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身体的讨论班
作者: 米歇尔∙吉布尔 / 9977次阅读 时间: 2012年9月22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k_+n6Y0}NTd,r!r

第二讲:实体的模态?身体的形象?

iZ'ZY-\%X\0心理学空间B"J eT(z!pMDol8W

Modalité de Substance ? Image de corps 心理学空间7H3].p#}%N'i

Z'gD-V"R'|L.U!D'n0主讲:米歇尔∙吉布尔

2h"W7e{2y0心理学空间M'j5O4vi4s D

翻译:霍大同

ng$R7Z,g)E!r$TiT1J;P0心理学空间t;F q&X;y)l'Ur

时间:2011年9月6日 心理学空间_(W|0pa UJ

心理学空间,c9i:W_1W6B

大家记不记得昨天我们讲到了在死亡之后身体变成了什么。我昨天下午在按摩店做按摩。因为我的身体很糟糕,前8天在热浪之下,身体不舒服。我自己原来有关于按摩的经验,按摩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不得不停下来,我朋友觉得是不是要把我送到医院去。我说为什么不直接把我送到坟墓中去呢。今天早上有了暴雨之后我觉得很好,我更愿意在这里讲而不是去打网球。 

6f8\?,pR:[9_qS&D Q k0心理学空间O-@"M{'f%YG

死亡以后身体的问题,我离这个问题越来越近。目前为止我的身体还很好。我现在讲在西方传统中间死亡后身体变为什么。按摩至少让我认为是不可能通过Skype来做的,或者在大商店里有按摩椅,我从来没试过按摩椅,我更愿意坐在精神分析的椅子上。 心理学空间/l,^F0c.C W aS%gw

心理学空间P8^q Muy+g)k)k

昨天我们很短的谈到了希腊和宗教的传统,今天我想跨越的谈一下未来。当时有一个关于形象的争论,即上帝是否可以通过一个形象来代表。在希伯来和伊斯兰的传统中,上帝是不可以通过形象被代表的,而在天主教的中间这个关于上帝是否可以被代表的争论持续了近7个世纪。东正教主义中间是通过图像来代表的,在天主教传统中是通过意象来代表。Icone(圣像)和意象之间的差别就是圣像看我们,imago是我们看圣像。我通过这个转到17世纪。 

!c8h7?nc ~JN0心理学空间,K%clZ:d1Ry(PhF

17世纪称为启蒙时期,也是神学和哲学区分的年代。刚刚开始的神学的权威和后来批评神学的哲学相区分的时代。那个时候就有两个真理,一个是基督教,另一个是哲学。逐渐的哲学在发展,后来就到达了所谓光明的世纪。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在知识分子的圈子,中国起到了一个重要的作用,是通过耶稣教的传教士传输到欧洲的。这些哲学家们是根据耶稣教会在中国找到的证据来批判上帝是创造者的概念。当时受中国的影响最重要的哲学家是伏尔泰和孟德斯鸠。伏尔泰被认为是中国迷,他非常爱中国。伏尔泰对耶稣教会带来的中国的情况很少有批判,而孟德斯鸠则相反,他会有很多的批评。在光明时代之前中国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就是有一个神学和哲学的区分。耶稣教会的教士们处境是很困难的,一方面他们被禁止在中国传教,但是另一方面教皇也禁止他们讲中国的事情。 

yw%?{ @2Y6{0心理学空间#K uk4?_U Zx6{&s

为了讲身体的问题,你们知道有一个重要的人就是笛卡尔,他对人类的本质有更多的询问,一般人都认为笛卡尔做了一个身体(corps)和精神(esprit)的区分。另一个和精神的词连在一起的是ame(灵魂),精神更多的是在哲学的潮流中使用的,但当时神学中也会使用。但灵魂是天主教最主要的概念之一。当时认为,笛卡尔有一个对精神和身体的二分。我们看一下这是什么意思。Substance(实体的概念)和Ousia(希腊语中“实体”的概念),在法语中是继承了前者。当遇到精神和身体的区分时,笛卡尔认为人类只有一个本质,人类是一个综合体,人类的本质并没有被分开,仅仅只有一个实体,这是基本哲学的概念。但是如果只有一个实体,那么笛卡尔如何又说人由身体和精神的区分呢?

4k}5K3P-@*T0心理学空间cvXU)^ b,[E

有两个模态来表达人类,一个是精神,一个是身体。此时精神和身体的区分就表现出来了。笛卡尔关于精神的问题,他没有很好的区分精神和灵魂之间的问题。他说精神或是灵魂的模态是对身体有更多的力量、更多的权力,是灵魂指导着身体。因为他没有很好的区分,所以对他来说是精神和灵魂是一回事,也就是说精神对于身体有更多的权力,因此精神指导着身体。 心理学空间~'n f(g"_&n b t l

心理学空间4z OT;V1e0Op_-I)H j

对于天主教来说,更为重要是死了以后的东西,死了之后身体不存在了但是灵魂还存在,因此,人们就必须要为死后而做准备,以便死了之后自己的灵魂可以上天堂。天主教认为生命就是对死亡的一个漫长的准备,因此不是身体的命运,而是灵魂的命运。在死亡之后,灵魂有两种东西,一个是欲望,另一个是对上帝的爱,所有当他活着的是没法看上帝,我们有看上帝的欲望,但只有在死后才能看到上帝,如同面对面的看到上帝,就像是在镜子中看到一样。这两个东西也是精神分析中的基本概念,只是天主教认为只有死后才能真正得到。因此,身体是被精神所指导的。关于活人的欲望的问题,也就是性欲的问题,在宗教里是用“贪欲”这样一个概念来讲述。这个是讲笛卡尔的思想,他当时并没有完全离开天主教的思想。然后我们现在有15分钟的讨论,我需要你们的意见: 

9E;ucH,C)QO koL/q0

O2H3Z+OYx01、你是如何理解精神和灵魂之间的区别的?

mMc'N-x/H:\"ql.j!v0心理学空间Y3v5L1^lk!?)U9A

答:太早了,你太着急了,我现在说的是首先有个人类的统一体,然后统一体有两个模态。之后区分出两个东西。有一个差别就是精神和灵魂是身体的指导者。

&GL`.|7V xj0心理学空间 K'ph6d!c E:X1]

2、当时传教士提供给法国的中国人的形象是个什么样的形象? 心理学空间X'nrB`!d4E

R i"mC;rA@.k7mW0答:首先,在这些耶稣教会有一个传教士,他学习了中文,中文学的很好,之后他穿起士大夫的衣服,他给中国带来了最初的科学,此时皇帝就接待他了。但是后来皇帝发现传教士脑袋里的科学只是诱饵,他们的目的更多的是让中国人信天主教,然后就承认上帝是普遍的。但是此时中国的皇帝就把他们赶走了,认为这是不可能。 心理学空间j&glC[R$~+X

y,G*MkY0当耶稣教会和中国人谈论死后可以上天堂,让中国人信奉上帝时,他们遇到了中国的丧礼。祭祀涉及到了死亡之后身体的情况。中国人他们是对自己的祖宗做这种祭祀,死亡的身体是为了献祭祖先。这个观念和西方是不同的。在15世纪的西方人们也有葬礼,但死者的身体是贡献给上帝的不是贡献给家族的,当时没有家庭性。因此家庭的财产不属于家庭,而是全部给了教会,所以也就没有财产可以在家庭中传递的艺术。15世纪中有一个鼠疫在欧洲广泛流行,75%的人都死于鼠疫,这是一个巨大的灾难。当时到处都是尸体,引起的人们开始修改遗书,家庭的财产并不是全部给教会,而是给他自己的家庭。因为有很多尸体,当然就有收尸的人,收尸的人通常都是直接把尸体放在马车上,然后运到墓地去埋葬,那里没有棺材,所以我们可以直接看到尸体。马车拉尸体的场景就被称为是复现表象。为了这个,就有很多死神的艺术,死神的舞蹈。整个这个持续了近一个世纪。另外一个后果就是唤起了爱诺的欲望。此时并不是一个贪欲,而是一个再生产的欲望。因此人们就有更强的做爱的欲望,以便能生更多的孩子,对做爱来说没有什么不好的理由。社会处于一个危险中,人们希望能够重构社会。我们昨天说过,弗洛伊德说死神和爱神是连在一起的。因此15、16世纪,就有一个家庭财产在家庭中传递而不是交给教会,同时家庭的性别也出现了,17世纪时中国的丧礼也传递到了西方,中国的丧礼涉及到的是和祖先的关系而不是和上帝的关系。当家庭的财产在家庭中间传递时,教会就丧失了很大一部分的财产,这就是教会和哲学分裂的开始。当时有个哲学家他自己只有名字,没有姓氏,而他后来是使用出生地的名字作为姓氏。 

4Y&D&M3DE7G%j0心理学空间x Xg;kWs3M;g h

3、中国传统中有人性本恶和人性本善的说法,而西方恶的部分是需要忏悔的,而善的部分是投射出去的,另有一种说法是人就是一张白纸,这是不是就是笛卡尔所说的。请问现实是如何理解善与恶的问题? 心理学空间z9D x)\bT

(I+j m6d&S0答:这提到的是西方传统和中国传统之间的关系。显然我很了解西方传统,但是我刚刚学习中文,试图阅读中国的文献,此时面对中国传统我还像个婴儿。有一个耶稣教会的教士,在中国生活了20年,学中文读中国的书等等。而我10年以来,一年来中国一两次,每次待的时间也只限于一周到两周,我就像一个婴儿一样,我更多的是希望你们带给我一些你们是如何看中国传统的。我想说的是对于西方光明时代的开启,中国当时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尤其是上帝的问题。也许你们自己并不知道。关于身体的问题,中国究竟占主导的思想是哪个,是儒家的思想、道家的思想还是一个混合的思想,我没有办法回答。如果涉及到我们的问题,当时传教会带给欧洲的重要的信息是,这里有一个中国的文明,他们不需要上帝,社会也运行的很好。在西方只有基督教的文明,而在基督教文明之外就没有文明,有的只是野蛮人。他们发现南美洲和非洲的,他们被称为野蛮人,不是文明,而中国被称为文明。非洲和拉丁美洲也有很多东西,但是他们都没有达到基督教的一个程度,而中国不同,所以他们面对的是另一个文明,此时对基督教来说就是一个可怕的冲击,正是这种冲击,刺激了哲学离开神学。因此也就刺激人们对基督教认为上帝是造物主这个观点提出了质疑。 

A4wvIl K^0心理学空间:l(j S6fN;Cy ^

4、有一种观点认为死去的身体会复活来接受审判,如何理解身体的一致性? 心理学空间/k9@D+V*V7C1ZgK;e

tf3E7T%V0x0答:再生和基督再生是联系在一起的,这个问题很复杂,涉及到了坟墓,当时人们把基督安葬了之后,后来再把坟墓打开的时候就没有人了,这个是很神秘的东西,需要10年来说清楚,有一个天主教的嬷嬷,在晚上12点的时候会唱歌,当时我看到过。仅仅是老年的嬷嬷,因此他们的声音并不是很好。他们所说的是基督复活了,持续近两个小时。他们相信基督是可以复活的。这个问题太复杂,我不是神学的专家。 

~3Y Z3wiA0

P z9ol8tiX!t's05、中国人很珍爱生命,但是当想惩罚一个人的话,可能会把他的尸体破坏了,或者是把他的坟墓破坏了。

j_aZB v*wSz0

.]7QQD6P4[)J_Q0答:西方也是这样的情况,当时是犹太人和基督教的冲突,当时的人们就是破坏了犹太人的墓地。他们也会做这种事情。 心理学空间7oG A:C7{o7t*JIg

心理学空间 h^u7|0i~

6、可以进一步讲一下基督教中欲望与爱的概念和精神分析中的欲望与爱的关系吗? 心理学空间 y[7F`p [NI

心理学空间R^8t:_nD0\1g3CH ~?-Z

答:这是一个我想继续讲的问题。我已经讲到了笛卡尔,精神和灵魂的模态也是观念的理想的模态。对于笛卡尔来说观念支配着身体。在笛卡尔之后有斯宾诺莎,他俩的区别的是笛卡尔是在基督徒的传统中产生的,而斯宾诺莎的思想是在希伯来的传统中产生的。 

v1b/g8y*~ y7CD`0心理学空间;y{ Wy3h8fS)f-_

他稍微修改了笛卡尔的观点,对于斯宾诺莎来说同样有一个实体和两个模态,一个是观念,另一个是身体,这两个东西也是实体的两个方面,但是在这里灵魂没有被强调。同时也不是灵魂在指导身体。在斯宾诺莎那里出现了身体的自主性,他把身体称为什么呢?他认为身体不能够单独的活动,一个身体必然和另一个身体有关系,是他思想中重要的一点,身体是痕迹的携带者,这些痕迹并不必然是可以看到的,或者并不是必然听到的。因为一个身体和另一个身体有关系,一个身体就可能把他的痕迹带给另一个身体。或者相反的,另一个身体也可以把他的痕迹带给这一个身体。 心理学空间'Rwc i a qF

C&Bd~3B6s xjk0你们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斯宾诺莎关于痕迹不可看、不可听、不可感觉的问题。但根据我粗浅的了解是在道家和佛教的思想中间说到身体中有一些东西我们是看不到的。对斯宾诺莎来说不存在一个身体不受其它身体的影响,这个是他关于身体的概念的进展,身体没有驱除观念的模态。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读过斯宾诺莎的《伦理学》。那么我建议大家去阅读一下。希望你们读中文,如果你们有勇气的话可以读法文,甚至是拉丁文。也就说身体是受其它身体的影响的,这就意味着痕迹进入到了这个身体,身体就被破坏了,局部就有了缺口。这就提出一个问题,如果有个身体的自主性和精神的自主性,那么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这个关于观念的模态,什么是这些观念,这些观念是关于身体的观念。因此观念的模态首先是关于身体的观念,接下来才会有一些来自于哲学的观念。这个时候身体是独特的,观念是普遍的。正是在那时表达了观念的独特性,身体的独特性涉及的是个体,这个思想是被拉康重新利用了的。拉康说精神分析是一种特殊性的科学,如果说精神分析是一个科学,是因为他的治疗仅仅是一个独特性的治疗。当一个分析者来到分析家这里时,分析家对分析者的独特性是没有任何知识的。拉康和斯宾诺莎之间的对应关系是,拉康说分析家是一个假设知道的主体,也就是说一个人来见分析家,是他假设分析家知道他所有的东西。因此他认为分析家要回答他所有的问题,所以拉康认为分析家是一个假设的知道,但是分析家本身并不知道分析者的独特性。这样的独特性的概念在是笛卡尔中没有提出,他涉及的是身体而不是观念的部分。 

,q kki!pY}0心理学空间d |}.t[O

为了说斯宾诺莎对拉康的影响,我们就的说他本人对中国独特性的一个想法。他说到中国的书法,这个书法是通过笔的唯一的一笔一划而形成的,为什么这样说,是因为写了一笔就不能回去进行修改,书法是一个破坏普遍性的独特性的技术。你们可能比我更了解,你们可能有人会在练习书法,你要有一个对身体的控制,他需要身体的参与,如果没有参与你就不可能写出书法。我们可以看到独特性的概念从斯宾诺莎到拉康,再到和中国的关系,这个独特性的概念对于普遍性提出了质疑。斯宾诺莎本人也是被荷兰的阿姆斯特丹的共同体所驱除了的,为什么会被驱除呢?当时他说存在身体的模态和观念的模态,当身体死亡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他认为如果身体死亡了就不再存在灵魂,但是在希伯来和基督教的教义中认为死亡之后我们还有灵魂,因此对于希伯来和基督教来说灵魂是很重要的。而斯宾诺莎来却说身体没有了之后,灵魂和观念都不存在了。换言之,身体死亡后,他就不讲了,正是因为他这样的观点,所以他被驱逐了。 

X-N*T{\2a:uJ)`0心理学空间:?(O8nY(^N9OC

在拉康自己的人生经历中,他也是被精神分析的共同体开除了的,正是这样,他说我如同斯宾诺莎一样是被驱除教门的,但只是不是被教会而是被精神分析的共同体,这个共同体被叫做IPA。拉康说幸亏我被驱除了,现在我可以叫雅克•拉康,如果我没有被开除的话,我就和所有分析家一样是一个普通的分析者,斯宾诺莎的荣誉和他的驱除是联系在一起。所以最好的成就独特性的方式就是被驱除,但是你要能够成为那个被驱除的。 

gQ F[,[hu0

@#V2h'u`0涉及到中国的书法,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心理治疗方法。因为有了计算机,书法在逐渐的消失。10年前我还不觉得,但是我逐渐发现了这个问题,我在巴黎遇到中国朋友,问他某个字怎样写的时候,他们有时也会想不起来。为了写书法,你必须是不假思索的把他写出来,如果你去思考,就不能够写出来,是身体知道,相对于书法的问题,还有另外一个和中国的关系,不是来自于伏尔泰,而来自于孟德斯鸠。孟德斯鸠是当时西方思想家中最了解中国的,他认为中国人都是斯宾诺莎者。当时教会攻击伏尔泰和孟德斯鸠,孟德斯鸠的理由是认为他是斯宾诺莎拥护者,同时中国人也是斯宾诺莎主义者。为什么这样说是因为独特性的问题的讨论。这和习惯性的看法:“中国人没有个体,都是群体性的”是不一样的,孟德斯鸠认为中国人有独特性,这种独特性的概念首先在斯宾诺莎那里出现,但是最后更多的是被拉康所利用。因为对于教会来说仅有普遍性 心理学空间Mi-P4q}

oF/kzz-[Bq#IM0提问: 心理学空间~:yD?-Z/HQ d`

心理学空间0m jTum6CT$?

1、精神分析中弗洛伊德有个冲动的概念将精神和身体联系在一起,那在这个模块中又是怎样联系起来的呢?

7`9N2gdO0

hB`:u"dc0答:从弗洛伊德元心理学的角度来讲联系是很困难的,因为当时他没有和当时的科学有联系,只是他自己的思考。而拉康不同,他是和周围的科学连在一起的,以及包括弗洛伊德同时代的语言学,弗洛伊德没有和他们有很多的接触,更多的是拉康将他们联系在一起。所以说直接将哲学的这种方式和弗洛伊德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可能会太快了。 心理学空间&C7Vt1DN

ev z9mPx$P0只有一个女俄国人和荣格、弗洛伊德都有关系,她和荣格有爱情,但后来有一定问题之后到弗洛伊德那里做分析。她叫做Sabina Spielrien,她是知道当时这些学派的,她写了一篇文章来介绍,文章的内容是为什么在每种语言中“妈妈”和“爸爸”的发音都是一样的。这是雅克布森的发现,好也观察她自己的女儿,最初的音素是如何在吸奶的过程中联系在一起的,但是弗洛伊德本人没有这方面的发现。当时她讲因为孩子吮吸的过程和妈妈、爸爸的发音是连续的,孩子是如何在第二次重复的时候停下来,从而变成语言。她提出的这个问题就是孩子出生以后他的身体是如何进入语言的。斯宾诺莎谈到身体、痕迹,最后到形象,但是没有谈到语言的问题,没有一个思想说观念是建立在语言的基础上的,他没有达到这一点。但是他认为身体以一种自动的方式表达,不通过语言而通过痕迹来表达。因此有一个痕迹的记忆,而没有观念和语言的记忆,没有普遍性的关系的记忆。 心理学空间@'L:|M:m3Rr_)~li!_

I5W}ZS V Q0上一次的讨论的是有言在的问题,是言说与语言的问题,它是一个一般性的问题,但是它是通过一个人的开口,然后通过声音来表达的。此时就有一个身体的问题,是身体在说这个语言,所以我们从言在的讨论转为身体的讨论,我们从婴儿和精神病患者那里发现,他们是不可能通过语言来进行表达,所以我们要找到另外一下方法,比如说焦虑。此时有一个独立于语言之外的身体。焦虑表达的目的是重建与语言的关系,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身体有个独特性的维度。 

/t r9INbON0

s/] _#c:cEIl0我给大家讲一个我的个案。去年我在北京的孤独症中心工作了8天,我没有和孩子工作,而是和孩子的父母工作。当时工作结束后,我和翻译走到过道上,过道上有很多家长在吃午饭。此时有个家长过来,可以看到家长和孩子之间有问题,他没有办法让孩子按照他的办法安静下来,此时孩子就乱蹦乱跳,先是躺在地上,然后又站起来,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他看了我一眼,他朝向我想和我拥抱,我就和他拥抱。母亲看到孩子失控,他想把他抓回去,我和母亲说你不要管,此时我和孩子有一个通信,我们互相微笑。孩子和我拥抱,我突然有一个观点,我应该找他的母亲,于是我牵起母亲的手,一起走向食堂,此时孩子很安静的走在我们的后面,到了食堂之后我和母亲告别。然后第二天,我已经忘记了前一天的事情,中间休息时我看到男孩在吃东西,我朝他走去,他也朝我走来,我以为他要拥抱我,但是他将嘴里的东西吐到了我的脸上,是因为昨天我和他母亲是在拐角的地方进行告别的,没有让这个孩子看到我,我就逃跑了,第二天他就会对我有一个回应。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没有一个词。我对他很不和善,没有和他告别就逃跑了。 

U&iW(D!iM4p#Y a;T_0

U N$ORhF5v0我举这个例子,说的是用身体不用词来讲而是用其它的方式来讲,但这仅仅是一种假设。这个假设是建立在斯宾诺莎的观点上的。斯宾诺莎提出一个问题,当身体死亡之后就没有关联了,这是斯宾诺莎的观点。我们追溯他的观点,当怀孕到出生的时候,身体都是没有观念的,在胎儿的状态中是没有观念的模态的,但是身体此时仍然是有痕迹,这些痕迹是看不到,听不到的。斯宾诺莎提到了身体死亡的问题,但是没有提到身体诞生的问题,我根据可能性构造一个假设,同时我在中国的材料中找到了一些东西来支持这些假设。 心理学空间S c/Ta Z8z

tq ^(s1@#Us"GI0我找到的观点是有一个中法双语的王充的著作《论衡》,在其中有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他讲到了命运的问题,天的命运,星座的命运等等,同时他也讲到了精子和卵子结合的一个状态,这是有一个父母生命之气的结合。这里就有一些痕迹登录,是在语言之外的。胎儿生气的结合决定了他未来的命运。同时形成了一个胎儿在整个子宫的怀孕期间,他的身体和母亲的身体是有一个联系,就有一些痕迹,而这种联系都是在语言之外的。在出生的时候,孩子的哭喊、呼吸,此时进入了音素的世界,有一些可以看得到、听得到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有痕迹的,同时影响到了生命。在中国的临水夫人的故事之间有个胎儿的治疗。在3-5个月之前,我打了中文的“胎儿治疗”搜索到了很多关于胎儿治疗的内容。法国有个汉学家,研究道教,他也谈到了胎儿治疗。为了支持我的假设,我在中国的文献中找到了更多的支持,而不是在法国的材料中。法国有很好的翻译,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读过王充的著作。王充一直是被传统的思想所覆盖的,他最出名的是儒法斗争的时候,当时认为他是法家的,他的著作才变得非常有力。之所以他被称为唯物主义者,是因为当时他评判很多人认为精神是独立于身体存在的,精神可以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他认为这些相信灵魂不灭的人们是一种精神的错乱。也许他是第一个谈论精神错乱的人。对我来说,他就是中国第一个精神分析家。他说相信灵魂不灭的人都是精神有问题的,因此我们要来解决的就是如何来治疗这些精神有问题的人。治疗之后这些灵魂不灭的信仰就不会有了。 心理学空间T |i?!Qu/~

心理学空间/z,]h.\;v,Wwr2m

2、有个人做了心脏移植手术,整天抱怨他有一个别人的心脏,这是一种错觉吗?

~\cG-Tj%n {*W&c0心理学空间 d(^-[x'?J6b

答:我知道,有一个器官移植,而这个器官移植在全世界都有,中国也有,同时也有器官的黑交易,这种黑交易甚至是达到了把人杀掉直接把器官取出来。这种器官移植是一个真的东西,不是一种幻想。在中国甚至会把死刑犯的器官取出来送去医院,而死刑犯的家属没有得到一分钱。我没有经验,没做过器官移植者的分析,所以没有办法回答你的问题。 心理学空间c[~uT0L

kI1Y`m8A3F03、现在我们可以移植心脏、肝、肺,几十年之后是不是有大脑的移植呢? 心理学空间 c {4wa'C5@

Y.E[-@P.{)_+G%e6mfP0答:你忘了另外一个器官,就是男性生殖器。很有可能在十年、二十年之后,就会有器官移植者来做分析,那时就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显然有一个结果可以指导他产生想象或妄想。完全有可能这些妄想或是幻想是由器官移植所引起的。 心理学空间5m"nas1Q8Ky*_

心理学空间.\3t P7qB!pd

4、两个灵魂是不是会和一个肉体结合?精神分析中肉体在场非常重要,肉体的重要性会不会达到某中程度,就是灵魂眷恋肉体,而见上帝的欲望被搁置了呢? 心理学空间D5_.u2S1T2vA

;Gmh,w)vd2rR9VY0答:我从来没有听到宗教学的人士谈到可以两个灵魂和一个肉体相结合的问题。灵魂不愿见上帝更喜欢肉体是一个宗教的问题。当时中世纪,有很多的女巫会有灵魂附体,而另一种说法是因为灵魂被魔鬼附身所以不愿见上帝,而此时应该把魔鬼驱逐出去。 

URY!E"j$te7X!p0

~:E;lbz0我这里有个66年拉康建立弗洛伊德学院时写给他哥哥的信。我给大家这样的材料,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复印。那个时代,精神分析也有一个危险,当时梵蒂冈要驱除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而不是荣格的精神分析,他们认为荣格的精神分析和梵蒂冈的思想是相同的,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是要被排挤的。拉康给他哥哥写信,是希望他哥哥可以安排和教皇的见面,做一个当面的解释。他要提供一个证据表明他正在和宗教信仰很好的一些人一起建立一个学院。最近有个精神分析家编辑了拉康哥哥的著作,现在已经有两卷了。他证明拉康最重要的参考还是斯宾诺莎。斯宾诺莎和拉康都被驱除教门,梵蒂冈也准备将弗洛伊德驱除,而拉康说他当时是和一些优秀的宗教信徒们建立一个学派,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我想说的是精神分析的实践始终都处于非常危险的状态,一直面临着来自各个不同方面的危险。而心理治疗对社会来说是必须的,没有任何危险。 心理学空间[2k-h9BbaWc{

心理学空间6P-S nH8@@

q7ox2\+Cm%W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不对称的切口——梦与无意识主体的结构 拉康学派
《拉康学派》
从弗洛伊德克莱因到拉康理论中的FruStration概念考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