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结构的表征与不变性
作者: 帕特里克·苏佩斯 / 4056次阅读 时间: 2011年4月01日
来源: 上海译文 2011-4 标签: 帕特里克 斯坦福大学
科学结构的表征与不变性 作 者:帕特里克·苏佩斯
出 版:上海译文 2011-4
书 号:9787532752690
原 价:¥68.00元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IG!q$U5L*SIq*?O

《科学结构的表征与不变性》
3Sh[ Q#S4a9v3g/|0著者: [美]帕特里克·苏佩斯心理学空间\-h:Jt{ Fcj
编译者:成素梅 译
&X&X1_9LX'h \F K0丛书名: 二十世纪西方哲学译丛心理学空间!g6H)y5\.E+cA
出版社:上海译文
"@T ^9d v I/XM6S0出版日期:2011-04-01心理学空间E L c#S!V3nN
ISBN:9787532752690B.324
Ru/B3_fA3\0版次:01版01次心理学空间eb-i.J)|
装帧:平装
"{!wwvzR#CG5t+`0开本:32开心理学空间BD]W2MO&Kr
页数:808心理学空间1O$@ [ J%Vb[#]H6l
定价:68.00心理学空间0l1M)_k,^ CZp

^2Y3qw,Z X;\)qG0
F {fZo KQ0此书是作者的代表作,也是作者数十年潜心研究的重要理论成果。全书考察集合论方法如何提供这样一种指称框架的,内容涵盖公理化方法、表征、不变性、概率、力学及语言等问题,同时还包括有关语词和句子的脑波表征的研究,具有独创性。此书是研究和了解科学哲学当前进展的必读作品。心理学空间cQ`n$mx

/jn#veJ4q0帕特里克·苏佩斯(Patrick Colonel Suppes,1922-),美国著名哲学家,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师从著名哲学家托马斯·内格尔。1952年起,他任教于斯坦福大学,1959-1992年担任社会科学数理研究中心主任。现为露西·斯特恩哲学教授,斯坦福大学荣誉退休教授。因在数学心理学方面的突出贡献,1965年苏佩斯教授被选为国家科学院院士,1990年被总统乔治·布什授予国家科学奖;同时因其对科学哲学的杰出贡献,苏佩斯教授于2003年获得拉卡托斯奖的殊荣。苏佩斯教授在科学哲学、测量理论、量子力学的基础、决定理论、心理学和教育技术等领域都做出了重要贡献。
'c X Jf4o w F0
3D Y I@@/r5{6R-v*v0译者前言
a+{)~%G]qx0中文版序言
c:T&J%@FBzrj0前言
t#W_1C8e1B01 绪论心理学空间T;E"HKPc TQ aK`
2 理论的公理化定义
`y+P N"A(r pf03 同构表征理论
j9Uiv[f/}04 不变性心理学空间[ [OoS/lOj @.s3k
5 概率的表征心理学空间7nxi\$Cv
6 空间和时间的表征
v+LX't(fK`X;f07 力学中的表征
'H)V Ei OLM%O08 语言的表征心理学空间 ezu8` S"|e
附录 各章表征和不变性定理汇总表
%iMc$NA S:`6uE0参考文献
&Z1SJ#dw_/o0术语索引
1Cj|{ fn'O3~+X!X0译后记

D{pj+G;Ds7s n0

g{ k#yf P8z0序言

W[L,H~0心理学空间6}0^'I [J)WS]

本书写了很长时间。我最早的预备版本可追溯到1962年临时装订成册的标题为《科学中的集合论结构》(Set-theoretical Structures in Science)一书,但我知道,更早的草稿源于20世纪50年代我在斯坦福大学给本科生开设的科学哲学课。课程讲义在概念上沿着我于1957年首次出版的《逻辑导论》(Introduction of Logic)的最后一章关于“公理化方法的集合论基础”的思路很快展开。

){tL,i{gM!mJ"X0心理学空间,Bq ^,s'C1JI*@b!t

我还记得,在那些早期岁月里,在几种场合下都有人问我,具有集合论结构的一般观点在科学哲学中起着什么样的核心作用呢?最初,我强调地回答说,在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Elements)出版很久以前,公理化方法的许多一般的智力优势就很明显。但我逐渐明白,还有一种更具有哲学意味的更好的回答。那就是,这样的结构为研究过去或当前科学的任何成体系的部分中的表征(representation)和不变性(invariance)问题提供了正确的方法。当然,这种回答带来了另外一个问题:表征或不变性为什么在科学基础或科学哲学中是重要的呢?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正是整个这本书要回答的问题。但一些标准的事例可能是有帮助的,即使很不详细。

d#EzI)@0心理学空间j3Lz'J!OM;W1H

19世纪伟大的智力胜利之一是,只根据粒子运动的表征对像温度和压力之类的熟悉概念作出力学说明。带有更多困扰的一个同样伟大的胜利是,在20世纪初实现了必须用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的时空及其新的不变性来取代经典物理学中标准的即使通常只是潜在地承认的空间与时间相分离的不变性。心理学空间 A)A | _i

心理学空间DX m`Lss-ra)_

但这些事例不只来源于物理学。柏拉图(Plato)和亚里士多德(Aristotle)的著作中有对知觉中的表征本性的精致分析,而且,这种分析在当代心理学和哲学的争论中仍然很盛行。
C I(p _+Os TChT0因此,我不会为我在修订本书的题目时反映出对表征和不变性的强调而感到歉意。在不同类型的基础研究中,古往今来的核心论题,都很容易归入这个标题之下。当然,这无疑不是科学哲学的全部,而只是一个主要部分。

H ^6X8s)t$egY0

`6g9@5Iw5Z:Q;zW/C/D0[XIV]前四章一般地介绍了表征和不变性概念。后四章提供了在科学哲学中重要的四个思想领域的应用,而说重要,是因为这些领域具有更普遍的科学意义。它们是概率的本性、空间与时间概念、在经典力学和量子力学中的物理表征和心理表征,最后,从几个不同的视角考察了语言的表征。我在本书的最后总结出不同章节中讨论和陈述的表征和不变性定理的一个总汇表。许多定理没有证明,只描写了数学与科学文献中的著名结果。通常(但不总是)证明了的那些定理代表了我自己工作的某些方面,而且,从数学的立场来看,大多数给出的证明是初步的。因为任何一位执着的读者显然主要关注的是概念分析与分类,而不是形式证明。

r:kJ't)u.p8B.K;P0

Qg ?-{QT9kQ%R)~0尽管我一直致力于科学哲学中的形式方法,但是,还存在着我认为几乎是可靠的另外两条进路,所以,这两条进路也一直很有影响。一是关注经验细节。我从不同方面考虑的许多实验,特别是心理学实验,反映了这一点。此外,本书的内容还不足以反映我自己在心理学的许多领域内曾经做过的(几乎总是与同事联合做的)大量实验。我最初打算把关于数据的集合论表征的很长的最后一章写成对所指导的实验的复杂活动进行必要的但仍然是希望的一种抽象。最近十年左右,随着计算机能力的迅速增加,极大地提高了许多科学领域的数据分析技术。我希望在这个方向延伸当前的工作,或许,新增加互联网一章是有益的,在今后的十年左右,互联网必定会成为大多数详细的科学出版物的媒介。最后一章的倒数第二节,即8.6节,举例说明了我的所思所想。

W ?kx.e9e rzQYy0

IKJM!d0我感兴趣的另一条进路是,关注许多不同科学思想的历史背景和发展。在哲学中,关注概念和理论的历史发展,有着丰富而迷人的传统。我几乎总是发现,对概率(probability)、物理不变性(physical invariance)、视觉空间(visual space)、心理表征(mental representation)或几乎重要的任何其它科学概念的一种新思想的背景作出分析,即使通常是相当概述性的分析,也是很有启发的和有帮助的。我希望,有些读者对我的许多历史之旅会有同感,这种历史之旅没有对单个概念的演变作出充分详尽的说明。

d*Zq P!]N`"Ia0

c&Ur_;Js#h0像这种历时多年才写成的一本书,必然要受惠于更多人对无数论题的修正、远见和建议,这些人多于我可能要明确感谢的人。到目前为止,多数人已经离世,还有许多人已经忘记了他们如何做出了这里所说的贡献。我感谢他们每个人。我一定要提到这样一些人,他们还为我提出了相关评论,或者,他们曾一直与我合作完成了在本书的一个或多个观点中曾致谢和用过的文章。心理学空间5n9Zu.Q YGP4V%t

"e{d[5|$Dx0第二章一开始有Dana Scott,后来,还有Rolando Chuaqui, Newton da Costa, Francisco Doria, Jaakko Hintikka, Alfred Tarske, Paul Weingartner和 Jules Vuillemin。第三章涉及到的人员有:Dana Scott, Kenneth Arrow, Dagfinn Follesdal, Duncan Luce 和Jesús Mosterín。第四章涉及到的人员有:Nancy Cartwright, [XV]L Maria uisa Dalla Chiara, Jan Drösler和Donald Ornstein。第五章涉及到人员按字母顺序和年限排列为:David Blackwell, Thonas Cover, Persi Diaconnis, Jean Claude Falmagne, Jens Erik Fenstad, Terence Fine, Maria Carla Galavotti, Ian Hackiing, Peter Hammond, Paul Holland, Joseph Keller, Duncan Luce, David Miller, Marcos Perreau-Guimaraes, Karl Popper, Roger Rosenkrantz, Henri Rouanet 和Mario Zanotti。第六章涉及到的人员有:Jan Drösler, Tarow Indow, Brent Mundy, Gary Oas, Victor Pambuccian, Fred Roberts和 Herman Rubin。第七章涉及到的人员有:Acacio de Barros, Arthur Fine, Ubaldo Garibakdi, Gary Oas, Adonai S. Sant’Anna 和Mario Zanotti。第八章涉及到的人员有:Theodore W. Anderson, Michael Böttner, William Estes, Bing Han, Lin Liang, Zhong-Lin Lu, Marcos Perreau-Guimaraes和 Timothy Uy。

-HBoW p$~yM0心理学空间C+g_6?Ky.z

我也一直受益于许多届学生的有洞察力的问题与怀疑的评论,这许多年来,他们在课堂上和讨论中阅读了不同的章节。我特别要提到我以前的一群研究生,他们的评论和对错误的纠正是无数的,比如至少有:Colleen Crangle, Zoltan Domotor, Anne Fagot-Largeault, Paul Holland, Paul Hummphreys, Christoph Lehner, Michael Levine, Brent Mundy, Frank Norman, Fred Roberts, Deborah Rosen, Roger Rosenkrantz, Joseph Sneed, Robert Titiev, Raimo Tuomela和 Kenneth Wexler。

F(nyec0

$A)i2E0Yd'c Z0在最后的出版过程中,我必须感谢Ben Escoto,他最认真地通读了整个底稿,找出打印错误和搞错的地方。也感谢Ann Gunderson,他曾勇敢谨慎地制作了有待印刷的正稿。Claudia Arrighi与我共同整理和校对了大量的参考文献,并作了主题引索。Ernest Adams阅读了倒数第二章的全部草稿,并且为完善内容和改进语气提出了许多我能采纳的重要建议。像多年来我所拥有的那样,我再一次从他的深思熟虑的批评中获益匪浅。

y:p;`6QAy0心理学空间b-Z,v:s yV+J`/S

我着手写作本书时,我还是一位年青人。对,作为年青人,当然我至少还不到40岁。本书完成于我退休十年后的80岁。当我回过头来再读此书时,我能看到许多地方仍然有待完善,也许,最重要的是补充细节和更仔细地检查差错。但我知道,现在该是到了收笔的时候了,而且,我也这么做了。心理学空间qu?C%J)g:x\

!q5}.h`I0我把本书献给我的五个孩子。在他们的整个生活中,我一直在撰写本书,老大帕特丽夏(Patricia)除外,不过,在我开始撰写时,她还很小。我也要表达对我的妻子克里斯廷(Christine)的感激之情,她耐心地容忍了我多年来断断续续的努力,现在终于完稿了。
Fo_T2QG0
VM O!Op0帕特里克•苏裴斯心理学空间)K4~3\q G
斯坦福,加里福尼亚
5~ NWP){s02002年3月

F:PJlai UD0H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帕特里克 斯坦福大学
«合理性与自由 Rationality and Freedom 帕特里克•苏佩斯 Patrick Suppes
《帕特里克•苏佩斯 Patrick Suppes》
Axiomatic Set The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