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女人与婚外恋
作者: 木耒 / 4154次阅读 时间: 2010年3月22日
来源: 拙风文化网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女人就是这样的,自己的感情总是很难抑制,内心世界总是像一张白纸一样平铺在男人的面前。

  人的一生当中不知道要遇上多少个擦肩而过不知其名的陌生人,可是遇见了也不一定要相识,即使是相识了也不一定要相知,即使相知了也不一定要相爱。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很难说清自己会爱上几个人或者是自己会被几个人爱的。

  一个女人的爱是不露声的,然而要想做到不露色那还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一般的人或者说是一个情场高手,也许也难以做到的?一个从没想过会红杏出墙,没想过再攀他枝的女人,也会输给了爱情

  年轻的时候渴望爱情,却很少有人追求稳固,海誓山盟的语录最终大多都附之一笑,或者是一哭。两滴女人的眼泪不知道能放大多少失败的爱情。终于有朝一日结了婚,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做了老婆做了母亲,以为这就是生活,应该顺其自然,可是人的情感却不是那么稳定的。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我不知道是谁说的,的确水是最容易漂移荡漾的,几乎是很难平静得一丝不动的。时而泛起涟漪,女人的情感曲线更是明显些,对于情感上的要求也更细腻些。

  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现代意义的爱情,有享受,可是也有压力。是现代的社会压力和猥亵的生活环境让我们有时不能自拔。能和一个人相爱是很难的事情,尤其是一个已婚的女人或者是男人,那就是一件更难的事情了,“无缘对面手难牵”,这句话是有它的亘古不破的理由的。下定了多么大的决心去重新去爱另一个人,男人们做起来要比女人容易的多,互相的吸引过后转换成一种一样的性的满足。

  人都有一种欲望,无论是物质的,精神的还是肉欲的。男人可以在外面勾三搭四,为什么女人就不能呢?其实寻找快感的女人并不是多见,然而人性的本身却是每个人都无法脱离的。婚外恋情那只是我们的无意的相遇,在那一刻世界随着我的相遇而变得狭小了,最终把数十亿人缩小到了两个人。世界上的爱情,偷情,滥情不知有多少是因为同一个不经意的相遇,日久生情这是一个有情的个体都无法抗拒的现实。

  正所谓“五百年冤家今朝相遇,三十年恩爱一日遭逢。”

  混乱的空气窒息着人世的每一个角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待爱情,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刚刚从爱情中拼死的争脱,无论是爱还是被爱都是一种折磨。

  路上的男人们依旧在大步流星,为了生存而佝偻着脊背,女人们,年轻的打着伞,把丰肥的屁股暴露在太阳与伞的下面,左右摇摆,一双双色咪咪的眼睛也跟着半空中的诱惑游移,垂涎三尺。而年老的则披着岁月的纱巾彼此搀扶着从人行道的这端穿向那端——其实就是一种缓慢的像蜗牛一样的移动,她们是便宜的地摊的最慷慨的消费者。城市里的最孤独的行者,匆匆地走过来走过去,去寻找面包和牛奶。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人世间的人谁都逃不过性的诱惑,当然那并不仅仅是一种低级状态的诱惑,那更是一种需求。男人需要它,女人同时也离不开它。男人往往是性的主动者,而女人则把自己的欲望隐藏在男人的求欢眼神里。

  有的时候相逢就是一种缘分,有一种爱情有缘无份,有一种爱情有份无缘,无论是那一种,这其中都有一分深深的感情。世间无论是什么事情,一旦有了感情的参与,那事情也就难免变得复杂了,偷情就是复杂事情中的一种。

  “性”用当今比较低俗的话讲既是“肉体”,我曾说过它是资本主义的道德,其实它是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社会,任何一个阶级,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不能否认的东西。

  柏拉图死了!上帝也死了!

  女人应该将门打开后再虚掩上!

  在书上见过这样一段话:“在所有的婚外恋情当中,男人偷情目的是为了性,女人偷情则是为了情感的交融。偷情对于男人来说就是偷,偷了以后便不觉得那么珍惜了,而女人则往往就会错位,她们往往希望拥有偷来的东西。”我觉得这句话说的并不是那么的全面,难道女人就从来没有从性的方面上得到过她们所要的东西吗?只是对于大多数的女人由于是女人的原因而从不把真相表露给别人而已,而对于男人的过分花心也有所夸大,有的男人在得到肉体或者是性的满足以后,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是否真正的得到过女人的心,他们在情感与性之间也曾有过彷徨,但是在强大的社会影响力下,他们有的时候不得不放弃情感而已。

  “一个男人如果对一个女人产生了特别的情感,那么他刚开始的时候,接受的是你的上半身,但日子久了,就会处心积虑的得到你的整个身体,而女人呢,在最开始的感情是从上半身开始的,最终她付出自己的最真挚的东西”,没错男人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但是有句话叫作:“孩子是夫妻生活的纽带!” 那么作为婚外恋情的两个人来讲维系其长久的纽带就只是精神吗?错了,柏拉图就是死了,即使他还活着,他也不能否定自然否定生活本身,性就是捆绑偷情情人坟墓的最牢固的纽带,然而这根纽带不是谁强行系上的,它是偷情者男女双方共同制造的,它一定是在一定深厚的感情积淀的基础上系起的。性也是一种特别的催化剂,它可以使爱更加的深刻,而不是社会所责备的男人的薄情寡意,只重肉体不重情感。

  而同时呢,女人其实更是需要性的。

  四处都被高山封锁着,风被阻隔在外面,无法施展女人的魅力,而而女人就只能这样忍受着炎热的寂寞。

  《虚掩的门》,小事情中显出大智慧,其实静静地想想,这个世界还真是复杂中见简单,简单中又隐藏着那么多无法琢磨的复杂。

  每个人心中都可能掩藏着一些或小或大的秘密,外人看不到,自己也解不开。究竟是自己错了呢?还事情本身就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复杂?不能通过自己的窗户去看别人的世界,别人也不能打开你的窗户去透视他的世界。

  人最可恨的是有感情,一生中不知道把多少解不开的疙瘩都藏在感情的旋涡里,去随波逐流,可是风平浪静的时候那就是自己的寂寞。人喜欢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规划花草树木,无非是为了心灵上的喜悦。以为自己可以左右什么超出自己以外的东西。

  究竟是要把世界掩藏在我们每个人的心理?还是要把我们每个人的心掩藏在世界里呢?选择了前者那就是把静态的无感情的东西藏在动态的有感情的物质里面。选择了后者是否又能够真的对得起自己的心呢?

  “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天下的灾祸没有比不知足更大的了,天下的罪过没有比贪得更大的了,所以只有知足的这种满足才是永久的满足。人活着贵在知足,可是知足了人之大欲又怎能存焉?人是宇宙的缩影,人是世界的缩影,人是社会的缩影,人也是自己的缩影。在制造了一系列的外部世界的同时也制造了自己,在制造一系列的内部心灵情感的同时也禁锢了自己。

  要默守陈规呢?还是要突破现实呢?

  随波逐流谁又能保证前方不会有险滩?

  天静静的飘着黑色的云朵,心终于能慢慢的恢复了平静,使自己能开始有意识的去思索一下人生,使自己能够为生活理一下头绪。世界上的事情究竟有多少真正是错的,有多少真正是对的,对与错有多大的距离呢?要判断一件事情本身的性质,是要站在谁的立场去衡量是非呢?对的是否就能永远对下去呢?错了是否就永远不能够原谅,没有谁知道的事情能腐烂到尸体里吗?女人总是把自己置于一个悲哀的绝望的境地,一扇无影的门啊,穿过两颗赤色的心。所有问题最终都找到了一个答案:放弃。

  人们只能躲在世俗的围墙底下,偷偷的彼此相爱,即使有一天天塌了地陷了墙倒了,那又能怎么样呢?毕竟他们也不是这个世界上的首创!

  “一个人哭了很久,后来慢慢的从泪水中把脸打捞出来,。事事总是让人难以预料,明明是我背叛了他,可是没想到他却早早的已经欺骗了我”,男人掩饰事情的本事就总是要比女人高过一畴,怪不得世界上的国家领导人大多数是男人而不是女人呢?男人保守国家机密的能力要远远的超过女人。他的门也在虚掩着。这就是男人。

  一个人爱另一个人就是要让他幸福,让他的生活充满阳光,让笑声响彻他的耳旁,让赞誉降临他的身上,谁也不能替代我,任何人都只能是一个旁听者。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扇门,在你还不懂事的时候,就只知道开或者关,来来回回的走,就像是走城门,开的时候就开,关的时间就关。渐渐的长大了,有一天突然觉得有一些的东西要看得紧紧的,却不小心把钥匙给弄丢了。想把它开着又怕有人会偷偷的溜进来,要是彻底的把它关上可是自己却又丢了钥匙,没有了办法也只能把它虚掩着。

  有一句话叫做:隔着门逢看人——把人看扁了。其实你自己也偷偷得把着门手向外面看看,这样你才会知道,自己把这个世界统统的都看扁了,门外根本就不是你曾经想的,像动画片里演的那样的万仗深渊,即使那里是万丈深渊,掉在里面你也会知道,那里才是你要的世外桃源,高台楼阁,亭谢花香,鱼翔浅底,蝶戏千丛,一个崭新的开阔的世界就会展现在你的面前。而不敢向外看更不用说走出去的人,永远只能把自己封锁在屁股那么大天地里,坐井观天那只是青蛙的悲剧,而自己呢,则是人生旅途上的牺牲品。

  人大多是不敢迈出那勇敢的一步的,大部分人还是想要安分的守住自己的宅基地,不论那是否是一块风水宝地。婚姻是一座大的房子,夫妻双方都围着这座大房子,周而复始的转,男人——所有女人的丈夫总是希望坚守自己的那块阵地的同时总是想方设法地去侵占别人的地皮,想在走俏的房地产行业上独占熬头,或者能为自己重新圈出一片美丽的园地。而女人——所有男人的妻子只是把自己封锁在自己丈夫的牢笼里,等待别人的典当,很多时候她们也想过要走出门去看看,尤其是走出自己的心门去独自的迎一下外面的风头,可是从前丢掉的那把要是却紧紧的束缚着自己。每一个人都不是自己的心理学家,都不能真正的懂得用怎样的心理测试去为自己打分,谁都无法走出自己命运的藩篱,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也莫要去强求,但是得不到的去可以看到和尝试到,偷吃了禁果,那是一种罪孽,然而命运却让亚当和夏娃需要去做这样的事情,因为有一条蛇欺骗了他们,可是,是谁让这条蛇去欺骗这样的一对单纯的男女呢?那就是命运。你现在所拥有的是你的命运,那么你将来遇到的那也是你的命运,这个时候就需要你的勇气去证明你的命运。

  人总是要学会变通,唐代人作格律诗,有严格的平仄要求。是不能违反的,可是这么不自在的要求就束缚人手脚,自己给自己的捆绑都是由自己决定的,何不给自己一点方便呢?于是就有了“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作着作着,诗人们觉得这还不够,就再次的给自己机会,就来了一个独创风格“拗救”,这就好多了,作起诗来既显得有水平又不违背规则,有一个地方出了问题,就有一个地方为之解决,这其实就是人的一种自我的解救与解放。人需要解放,女人就更需要解放。

  解放,不是说要女人为了什么而去自我的放纵,但是人的生活中毕竟就有那么多的不如意存在其中,那么多的不和谐的因素就是在影响着你的生活,其中包括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人是理与情的结合体,人也是理与情的矛盾体,在两大矛盾相互对峙的同时却又搀杂了道德的渣滓,封建社会的道德是男尊女卑,资本主义社会的道德是金钱与肉体。男尊是不必拿来否定的,但是也绝不能声称女卑,女人也应有他的地位荣誉,女人也应该有她的七情六欲,尤其女人应该有她的七情六欲,因为女人天生的就多愁善感,她们才是最需要安慰和疼爱的。金钱也是可以肯定的,因为没钱你就没吃没穿,没有吃和穿你的人格尊严就必定在社会和世人面前大打折扣,但是涉及到肉体,同样的那也只是男人对女人肉体的一种渴求的代表,它似乎把女人只是作为一种陪衬和满足男人的机器,这就是一种大错特错,还是那句话:女人也是人,她们拥有一切灵长类高级动物的一切欲望。男人需要的女人也需要。

  说到这里大家也就明白了,你们心中的——女人心中的那扇门你们要虚掩着,而且要顺其自然地虚掩着,因为我们是被受关注的女人——情、理、德的结合体。但是你们也要随时做好容许她变质的准备。

  婚姻就像是或者说就是一座围城,城里的人挣扎着想冲出城外,而城外的人却蜂拥着想冲进城里,其实这只是有过婚姻经历尤其是那些婚姻生活不幸福的人们的感悟与牢骚,你大可不必为此担忧,男人们有他们不为此担忧的理由与方法,那么女人们也有这样的理由与方法。

  婚姻感情的裂缝一旦产生是很难去弥合的,那就像是东非大裂谷,由于地球内部的力量已经无法让它们再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尼采说:“上帝死了!”我想如果上帝还活着,他也许有办法让它们复合,但那也只是也许,那么该怎么办呢?就要像唐诗里的拗救一样,既然有了“拗”就要寻求“救”,大裂谷无论怎么开裂他都无法脱离地球的母体而独立的存在,但是婚姻的裂缝扩大了却可以采取“离婚”的方式解决,但是那样的代价太大了,从传统的家庭观念来讲那还不是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你们的孩子,你们的双方父母,你们的亲戚朋友,他们虽然不是直接的受害者,但是,确实也会造成不良的影响,尤其是你们的孩子,对于他们的创伤那是无法弥补的,很有可能还会为更多的准离婚者提供现实的依据,所以离婚那不是一个最明智的选择。男人们解决此问题的最简洁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和自己相濡以沫的情人,当然这对于男女双方来讲往往都是理想化的相濡以沫,这种情人就是偷来的,更多的是在事情的严重化程度以前即闹到要离婚的程度以前早都已经偷好了的,甚至它还是一个引发事情严重的导火索,那么女人的上帝既然也不在了,同样的最好的办法也是“偷”。

  “男人偷情隔重山,女人偷情隔层纸。”一般认为女人的贞操观念特别强,是不会很容易红杏出墙的,在偷之前总会再三的迟疑,不是经历巨大的诱惑,是很难迈出那一步的。而男人则不同,男人没有贞操观念,想干就干,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其实我觉得:正因为女人的贞操观念才导致了男人面前的“山”,但是如果女人要是想偷的话,那挡在她面前的就是“纸”,有那一个男人能面对投怀送抱的女人而坐怀不乱的,所以上帝赐给女人的最大优势就这里了,女人的阻碍就只是一张纸。

  当然这里谈到的都是因为有感情裂痕的情况下女人的对策,那么在一个正常的婚姻家庭状况下,女人将如何来看待即将面临的婚外恋和处理已经存在的婚外恋呢?爱情有的时候是根本无法理解的东西,有的时候对一个人爱的死去活来,可是对另一个人却也存在好感,爱的死去活来的是在对的时候对的地方遇见对的人,而存在好感的则是在错的时候错的地方遇见错的人,这就是命运的冥冥之中的注定,既然男人不能做到“坐怀不乱”,那么女人那扇虚掩的门就可以在虚掩的情况下允许进与出。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恋爱和婚姻失败的共同点 爱情婚姻
《爱情婚姻》
女人撒娇促进心血管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