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ud 1908C 论儿童的性理论
作者: Freud / 3138次阅读 时间: 2016年6月25日
标签: Freud freud FREUD 滕守尧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8v'XrX6X5u8h

心理学空间2fo2q+X-w0N6gVu9X

Freud1908c  儿童性理论
On the sexual theories of children(Ix,207-26)

)mjaG;`9a0

-BO @Q)s6?4A{/CZ,_@0心理学空间? }?~,V8R4K

心理学空间yd;JI S}

心理学空间h+X B9?0Q;x&]6X

按语

w'rI+d/GH0心理学空间} U UA N l m

本文是弗洛伊德性理论的专论之一。它对儿童期的性表现,及与其他心理活动、神经症的关系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并揭示了一些人常见的但缺乏研究的儿童期性现象。因此,本文对认识弗洛伊德的性学理论具有重要的价值。对于了解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一大理论支柱——性学理论具有重要价值。

g-B|J }rMZ3^0心理学空间vQWNj0[/F

下面的综合基于几个资料之上,第一是对儿童所说与所做的直接观察;第二是成年神经症者在精神分析期间对童年生活的意识性回忆;第三则是在对神经症者精神分析的基础上,将其潜意识记忆转化为有意识的材料,并进行推理和解释。

h|"C&p(j9j;Ajb t,L0心理学空间 z!S} ni [:{

由于成人对儿童性生活的态度原因,第一个方面的资料本身并未提供足够的值得认识的问题。成人不相信儿童有任何性活动(sexual activity),因此绝不费神去留意这类事情,不仅如此,成人还压制(suppresses)要求他注意的任何性活动迹象。结果,这一最明确而丰硕的信息资源便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于是在对成人不施加任何影响的交谈中,他对童年生活的意识性记忆却受到了歪曲。此外,从事实上看,交谈者却变成了神经症者。第三方面的资料可以经受任何批评,比如习惯上对精神分析及所得结论可靠性的攻击。虽然我无法在此加以证明,不过我可以担保,凡是知道并实践了精神分析技术的人,对其发现是充满自信的。心理学空间 z/L/[[9GJ(J5V%z g

心理学空间;M%~X8`8^;U1Ly*o

对我的研究结果,我不敢保证是完善的,但对怎样得到这些结果的质疑我是可以回答的。心理学空间i-n,N8ewt$]*c5Bd

C%c0Q[8hc5u0这里有一个难题不好确定,即关于儿童的报告在多大程度上是适于所有儿童的(每个具体的孩子)?教育压力及性本能的强度差异,毫无疑问地决定了儿童性行为的个别差异性,尤其影响了儿童性兴趣出现的时间。有鉴于此,我对材料的分类不是根据儿童发展的自然顺序,而是将不同儿童或迟或早的表现集中到一起。我相信,没有任何儿童,不管他是心理正常,还是聪慧,可以在青春期(puberty)前不为性问题所困扰。

[HCq7OUP0心理学空间)_+}(_$us0D;a

我知道,大部分反对意见认为,神经症者为一特殊人群,天性(innate disposition)上是“退化”(degenerate)的,故我们不能由他们的童年推测其他人的童年。其实这并不正确,神经症者与其他人极为相像,很难将他们与正常人完全分离,与以后健康的人相比,他们的童年生活也是很难区别的。精神分析研究最有价值的结论之一是,神经症者的精神内容(mental content)并不特殊。如荣格(Jung)所言,他们的病源同健康人一样对情结抗争,唯一的不同在于,健康人知道如何在不完全损害实际生活的基础上战胜这些情结,而神经症者是通过替代形成(substitutive formation)去压制情结,从实践的意义上看,这当然会以失败告终。实际上,神经症者与正常人在童年期的相似性比以后更明显,因此,当通过与神经症者的交谈探知其童年生活,并与正常人的童年生活加以类比时,我认为这算不上一种方法论的错误。然而,既然神经症者在天性上具有特别强烈的性本能和早熟倾向,这使得他们对本能的表达欠成熟,我们更容易从他们身上观察到更鲜明、清楚的婴儿期活动(虽然这种观察仍显生硬)。当然,按照霭理士的做法,我们能够确定与神经症者交谈的真正价值。我们认为,搜集健康成人的童年记忆同样是有价值的。心理学空间!U1`0WaH%i

u-r1]!g&W h0由于不利的环境条件,无论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本质,下面的观察仅主要适于男性的性发展,我试图呈现给读者的资料汇总绝不想降为一种纯描写。关于婴儿性理论的知识可通过各种方式引起人们关于儿童问题的兴趣,甚至可以作为神话与童话的注释。当然,对于神经症者的理解也必不可少;因为在他们身上这些关于孩子的理论仍具有操作性,并对他们的症状形式产生决定性作用。心理学空间YE,M0x s'a

心理学空间8U;@,E;W5iG

如果我们能够放弃自身的肉体存在,像从其他星球上用新目光审视地球上的一切,将它们当做纯粹的思维存在(thinking beings),那么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使我们留意于人类中两性存在的事实。虽然两性间在许多方面相似,但从外部看却有明显的不同。然而,儿童似乎不是以同样的方式去选择这些基本事实和探寻性问题的,因为从他们记事起就认识了父母,这是一种无须继续深究的真实存在。同样,作为男孩,他认为他与妹妹的区别也不过是相差一两岁而已。儿童关于性问题的求知欲可能受到寻找原因的先天需要所促动,但事实上并非自发醒悟。它是在占主导地位的追逐私利的本能的刺激下而引发的,大约在他两岁末时往往便面临着另一个孩子的出生。即使自己家未有新生孩子,通过对其他家庭的观察,他也会使自己陷于同样的境况。无论是真的失去了父母的照料,还是害怕失去这种照料,抑或是预感到从此将与新生的孩子分享自己的所有,这些都能唤醒他的情绪和增强思维力。大孩子会毫无顾忌地表达对小孩子的仇视,结果往往会受到敌意的批评,只是期盼“让鹳再次把他带走”,并时常对襁褓中无助的孩子施以小小的攻击。年龄相差悬殊大些通常会削弱这种原始仇视的表达。同样,年龄稍大后若仍无弟弟或妹妹出现,孩子会期望在与游伴的竞争中占上风,如同他在其他家中所看到的那样。

:um+LG"d0心理学空间3TX.p PA

在这些情感与担忧的刺激下,孩子开始被生活中第一个而且是重大的问题所缠绕,他不断地自问:“孩子是从哪来的?”进一步的问题无疑会是:“这个特殊的、突然闯入的孩子是从哪来的呢?”我们似乎在神话与传说中听到过无法计数的这种询问。这个问题本身像所有的探索一样是“危急”的产物,好像为了防止这种可怕事情的再现思维方有了依托。我们可以设想,孩子的思维很快变得独立起来,并作为一种自给本能持续地活动下去。如果孩子不是太受恐吓,他早晚会选择直接询问父母或其他照料者的方式,因为在孩子眼里,这些人是知识的源泉。然而,这种方法却失败了,因为孩子得到的答复要么含糊其辞,要么其好奇心受到斥责,或者答复充满了神话色彩。如在德国的农村,成人常说:“怀孕生了孩子,他们是从水中捞出的。”我有理由相信,有比父母所预料的多得多的孩子不满足于这种回答,并表现出难以遏制的怀疑,只是不愿意公开承认罢了。我知道一个3岁的男孩,在得到这种答复后就跑了,这使他保姆大为惊慌,人们在与乡村房子毗邻的一个大水池边找到他,他匆忙跑到这里是为了便于看到水中的孩子。还有一个男孩,用他知道的其他事情表达出他的怀疑,在他看来,不是“鹳”而是“鹭”带来了孩子。无数的例子使我相信,孩子拒绝接受关于“鹳”的理论,从第一次受欺骗后他们便不再相信成人,并认识到有一些成人知道的东西,他们是被拒绝了解的,于是他们只好用秘密的方式继续掩盖其探索。同时,他们还经历了第一次“心理冲突”(psychical conflict),即他感到了自己具有某种偏爱的本能,但在成人的眼中却是“不对”的,与他们相反的观点,却根本不顾是否被他们所接受,而得到了成人的权威性支持。这种心理冲突也许很快就会变成“心理分裂”(psychical dissociation)。那些被称为“好的”,但却不再深究的观点成了主导的意识性观点,儿童通过所见所闻自我寻觅到的观点却不算数,并被压制成了“潜意识”的。神经症者的“核心情结”(nuclear complex)便是这样产生的。心理学空间:ne,l9o R dyo F

5y)S\dYWt0最近,一位父亲将其对5岁儿子的分析资料转给我欲求发表,这为我提供了无法辩驳的证据,表明精神分析对成人分析的正确性。我现在知道,母亲的怀孕根本逃不过孩子敏锐的眼睛,他很快就会在母亲不断胀大的腹部与孩子的出生之间建立联系。如上所言,这个男孩子3岁半时妹妹出生了,在他不到4岁时就对所接受的清楚明白的引喻有了较好的了解。然而,这种早熟的发现总是秘密的,以后统一于对性的继续探索之中,最终都被压抑和遗忘。心理学空间cl_Jz;y;A

*Y"P _E*EOS0“鹳的传说”并不是儿童性理论的全部。相反,他们观察动物,动物的性生活很少遮掩,于是觉得人与动物极其相像,对鹳的不信任越发增强。根据孩子在母腹长大的知识,他便初次证明了他的思维能力,走上了正确解决问题的道路。然而,一种无法弥补的无知与强加于自身性活动的错误理论抑制了进一步的探索。心理学空间-_P2]{ba@c ML9d

心理学空间'[fdJ1Gn

我将要讨论的这些错误理论,都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尽管形式上荒唐,但在某一点上又是真实的。这与人类探寻宇宙规律的天才举动很相似,宇宙根本无法被人所认识。这些理论是否正确和合适的,只能用儿童肌体中已活跃的性本能组元加以解释,因为这些观念不是源于模棱两可的心理活动或偶然印象,而是决定于儿童心理性结构的必要性。这就是为什么可以说儿童性理论具有典型性,为什么具有性生活的每个儿童却具有相同的错误信仰。

c R6l0ztT,b0

.`;Dm yC'^e0

?5q C~:By'k9I t0

)_:B#so7D9_*W,B0正如我在本文一开始所强调的,这些理论首先无视性别差异。正像男孩知道自己有阳具(penis)一样,孩子们认为所有的人,包括女人,都有阳具。准确地讲,童年期阳具处于快感区(erotogenic zone)的首位和主要的自体性欲目标应被视为“正常的”性器官。一个男孩对阳具的价值估计,逻辑地使他很难想象像他这样的人竟没有这一器官。当一个小男孩看到其妹妹的生殖器(genitals)时,他所说的足以表明其偏见严重地歪曲了他的知觉。他并不评价阳具的缺少,却总是以看似安慰的口吻“更正”说:“她的……仍然很小,一旦她长大它就会长好了。”关于女性长大后会长阳具的想法在成人的梦中也会出现:梦者在夜里的性兴奋中将一女性按倒,剥去其服装欲性交,然而他看到的却不是女性的生殖器,而是一个发育很好的阳具,结果梦也醒了,兴奋也荡然无存了。古代无数的两性人(hermaphrodites)普遍地在童年期产生过这样的观念。人们也许注意到,两性人对大多数正常人并不犯罪,天性赋予他们的两性生殖结构使他们受到了最大的憎恶。

d`pY0]0心理学空间,@4v'g)OvSn$F3pY.i

假如童年形成的女性会有阳具的观念在一个男人身上“固着”(fixated)起来,就会对以后的生活产生影响,使他在选择性目标时必须看到阳具。这样,虽然在其他方面他可以过正常的性生活,但他注定变成同性恋,作为性目标的男人,因为身体和心理的特征,使他将对方当做女性。他们以后接触的真正女性,由于缺乏基本的性吸引而不能成为性目标。的确,这一情形若与童年生活的其他印象相联接,他会厌恶女性。阳具的兴奋若成为某个孩子主导性的兴奋,他通常会通过用手摆弄它而获得快乐。不过,他会一直处于父母或保姆的监视之下,并受到阳具砍去的威吓。这一“阉割威胁”(threat of castration)的后果便影响了该器官的价值,其影响既深刻又久远。传说与神话均证实了儿童情绪生活的剧变及与阉割情结(castration complexes)相联的恐惧,这种情结总是不情愿地被意识记住。若以后看到的女性生殖器“残缺不全”,他就会回忆到这种威胁,以致在同性恋中产生恐惧而不是快乐。作为同性恋者,只有在认识了科学,说明童年关于女性有阳具的想法是极其错误时,其反应才会有所改变。解剖学已证明,女性外生殖器中的阴蒂(ditoris)与阳具相似。有关性过程的生理学也表明,这个长不大的“小阳具”事实上在童年期像一个真正的阳具一样在活动:一旦接触就兴奋,这种兴奋使得小女孩的性活动具有了男性特点,为消除这种男性性活动而变成一个真正女性,女孩子在青春期前必须对此加以压抑。既然许多女性的性功能受阻,那么,不管她们顽固地坚持以刺激阴蒂获得兴奋,继续在性交中麻木冷漠,还是由于过分压抑而代之以癔症的补偿形成(hysterical compensatory formation),这都表明,在婴儿的性理论中有一种真理,女性像男性一样,也拥有阳具。心理学空间l8XZe(I&c9t

| O#wm+\#Y~b0很容易看到,小女孩的观点与哥哥完全相同,他们都对男孩的这一部分极感兴趣。但这种兴趣很快变成了嫉妒(envy),她们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于是她们像有“大阳具”的男孩一样站着小便。当一个女孩宣称“她宁肯做一个男孩时”,我们就可以知道她多么希望补偿缺陷(deficiency)。

gqkS-y!p o)|`0

/A/@7i9}6r oe0如果孩子能够懂得阳具的兴奋是怎么回事,他们就会更接近问题的解决,孩子从母亲的身体中长大显然不是充分的解释。孩子怎样进入母体的呢?怎么发展起来的呢?父亲会做某些事情也许是可能的,于是孩子会说:孩子也是他的。在这一神秘的事件中,阳具同样会起作用。伴随儿童思想的这种阳具兴奋证明了这一点。伴随这种兴奋的冲动孩子都无法理解,费解使他产生破坏性行为,挤压,将东西弄碎或在某些东西中挖洞;然而,一旦孩子预计到阴道(vagina)的存在,认识到母亲身体中孩子的产生是由于父亲的阳具进入母体的结果,那么疑问便在无助的困惑之中中止了。他认为,母亲像父亲一样拥有阳具,他只是尚未发现母体中接受阳具的穴(cavity),不难设想,正是他智力努力的失败使他很容易拒绝和忘记它们。思虑与疑惑变成了他以后解决所有问题的原型(prototype),初次的失败会对儿童的整个前途产生极有害的影响。

8fMe"PId8[0F0心理学空间s+jN7PQpF

对阴道的无知还会使儿童相信他们性理论的第二个方面,既然孩子在母体中长大并离开了母体,那只有一个可能性的通道——肛门,孩子像大便一样是排泄出来的。年龄稍大后,孩子便常常自我发问或两两相议,最可能的解释往往是,孩子是从肚子出来的,要么自己冲出,要么将肚子切开,就像《红色的骑罩》中的狼一样。这些理论常被高声表达并有意识地记住,再也不会有什么不快之感。曾经相信其他生育理论的儿童[肛门性因素(anal sexual components)的压抑已成障碍]此时已将过去的想法全然遗忘。他们可以毫无羞色地在幼儿园讨论这一问题了,但他们仍然会想到“粪便”问题,因为他们对孩子像粪便一样来到人世并未在情感上引起厌恶。泄殖理论(cloacal theory)适于许多动物,而且是最自然的一种理论,仅它本身足以使儿童相信它的可能性。

l k \Iy0

6Jas)P9_ e:kV q%D)@0有鉴于此,从逻辑上儿童应拒绝承认只有女性才有生育孩子的“痛苦特权”。如果孩子从肛门出生,那男性同样会生孩子。因此,孩子完全可能想象自己也会有孩子,并不因自己具有这种女性特征而受到谴责。肛欲期性欲(anal erotism)的存在足可以为他提供证据。心理学空间 b`LcM0h#E!P

心理学空间7OGNVb FiG

正像偶尔发生的那样,如果生育的泄殖理论在以后仍有意识的记着,那么自然会伴有一种结论(的确已不是最初的):孩子的起源问题。这很像一个童话故事:吃了某种特殊东西后便有了孩子。这种关于生育的婴儿式理论会在精神病患者中复现,比如,一位躁狂的女性会让医生去看她刚拉的大便,并笑着告诉医生:“这是我今天生的孩子。”

_'SS2F2Tq0

MMPj7|&Sp0性理论的第三个典型方面源于儿童偶尔发现的父母间的性交。不过他们的知觉注定是不全面的。他们所观察到的任何细节——不管是两个人的相对位置,还是发出的声音,抑或是一些附加的情形——都可以使他们得出同样的结论。他们会得到一种“性交的施虐狂观”(sadistic view of coition),认为这是强者对弱者的处罚,犹如他们童年时所熟悉的嬉闹——偶尔也会引发性兴奋。我尚不能确定儿童是否将他们所看到的父母间的行为作为解决孩子生成问题的必要条件,他们倒可能更经常地高估这种联系,因为他们把爱的行为解释为暴力行为。这种观点本身足以给他们一种印象,当他们初次考虑孩子从哪来的问题时,纯粹指向残暴行为的冲动却与阳具的兴奋联系了起来。同样存在的可能性是,就要导致发现性交的不成熟施虐狂冲动在对父母性交过程的记忆的影响下出现了,孩子已得到了这一工具(虽然他还未使用过),此时他正处在与父母同床的童年初期。心理学空间*j#\+[.mMcq)U(h

5a EK;y*c_xm1^Km0孤立地看,关于性交的施虐狂理论具有误导性,它再次可能提供可靠的证据,这是性本能内在要素的一种表达,对不同的孩子而言可达到或强或弱的程度。基于这种原因,该理论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正确的,它部分地悟到了性行为的本质及先于此的“性搏争”(sex—battle)。同样常见的是,孩子通过偶尔的观察支持了这一观点,以证明自己在某一点上理解正确,另一点上并不正确,甚至完全相反。在许多婚姻中,妻子的确从丈夫的怀抱中挣脱掉,为避免怀孕得不到任何快乐。因此,好像熟睡的孩子(假装睡着)便形成了一种印象,他将母亲的行为解释为反抗暴行的自我防卫。另外,对于善于察言观色的孩子而言,有些婚姻整个儿交战不休,高声吼叫、拳打脚踢习以为常,所以晚上的争吵便不会令孩子惊奇,解决的方式孩子也熟悉,如同他已习惯用的解决与姊妹兄弟或游伴之间矛盾的方式。

;Q1Jez9a.zB0

s3v/s c6soZ0此外,若孩子发现妈妈的床上或内衣上有血点,他便会将此作为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他相信父亲在晚上还使母亲遭受了其他攻击(我们宁肯将新鲜的血迹看做是性交暂停的结果)。神经症者所表现的无法解释的“血恐惧”(horror of blood)也可对这种联系给以解释。然而,孩子的错误,再次证明了某些真理,因为在某些熟悉的情形下,血迹可被视为已进行过性交的标志。心理学空间$l%u%|,~Bc}U

Vn$?[pL W0与孩子从何而来并无直接关联的问题也令孩子困扰,如被称做“结婚了”的实质与内容是什么?孩子对该问题的回答取决于他对父母的知觉与他们充满快乐色彩的本能的关系。回答的共性方面表现为,结婚肯定会带来快乐的满足,但同时设想结婚会不顾廉耻。我经常遇到的观念是,已婚者一人在另一人前面小便,另一个看似更具象征意义的观点是,男人往女人的便器里小便。还有一种观念认为,两个人都将自己的背面给对方(毫无羞色)。有一个特殊例子,教育成功地延缓了一个14岁女孩的性知识,但她已开始行经,通过读书她了解到结婚包括“血混合”(mixing of blood),既然其妹妹还未开始行经,她便向一个声称正在经期的来访女性施以进攻,以使她参加“血混合”。

Ek{3MujG0心理学空间+H CjB,?Mt+y

儿童期关于婚姻本质的观点,由于总被他们有意识地记着,因而对以后的神经症症状学(symptomatology)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他们先是在游戏中按自己所理解的结婚形式一对一地做,此后,结婚的欲望使他们用婴儿的方式加以表达,使其恐怖症(phohia)的外形要么初看起来难以辨别,要么出现一些相应的恐怖症状。

yu] zP Qr0

)Yz4u?1gyg[GV7s n0在性本能组元的单独影响下,儿童早期所同时形成的这些典型的性理论是非常重要的。我知道,我并未将这些问题表述彻底,或在这些理论与婴儿生活的其他方面建立一种牢不可破的关系。但我会再增加一个或两个补充性观察,这也许会被有识之士注意到了。比如,有一种重要的理论认为,孩子由接吻而来——而这种理论显然是对口腔快感区主导性的偏离。我的经验表明,这一理论是纯女性的,有时成为某些女孩的病因,因为她们对性的探索在童年期受到了极为强烈的抑制。还有,我的一个女病人,通过偶然的观察得到了一种“拟娩”(couvade)的理论。正像大家都知道的,这是一些种族中的普遍习惯,也许旨在对抗永远难以战胜的“父系血统”(paternity)。这位女病人古怪的叔叔在孩子出生后在家里呆了许多天,并在卧室里接待客人。女病人见此后得出结论:父母都参与了孩子的出生,所以都必须睡觉。

%r7qO DB0心理学空间C Nak2t P

孩子到了10岁或11岁就会听到有关性的问题。生活于压抑较弱的社会环境中的孩子,或有机会观察父母行为的孩子,会告诉其他孩子自己所知道的,因为这会使他有成熟感和优越感。儿童通过这种方式所学到的基本上是正确的,即阴道是存在的并为他们服务的。否则,他们相互得到的说法就不会常与错误的观点相混合,也不会总渗透着早先婴儿期的性理论,他们很难彻底或充分地解决这一原生问题。正像由于不知道阴道而难以理解整个过程一样,现在他们并不知道何为精子。他们无法猜到除了小便之外男性性器官还会产生其他物质,而一个“无知的”女人对于丈夫新婚之夜的“阳具人内”依然会十分愤慨。青春期前的有关知识会被进一步的探索所替代。不过,与早期婴儿的性组元会以放纵的、无掩饰的表现理论相比,他们现在产生的理论已不再具有典型性和原生性。在我看来,儿童后来解决性困扰的智力努力并不值得搜集,它们也没有什么病因学意义,其多样性毫无疑问地依赖于孩子所受教育的实质。不过,它们事实上可起到重新唤起孩子潜意识中最初性兴趣迹象的作用,因此,他们便常常在自己手淫(masturbatory)的性活动与对父母的某种情绪体验之间建立了联系。于是教师对该行为的谴责便使该年龄段的孩子形成“堕落感”。心理学空间X O;u Zt;^

心理学空间P'N-g8eWH

让我再提供几个例子,看究竟是什么因素影响了孩子对性生活的看法。一个女孩子听同学说,一个丈夫给了妻子一个鸡蛋,她用身体将鸡孵了出来。听到该说法的一个男孩认为这是睾丸,在德语中这两个词是相同的(Ei)。这个男孩就在考虑阴囊中的东西是怎样更新的,孩子所获得的信息很难避免对性问题的不确定性,于是一个女孩可能认为,性交只进行一次,但持续很长时间(24小时),而一个个孩子的出生均源于这一次性交。有人也许认为,这个孩子的知识来自某些昆虫的再生过程,其实不然,而是孩子的一种创造(creation)。对怀孕过程一无所知的其他女孩(即不知道子宫中的生命)甚至会认为,晚上性交后孩子立刻就产生了。普瑞斯特(Marcel Provost)将女孩的这种错误编成了他《女人文学》中的故事。儿童后期对性的这些探索,或者说是童年受阻的这些少年们的探索,成了文学永不枯竭的主题,并令公众常开胃口。然而,这却远离我的兴趣,我必须强调事实,为了对抗潜意识和被压抑的旧的和更好的知识,孩子会产生许多错误的观点。心理学空间g&Z,L4K|0]

心理学空间lf2QdC:O

同时,孩子对所给信息的反应方式也有意义。有时性压抑如此严重,以致他们什么也不听,这就导致了以后生活的无知——至少到了对神经症施行精神分析时,童年早期所形成的知识才得以复现。我还知道两个10岁到13岁的男孩,虽然也去听关于性方面的知识,但却拒绝道:“你爸爸和其他人也许会这样做,但我敢保证我爸爸绝不会。”不管儿童对其性好奇满足的方式多么不同,我们可以假定,儿童在早期的态度极为统一;我们可以确定,所有孩子最早渴望发现的就是,为了能生孩子,父母究竟做了什么。心理学空间:B{1VFIK?A(C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Freud freud FREUD 滕守尧
«Freud 1908b 人格与肛门性欲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Freud1908d “文明的”性道德与现代神经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