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崩潰的男人:一則精神分析的片斷》書摘
作者: 温尼科特 / 26307次阅读 时间: 2009年8月26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A)ww'j0B p0分析的片斷 + 一月二十七日及其後

{qMw$gU0 心理学空间Q _7N3O ?cp

這則分析的片斷是爲了說明分析過程中常見的憂鬱位態。
Pi|W"t U2y$a0病患是位三十歲的男性,結了婚,育有二女。他在二次大戰期間接受過我的分析,正當病況大為好轉、足以謀職就業之際,迫於戰時情勢分析不得不告一段落。在這第一回合的分析裡,他處於憂鬱狀態,有濃厚的同性戀傾向,但沒有顯現出來。此外,他也顯得心神恍惚、沒有現實感,儘管後來病情大有起色,能夠勝任戰務工作,但對自己的病況沒有什麼洞察。腦筋聰明的他會玩弄一些概念,也可以做一些哲學性的思考,談論嚴肅的話題時,大體上被認為是個有趣而有見地的人。心理学空间Mla1thyx1C
他有能力從事父親的職業,但卻志不在此,沒多久便考上了醫學院,說不定(在潛意識裡)他想藉由從醫,保有我在他心目中取代了他生父的父親形象,而他父親已過世。
,B,h ted$Oh0他已結婚成家,藉此讓一名女子有機會去幫助他由依賴當中獲得治療。他(在潛意識裡)希望婚姻生活可以成為自己由依賴當中得到治療的後盾,不過(就像一般常見的情形那樣)當他反過來要求妻子特別容忍他時,卻對妻子很失望。幸好他妻子拒絕扮演治療師的角色,而且多少也因為他本身體認到這個事實的緣故,將病情推到了另一階段。他在工作(在某家醫院擔任醫生)時崩潰,並因為失去現實感、喪失應付工作與生活的一般能力,而自願入院治療。
i)AJ5k'f,J9vB0發病當時他並未意識到他一直在尋找以前的分析師,甚至連開口說要接受分析都辦不到,儘管事後看來,這正是他一直在做的,而且認為唯有這件事才重要。
;pr(e)A]y4o]*c0新一回合的分析開始後的一個月左右,他重拾醫院的工作。心理学空间7J,mx Ymx5x
屆時,他已是個分裂型(schizoid)的病患。他的姊姊患有精神分裂症,接受過精神分析(相當成功)。前來接受分析時,他說自己無法自由自在地說話,也沒法和人寒喧,沒有想像力,也沒有隨性遊戲(play)的能耐,沒辦法做隨興的表達(spontaneous gesture),也興奮不起來。心理学空间0YeIg8LT Q{
一開始的情況可以說他是爲說話而來接受分析。他措辭謹慎,字斟句酌。然而,我慢慢發覺到,他其實是聽著內心不時進行的獨白,然後把自以為我會感興趣的部分一一複述出來。漸漸地整個情況可以形容為,他是拎著自己來接受分析,並談著被他拎來的自己,就像一位父親或母親帶著孩子來見我並跟我聊孩子的情況一樣。在這早期階段裡(長達六個月左右),我根本沒機會直接和那孩子(他本人)說上話。
\(e$](^#w` S0上述這階段的分析記載於另一篇文章。心理学空间 ^)^ e7@7w eI*Lg
然而,峰迴路轉,分析在性質上起了變化,於是我可以直接和這孩子,也就是這名病患,面對面接觸了。
(r#r ~#mwPl0這階段的結束相當明確,當時這病患自己也說,眼下是他本人前來治療,而且頭一回感到有希望。他比以前更意識到自己興奮不起來,而且缺乏隨興的能力。他幾乎不怪他太太覺得他是個無趣的人,毫無活力可言,除非加入別人起頭的嚴肅話題時才顯得有生氣。他實質的性能力並無障礙,但卻無法行房,而且大致說來,性事不會讓他感到興奮。他原本有一個小孩,接受第二回合分析期間又生下第二個孩子。心理学空间eh7_9R,r#k0]|a
在新階段裡,分析的內容逐漸轉向典型的精神官能性移情。他曾在短時期內明顯趨於興奮,但他只在口頭上表達興奮,情緒上並未體驗到興奮,然而這興奮爲以下的個案筆記裡詳述的工作揭開了序幕。這份個案筆記說明了病患從感受不到在移情當中出現的興奮,到能夠體驗興奮之間的經過。心理学空间e2hs(F2])h
新階段的頭一個徵兆,是他說他感受到自己對女兒的愛,這感受前所未有。他是在看完一部讓他掉淚的電影後回家的路上感覺到的。那個禮拜他流了兩次淚,這在他來說是個好兆頭,因為他一向哭不出來也笑不出來,如同他無法去愛一樣。
Q[Kz&zn*~ J0礙於現實,這病患一個禮拜只能前來三次。我欣然接受這種情況,因為分析的進行顯然有其節奏,這節奏甚而相當輕快呢。心理学空间b/Lh/j+F

心理学空间/N ]K [ hC

 心理学空间5vxN9c*N9P'P

心理学空间S7RO+P)u5u

一月二十七日,星期四

_*}5p3@rTf!o0 心理学空间 p Cu)^b5Gzi

病 患 他說除了常咳嗽之外,沒什麼事可說。大概是一般的感冒罷了,然而他的確想過自己搞不好得了肺結核,而且心裡也盤算過,若果真非就醫不可的話,可以怎麼利用這檔事。他打算跟太太說:「事到如今……」

3b4N @9[JFx0 心理学空间8f:]!j$U U ScMe3Q

分析師 在各種可能的詮釋當中,我選擇這樣說:我說他忽略了身體不適會怎麼影響到分析,我是從就醫治療會使得分析中斷這想法來考量的。我說我一點也不認為,肺結核這個相當粗淺的推論是最令他感到焦慮的地方。同時我也觀照到現實的一面,並說這疑問留待他自己去釐清。他很清楚自己其實希望我拿這事來分析,不希望我真的著手做診斷。心理学空间)j3ReElI!Ww

心理学空间 }&A.z d*S NbCR*B

病 患 聽了我的詮釋後他說,事實上他想到的不是肺結核,而是肺癌。

5r5mcA(m#[x1T0

'|9MS;H9b8~:W)zu0分析師 這會兒,我有了更強有力的內容可以運用,於是我詮釋說,他等於是跟我提及了自殺,這好比是我所謂的比例上佔了百分之五的自殺想望。我說:「我想你這輩子還沒真的有過自殺衝動,對吧?」心理学空间?1k|+C3b1s'c4V-y;K

OZsH#e5V&o f0病 患 他說我只說對了一半。他以前曾拿自殺威脅過太太,但他不是真的要自殺,不過這不重要。然而從另一方面來說,他有時候覺得自殺是個性使然。他說無論如何,事實是他姊姊自殺過兩次,但那兩次她都無意求死,所以都沒成功。不過,縱使不是一心求死,倒也讓他真正見識到自殺。心理学空间U/N)p3s]L
這時他聯想到了要往前邁步所必須跨越的那道障礙。

/dr`\Hc7~Ac|"P0 心理学空间G/Pn5^;x

分析師 我提醒他(他忘了),他曾經覺得有人從中阻撓,不讓他跨越那障礙。心理学空间u5l5P/H(e^.h/T+Km

心理学空间D'rS sW9Sp

病 患 他說,那障礙感覺上像是一堵牆,他必須把牆打掉,要不就是撞得頭破血流。他有個感覺,覺得自己會活生生地被抬著越過那片斷垣殘壁。

\ F}\)hr0 心理学空间s)MIz$F

分析師 我說,這會兒我們有了證據證明,從中阻撓不讓他康復的是自殺這件事,而且我必須明白這一點,因為我必須知道他不會死。心理学空间)A r'VP,de8C[{

\A*~y)B;P0病 患 他想到以各種形式重新開啟新生活。停頓。他提起遲到,近來特別明顯,他說這是因為目前情況不同了。他其實可以把所有的工作排開,閒晃個十五分鐘,從容地準時抵達。不過,工作在他眼裡變得愈來愈重要,如今他會先把事情做完才出門,運氣好的話,也許可以準時到達。他的說法是,就某方面來說,分析目前不如他的工作來得重要。心理学空间-L^\`mj(b

心理学空间@5w@?0q!D Ah$?R

分析師 我這時做了個詮釋,把以前的內容彙整起來並指出,我比他更容易看出他的轉變:起初他只能觀照自己,後來他能投入分析情境,現在他能夠在工作的狀態下投入分析。我是由罪疚的觀點來看,而包括自殺在內的這整個階段背後的癥結,就是罪疚。我提醒他,分析的目標是朝向包括進食在內的本能興奮,但目前由無情的摧毀引發的罪疚依然太過強烈,除非建設性的衝動與能力顯露出來,罪疚才會減輕。心理学空间-ECDY!eaE3v+V
停頓。心理学空间t_!}G9O}| y-i(xc-J
病 患 這些解析的效果在他的下一段話裡顯現,當時他用極為輕鬆的口吻說:「我現在可以拿身體不適來消遣了,我大概是得了娃兒才會得的麻疹。」心理学空间 F6j }mK p

心理学空间I,d-R5g_g

分析師 我指出,自從我將他對身體不適的幻想裡頭暗藏的自殺意念移除之後,他有了轉變。

GHb-q[2G0dX;{0

0e{)kR;y2A0病 患 接著他說,他頭一回覺得,若有機會他也要搞外遇,來和他太太的不忠打平。心理学空间{O(@6~7}P

yJJ-`f&{0分析師 我指出,這表示他對太太的依賴逐漸減少,而他的依賴則點點滴滴匯集到分析上頭來。

3om|!G*}0

6kNS)I:X"X X2I3D0心理学空间iK2Zu{4K
一月二十七日之後的那個禮拜

F.sJ3^;L*{w"s0 心理学空间8X:E'^-j ]

我把接下來的三次分析濃縮成一份紀錄。

,bVDwr'G ]0

*V"N c;MrA5t0病 患 他說其實在上次分析之前,他已經和女友上過床,那是在一場派對之後發生的。他說起這件事時,所有的情感都被壓抑下來。他說分析之外的任何時間,他們隨時可以上床,但他感覺不到愛(性能力不受影響)。心理学空间 ^5C,G/C| sV%N\ m
這次的分析從頭到尾單調乏味,病患在潛意識裡故意讓分析師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事發生。

/]*G:?*t@C?)Gi(yM0

&j:G,e5X `}9}1Bz0病 患 接著他說,他以為結果會很棒。他以為他不說我也會察覺到他有過摻雜興奮的經歷。
wK?`+a7iH*u I\IR,hm5n0這訊息起初是迂迴地透露出來的。

[9kzY6J'j0 心理学空间d6}vbt"wxC} _S

分析師 我向他指出,他談起整件事時把他的情感壓抑得那麼深,我是沒辦法把他所說的內容加以運用的。但現在我能詮釋這件事在移情上的意義,一開頭我說,那女孩代表他自己,所以在外遇這件事上,他是與我這個男性燕好的女性。

[4pD*n0QM#p)QY0 心理学空间 {-cyxx-n-V/t+N

病 患 他對這個詮釋半信半疑,但覺得這個詮釋析相當不自然而頗感失望。心理学空间HT5a#T J,B

心理学空间~)Rw$\ e.m,v6}

分析師 隔天,他的心情低落,我重新做出詮釋,說我上回的解析顯然是錯的。我說那女孩代表分析師(在精神官能性的移情作用之下[transference neurosis])。

!Q/n7i"{-Zp4X6p0

%ajff Z%]e&mt0病 患 隨後,他立即釋放出情感。這解析隨即引出無關情欲、但與依賴有關的話題。
PW7Q7M aT0分析至此揮別了持續一整個禮拜的僵局,病患與我發展出強韌的關係,這令他十分驚駭。

B2s0F N(_0

N|+oH5x~R8~0病 患 他有個疑問:「你受得了嗎?」在他認為有權依賴的眾多對象當中,他特地挑父親來談。在某個歲數之前,他父親尚能忍受他的依賴,但之後卻老是把他推給他母親去應付。他母親很沒輒,早令他失望(也就是在病患年幼時)。

sh"~X5zM0

(r6A{0V z'Q0分析師 我做了另一個詮釋,提醒他整個孩提時期徘徊在他男性自我之外的女性化的一面,而在他精神官能性的移情作用下,我在他心目中的新地位等同於他那影子般的女性自我。但後來我必須收回這個詮釋,因為從效果上看來它是錯的。撤回這個詮釋之後,我看到了正確的詮釋為何。我說,眼下起碼他的大拇指又有了意義。十一歲之前他吸吮大拇指成癖,如今看來,他後來之所以戒除吸吮大拇指,很可能是因為他的大拇指失去了所代表的對象。心理学空间1PyJ!j/A6K'|
這個關於大拇指的詮釋顯然是對的,而且這詮釋順帶讓他這個極為刻板的手部活動起了變化。他在這第二回合的分析裡破天荒地頭一遭豎起左手大拇指放入嘴裡,而且對自己的這個舉動渾然不覺。心理学空间j w9|+^GG&CJ d

心理学空间5C.y$Bk-qQ^

心理学空间*?A'i&e*xOnT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遊戲與現實》书摘 温尼科特/溫尼考特
《温尼科特/溫尼考特》
《塗鴉與夢境》书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