愤无比,他给她看他的阴茎,以羞辱并玷污她。心理学空间Y6O r\u-Gt

xW]&xt025岁时他认识现在的妻子。她出自一个富裕而严谨的大家庭。他可以说是在一个酷似他自己家庭的家族联盟里寻求庇护。尽管他不承认这一点,他那自信的妻子将婚姻更多看成一个伙伴关系的倾向仍同他阿拉伯人的价值观相冲撞,纵使他对她很尊重。他试图通过对她提出占有欲强的要求,妒忌地观察她来补偿这一“地位的不足”。他担心不能满足妻子的性欲。

X#ki{1\+RS;t0心理学空间)P#NQZ,Ej

在过去几年里冲突逐步升级:他们的独生子有行为障碍,而且病人在儿子那里确认自己。他的工作是战胜儿子。妻子越来越多地抵抗他监督她的企图以及他的傲慢举止。所有这一切让他失去平衡:他抱怨头痛,胃痛,不安,失眠以及心脏毛病;他不时喝酒,失控,脾气变坏并尝试过自杀。他的羞耻感总是阻止他对任何人真正谈论他的性变态。他含蓄说到最近这些年存在的窥阴癖和裸露癖,之后却不再谈论,不能讨论主题。他否认自己的罪行有任何性的动机,哪怕那些动机相当明显。相反,他建立了一个明显偏执的信仰体系。他报告匿名的恐吓电话,提示妻子在欺骗他。他闯入公寓,在那里他犯下罪行,因为他收到匿名的暗示:他的妻子在那儿同另一个男人一起。心理学空间Z@ ]*a,g9Ae v

)OV-jD L7j N[0心理动力学观点:病人的问题根源于父亲作为男性的典范,从婴儿期就开始了,他将此典范体验为极度危险。这种在文化上的特定观点——对女人无限度的男性权力和控制,同他在儿童时期体验为毁灭性和阉割的事件结合在一起,导致一个不安全的男性认同发展。这个病人不过是某个人的一个好样本,这个人在俄底浦斯水平上具有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早期深度焦虑,或甚至沉浸在阉割焦虑中。他的强迫性僵硬结构以及在危机时刻冲动控制的缺乏表明在肛欲水平的问题;体象焦虑有助于损害他脆弱的男性认同。他的偏执结构,多个心身症状,他的抑郁心境及自杀倾向,他对快要死亡和被毁灭的恐惧全都表明那些促进他对男性身份焦虑的早期障碍。心理学空间e7HpyC h@

_|V2m a FgWc0对这个病人而言,男子气概同暴力密切关联。在移民并逃离他父亲之后,他首先能通过工作中的成功维持他的自尊;但之后当他被未婚妻欺骗时,他的自尊崩溃。这证实了他的不足感以及在性方面低劣的感觉,并引起这里讨论的症状,在危机中他求助于这些症状:在症状里他认同父亲攻击性的男子气概,然后感觉到强大、有力和独立。他征服正被阉割的感受,报复那些他觉得贬低和欺骗过他的女人。症状包含的成分还有:逃离刻板习俗和同妻子的沉闷联结,而不用让这一联结受到危害。心理学空间'q%@S\ QK5Vu

k$tp8hpH8d.Y:bsyd0治疗见后。

@-RK w6?k0心理学空间aP|B%w["jH

这样的病人几乎没有(或尚未具有)可感觉到的男性认同,他们被评定为重度失调;他们看上去倒像没进入青春期或有几分孩子气。他们刚好构成我们病人群体的四分之一。

}7c9Q}Ky^Ibi0心理学空间B] D@$C,P ~ g

案例5心理学空间6Z,Mf;w9qoV

4s](\z]K7?'Hg+Rc0我们第一次看到这位26岁的病人是在他被指控犯有强奸罪之后。在他被监禁的两年半期间,他的妻子和母亲都尽最大努力要让他得到治疗。在治疗之前有过劝说他的电话及众多法庭意见。当他妻子的兴趣逐渐平复,他的母亲采取主动,在做电话询问时假装她是他的妻子。病人发展出心脏神经症,以自杀威胁,并反复多次送到精神病房。心理学空间 p @$A W0_

{{XT\*{"KX0病人很矮,体格有几分结实,面颊发红,穿着时髦,并作出孩子气,顺从和很无助的表情。他看起来好象某个想要被人牵着手,更甚者被抱在胳膊里面的人。他是哀怨的,觉得他是敌对情形的受害者,他对帮助的请求含有敲诈的成分。

|%}&M]e0

N p,u eC0他有较低的中产阶级背景。他父母的婚姻很糟糕。他一点都不喜欢父亲。他同母亲一直有一个非常亲密的关系,母亲尽最大可能宠爱和照看他,且愿意对他百依百顺。他们“不用言语”就互相理解对方。更早一些时候他嫉妒小他10岁的弟弟,但后来当他意识到自己和母亲的亲密联结并不为弟弟所喜爱时,他不再嫉妒弟弟了。当他还是个孩子时他很害羞,口齿不清,容易尴尬,焦虑,而且频繁头痛。在离开小学之后,他完成了作为木工的学徒。在他被拘捕之前,他有稳定的就业。在他和女孩的偶然关系中,那些女孩通常采取主动,他对自己的性能力不确信。直到他23岁结婚,他同母亲住在一起,他日益觉得母亲的注意让他拘束,窒息,同样不留有余地。这一关系是双刃剑:一方面他觉得没有母亲不能生活,在物质上享受着被母亲宠坏;另一方面他恨她,因为他感到被母亲妨碍,不能独自做任何事情,而且总觉得她用一双警惕的眼睛时刻在留意他。当他结婚时,这一事态并没有改变,结婚是逃离母亲影响的一个尝试。他的妻子也不很独立而且更加孩子气。两人都同他们自己的父母保持极其紧密的接触,父母干扰每件事情。

1n;G'aO"\q;K5pm0心理学空间X#|9vv2?+^oI-a5q W

从进入青春期以来,他一天手淫数次,甚至在结婚之后。他偶尔有强奸的幻想,在幻想中他打破女孩的防护,这样她们就很温顺而顺从他的愿望。在结婚前几天他强奸了一个女孩。在他儿子出生后不久,他发生了第二次强奸。他说在两种情况下女孩都同意他正在做的事情。

0muq4GN.@/d0

M)R(obUxuk9G0心理动力学观点:病人有一个不成熟的人格;由于同放纵和干涉性母亲的持久联结,他不能发展一个男性认同,并保持着对她共生性的孩子气依赖。他从他自身需要的角度看待环境,不能共情和承担他对其他人行动的责任,他使用他人满足自己的兴趣。强迫性手淫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在瞬间感受到他有一个分离出来的个体化的认同,以补偿他对占有他的母亲感受到的无助和依赖。暴力发作出现在他作出承诺和承担责任(结婚,孩子出生)的情境中,他对女人的愤怒曝光。这也使得这一点十分清晰:真正问题并不主要在于俄狄浦斯影响(亲密的,情欲化的母子关系)。相反,问题的核心似乎在于对分离和融合的恐惧,这些恐惧触发他对妨碍他自主的母亲的暴怒。在症状中他改变了角色:从他自己曾感受到的那个软弱、温顺而怯懦的受害者,转化成一个有力的强大的男人,这个男人压倒女人并让她们手无寸铁。心理学空间1Cj1F8u1l#fquA

心理学空间#N*A*MRD1b(v y@t dw H

治疗见后。

(G9j(g$o4ycxM0心理学空间6Z*rdMp4g

心理学空间,` `v%o5}b:d-O x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精神分析 张宜宏 男性认同 Schorsch 心理动力学
«没有了 性欲倒错障碍
《性欲倒错障碍》
Handbook of Sexual and Gender Identity Disorders性与性身份障碍手册»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