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美丽·维什(Emily Visher)和约翰·维什(John Visher)访谈:重组家庭
作者: 艾美丽·维什 / 1652次阅读 时间: 2015年10月11日
标签: 重组家庭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理学空间6C!A,i6N9T,]2a k

心理学空间.^ZGma6zq Yce y

临床心理学家艾美丽·维什(Emily Visher) 和精神病学家约翰·维什(John Visher)是重组家庭协会的创始人,他们在相关领域的著述有:《重组家庭:神话与现实以及古老的忠诚》、《新纽带:重组家庭的治疗策略》。

2k [h&Lr!tWf!i0

/^w PR^$G!a8e\D Ac0你们对继父母和重组家庭已经进行了多年的研究,所以我想和你们探讨这样一个话题,在重组家庭中会产生各种困难,针对这些困难,哪些事情对家长来说是需要做的而且是很重要的?心理学空间2^U|5wGN V@

I ?G1B.iSE0艾美丽·维什:我们所说的养育者联盟指的是儿童生活中涉及的所有成年人之间的联盟。例如,正如你看到的,一名儿童周围可能有三或四位养育他的成人,如果父母都再婚的话,就是四位了。如果所有这些成年人在关于如何养育孩子方面发展出合作关系的话,儿童关于忠诚感的冲突将会大大降低。大人也能从中受益,因为相互之间的关系趋于缓和,继父母和继子女之间的关系更容易建立。

qTc:}&KbI1w0

2wB] Y)M7e!m)f8u0我们选择用"联盟"这个词,是因为它指的是独立的实体为了完成某项任务的暂时结盟。家庭和夫妻双方都是相互独立的,所有的成年人之间形成了这种暂时结盟,他们的任务就是一起养育孩子。

_%I Z.T8o_5_"J0

Q+w0P m$FwL0重组家庭中往往会出现这样的困境,继父或继母想努力当好孩子的家长,但是孩子很可能会说"我已经有一个爸爸(或妈妈)了"。我们曾对重组家庭中的十几岁青少年组织座谈,问他们"你们希望你们的继父(继母)怎么做?你希望他们的角色是什么?"无一例外,所有人的回答都是"朋友"。问题的难点在于,这里他们所说的"朋友"有特别的含义,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好友,而是一种更亲密的关系。心理学空间 ]1~5S[+r

w6^i.z`"K-U3A0儿童与继父(母)之间可以用一种很有意义的方式沟通,这种方式不同于他们和亲生父母的沟通方式。在与继父母交谈时,他们可以更自由,因为继父母的卷入程度相对亲生父母低。在一次座谈会上,一位青少年说她希望她的继父能成为她的朋友,但是稍后她又说"我爱他,但是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她所说的是她希望继父能和她成为朋友,但是她对继父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那个时候她的继父在房间的后面,并且昕到了她说的话。心理学空间&u u1MlKXq;b

T*s9ggZG7fF0找到一个合适的角也既能满足成人又能满足儿童,这是很重要的,并且对共同生活的儿童和不在一起生活的儿童,成人的角色有不同的作用。他们之间的关系依儿童的年龄而异, 6 岁儿童的需要和16 岁儿童的需要就大相径庭。对于年幼儿童而言,继父母相对容易扮演他们的家长的角色。

||Nw}2\p*D$N0心理学空间;},f)k:}*_j qW

艾美丽·维什:继父母能在多大程度上成为家长,取决于与其再婚的那一方家长给予的权力。

} D#WZu2c.]4Ut+h0心理学空间V-i-@1@2}~(h H#p

艾美丽·维什:成人之间应该互相支持,他们应该共同商定家中的各项规定,照管孩子的家长负责强化这些规定,直到相互之间的关系都妥善建立。心理学空间,a}?^N B|9VV{

心理学空间 Gu*Oj:|*t/[b4r:r

艾美丽·维什:另外需要特别提醒的是,关于如何让一切都顺利起来,需要有比较现实的期望。很多人在几周或者几个月之后就觉得自己又失败了,新的婚姻摇摇欲坠,因为一切都混乱不堪。要使家庭真正安定下来至少需要4-5 年的时间,那时所有的家庭成员才能真正从整个家庭关系中获得满足感。

Ksq/Kv2G9L9m/Q0心理学空间0E {3V0o-O~

通过阅读或和其他来自重组家庭的人交流,人们可以了解到这点,即重组家庭达到良好运作,家庭成员之间建立亲密关系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能操之过急。心理学空间g@s\ ^V$U

心理学空间:nvM6Z/s.AG

当前最常见的模式是,儿童在两个家庭之间来回体验,如果所有的成人形成了养育联盟,那么儿童就能最大程度上感受到他在两个地方都是被接受的。心理学空间,U nf S&qh

心理学空间)Y,x$j7w`X

如何实现养育联盟因人而异。如果成人之间没有持续的纷争,儿童就能较快地适应父母的再婚。有时候离婚或者分居的家长因为对彼此的愤怒仍然纠缠不清,他们继续保持联系只是为了争吵。心理学空间{2PC0U/Gp-T x2Y

b"d7V:v*q%h0艾美丽·维什:杜鲁门·卡波特(Trurnan Capote)说"失去一个好朋友轻而易举,但是消除一个敌人却决非易事"。当你们被愤怒胶着,被敌意吞噬的时候,双方都失去了自由前行的机会。心理学空间;z9L a"cIfi~

2e6d2@9tr0艾美丽·维什: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所作所为给自己及儿童带来了多大的伤害。有些人会说"我怎么可能再和那个泪蛋共事,我们甚至连婚姻都没能保住。"我们的观点是,你们也许可以撇开使你们不能维持婚姻的那部分原因,只是共同来履行抚养孩子的义务。

~2p-v%Z*D(g0

7T%eNRf2M0艾美丽·维什:儿童需要从父母中得到的东西和配偶之间互相需要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j2MWC(le-\0

)D\*Aj(s U\0如何能喊少彼此的敌意?心理学空间A0M:y D x

心理学空间:H f@5|$@y;h

艾美丽·维什:两个家庭之间需要相互交换信任,即他们不会把孩子从对方那儿带走,也不会试图让孩子更喜欢自己这边。通常,单亲的一方会更担心这样的事情,他们害怕再失去什么,担心他/她和他/她的新配偶怂恿孩子留在他们那儿,而孩子也愿意,因为那儿更吸引人,或者经济条件更好。这种担心会催生愤怒,使得一方家长更黠着孩子,并且让孩子与另一方家长敌对起来。心理学空间] n@R?0Ma"` u

6iZu0Kv ?R0

^p3}wa+{V2IZ0

"IH6\xy0艾美丽·维什:所以我们认为有时候愤怒不是由上段婚姻遗留下来的,而是再婚后两个家庭之间由于相互担心而产生的,他们担心会失去更多。一方家庭对于另一方家庭而言,某种意义上是个威胁,前配偶也变成了敌人而不是要努力共同养育孩子的人。家长之间互相怀有戒心,但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愤怒已经取代了这种担心。假如他们能意识到这点,便可以采取相应措施予以处理。心理学空间,@if O:M%_;c"B

#GP2P:~ x;g?0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再婚父母觉得愧疚,原因在于他们认为孩子经历死亡或离婚已经不快乐了,但是还得接受另一次婚姻。父母们希望能通过再婚快速获得另一个幸福的大家庭,但是这是项风险投资。他们很难对孩子进行管束,不管是一起生活的还是偶尔来住的。继父母经常为此绞尽脑汁。

c*w6gd%W\ a JX E0心理学空间hzOD.n`"g;P|U a

有时候他们觉得与配偶建立良好的关系,而且把它放在主要位置的话是对孩子的一种背叛。亲子关系和夫妻关系全然不同。

3C\o}z3o[&v0

-tTvt7V#Xg0约翰·维什:家长和儿童之间可能形成了非常紧密的关系,而且很可能持续数年。新的配偶就成了竞争者,孩子和配偶之间的拉锯考验孩子亲生母亲/父亲的忠诚感。有时候是儿童出局。艾美丽·维什:我觉得人们很少能注意到孩子的这些变化,事实上他们应该分享这些变化。一位母亲说她和她的女儿一起生活了5 年,每天她下班回家都会和女儿聊天。现在她又结婚了,每天回家的时候她聊天的对象变成丈夫。这虽然是件小事情,但是意义不小,女儿应该把它讲出来,让母亲知道。

/Y vs.g.s | g\ V`0

v h$DE4^.]U)c_.h'C0如果人们能意识到儿童在新的家庭结构中的所得所失,他们才能接受发生在儿童身上的这些改变,以及采取不同的处理方式坐下来与孩子单独谈话。当孩子体会到自己的感觉得到了接受,他们也会愿意和家长谈话。一位继母对她的继子说,每当父亲和儿子在聊天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被晾在一边了,那么当父亲和她聊天的时候,儿子会不会有同样的感受?儿子承认他也有一样的感觉,于是他们进行了一次谈话。虽然这次谈话本身不能改变很多,但是自此以后,他们之间的相处更融洽了。

,CK%m%Q(w&`lT0

-a:|&NWTr~0约翰·维什:人们懂得越多,才更有能力有效处理各种情境下出现的状况。

2C+\#C/D$W k$Y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重组家庭
«Jay Belsky杰·贝尔斯基访谈:婴儿日托 教育与发展心理学
《教育与发展心理学》
心理社会性危机:勤奋与自卑(6~1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