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洛伊德與女性 Freud et la femme 序文/前言
作者: 作者:P.-L. Assoun / 11690次阅读 时间: 2009年10月04日
来源: 譯者:楊明敏 标签: Freud freud 俄狄浦斯 弗洛伊德 楊明敏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LTI}5mpN/Io0
;G!g2\H6l4j0z8y r0

6CzC T/f$JG4v7W0佛洛伊德與女性 Freud et la femme 序文/前言心理学空间GN7QP,s
作者:P.-L. Assoun心理学空间$q\.BCl&]
譯者:楊明敏心理学空间G9F;_2R7F'h

4SK9sG6U0
gn DD;c Q4Do^o_+|S0
_|s.OC0X~'?9x+K k0心理学空间;]Rd'\s'Il
中文版序言心理学空间DRJB"j

]+R0m[\E7db0佛洛伊德作品中女性與中國的符徵
{ ~#|h1i5S3S`0
&[ sz:B_%`!V0作者以他的母語--法語撰寫,在將這作品介紹給擁有他們自己的母語的讀者時,置身於一種獨特的感覺。
k^A'tl!J3bFn A0
)s"o[ I"xcoD7q/J0值中文版的《佛洛伊德與女性》問世之際,他的腦海浮現有關辨讀的問題:這些關乎女性性質的論點,是否能以具真實性的價值被接收?在這種聆聽當中,是否存有文化的隔閡?這論點的價值,是否抗拒對它所進行的逐字翻譯?
l^M7}hy Kt0
:T p9b-W,WVbI0他的腦海中同時也浮現了,在佛洛伊德著作中所出現的中國。要在佛洛伊德作品中找尋中國的符徵所遺留的蹤跡時,我們察覺出它的稀有性。雖然佛洛伊德很少談到中國,但是一旦他談及中國時(一個絕無僅有,令人難忘的特例),所碰觸的主題,正是女性特質,這主題是關乎「中國女性的腳」。
.I x+ezYW B7` H0心理学空间d^Bw1u
這兩個問題,也就是女性的問題與中國符徵的問題,難道不是從未被連結在一起,而作進一步的質疑嗎?這令我們憶起佛氏的格言:「例子即事物本身,」1是否再次獲得印證呢?也許「中國女性的腳」是女性之謎和男性提供的具體回答,兩者的共同標誌。總之,為何這個中國的例子在佛洛伊德筆下關鍵的時刻,非如此不可呢?心理学空间5qh:U0Ji0j
心理学空间;U;AJ%SX0h
佛洛伊德的這篇文章,當然是本書研究的問題之一(第六章第三節),我們也在「戀物癖」2的研究中,賦予它一定的位置了。但也許這是絕佳的機會,利用這有限、局部的交會:即在佛洛伊德的文本當中、介於女性特質與中國特質之間的範圍內,將這例子以擺在放大鏡底下的方式加以端詳。心理学空间*} JJPaua q
心理学空间)j4TM?0h o'Ta,a
以西方的知識,將這種習俗的制定賦予潛意識的旨意,當然是相當不容易,甚至是冒險的。但佛洛伊德所做的是直接援引這種習俗作為閹割的例子,他在此舉中找到了閹割的建制與操作。
TgE8?B$F0心理学空间"C9U @Pc8C
這段文字位於簡短卻駭人的〈戀物癖〉(Le F?ichisme)一文的結尾。以具症狀意謂的「好剪女性髮辮者」(coupeur de natte)3為例,佛洛伊德指出這舉動包涵著對「兩種不相容的肯定所做的調解,」一方面是肯定「女性仍然保有她的陰莖,」另一方面肯定的是「父親已將女性閹割了,」緊接著,便以這中國習俗為參照:
#ow'T JrVduN0心理学空间Um?-_)B*~B\o+`9D-u
「另一種變異,但也同樣是與戀物癖平行的群眾心理,可以在中國的風俗(Sitte der Chinesen)中找到,先是(zuerst)著手殘害(verstummeln)女性的腳,對它崇敬(verehren)有加,接著這雙被殘害(den Verstummelten)的腳搖身成為戀物。」4心理学空间/c0Nk/s"BCMo
心理学空间1l3F9D+T| o'B
對這風俗非常簡潔的「描繪」之後,佛洛伊德提出了同樣簡潔的「診斷」:「我們可以認為中國男人(der chinesische Mann)非常誠摯地感謝女性屈服於閹割。」僅僅如此地驚鴻一瞥,在佛洛伊德的文本中,這個有關中國的題外話,才一開啟,便又關閉了。它讓讀者留下了難以忘懷又擾人心神的影像:一個男性傾身趨向一個女性的器官(徒步的器官),環繞著這器官,他安排組織了一種秘密的祭儀。心理学空间4R;`5}r6\Fm
心理学空间;U,H'Ln${ d
我們審慎地考量佛洛伊德大膽的解釋。為了進一步正確地思索,首先有必要確定,在提這個例子作為參照時,佛洛伊德的討論所觸及的是什麼?這習俗更精確地是由什麼所構成?佛洛伊德深知,於此他涉及了群眾心理學(vkerpsychologisch)的問題。5
wzl4LfU{-GF l^0心理学空间Q MGR)avO
當佛洛伊德於1927年發表這篇文章時,這種「風俗習慣」在流傳了近十世紀之後,已遇到了強烈的反對聲浪。
z d ZcluH+Y _H6d0心理学空间q6k/BMd*H(P\
它出現於十世紀,五代十國的時代,而在十六、七世紀廣為流傳,亦即元、明朝時期。
:v n4WLP*xP,x0
!~5qdv m$k V0這風俗是怎麼出現的呢?一旦這習俗的起源難以掌握,這問題便顯得徒然,但對起源的不同說法,也許凸顯了潛意識所押下的賭注(旨意)。心理学空间 M+idM}

eb$M_b*Y:` Y+y$p$l0一種說法是關於名妓窅娘(Yao Niang)的腳前端彎曲,類似下弦月,會誘使看見這雙小腳的婦女心生仿效之意。心理学空间#p4KW%b.Y4m_9ag
心理学空间mf6@!TR)D`TD
另一種說法,提及約莫十一世紀的一位皇帝,因為皇后受苦於雙腳的畸形,他下達命令將全國婦女的雙腳損壞扭曲,以這種方式抹消了畸形腳的特異存在。心理学空间_f m$O4I1q
心理学空间@a;pR8NZ:}5F
至於第三種說法,則是詞人李昱所發明,他想像其夫人在諾大的金蓮上曼妙起舞,其後真的將女性的腳給擠壓,期能使腳尖如月牙般,吻合於蓮花形狀。6心理学空间7} C'O:^iv
心理学空间5~^(ho8I6z
這些不同的說法,應該被理解為環繞著一個早已存在的真實,所進行的神話-歷史的文飾,這真實便是:人們「將女性的腳給弄小了。」人們是怎麼開始著手這件事的?這始終是一個謎,如果沒人能解此謎,那麼就會有敘述。神話的意圖在於將這集體的症狀賦予意義,將這種症狀鑲入某些故事的梗要以及不同的劇本當中。心理学空间FX"^w:Y&d7v
心理学空间st'uO:^ d2Tc1N
如果對這些表面看似雜蕪紛亂的故事進行解碼,我們可以發現,每一次最初的殘害,無論是天生或是被加諸的,總是由一女性留下痕跡於另一女性身上,而男性則以調和或矯正的角色介入。
#Hg}0F,I1IN0
&W+Ir-uht H0現在讓我們再詳讀佛洛伊德的描述與診斷。
^[8]8OEpn2i[0
qU0@#K5T0首先,他引進了兩個時段的程序,同時符合邏輯和順序,先是殘害,接著是崇敬有加。
U#fQ:Q4\ ebp0
1y.fa ^,Qg(B0殘害(Verstummeln)這個詞和「意圖」殘害可以不同,裹腳的施行從一開始,是遵守這文化中某種色慾美學的標準,是再正當不過的。換句話說,並不是依照習慣要殘害女性的腳,而是,我們可以如此地說:為了她們好,就必須要矯正雙腳。
1R:S?(o,^Bx(}0
w _&Dwqg#P0我們可參考實際情形所發生的經過(儘管如此,它仍然是正當的):人們將細帶子捆綁在小女孩的腳上,矯形的開始於二歲至十二歲之間。腳趾逐漸而且不可避免地往內彎曲,以至於完全喪失了移動的能力,足底的肌肉也是不可復原地萎縮了。心理学空间Z?D(\^
心理学空间s.Ih'Z^
相反地,崇敬(verehren)這詞,如果說它喚起了某種宗教般的崇敬,則顯得有些誇大。
}vF6{A4t6a0心理学空间Dk8` oh'q*O y
但因如下的事實也顯得正當:環繞著腳,舉行著如假包換、蘊含色慾的崇拜,器官與器官性質分離後成為一種「社會化」的享樂(plaisir)的對象(客體)--這也正就是三寸金蓮的愉悅(la jouissance)7所象徵的(symbolis?^。心理学空间-sPGBf|9J%sI(T

n1r2K:y"j7@0此外,這兩個詞彙南轅北轍:如何從「殘害」這個舉止--將身體的完整性損害,代表著將女性污衊貶抑,過渡到「崇敬」這舉止--將女性提昇到近乎神聖的地位呢?小的(small)--以另一種語言來說,成為了美的(beautiful)代名詞。心理学空间HZ*~I"xxT]eB
心理学空间~.pp+X Hbkb f{
這裏,我們掌握了佛洛伊德所說的重點:也就是他的診斷。
,`X,U+Q/S8{h5|`0心理学空间%ho)z*D%e-Gu8q;F
這個殘害之所以備受尊崇,是由於男性對女性屈服(即便她是被強迫的)於閹割所表達的一種謝意。心理学空间6_z7w'ai&Z MJY6G

/[]'T/\{0v{$j0這種閱讀方式,將不會滿足將這習俗解讀為男性宰制秩序對女性身體施行純粹暴力的人,也不會使視這行為乃是呈了一種難以言喻的美感秩序的人們,感到稱心如意。
@9L \u"h0心理学空间cc;j2^2HJ[9c
首先,這行為是由中國男性施加於中國女性的身上--這種表達方式使人認為這文化符碼,被男性與女性的對立過度地符碼化了(surcode),以殘害的方式製造器官戀物(f?iche):殘害是為了要崇敬。
3H-K^m+a'H0心理学空间qxic&p
另一方面,有一訊息從男性傳達到女性:「感謝她們屈服於閹割,」或者說(這微小的差別是決定性的),感謝的表達是針對對閹割的「屈服」:這句話在德文的表達形式中是無人稱性的。佛洛伊德所寫的文字是:「感謝將它屈服於閹割」(dass es sich der Kastration unterworfen hat),此處非人稱、中性的代名詞「es」,即使也可指女性(德文中的女性〔Das Weib〕其變位是中性的),8但此處凸顯的是一種特別的無人稱性。因此並不是對人感謝,並不是針對女人(ad feminam)而發,而是針對「女性對閹割的屈服。」藉由女性對閹割的效忠,抒解了男性在這種焦慮下的重擔,這負擔甚至可轉變為一種愉悅。9心理学空间!N?a N3}n1?~u:u"y
心理学空间,t ~y:X jBg&lq5b
無論佛洛伊德的文本的表達方式是如何地難以回復原貌,我們仍然有必要對翻譯加以精修。比上述討論更為精確的意思是,男性所感謝的客體對象並不是女性於閹割的「屈服」,而是女性經由這舉止獻出的、蒙受殘害的管道,「它」--身體。心理学空间F#_MM1GZ8e[)P
心理学空间Lb1@B)~N0XB
因此女性的身體-透過了腳,成為了兩性關聯的一種過程。
i.Yn_!t9D(Y:s2O^0
Al}2p0d#b0如果女性是已被閹割的,如果公認她們體現了被閹割的性別,那麼這整個過程將是徒然的,並沒有教導我們任何新的東西。最重要的,這腳是由人造的(facticium, 在戀物中這性質是理所當然的),因此,我們要問男性(中國的)以女性的腳,到底製造了什麼?事實上,在這腳或者在被殘害的的層次上,男性與女性相互遭逢,雖然都對閹割投以輕蔑的態度,但在性的律法(兩性共同的)面前,男性、女性都被涉及,而必須屈服。心理学空间1@&pT]5f.m#v

8l(CX-nx;hr0我們可說,好吧!這一切都言之成理,但整個的部署裝置中,是女性受難--我們知道這種銘刻於肉體上長期折磨的痛苦,最後成為一種熟悉、不再被關切的,與她的存在混合交融在一起的痛苦,而男性卻享樂。以俚語來表達,則是女性因腳而受苦,男性「取其腳」(prend son pied)而獲得樂趣 。男性的色慾藝術包含著女性的痛苦,而女性因為男性對閹割的情緒而遭殃,這不過是眾多形式當中的一種。她將整個人、身體具體實現了閹割的現實(le r?l),而男性在這裡裝載了他的想像(imaginaire)。但閹割的焦慮無法被局限在一個性別當中,如果不滯留在男性之間或女性之間,那麼只能在兩者之間(男性/女性)戲耍。對女性的腳的崇拜,在這意謂下,是避開同性戀特質的方式,並非不顧女性的匱乏(欠缺,manque),10仍然愛她們,而是將她們周邊末稍的欠缺(匱乏)加以形象化,成為欲望的客體,再去愛她們。心理学空间*C(^eCu@
心理学空间2Cd1Y(G2I7n5i,o$x
因此,潛意識的部署裝置中,中國女性美麗而受崇敬的腳,使得匱乏(欠缺)的客體,(駭人地)突顯出來。它並非受殘害後依然美麗,也不是因為受殘害所以美麗。對這腳的縮小化,停止它的生長發育(Entwicklungshemmung),在閹割的對象上男性與女性交會了。
juE5zKB#Oj0心理学空间7s2Hoq5@3cB/S kZK
三寸金蓮成為陽具的(phallique)標誌,在殘害腳的儀式中綻放,成為令人欣羨的、豔麗的客體。
7hL-w5u0@0心理学空间e$E }%u7w;}A8Cj
這雙被發明的腳無法再行走,以它的物質性,非常適宜、妥貼地代表客體 a(l掗bjet a,小寫的客體a),11也就是形成欲望的原因。很少有其它的例子,從匱乏(欠缺)出發,而能讓我們對愉悅的生產模式了解如此之多。心理学空间,\!{)wj+r_%y` J
心理学空间plj8xB~@}
因此佛洛伊德筆下這罕見的中國例子透露了:這使人困窘的東方習俗當中,男性與女性,透過陽具客體的矛盾形式而進行「溝通」,以某種最直接和蔚為奇觀的方式,讓我們解讀。心理学空间 uV j'lS[K

_e*B9\-P0閹割因此是普遍的,它使得潛意識的文本被聽見:潛意識說法文和/或中文。心理学空间.d;lCU/u E2if

zw6nQh0心理学空间-lw9M.o+E1vj%~7A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Freud freud 俄狄浦斯 弗洛伊德 楊明敏
«恋父情结-爱列屈拉情结 俄狄浦斯情结
《俄狄浦斯情结》
圣经中的六大乱伦关系»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