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法班MONIQUE LAURET 莫兰教授演讲——移情、重复、移情型神经症
作者: MONIQUE LAURET 莫兰 / 2922次阅读 时间: 2015年10月23日
来源: 武汉市心理医院 标签: 神经症 移情 中法班 重复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5@6I?b

中法班MONIQUE LAURET 莫兰教授演讲——移情重复、移情型神经症
8M C-y,C.d-s&HD@0时间:2015年10月22日 8:30心理学空间'S FI~ \-RjI)G
地点:武汉市心理医院十层大楼 学术报告厅心理学空间I~ D8O G"F
本次报告由MONIQUE LAURET (莫兰)教授主讲,由路亚娟博士担任翻译,报告内容为移情、重复、移情型神经症。心理学空间9c0b TX#Iu'N!C_4`

心理学空间'{5Q3S {8iu)k

现场报告节选:心理学空间`&uHeL&L#y$Z

心理学空间"r-I/n5bx-P

移情与重复心理学空间*Y$p7j4u:|\0S#GmzF

-PQ ]]E0拉康说,移情是对过去重复的片段,是习惯性的(无意识)重复;以重复代替记忆,以激情绽放的行动代替幽微的心灵,将过去情境在治疗时重演。过去的出现正如移情的现实性。而患者无意识的骚动试图去逃避回忆,借着遵循快乐原则,在无意识特有幻觉能力以及无时间性,它们试图重现。正如在梦里,患者给这些骚动赋予一个当前现实的特征。以致于他毫不考虑现实将他的激情付诸行动。弗洛伊德在1910年至1915年“技术论”中提到,移情之爱不仅仅属于一个被重新忆起的过去,还可以是有创造性的。它是真实的爱,活生生的现实。“场景完全的改变,就像某场戏突然间被一真实事件给打断,又好比一出戏上演时起了火” 。从1926年起,弗洛伊德致力于移情观点,并把它和压抑以及以及性欲冲动的重要性的观点一道,作为神经症的精神分析理论的三大基石。弗洛伊德区分两种不同的移情:一种是正面、温柔情感的移情。另一种是负面、敌对情感的移情。在正面移情中,弗洛伊德发现以情欲为基底的无意识延伸。“起初时,我们只认得性爱对象;而精神分析使我们意识到,那些我们仅止于尊敬、赞赏的人,在无意识中都可以是性的对象。” 在分析者身上,不论是正面或负面的移情,抵抗都在情欲抑制因素中作用着。

Qkj9Nz A~D2F,Y'}*c0心理学空间;k8uH*wJ_z2_#D

移情关系着性爱,而这性爱也侵入了治疗的关系里,诚如阿尔西比亚德来到了柏拉图的乡宴中,宣称自己对阿卡洞如痴醉般的激情时,他以头巾蒙住双眼和他的情爱,故意不看在场的苏格拉底,而拥吻着阿卡洞,并为他戴上桂冠,其实在私心底,他是期望激起苏格拉底的欲望。拉康从这篇穿越时空爱与美的经典作品里,谈到了移情的问题。他之所以选择这篇文章,是因为他发觉这里头蕴藏着最根本的爱情原动力。重读柏拉图中令人赞叹的对话,拉康看到了爱的功能同样也在移情的爱中活跃作用着,他主要向我们指出欲望本身所追求的是客体,而非主体!在拉康理论中,客体符号a 代表着欲望的原因。这是在移情开始时,对幻想对象所产生的“爱的化身”,在爱与被爱之间交替形成中,角色决定性的理解。苏格拉底知其所以,反过头来对阿尔西比亚德说:“所有你在此对我说的其实是对他。”在对象之间没有所谓的增减对价的关系。阿尔西比亚德在移情中爱上了苏格拉底,并对他赞扬说:“你单就寥寥数语,无须外物,便可点石成金。”他说只要细心听取苏格拉底的话语便可教他着迷惶恐。阿尔西比亚德因爱意乱情迷,因此,我们可以说苏格拉底唯一的功劳就是教阿尔西比亚德明白这个移情的爱,也把他的真实欲望响应到他自己身上。这正是拉康在重读柏拉图时所要确定的部分,也就是借着苏格拉底的欲望,清楚明白幻想对象和分析师的欲望。对苏格拉底而言,阿尔西比亚德代表了真实的讯息。移情给了一个通过从分析师身上所对照出与自己相似的客体对象机会。心理学空间g4A2X9m5QFnU

心理学空间!Z,|!A$J@M,r)Z

克莱恩学派移情之论说

LU*WI&U`U*i/vQ&^E0

s xy(Yaa5P^4lZ0对克莱恩学派而言,移情的根源早在所有最初的客体关系和其中早发性过程中就确定了。她在《移情及其它论述》中的《移情的起源》 提到说:我的经验是厘清移情的细节,主要去思考现在对过去所有移情的情境,当然也包括情绪、防御以及客体关系。有些东西会在呈现移情时跑出来。主体在固定模式中建构他的对象。

'^K4AC xq0心理学空间z:Ke1G%i|%\ H

在克莱恩分析中重要的是,要不断来回在变化不定的关系之间;爱与恨的对象,里里外外的这些支配童年时期的原素。对她而言,唯一能够充分评估在正面与负面移情之间相互连结的方式,就是要去探索在爱与恨之间早期的相互作用,攻击性的恶性循环、焦虑和过度的内疚感所引发的再度挑衅,以至于在面对不同类型的对象时,这些情绪与焦虑的冲突都会被左右着。对她来说,不论是在对儿童还是对成人的精神分析,负面移情的分析是分析那些潜伏在灵魂最深层的先决条件。

][{5M4R-u0心理学空间f/nd7aT8\

克莱恩在论述中提到,引起强迫性重复的因素之一是早发性焦虑的情境所带来的压力。当被迫害与抑郁的焦虑以及罪恶感减少时,那些惯性重复的迫切需求也会递减。早期情感的形态并不会如此顽强的坚持着。其中主要的改变取决于移情分析的结果,这些改变直接与最早期深层的客体关系和患者生命的反思连结在一起,所以其态度的变化取决于分析师。心理学空间*Z pu#d[ ^ sS,\*D~

心理学空间VrD)P [

过去经验再现,使分析者重新陷溺其中,也就是说移情使得冲动重新活跃。情感是治疗中整个灵魂的所在,也是移情型神经症所在,所以是可被分析的。情绪的起伏和被遗忘的感觉重新被带回到他最初的童年。从孩童时物品的挑选以及周遭环境的梦幻编织开始,就这样一步步的走入了患者的心灵世界。精神分析以寻求解放主体被幻觉禁锢的欲望为目标,以话语为唯一行使工具,将主体从享乐中倒空出来。而这个脱离也只能在分析者当下认识到他自身的异化错觉是“大他者”享乐的客体对象。这个心境变化过程可以掩盖焦虑。分析可以减轻过去的包袱,使分析者在面对他人和自己时更能安于当下。从幻觉释出使他在象征性的架构中拥有真实的感觉。分析的结果使得分析者在现实关系中,也就是在从与大它者的幻觉欲望关系中超脱出来。心理学空间%R9KSs] i s0J

心理学空间e/m N5D9E;xK/N

移情诚如精神分析领域的磁场轴心,但它只有在转化和超越的原则下才能得到分析的格局。移情问题关乎真实性,而人类情感的转化便是精神分析。真理藏身于每个人的心中,而话语便是那生命的种子,在每个个体里发芽,在每个生命中展现自己。在此我引用丹尼•瓦斯的话,“肉体成就了生命”,让我在这些问题上得到很大的帮助。心理学空间-}L H.T0YX q&C

@^9t5Wn!t e0移情的运用,移情的爱,移情型神经症心理学空间"g b{K X?N[+D

1^$_,Q?5g|/[C(?0运用移情,就是分析师在他临床实践上有所调节,也因为如此,拉康将“分析师的欲望”视为移情的枢纽。这个“分析师欲望”的张力在他身上不断的形成造就,也使他注意到在与分析者接触时不可能有的快感。对拉康而言,分析师处在解答问题的核心位置上,他必须给予并满足分析者移情的需要。分析师的职责就是聆听,他必须在和欲望及焦虑谋合时,去除分析者的色情念头,帮助他成为另一个人。在分析师与分析者之间建立移情,使得分析者转换内在的对象。从分析师方面来说,承受移情,就是接受将自己缩减为一个微不足道的表象来完成情感从无意识到意识的移位。弗洛伊德对他的患者说:“我们是无法重新拥有”那最遥远的童年往事,除非在梦里或是在移情的形式下。移情是可以被运用的,这使得分析师在治疗时得以权宜行事。心理学空间JInsCZ

心理学空间kH:^/C[&V3Wc)q

移情处于一个等待对方随时有可能需要依赖的情势中,在1890年写的《心理治疗》一文中,弗洛伊德看到了在与他人关系中移情的力量。他察觉到这个心理状态和痊愈的要素系于“等待的信念”上。他发现移情在每个人身上扮演的角色,就像当时催眠医学所持的核心理念。在治疗期间,患者试图将分析师内化到他自己的故事里,对他说的话也像是对另一个缺憾呈现的表白,以特有的能力在不知不觉中重温旧梦。

U9gh^$u$`d[]-? {'o0心理学空间2m.XH({pg)`

弗洛伊德称之为“移情的爱”,分析者将他的分析师理想化,这是对医者自恋的投射。如同患者迷恋于自我的缺乏,以便符合他的自我理想。这种爱是“移情型神经症”的条件,也因为如此,使得分析本身的工作得以进行。1914年,弗洛伊德在《超越快乐原则》 中提出“移情型神经症”的概念,并将其作为“精神分析自身的研究对象”。因爱痊愈,这原本就是分析工作的条件,对弗洛伊德来说,移情应该是疾病最后的形成,它使得那些病态的心理产物在我们所说的移置(移情的词源是运输)的运行中,也就是让主体重新钻牛角尖的原因—抑制。移情是一种新型态的疾病,移情型神经症替代了神经症,回忆替代了重复。有效的回忆是唤醒感情。弗洛伊德在《竭斯底里的研究》中说到,“不带感情的回忆是没有用的回忆”。在治疗的过程中,弗洛伊德是最先指出情感在治疗进展中的重要地位。所有的经历都应被重复,尽可能的在身其历境中将禁锢的感情释放出来。心理学空间!odIFh'[S,CjD

Pn#[0s8`'{ Y#PH0在移情的应用上,分析师应以接受其话语的保管者自居,如同分析者过去的替身。好让他在回首来时路时,从错乱中摆脱出来。

-I3JV K N4wm0

rw6Ci.R4I1it0话语总是牵系着患者与分析师之间共处的心理状态,为了让患者能有一个心理状态,他必须和自己的故事心口如一,并在这当中占有一个位置,而这个患者被安排的位置,正是治疗的动力所在。

Gv7Pox%^K0心理学空间*fX0C$v hLkT

分析师和他的自己的立场也因患者的话语有所确认。1912年弗洛伊德在《对医师的建议》中特别指出是,“依据患者的需求,医生必须设身处地的为对方设想,而非以知性或理性的态度去考虑 ”。弗洛伊德以患者的心理状态为优先,建议分析师参与患者话语的游移不定及其惯性的精神状态。这使分析师失去了治疗时的权威性情境和理性主义的知识,而且必须避免将分析师的知识与患者的知识有混淆的危险,以免不利于患者的叙述。心理学空间{ cI dy1N I*J)`

CRfTI5U!fy I}0移情在治疗神经症上来说,就像个杠杆,既是助力,也是阻力。对弗洛伊德而言,在心理神经症中,力比多参与了部份或全部的退化并且反应童年时期的想象力。他在《移情的动力学》 中写到:力比多屈服在“无意识情结的吸引”,而荣格在这之前就提到“力比多的内返”。为了释放力比多,就必须停止无意识的吸引,也就是揭开无意识冲动及其衍生的压抑。在此就解释了抵抗的重要性,随着治疗的过程,在介于痊愈与病痛之间,用尽借口及方法作为缓冲和妥协。当某些情结因素引起对医生本人不舒服的情绪或敏感时,移情就会在抵抗的形态下显现出来,譬如,联想的中断。而过度的激情也是另一类型的抵抗,当患者混淆了治疗师和他不安情绪的对象时,以至于弗洛伊德曾说:“移情成了抵抗的手段”一个强而有力的武器。对拉康而言,移情是无意识关闭的时刻,他在这一观点上发展了对移情重复依赖的概念。他在《精神分析的四个基础概念》 中提到:“一时心血来潮,将先前的告白给销声匿迹了”。他认为移情就像个打不开的死结。移情之经验无他法,应用而已;而精神分析的治疗只在乎如何使用移情来揭除抵抗,也就是神经症的盔甲。移情的运用就是将冲动的力量导向对无意识的领悟,藉此避开极端的爱恨情仇,进而为治疗开出一条出路。

L*f4~8TO r.Vd kO7\0心理学空间o.`]0GK!@\:W

讨论及现场问答环节心理学空间U/?;c3g P2I SpQ d

4r%Oi9o sD0学员1心理学空间$S)To PY

心理学空间hX5E/Wy'y

Q:讲义中有一句话:拉康将“分析师的欲望”视为移情的枢纽。这个“分析师欲望”的张力在他身上不断的形成造就,也使他注意到在与分析者接触时不可能有的快感。这句话我与后面的联系不起来,后面好像在说,分析师要站在那个位置上允许来访者对他移情,但是前面所讲的分析师个人的欲望还有快感我不太理解。在每个来访者身上是不是都会呈现一些碎片状的儿童性欲的这一部分,因为我们都会呈现一些正移情反移情的现象。心理学空间Us.P7C-H"o

心理学空间W MB,]hju GT

A:在移情的僵局里面,我们会讲到这些。治疗师要采取一个如何的距离态度来避免这些困难移情。这个病人不管是年纪多大,但他会来他说明他的内在其实是一个孩子,而且是一个受伤的小孩,在这里面他都希望长大,跨越了这个痛苦。所以我们应该帮助他。所以在治疗的过程中,分析师可以看到他面前的这个患者在慢慢的长大,他内在这个脆弱的受伤的小生命开始在复原,在长大;当然他也有执着于那个小孩子的情境里,他好像不愿意长大,他一直要是个孩子,他应对周围环境的时候,便会出现大量的问题。心理学空间#S3?.c8w s0[C#y

心理学空间pwO"Y,`N'UM

Q:这是我在治疗经验中的一个体会,我们在与儿童工作的时候,我们虽然不是在做家庭治疗但是不可避免的要和家长接触,随着工作的进展我们常常会对儿童有一些正性的移情,但是在面对父母的时候又会常常有一些负面的情感,这种情况下我们怎样摆正自己的位置?比如说我们看到孩子的一些症状是父母带给他们的,这会对父母有一点意见,或者希望他们改变,我们知道这样做并不合适,那我们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

%rXJQj%c0}c8}0

5T2FDG2w0A:分析师他所处的位置应该是一个无意识的存在,他的位置是无意识的工作,他工作的主要目的是把抵抗给掀开来,作为分析师来说,你不可以用你自己的身份来达到自己的一些目的,这里我要讲一下温尼科特与他患者之间的关系,温尼科特的一个分析者是一个印度人,在他们的工作中温尼科特希望他的分析者能够为他做一些事情,在这个治疗的框架里面,分析师当然可以运用移情,但他不可以运用这个关系来占这个分析者的便宜,来享受这个求助者的好处。这个印度的分析者,他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分析师,在温尼科特死后与他的分析者发生了性关系,这好像就是一个恶性传递的关系。分析是一个情感的分析,但是你要现在中立的立场上。就想跟孩子工作你要对他说,你可以好好玩,可是你不可以碰我。就是在身体的接触方面有些时候也需要把距离厘清开来。不要超越了界限。分析师也不能激化分析者在身体上的这些欲望。所以在治疗室里时间上的缩短或放宽,都需要非常谨慎。在这个架构上面必须要有一个清晰的设置,两者的关系才会持久。心理学空间6DBnq;D)Ep

心理学空间r0}oX0K

在这个时候也许可以,跟孩子在外面一起方面谈他的负面情绪,为何他会有这样的情绪?有时候孩子找不到语言来形容他就会用身体表现出来。心理学空间U:UF'Y*l

心理学空间(cS2f+mWoD&Y

刚刚说道你对孩子有一个正性移情但与父母的关系比较紧张了,这等于说你自己有一个反向的移情,小孩子对你有一个移情,然后你又反向给孩子,对父母亲的那种情节是孩子是传递给你的,所以你自己也在一个反向移情的状况下。这就是你自己要给自己做的工作,因为你自己也是一个治疗师你需要反思一下为什么自己的情绪会如此波动?是不是这个父母亲让我想到了什么?为什么我的反应会如此之大?

KX`1y4rg0W H0

O y#run[!C5_;?0A:我了解老师的意思,我更想知道的是我期望父母改变的那一方面。

g#q'fqtZ4[v0心理学空间 J#Y-B(?a9Yj

Q:所以这可能是你的幻想,在你的幻想里面,你的治疗可以按照你预设的一个状况在运行。

]F\$^3bFT]0心理学空间n;nf K8Q1T%K

DIDER:

)LO&C D"aNWO8Q0

Y-Tj&x7Xv!y/J8X0不要让孩子承担全部的责任,父母亲是有责任来维护工作的框架的,从昨天的小组讨论中,可以看出父母亲是有必要参与到工作中的,来维持我们这个框架的界限。当我们想要去改变修正什么,实际上,分析师的位置就处在了爱的位置,而不是中立的位置。心理学空间$M8n0e3s s%]_t(o

心理学空间 d @C6S#jH| nJ9D

学员2:

A^}XQyA^0

CZg t0IG0A:我有些话急想说。我想谈一下这几天下午督导中发生在我们组里的我定义为移情性问题的现象。在督导的时候,我们众位学员和老师在这个架构里面,我感觉整个交流上会有一些困难存在。第二点,我感觉这个架构存在一些局限,我们作为学员,我认为,也带来了两个欲望。一个是就像贪婪的婴儿那种被抚育的欲望,第二,这是一个好孩子,在家长老师那里,被肯定的欲望。在督导中如果这个欲望没有得到满足他好像就会出现一些情绪上的反应。这类似于见诸行动这样的行为,那就会开始将一些老师分成好的坏的两部分,因为我们好像在一个层面上有些差距,老师对学员的渴望的倾听就有了一些偏差,我们渴望被倾听,道理与现实层面,可能没有得到满足,昨天下午我们督导的一个现场就是一个移情涌动的一个情境。当时莫兰老师非常有经验,她开始顺应我们这些学员的要求,然后我们的情绪就慢慢下来了,我想我们看到了莫兰老是处在那个位置上的那种敏感以及稳定。我亲身经历了,我非常感谢。谢谢。

.l0V G/c.Xp0心理学空间XpeEJ%} R|!b5Q

Q:昨天下午开始我们在工作的时候,我们没有找到一些无意识的元素,所以在开始的时候,显得比较胶着。这些胶着的部分好像让大家无法处理。再之后开始让大家把这些工作的元素带到沟通的现场,所以这个时候因为有了一些可以跟无意识工作的材料,所以在情绪上面、注意力上面又开始热络起来了。临床与理论上的相对应,能够让我们将第一部分缺失的材料补回来了。就想在每一次治疗上面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有的时候在今天不是很好,或者是感觉上半段比较沉闷,就要睡着了,或者是听着听着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也许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在精力、体力上面可能有后继无力的情况下,一定要再重新找到一些新的元素,然后绕整个治疗的场域能够更活络起来。

9^ H3LCXc a| T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神经症 移情 中法班 重复
«中挪班:中立的两个层面 (Anders Zachrisson)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社會與精神分析:置身所在的社會自體»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