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崩潰的男人:一則精神分析的片斷》書摘
作者: 温尼科特 / 26401次阅读 时间: 2009年8月26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nE!P%h5vM5xg/c:p0三月二十二日,星期二

Ts:bEAy,D^;_0 心理学空间 L7OF-AS'k

病 患 「唔,我想從今天傍晚發生的事開始說起。我早和女友約好今晚外出,我不想讓我太太知道。我很想跟她說,但我曉得這不會有好處,只會起摩擦而已。我知道她很期待今晚能外出(病患就得在家帶孩子),但我還是打電話回去說我今晚不回家。我太太氣炸了,掛我電話,表明這件事沒得商量。我也氣得發抖,也許是沮喪,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個鐘頭,氣還是沒消。我當然不想在目前驟然挑起事端;但另一種可能也很極端,彼此相安無事表示我得放棄女友,所以我陷入了兩難,要繼續沒完沒了的爭吵,還是溫順地回歸家庭,儘管我和太太之間已經冰凍三尺。我和女友的關係並不理想,但就目前來說這關係本身已經很令人滿意了。」停頓。「這很像我們之前談過的另一個問題。你怎麼看待這類的內容呢?」

{_4n_'zM0 心理学空间(J?#i,D ~v:^G

分析師 「這關乎一件事,就是你仰賴我來幫你整合目前在你生活中整合不了的這兩面,一面是你和太太的關係,它包含各種可能的狀況,好壞都有;另一面則是和女友的關係,你能夠從這段關係中得到立即的滿足。」

|3h7C2AF9Y0

JP|w-MQ6K0病 患 「看來,我現在比以前更瀕臨非得跟某一邊絕裂的情況,所以我更加不安。」停頓。「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家庭,而這個家只徒留空殼,我和太太之間沒有友誼,也就是說,彼此斷絕了關係,所以很不真實;另一個是和女友在一起,雖然和她的關係裡有很大的成分是想像出來的,我知道這關係帶有浪漫的色彩,也比較真實。雖然和我太太一直僵持著,但我不想拋下這一切不管。不知怎地我還懐有一絲希望,雖然我不相信會有什麼結果。我可以了解我太太的想法,但我沒辦法接受她冷漠的態度,而且,事實上,我根本沒辦法和她商量任何事,全都得看她的臉色。她掛我電話,擺明了一切免談,我當然很火大。」
'I;TBh5I'G"Z0(這段話佔了大約二十分鐘左右。)
S\6}1E,Jj6d z0「我有理由不再多說下去,我不想整個鐘頭都在談這件事,但是不讓我發洩一下我沒辦法說別的事,這件事留下了太大的陰影。」

` vUn#~W0x[xq.a0

c9WX'wc0分析師 「你還處在被她掛電話的情緒波動裡,可能是氣憤,就像你說的。」心理学空间 ou1lJr7e6I

RxY n0^y gpx'T(fn0病 患 「對,被掛電話¾我又陷入了陽萎的狀態,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我應該不受影響,或者一派輕鬆地說這都是她的錯,但我氣的是我自己,我或許是氣自己被激怒。」

^6YO4mWP"]yNo4k2B0 心理学空间4M'[8r#B?

分析師 「你會發覺到,你太太的敵意原本是針對分析而來,如今你轉而覺得她的敵意是針對你和女友之間的關係而來。」心理学空间~A`h7V

心理学空间6[ `$NV7F7O9ei

病 患 「沒錯,這擾亂了一個更根本的問題。」停頓。「我原先期待,你總有辦法可以處理這些事,把問題統統解決掉,但當然你辦不到。」
$n,} Q dn_x C$BaQF0分析師 「從某個觀點來看,你正處在沒有其他男人存在的三角關係裡。潛在的恨是介於兩個女人之間。」

v_4O aTpf}0

&R6j_-s"g!tQ/G7Pa0病 患 「起初那女孩並不在意我太太,這段婚外情原本無意要有結果。然而如今她想要從中獲得更多,她很怕再度失望。但我們倆對維持長久的關係都有疑慮……我發覺她的請求、她對我的依賴、還有她直接表達出來的需求,都令我很興奮,所以我們走進了一條死胡同裡,愈陷愈深。我是被逼著從兩條死胡同裡選一條走。」停頓。「況且,在我處理和她之間的關係時,有新的狀況冒出來。她其實有別的男人,尤其跟其中一個走得特別近,我漸漸發覺到,要和另一個男人較勁並設法剷除他很令我興奮。對男人有這種感覺確實很新鮮。首先,這種敵對的狀態很新鮮,那多少是我挑起的;其次,一想到要爲了某個女人和另一個男人決鬥,我馬上興奮不已。在以前,這種事我可是招架不住的。」心理学空间cC;@)p9m

心理学空间+e.NR"I9o

分析師 「就某方面來說,你始終在尋找那個讓你出於對某個女人的愛而恨之入骨的男人。追根究底,這男人是父親,是你從未發覺的父親身上陌生的一面,尤其是他刻意在你很小的時候便走進你的生命裡,把自己塑造成還是嬰兒的你的另一個母親的情況下,你更是難以察覺那一面。」(在這當兒,病患一隻腳落到地板上。)
ZkoN Wb]0停頓。心理学空间x7is{:|1d,g

"q7t o*i?g8|y0病 患 「還有另一個因素我從沒真正在這裡談過,就是我和女友之間的性生活。我和女友歡愛時的興奮和滿足,遠比我和太太關係還不錯時行房所感覺到的還要更真切強烈,這多少要歸功於我接受分析之後的改變。問題是,我一直有個念頭,如果治療卓有成效,我太太要怎麼跟上我的腳步呢?還是說這一切都白費了?我原先並沒有想到這一點。我之前以為,只要我有起色,我就能應付我太太。而現在我必須去面對我的改變可能會讓她變得憂鬱這個想法:她的情緒很可能會因此惡化。有太多事是沒辦法直接和我太太談的,她甚至不期待有性高潮,所以在她眼裡性愛並不是愉悅的。但問題是,這可能是我的錯。她之所以會這樣,很可能是我最初的笨手笨腳以及難以達到性興奮所造成的。要是有人能就這檔事和她好好談一談,情況或許會好一點。假使好轉意味著必須捨去性生活,那我可沒辦法接受。我太太說過,我別再奢望能和她燕好,但這大半是因為過去做愛的經驗很讓她失望的緣故。她暗示過她瞧不起性這回事,她覺得性是不入流的。我想,她和她男友之間的關係就如她所說的,是純精神性的。我替她感到惋惜,但她一定會排斥我愈來愈能給予的愉悅與興奮。要是我痊癒了,會面臨一種狀況,我會覺得她有點不對勁,但卻根本沒輒,而我能讓她滿足的想法會把她嚇壞了。她的問題到目前為止都被我病了這個事實所掩蓋,而在我生病之前,她在性方面從沒得到滿足過。」心理学空间!]3Q{2t Z6if \/Q~ u

'S-W&~c;@ex0心理学空间 |:Cp5t:A RQ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遊戲與現實》书摘 温尼科特/溫尼考特
《温尼科特/溫尼考特》
《塗鴉與夢境》书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