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下的治疗
作者: mints 译 / 1939次阅读 时间: 2018年7月26日
来源: Emmy van Deurzen 文 标签: 存在主义 德意珍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大树下的治疗
,U.t D3yj ym/R ](g$v0Emmy van Deurzen 文/《the psychologist》心理学空间9@ Pw-^nDL^ ?
mints 编译
^ ?4A7i'R n5q/i0 

ODN0w4qu_rS0

o?M0l(O r;[C0德意珍(Emmy van Deurzen)是伦敦存在主义学院的校长。专门为各界人士提供存在主义视角下的心理咨询和治疗服务。她的中文译著有《存在主义心理咨询》和《存在主义世界的幸福》。本文编译自其发表在《心理学家》杂志《内在和外在世界之窗》一文中的一节。

8SZ!}.It!lR&w0

]iL:xK0我已经画了50年的油画。我从来不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但我总是以一种专注、虔诚、准宗教的方式践行我的艺术。我的艺术和我的治疗工作是交织在一起的,因为对我来说,它们是相同的职业,有着类似的深度和有意义的卷入。心理学空间~0Zm)|_

L3G:ps.{L y0K4{0在我16岁生日的早晨,我收到了我的第一个油彩木盒。它是通过平邮方式送达的,那是1967年的12月13日,阴郁而寒冷。当我打开这个非常特别的包裹时,我仍然能感觉到胸膛里迸发出的震撼喜悦。我母亲小心翼翼地说:“这是一个昂贵的礼物,要聪明的使用它。”当她看到同样昂贵的邮费时,她震惊了,她认为这一切都不明智。心理学空间S}.a ]k@?m/[G/E

心理学空间6Wl'\ y+S0n @6gv$N

她是对的,因为这是不明智的。这简直是疯了。我随即盘旋地以一种新的渴望和新的方式来看待这个世界和我自己。这是我收到的最特殊的礼物,我21岁的法国男友Bernard将其从法国寄到了荷兰。在那个夏天的葡萄牙,我刚刚遇到了他,我们一起在那里宿营度假。他看到我在阿尔加维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画的一些素描,那时,我深深地坠入了爱河。Bernard认为我会成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他要我练习绘画。他也深深地爱上了我,并寄来了他自己用法语写的诗歌和日常信件,我细心翻译,法语水平大幅提升。

5o N{e-J0\9hQ,V0

jM x(R}KE1H0我知道我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我再也不会害怕那个孤独的女孩。现在我被人宠爱,我找到了我的艺术。我决心沉醉于所有美景和应许的欢乐之中。我向我的美术老师请教油画的秘密,很快,我就画了我的第一棵树:一个忧郁的日落。心理学空间h)W9sbN+We

c^&UI+GXH.{`;y0也许我已经感觉到,有些事情,即将会发生。接下来的两年里,我和Bernard经常在假期里见面,但是,当我在参加期末考试的时候,他就已经抛弃了我,他离开了我,没有了诗歌和情书,只有我一人。然而,陪伴我的是深深的感情、我的吉他、我的歌声和我的油画。

/J_"W`$D0

E|j N0gP:[0这是一场生死攸关挣扎,因为在我被遗弃之后,我试图在艺术的帮助下找到独自生活的勇气。我拼命地画画,找到了自己的表达方法,在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上过一堂绘画课程。我的艺术形式变得越来越稳定。这种形式是一种入定的冥想,那儿是探索我自己的地方,我在那里认识到了自己的特殊和神圣。心理学空间:\+K6V-nop-R

心理学空间6Rn4B xjIq

考完试之后,我搬到了法国,以更大的奉献精神学习哲学,继续写歌、唱歌、画画。期间多次停止的艺术创作总是和忙碌与疏离相吻合。心理学空间i*f _c2qR$w!i

心理学空间fY0Eo)I

当我于1977年来到英国,在“Arbours治疗社区”工作和生活的时候,我开始认真地唱歌和画画。我认识到,“Arbours”是我的一个护身符,因为它为那些没有安全处所的移徙者提供了一种生活的方式:他们生活在大树的庇护之下。同样,我开始看到了树木、树林和森林,并且认为那里是安全的藏身之处,每当困顿艰难、难于忍受的时候,我都会试着在Arbours的庇护下和来访者做治疗。心理学空间 yF0KN#Q.Y n WYu

\gqjl`Vm0我开始想象,自己不只是和我的来访者坐在一棵安全的大树之下,我自己开始缓慢而坚定的体验到自己就像是大树一样。我变得越平静,我的呼吸在广袤的生活场景中就越坚定,我就越能成为一名治疗师。心理学空间.B"e(XOl#h3I,O9v

q1zG9^.b{]-G0这些年来,我的生活经历过很多次考验,我总是在大自然中行走,把我的悲伤和烦恼带到大海和河流的岸边,或是将沉重心情寄托在树林和森林的枝桠与檐篷之中,通过这些方式,我找到了我的平衡和平静。

R.cuZf?0^6N0

9DlG.v4h`._4UO0我试图描绘很多的主题,包括人物绘画和肖像画,以此享受复杂情感的表达,以及恶劣的挫败感。我了解到,我需要通过风景画来允许自己完全地陷入并迷失在绘画之中。心理学空间$I n o;[9H

心理学空间sxsSeE/m2x5RO sY

当我坐在画架前,把颜料放在调色板上,闻到熟悉的油画颜料的芳香的时候,我内心的景观就发生了变化。我本能地知道我想去哪里,我找到了一张我在散步时拍的照片,它让我想起了我想驻足的地方。心理学空间iM/`gp~ [i0\N

心理学空间{zu/W$R2Q[8D

我寻找一个能让我穿透风景并深入其中的视角,就好象它将我带入其中一般。我很容易迷失在追寻的道路上,我将我藏在绘制中的树木、山和草地的空隙中。在如此的转化过程之中,时间停止了。心理学空间kZp U4g n

心理学空间)J4M [@tx+L{-Y2f,L

就好像我把自己的意识延伸到我的边界之外,就好像我让自己环绕在地上、天空、树枝、树叶和云层之上。我不再只是我自己,也不日常生活中的那个人。我逗留在一个特殊的状态之中。时间静止不动,在休息的时候,我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在我面前伸展开来的大地。延展开的我正在超越自己。这是一种个人的超越感,精神上的超越感。我受到鼓舞,呼吸变得平静,虽然我发现自己暂时停止了呼吸。心理学空间MAEo` L

心理学空间[;F^Sj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现象学:我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在我面前的现象。当我追寻树木的线条之时,我也会追寻一个人生命中的线条。当我在树下小心翼翼时地聆听对方的声音之时,我也变得谦卑和自在。静静地吸入柔软的空气,阳光和天空,我融入了宇宙。这是一种死亡,我的人格的死亡,在浩瀚的现实面前展现出来的我的人格的死亡。

.DL#q4G-V B0

'e)mh)X L_b~!z0艺术中的媒介掌握、学习比例、运动、视角和深度的训练,与学习生活、理解如何观察他人的地位、处境和世界方向的方式并无不同。这两者相辅相成。

H'T"JInp^dD6_0心理学空间x k-II}mf;[D

/g*m$v p'W4H@$k0

\2_Y3ZWI0这幅特别的画是我几年前在新森林里拍摄的一棵树,它象征着绘画的感觉和治疗的感觉,这两种感觉非常相似,我也很喜欢与周围的环境和谐相处。我能感觉到我自己融入整个景观的方式创造了图画背后的一片天空,一种对无限和宇宙的感知。在这幅画轻轻着墨的篱笆和背景之中,有一个对人类社会的提醒,而这个篱笆讲述了通往其他地区的安全哨所和边界的道路。树木本身是柔软膨胀的,不会被任何东西遮挡,能够将它的枝条伸展到它能够触及的地方。它的根在下面静静地生长着,它投射的影子就在它的脚下。这棵树看起来既强壮又脆弱,正如我在艺术创作或治疗时所感受到的一样。它充满了空间,同时和它的环境有机地互动:这是一个强有力的隐喻,隐喻着勇敢的存在和确言的生活,并且带着一种正义的存在和喜悦的荣耀的感觉。心理学空间&[l L*bW

?J"{YrW Jr0然后,前面有花儿和草,他们在春天的复生的懵动中茁壮的成长。田野里的黄光是我追求的、并被其吸引的阳光和光明:它努力去寻找那些创造我们的积极力量,而不需要我们做任何事情。我需要提醒自己,我的活力总是被那盏灯照亮、支撑和环护。我知道,我永远不需要播种,也不需要放倒它,因为,它就生长在那里,让所有人尽享其乐。心理学空间6oZ|.\m2ZX'Z*V j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存在主义 德意珍
«美国积极思想中的意义治疗流派 存在主义心理治疗
《存在主义心理治疗》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