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的“道”—逻辑—logos与“德”—意义—meaning
作者: 张沛超 / 6186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07日
来源: 华中子和心理咨询中心 标签: 存在 精神分析 文化 无意识 哲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以下是最近有关精神分析的一点思考。不打算采用论证的学究写法,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道篇——

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的第一句:世界是事实的总和,而不是事物的总和。

最后一句:对于不可说的,我们保持沉默。

我所理解的精神分析有着相似但甚不相同的内容。如果要写一本《逻辑精神分析论》,那么第一句应该是:对于不可说的,我们设法将其说清楚。

而最后一句这是:世界是故事的总和,而不是事实的总和。

(注:维特根斯坦在稍后就全盘推翻了这个自创的体系。)

从柏拉图到康德,甚至在现代哲学的乱炖里,主体,理性,逻辑,这些似乎可以说清楚的概念一直都是主料。似乎,这些概念的结构适合于每个人,可以解释所有有关人的现象。

精神分析不这么看。人并非生而“理性”,也并非所有人,在所有的情况下都受理性的支配。

在黑格尔建造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阴茎的时候,酒神已经唤醒了叔本华,尼采,继而是弗洛伊德

异常心理和幼儿心理,揭示了通往更深邃更莫测的潜意识的存在,以及潜意识里沸腾的动力。

从笛卡尔以来,人的主体性得到了彰显并从神学的汪洋中开始浮起。但是在笛卡尔及其后继者那里,主体是单一的主体,是“我思”的主体。那么,对于思考方式不一样的“疯子”和尚不知道有没有在思考的幼儿呢?

显然不能把疯子和幼儿与所谓的“正常人”,“理智人”做全然的划分。毕竟我们都是从幼儿成长起来,且内心都有异常的“种子”,后者难保在合适的气候中长成树木。

精神分析填补了这个空白。

主体的背后另有主宰者,而且其后还有更多的“准主宰者”。这里有个长长的名单:无意识本我超我,内射物,自体,自性,他者,原型……(笔者并不愿意把荣格理论拉康的理论划到精神分析之外,后人之间的吵架和纷争是他们的事情,我愿意对理论保持“均匀悬浮注意”)

尽管像牛顿,达尔文这样的巨人被归属到物理学家和生物学家,事实上他们都是不被写入通俗哲学史的哲学家。弗洛伊德虽说首先是位生物学教授,神经内科主任医师,精神分析师,但他事实上也是爱智,求真,向善,致美的哲学家。

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拯救了哲学,(原谅我此处对于弗氏的“偏爱”,事实上不只他一个,牛顿、达尔文都拯救过哲学),返回了“认识你自己”的最初的哲学趣味,返回了爱智的哲学传统,返回了人类的精神赖以发生和成长的沃土——无意识。

精神分析永远不可能像基督教,马克思主义或者朱熹理学那样成为官方哲学。他的本事是无原则地批判的,不设定自己的边界的,永远向过去回溯并从中汲取动力的。他永远需要植根于人与人之间活生生的互动,而不应变成纯粹的文本诠释或者实验室里的控制研究。(当然不是说文本诠释和实证研究对精神分析没有用处。)

弗洛伊德将精神分析定义为:一种有关心灵的知识,一种探究心灵的方法,一种治疗的途径。

今天,应该在加上一条:一种文化形态。

那就是弗洛伊德的幽灵,他仍旧生活在我们之间。

德篇——

精神分析可以为每一个人都构建一个特别的解释,这就是人本主义

克尔凯廓尔说:“人区别与动物种类不在于他在种类上的一般优越性,而在于人类的特征是:这每一族类的单独个人(不单卓越的个人,而是每一个人)都具有比种类更多的东西。”

人类当然“牛逼”,可上九天,可下九泉。但那是人的“类”,不是你自己。当我们把目光拉回尘世,定格在每一个众生的时候。他是那样的脆弱,那样的痛苦,那样的无知,那样的惶恐。

正如两百万年的自性一样,也有两百万(或者不止)的他者。

在分析的过程中,你先是不知道自己恨父母,然后是知道自己恨父母,最后是恨“父母的名字”。因为他们无非是另外的人的子女而已,无限回溯的终点是不可知的他者,或者你去恨上帝。

人一直被普遍地,深刻地异化。他曾只不过是上帝眼中的一个有罪之人,或者是一个资本生产大机器上的螺丝钉,或者是正态分布中的一个点而已。他被淹没在他者的戒令中,他成了为了呈现出所谓的“规律”的样本总体中的一个样本而已。

他的痛苦曾经被还原为魔鬼附体,被还原为稍微高级一点的机器故障,后来又被精细地还原为神经细胞的代谢异常。

但作为一个独有的人的存在,那丰富的主观现象界,那丰富的个人叙事,就消失在所谓的定律或规律中了,消失在形而上学的信条中了。

精神分析不这么看,尤其是今日的精神分析。

我所理解的精神分析,经过现象学和解释学,以及结构主义的洗礼,已经很大程度上背离了弗洛伊德的“一个科学心理学的计划”,而逐渐成为一种深刻的人本主义。(事实上,科学不是唯一的真理,科学的“补集”不等于“伪科学”或“反科学”。)

但是,无论从哲学的角度上来看精神分析的哲学基础究竟该怎么看,都不可切断精神分析赖以成长的沃土——临床。

这个临床并不单单指发生在躺椅和扶手椅之间的互动,甚至包括一切人与人的互动。正如移情现象的普遍性一样,精神分析也无处不在。

对于精神分析性治疗,笔者的理解是:精神分析提供一种叙事的框架,为每个人创造一个独一无二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过去得以理解,或者重新被理解。现在得以被观照,未来得以被启示。故事而不是数字或化合物构成了活生生的人的世界。没有自己的故事,就不是在真正的活着。那些没有很好地叙述的元素,迟早会以症状的方式自己诉说自己。通过故事的讲述和诠释,我们的有限生命得以和无限的生命相连接,有限的痛苦消失在无限的平和之中。……

最后以一段治疗中的对话作为结束。

-You can change me, but you can not change my world.
-I am becoming part of your world now.

(注,本文所理解的精神分析,只要满足以下三个前提,都可以被认为是精神分析。甚至包括完型治疗,认知治疗和佛教

一:承认无意识的存在;

二;承认无意识的动力性;

三;承认无意识与过去的关系。)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存在 精神分析 文化 无意识 哲学
«如何学习精神分析 张沛超
《张沛超》
投射性认同的几个经典表述»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