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卡尼曼:记忆与经验的争斗之谜
作者: 赵婧 / 6235次阅读 时间: 2010年11月15日
来源: tedtochina.com 标签: 记忆 快乐 行为经济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丹尼尔·卡尼曼:记忆与经验的争斗之谜
rsZh~~,Wy }0By  Elaine Zhao • Jun 8th, 2010心理学空间 G nI6r7K dG.eW
高志伟 提供心理学空间?$R.O3R T\p{
Elaine Jing Zhao(赵婧)翻译心理学空间t:R%P1~*v K`,A
心理学空间,T^ H:uj3xL C

心理学研究出身的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将心理学成果与经济学研究相结合,成为了行为经济学的先驱,并曾获得200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今天介绍的丹尼尔•卡尼曼于2010年2月在TED上的演讲:记忆与经验的斗争之谜。从演讲的开头就能知道这是一个关于快乐幸福的演讲。卡尼曼通过剖析人类认知快乐的复杂心理来告诉我们领悟快乐的本质,并特别指出了经验自我和记忆自我在体会快乐时的区别。下面来看看卡尼曼怎么教会大家来认识自我的不同侧面及其对快乐认知的影响。他的这一洞察对经济学、公共政策以及我们的自我认知有着重要意义。

)d+z;Rw U U^0心理学空间(}t'v$}:E+c\;r'U

很多人都在谈论快乐,甚至有很多的书和课程来教授大家如何更快乐。但是,什么是快乐?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指出,我们在对快乐的认知上,陷入了某些陷阱。第一个陷阱是不愿意去承认快乐的复杂性。事实证明快乐这个词已不再是常用词汇了,因为我们已经用它来诠释太多的事物了。由于很难限定快乐的含义,我们需要用更复杂的观点来看待快乐。第二个陷阱是经验和记忆间的混淆:基本上这是在生活中感到快乐和对生活感到满意之间的差别。这两者的意义相距甚远,且在论及快乐时会混为一谈。第三个陷阱则是聚焦错觉,令人遗憾的是,任何情况下,当我们想到一些关于快乐生活的情景时,我们势必会觉得它特别重要。这是一个难以避免的认知陷阱。心理学空间eo B/M.}3pre

心理学空间%`h X Y^f

卡尼曼举了一个音乐会的例子。20分钟的听觉盛会被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完全毁掉。瞬间的经验使人忘却了其他的记忆,仅仅留下了那一瞬间。槽糕的瞬间经验直接左右了关于音乐盛会的记忆。这告诉我们,我们有两个自我:经验自我和记忆自我。简单来说,经验自我主要感受当下,而记忆自我则负责记录和讲述故事。混淆两者会导致我们不能真正懂得快乐。心理学空间%OH(] kZ

心理学空间5sUA;z:\7O$^6e

经验自我和记忆自我最大的区别是对于时间的处理方式。比如一个两周的假期,第二周和第一周同样的快乐。那么两周下来快乐的分量是一周假期的两倍。然而记忆自我不是这样计算的。对记忆自我来说,两周假期并不比一周假期多多少,因为这期间没有任何新记忆的加入。 故事的剧情依然如旧。

-l$W VZ&R]m?,f0心理学空间as:d Q7f u5r

记忆自我也是影响作决定的因素,这一点至关重要。通常,事件的高潮抹杀了其他记忆而留在脑海中成为最重要的记忆,而人们的感觉正取决于这些记忆。比如在下一次选择哪个医生来检查时,我们会根据更好的记忆,而不是经验。再比如,三周的旅程最多只用一个半小时来回忆。 这似乎不成比例啊,但这里也会有个实际的问题。 为什么我们用来记忆比依赖经验还多?

4UJXt6Vfx)kz0

ln{9JpB ]2k9|;g,B0两个自我会带来对快乐的不同见解,而我们必须在两者的冲突之间做出选择。经验自我会随着时间感受快乐,而记忆自我所指的快乐则是完全两码事,这并不是一个人生活多快乐的问题,而是它对自己的人生有多满意和多喜欢的问题。

k)o[ G:^+V@0

&| On`!CAA0另一个无法理解快乐本质的原因,是我们怎么看生活和我们怎么过生活是不一样的。一些人为了享受加州的好天气而搬去加州,想要过上更快乐的生活。然而,他们的经验自我不一定令他们变得更快乐。不过,当他们回想起俄亥俄州的坏天气,他们会因为觉得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而感觉快乐多了。

]'AN0GE0

S"X`V P$v;O]0在演讲中,卡尼曼海分享了他从盖洛普调查中发现的一个有趣现象。那就是人的感觉会随收入的多少而变化。对于占样本很大一部分的年收入低于六万美元的美国人而言,他们是不快乐的, 而且收入越低,他们则越不快乐。 而当收入超过六万时,则得到一条标准水平线。 显然金钱是无法买到经验自我的快乐,但没钱却的确能给你带来悲惨的境况。对于记忆自我而言,人们赚的越多,就越满意。 这跟情感没有任何关联。心理学空间mJ9fn,S&K!l

心理学空间/x i.N-S2~;Eg#s

最后,卡尼曼还提到,快乐认知研究在公共政策中的地位日益上升,快乐也逐渐被纳入到考量政府政策的指标。这需要人们思考如何定义快乐指数,究竟是取决于记忆自我还是经验自我。由此,也会产生不同的方式,提高快乐指数。

)v*O)K bNp M0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记忆 快乐 行为经济学
«没有了 Daniel Kahneman 丹尼尔·卡尼曼
《Daniel Kahneman 丹尼尔·卡尼曼》
Daniel Kahneman与行为经济学»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