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研究:梅宁格计划 Menninger Psychotherapy Project
作者: Anthony Bateman / 1003次阅读 时间: 2018年10月05日
来源: 《当代精神分析导论》 标签: 精神分析 梅宁格计划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lt!S,@,h9| w G5X

在所有与精神分析有关的质化研究中,最具代表性的研究,无疑地就是梅宁格计划(Wallerstein1986),这个计划开始于1954年,共进行三十五年。本计划由转介至梅宁哲临床机构接受精神分析的患者中选取四十二位,针对其衡鉴情形、治疗过程和治疗结果进行密集的研究。这临床机构同时提供住院与门诊服务,通常住院治疗的患者的病情比门诊患者严重许多。有许多患者被转介到梅宁哲是因为一般的治疗法已无效。这些患者的病情与NHS心理治疗部门的严重病患,或那些在Cassel医院、Halliwick日间医院(Bateman 1995)接受密集心理治疗的病患类似。有些患者从梅宁格计划开始就持续地接受治疗,而其他有些患者则在完成治疗之后,接受二十年的追踪。患者、其家属和他们的治疗师都必须接受一些心理测验,所有的治疗纪录和督导纪录都加以保存,以记录治疗的进步情形。心理学空间;s G8`$d&gZ7@XRpU|

e$ej^l!Yh0Wallerstein分析这一大堆混乱难解的原始资料,最主要的动力是想要比较古典精神分析与精神分析导向心理治疗。其中二十二名个案接受精神分析,另外二十名接受心理治疗。分析学界对于分析治疗的类别已有了清楚划分:从古典精神分析(classical psychoanalysis)、修正的精神分析(modified psychoanalysis),到表达-支持式心理治疗法(expressive-supportive psychotherapy)(此治疗法可能等同于英国的分析式心理治疗法),再到支持-表达式心理治疗法(supportive-expressive psychotherapy)最后到支持性心理治疗法(supportive psychotherapy)。Wallerstein的发现与我们先前提到的其他研究结果一致,其重要发现摘要如下:

#Bo e,H'f^3V0@0心理学空间9Jya9D&MM

(一)就这群研究对象而言,并无证据支持精神分析治疗法优于支持性治疗法:二十二位中十二位(46%)接受精神分析的个案和二十位中十二位(54%)接受心理治疗的个案治疗结果良好或可。支持性治疗法带来的疗效:心理学空间Z {$nq H U {

$yl4xdA@t)FF0与那些接受……精神分析治疗的患者所得到的改变一样地稳定、持久、一样地能对抗未来环境的变迁,一样地不需要(或需要)治疗后的定时接触、支持,或进一步的治疗协助。 (Wallerstein 1986: 686)心理学空间5tu@,G4ZY-g

心理学空间Q8J*Y9{Fe'f

(二)二十二位开始就接受精神分析的个案中,只有六位继续留在古典分析中;六位转而接受“修正后古典分析”(modifiedclassical analysis),其中包括一些支持性因素,如鼓励、分析师为淋成落汤鸡的厌食病患围上一条毯子、打电话给企图自杀的患者、协助危机中的个案办理住院事宜;另有六位则换成支持性治疗法,其中一位后来成为“以接受治疗为生的人”(therapeutic lifer),持续地接受二十五年的治疗,换了四位治疗师。

:b$s`E } C;e0

*W%PH7o jC/dJ1D*oc0(三)不管采用精神分析或支持性治疗法,“正向依赖移情”(positive dependent transference)似乎是所有成功治疗之基石。

w bi0Hr do*oY w0

*n'[ VESD[0(四)虽然精神分析治疗法与“领悟”特别有关,但研究显示,“领悟”与病情改变之间仅有微弱的关联。这个关联到底是因分析导致领悟,或是有悟性的患者较容易被选来接受分析,则不清楚。总括来说,25%的患者既没有顿悟,也没有改变;45%的患者有改变,并伴随着些许领悟(其中大部分个案为心理治疗组);25%的患者的领悟与改变一样多(这些个案皆属精神分析组);此外,5%的患者有顿悟,但极少改变。

o"Uo BMO!n2u2i%\0

4Md~.@ MFwm0(五)WallerStein的研究的主要目的之一,是为了阐明各方人士对精神分析的“扩大”用途之争辩(Stone1993),指的是认为可用精神分析来治疗的严重病患,比人们原先所认定的还要多。Kernberg(1975)对于梅宁格研究计划的贡献在于,他建议——修正后的分析治疗法,包恬使用“以心理动力为主的住院治疗”、提早诠释负向移情,以及专注于此时此刻的互动而非重新建构早期经验,能使严重的边缘人格病患,甚至一些精神疾病患者获得成功的治疗。Walerstein很仔细地审查了“严重病症”组的患者,发现整体的结果并不好。他指出十一位这类患者,他们包括妄想症状、严重酗酒或嗑药、或有边缘人格病态。其中有六位在精神分析组——三名死于心因性疾病(二名因为酗酒,一名自杀);另有三名中断分析(其中二位情况很差,一位表现良好——就是先前提到的那位以接受心理治疗为生的患者)。心理治疗组包括其他五名患者,其中二名死于心因性疾病;五人当中,有四人完全无法从治疗中获益,有一位则表现还可以。

D7C'n]:xupCp0

'~oD/e:R^0对于这组患者的治疗,许多动力取向的精神科医师都会下如此结论:以“支持-表达式”治疗法为基础,按患者的需要延长治疗期限;在长期治疗期间,有时要安排住院治疗;以及为了使这些患者能存活下来(先别提如何精进),非正式的支持网是重要的,此类支持网通常以精神医疗单位的次文化为主。心理学空间mnL)iW,{g

心理学空间$TEJ!UiY!H

最后,Wallerstein(1986)认为:“虽然他们在接受精神分析后只会有些许改变,但是若施以其他形式的治疗法,则很可能无法使他们有丝毫的改变。”心理学空间4HR|&n9x"{dWk

心理学空间 \,bj%W2u9t`

另外,英国有两个针对严重困扰的住院患者所做的精神分析治疗法研究,样本没像梅宁格计划如此全面性,但其结果则比较乐观,这两个研究都由治疗的结果研究成本-效益分析(cost-benefit analysis)。Rosser等人(1987)针对Cassel医院的患者所做的五年追踪研究显示,60%的患者都能从治疗中获益,但是边缘人格病患之治疗成效低于那些情感困扰的患者。Menzies等人(1993)以Henderson医院的患者为研究对象,进行为期三年的追踪研究,研究显示相似的结果,亦即在结束治疗后,带有心理病态异常之患者在离开医院后,比他们初诊前较少使用医疗和社会服务机构。

9v-L'Pf.T kag5r)I fi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精神分析 梅宁格计划
«文化和价值观如何影响治疗师-来访者的关系? 精神分析与文化
《精神分析与文化》
弗洛伊德在哪里?——基于国内近十年文献的解读»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