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未来
作者: 武峥灏 编译 / 11661次阅读 时间: 2011年2月12日
标签: 海马 记忆 神经认知系统 托尔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b7NoxhU W6lZ0记忆未来
/P2q'wDMJ:g0心理学空间1t9lxw0A
心理学空间J+i@5x Nc5e S

心理学空间NT%Ys? RY;N?

6E dUQ"k'fY:L)wQ0“温故”而“知新”心理学空间*v3~P u N)\

l%A(uIN0指向未来,这同样也是记忆的作用!最新的脑成像技术表明,如果没有对于过去的记忆,我们就无法规划未来……心理学空间-c5i]"k(E/t `
心理学空间&sE+FS;ug4D Z
编译 武峥灏心理学空间.{s+_T yf~?2u

;tZ(\;lZAF0  模糊不清、有选择性、似是而非、有时甚至还完全背离事实,这就是我们的记忆,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记忆的这番重新改造正是我们的人格本质。我们由此得知,如果由于年龄增长、疾病或大脑记忆区域因创伤而受损等原因,往昔岁月中的种种片段一一被抹去,我们的自我认同也会随之崩塌。糟糕的事情还不止于此……研究人员最近证实,如果人丧失了对于过去的记忆,那么他的未来也会随之烟消云散。脑成像技术进一步明确表明,记忆正是创造未来的源泉。
}3s cym0  记忆的这一全新作用的确出人意料,我们还曾经一厢情愿地将它想象成一个“仓库”。但科学家们自上世纪80年代起就已经开始猜想记忆是具有这种功能的,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罗特曼大脑功能研究院的心理学家安德尔·托尔文(Endel Tulving)最先通过一个具体病例观察到了这一点。这名被称为“KC”的病人年龄约30多岁,在一场摩托车交通事故中受伤,陷入昏迷,他的大脑尤其是海马脑回区域受到了损伤。车祸发生三天后他苏醒过来,却再也无法回忆起过去的事情。这是因为负责记忆具体事件的事件记忆能力遭到了破坏,而我们的生活正是由各种具体事件构建而成。 心理学空间 I3D l I9{K
心理学空间 V7gX S(?B
相同的神经认知系统
r9h"bNCJ0  而且,“KC”也无法对未来进行设想,他永远生活在当下。安德尔·托尔文在2002年心理学年刊中这样描述道:“如果有人问他今天晚些时候、明天或者将来随便什么时候会做些什么,他完全没有办法做出回答。他无法想象未来,一如他不能回忆起过去。”心理学空间a!A)|q)W3G;S [u
  安德尔·托尔文受到“KC”病例的启发,提出假设,认为不论是对过去的追本溯源,还是对未来的展望设想,这种心理上的时间跨越都基于相同的神经认知系统。因此,如果没有记忆,我们就无法想象未来的情况。安德尔·托尔文几年前凭借直觉提出的假设今天已经得到了验证!法国斯特拉斯堡第一大学认知神经心理学教授利利亚纳·马宁(Lilianne Manning)所领导的研究团队成功地证明了两项对记忆及其功能进行重新界定的假设。
J}Nl#i k&Y ^nU0  第一项假设,即对过去的回忆和对将来的展望会调动相同的大脑区域,已经于2004年获得证实,最初阶段实验是由安娜·波祖格(Anne Botzung)组织展开的。安娜·波祖格当时是利利亚纳·马宁的博士生,现在美国杜克大学做博士后。利利亚纳·马宁详细介绍说:“我们要求志愿接受实验的人说出刚刚过去的一周里经历的20件事情和接下来的一周里打算做的20件事情。”研究人员同时使用功能磁共振成像技术对实验对象的大脑活动进行记录。心理学空间evH~r@ OM1Y
心理学空间pU{ [8aJ _ Y

"Xd?:S0~ V8u0在时间中做精神的漫游
;]h/uK8xD]8d0ul)l"t0  这一切都没什么特别的。无论是谁都能根据要求回忆起百十来个生活片段,况且实验还将回忆时段限制在了一周之内,这就更不在话下了。实验对象要满足的唯一条件就是要精确地给出事件发生的时间和地点,体例如下:“上星期五,当我在里昂火车站下车时……”在近期规划方面,要求也是一样。心理学空间r$k`)|gp F@ J
  脑成像显示,大脑的两个特定区域——腹外侧前额叶皮层和海马脑回变得很活跃。腹外侧前额叶皮层同自我指向(有关自身情况的回忆……)有着密切的关系,而海马脑回则在记忆的恢复中扮演关键角色。不论是对过去的回忆还是对未来的设想,都会使这两个大脑区域变得活跃,这应该能够证明当我们的精神穿梭于往昔和明日之间时,借助的是同一个神经认知系统……
8[fGo:F%s/X2L0  安德尔·托尔文提出的第二项假设是:没有了过去,我们就无法规划未来。这一点证实起来并不容易,而且以伦敦大学学院(UCL,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神经学研究所的埃里诺·马奎尔(Eleanor Maguire)为首的一些神经心理学家对此观点并不完全赞同。埃里诺·马奎尔反驳说,如果说回忆过去和设想未来激活的是相同的大脑区域,这仅仅是因为在这两种情况下,大脑会构建复杂的情景表现。为了证明这一点,这位神经心理学家指出,如果让实验对象想象一个场景,比方说在热带海滩上享受阳光,激活的也是相同的大脑区域。她认为,海马脑回之所以会变得活跃,更多是出于另一项主要功能——提供空间背景的需要,而不单单是为了找回记忆。
\3ab*n9bA&Zs{0  利利亚纳·马宁坦承:“我们无法推翻她的观点,但这肯定不是问题的全部。”她仍然确信,人回顾过去是为了从中获取有助于对未来场景进行想象的“词汇”。正是借助这一功能,人才能适应新环境,才能制定策略来实现既定目标。比利时列日大学认知心理病理学实验室的阿诺·达让布也对这个观点表示拥护,他认为,记忆的恢复是一个建设过程,需要汇集各种各样的相关信息,同样,“我们从过去的经验中汲取元素,并对其进行重新组合,以便对未来进行模拟和想象。如果我们的记忆对过去一丝不苟地加以记录,那么我们只会永远重复过去曾经经历过的事。”这就好比一盒积木,里面装的不是可以随心所欲加以组合的部件,而是预先设定了组合形状各个部分,因而就限制了我们的创造性!而人恰恰是最具创造性的。
ULwWy6d0心理学空间"{\5^3bQ.~
心理学空间 JrE@^$fU
没有记忆,就没有未来?
9Q5gHE M d,`s O5k'm0  为了证明这个观点,安娜·波祖格和利利亚纳·马宁进行了一项新的研究,成果即将公布,极有可能引起各方关注。因为这两位专家确实找到了如何证明没有记忆我们就无法计划未来的办法。她们先是要求实验对象设想一些不可能实现的、虚幻的、同其以往经历没有任何关联的计划。照道理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上述假设正确的话,我们就应该观察不到负责唤起记忆的大脑活动。
$CS)s'T \Y,xV,sY0  当然,这说来容易做来难。起初,两位科学家只是要求实验对象想象一些“无法实现”的事情。“结果,他们想的是坐飞机去美国白宫与乔治·布什见面,和他理论一番。”尽管这些想法千奇百怪,但研究人员很快便意识到实验对象仍旧是以其自传记忆的内容为基础进行设想的,这恰恰正是研究人员所力图避免的。因为在做实验总结时,研究人员请实验对象解释在实验过程中想到的内容,“他们说是不久前在电视里看到的政治专题节目让他们想到这一场景(在白宫与布什见面)的”。因此这仍然属于重新调动的记忆。心理学空间/R'sMk'\t2a
  研究小组于是决定彻底改变实验方法。“我们找到了一个巧妙的方法。” 利利亚纳·马宁狡黠地笑道。那就是引导实验对象通过毫无关联的两个词语,如“月亮—舞蹈”、“光线—喝”甚或“鲸鱼—去遛它”等,来设想这些词语所暗示的、绝对无法实现的、在以往也绝对不曾经历过的计划,比方说下个星期到“月球上跳舞”、“喝光线”、“遛鲸鱼”……心理学空间 O1]y AoPx

%l8^h#MZ0
y^ANa.m#L*v"R0“自我投射
%Vl2Y:rG [0  这一回脑成像的结果正如科学家热切盼望的那样。利利亚纳·马宁难抑激动之情:“我们观察到腹外侧前额叶皮层有轻微活动,但未达到统计标准。而海马脑回则完全没有活动!这实在是太神奇了!过去记忆所能激活的大脑区域以及与自我有关的大脑区域始终处于静默状态。只有腹外侧前额叶皮层的运动部分产生活动,这证明实验对象很好地完成了他们的任务(通过想象完成跳舞、喝水等完全运动性的动作)。”毫无疑问,没有了记忆积累,我们就无法设想未来。“自然进化赋予我们回顾过去的能力,就是为了给予我们构建未来所必需的材料。” 利利亚纳·马宁如是总结。
n6@ rIb\0  那么,这种“材料”除了帮助我们设想未来之外,是否也能让我们置身其他地点,甚至立足于其他视角呢?这正是美国神经心理学家兰迪·布克纳(Randy Buckner)和丹尼尔·卡洛尔(Daniel Carroll)在去年通过提出“自我投射”概念而证实的。在回顾过去和展望未来时激活的大脑区域在其他情况下同样会变得活跃,例如当我们稍事休息而任思绪自由驰骋时,或是当我们设身处地去试图了解他人的感受时。功能磁共振成像对各种情形下的大脑进行了监测。“利用过去的事件去设想未来、利用记忆中的地点去映射想象中的地点、利用我们个人的角度去映射他人的视角……所有这些活动都求助于大脑的一个关键职能——对过去的记忆进行再利用的能力。” 利利亚纳·马宁总结道。心理学空间*AE%Q6[5g(y {3X0_
  这是否意味着我们的行为举止以及未来都是由过去的记忆所决定?“的确如此。”利利亚纳·马宁答道。但要知道,“决定”并不等同于“可预见”。在研究人员看来,“决定”更多意味着“可描述、可理解”。但这对于我们理解自我的生存之道和处世方式、面对记忆缺失的情况来说,已经帮助颇多了。因为这些发现揭示了记忆、自我认同和未来映射之间的关联,对于阿尔茨海默病等几百种目前医学几乎束手无策的神经退行性疾病,即使不能完全解决其治疗上的难题,至少也能提供一些全新的视角,意义非常重大。正如电影艺术家路易·布努艾尔(Luis Bunuel)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所写的那样:“记忆是我们的逻辑联系,是我们的理智,是我们的情感,甚至也是我们的行为。没有记忆,我们就什么也不是。”今天,科学证明了他的说法。

,{!a t)y)r C0心理学空间.x1m}v0zp!|BY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海马 记忆 神经认知系统 托尔文
«世道正义观的自我、他人分离效应 科普新闻
《科普新闻》
Milgram's obedience studies - not about obedience after all?»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