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的崛起
作者: 迈克尔·舍默(Nicheal Sherm / 829次阅读 时间: 2018年7月05日
来源: 环球科学 2018-05 标签: 无神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无神论的崛起
撰文:迈克尔·舍默(Nicheal Shermer)
翻译:红猪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在宗教一栏填“无”,但具体情况还是很复杂。

近年,许多文章都提到了在宗教信仰调查中在填“无”的美国人。2013年,一项针对2250名美国成年人的哈里斯民意调查(Harris Poll)显示,有23%的美国人已经彻底放弃了宗教。2015年,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调查又显示了34%到36%的千禧- -代(生于1980年之后的人)是“无一族”,佐证了之前的23%这个数字。调查还称,与2007年相比,这个数字已经有了显著增加,当时只有16%的美国人自称没有宗教信仰。如果以人数换算,无一族的规模几乎从3660万人增长到了5580万人。虽然还远比不上在皮尤调查中自称基督教徒的那71%的人,但这已经是一座庞大的票仓了,它在人数上大大超过了犹太教徒(470万)、穆斯林(220万)和佛教徒(170万)的总和(860万),已经能和具有强大政治势力的个别基督教派别,比如福音派(25.4%) 和天主教(20.8%)抗衡了。

宗教势力的下降对一个世俗社会是有利的,在这样一个社会里,政府的架构就是为了阻碍权力聚集后溢出来侵犯公民的私人生活。不过我们必须认清一点:这些无族未必就是无神论者。他们许多人不过是从主流宗教里出走,投向了新世纪的灵性运动。2017年,皮尤的一份调查显示,那些自称“有灵性追求但是不信宗教”的人,从2012年的19%上升到了2017年的27%。而在这个群体中,只有37%的人将自己的宗教身份归入了无神论、不可知论或是“ 没有具体的信仰”。

即便是无神论和不可知论者,也未必就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那些通常与宗教相联系的观念也慢慢透过唯物主义大坝上的裂隙,渗入了他们的大脑。2014年,奥斯丁家庭与文化研究所对15738名美国人开展了一项调查。他们发现,在自称无神论者或不可知论者的那13.2%中间,有32%在被问到“你是否认为人死之后还有生命或者有某种意识的存在”时回答了“是”。当真?更加矛盾的是,这些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中还有6%表示他们相信人死后会复活一一就是耶稣的那种复活。

这又是怎么回事?几项调查没有深究。但是据我的猜测,这些人要么接受了某些新世纪观念,认为意识能够借助某种科学的机制离开大脑继续存活,要么就是希望科学家能早日掌握克隆、人体冷冻、意识上传或是把人类变成赛博格(半人半机器)。我已经在新书《地上的天国》中说明过,我对这些想法都是怀疑的,不过我也理解它们的诱人之处。随着科学在这些领域不断进步,这种吸引力也会变得越来越强,特别是当无神论者的数量持续增加的时候。

《社会心理人格科学》杂志在2018年1月刊出了一篇论文,题目是《到底有多少无神论者》。两位作者M.葛维斯(M.Gervais)和马克辛.B. 纳吉尔(MaxineB.Najle) 都是肯塔基大学的心理学家,他们主张无神论者也许远远超出了调查揭示的人数,因为“美国的社会规范是偏向宗教虔诚的,不信宗教则要背负污名....这可能使有些私下里不信,上帝的人对外也装扮成了信徒的模样,就算在不记名的问卷里也不能放下伪装。”

为了避开自我报告数据的缺陷,两位心理学家采用了所谓的“不匹配计数法”(unmatchedcount technique),这种方法已经在之前估算其他被低估的群体规模时得到了验证。他们委托舆观调查网(YouGov)开展了两项调查,对象都是2000名美国成年人,调查者问这4000名对象,问卷中的正常陈述和敏感陈述,有哪些是符合他们自身情况的。接着研究者又用贝叶斯概率比较了这两项调查,以及同样对2000名美国成年人开展的盖洛普调查和皮尤调查的结果。经过这些分析,他们以93%的确定性估算出了有17%到35%的美国人是无神论者,“最可信的间接估算”为26%。

如果这个估值正确,那就意味着美国有超过6400万的无神论者,这个数字非常惊人,是任何一个政治家都不能视而不见的。此外,如果这个趋势继续增长,我们就该做一些更加深入的思考了:当传统的意义源头式微时,人们又该去哪里寻找意义?我们应该继续将自己的伦理观和价值观建立在可行的世俗基础之上,理性和科学就是这样的基础。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无神论
«道德直觉来源于进化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牛津功利主义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