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表达抑制:消退
作者: Gregory J. Quirk / 1678次阅读 时间: 2018年10月02日
来源: 《情绪调节手册》 p26 标签: 恐惧 情绪调节 情绪消退 消退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O;J U$QB%`0人们在建立恐惧联结之后,并不经常将其表达出来(Rescorla,2004)。在不同的危险情境下,在消退过程中最容易观察到条件性恐惧刺激的出现并未引起恐惧反应的情况。消退是指在不出现非条件刺激的前提下条件刺激的反复出现会造成恐惧反应的逐渐减少。巴甫洛夫在早期调查狗如何调节食欲的研究中指出,原本消失的条件反应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动恢复(Pavlov,1927)。 这重要的发现表明,消退仅仅抑制了条件反应,却并没有抹除这一记忆。最近的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并将其扩 展到了恐惧调节领域(Quirk,2002; Myers & Davis, 2002; Rescorla,2002)。例如,如果呈现单一的非条件刺激,原本已经消退的恐惧反应就可以恢复(Rescorla & Heth, 1975);如果提供了条件刺激消退情境以外的其他情境,恐惧反应就会再次发生(renewed)(Bouton,2002)。因此,恐惧记忆在大脑中是一直存在的,并能在抑制减少的时候被再度唤醒。心理学空间7o3Z1y]`a

"J6?*Qy9o0
心理学空间m2Os^n'KS

图2.2 在被抑制的脑区中同时存在着消退记忆和条件作用记忆。在反应塑造阶段,老鼠建立声音-电击的联结并对声音表现出恐惧反应。在反应消退阶段,恐惧反应出现率下降,但由于消退(安全)记忆的积累,恐惧记忆完好无损。这一理论构想预测,在反应消退之后,脑区中某些结构的活动将会增强,从而抑制了恐惧行为的表达。改编自Milad、Rauch和Quirk(2006)。版权归于Elsevier(2006)。改编得到许可。

UAA Yl|.~0
心理学空间D&AO;x#Z$V }hj

如果消退并不意味着完全消除,那么它必须包括新记忆的形成过程(见图2.2)。该“伴有新记忆的消退”假说获得了研究的支持。记忆的消退需要激活N甲基-D-天门冬氨酸(NMDA)受体(N-methy-D-aspartate(NMDA) receptors) (Falls, Miserendino, & Davis,1992; Baker & Azorlosa, 1996; Santini, Muller,  &Quirk, 2001)。NMDA受体是允许钙离子内流的谷氨酸门控离子通道(glutamate-gated ion channels),而钙离子内流将触发巩固记忆(memory consolidation)的分子串联式信息(molecular cascades) (Collingridge & Bliss,1995)。同样,抑制蛋白质的合成也将阻碍消退记忆的形成(Vianna, Szapiro, McGaugh,Medina,  & Izquierdo, 2001; Eisenberg, Kobilo, Berman, & Dudai, 2003; Santini, Ge.Ren, Pena, &. Quirk, 2004)。 在过去的研究中,分子串联式信息经常被认为包含在记忆形成过程之中,因此它的参与也强烈暗示着消退会形成一种新的“安全记忆”,这种记忆将会与恐惧记忆就行为的控制展开竞争。有人认为,恐惧记忆和安全记忆的失衡会导致个体出现焦虑症( anxiety disorders) (Quirk & Gehlert, 2003; Charney, 2004; Rogan et al.,2005;Miladet al.,2006)。同时,这也表明情绪调节的临床性案例与恐惧消退有关。

,|,~ W7e9B&@2BYZ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恐惧 情绪调节 情绪消退 消退
«文化心理学的兴起及其研究领域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恐惧消退研究进展»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