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ll & Gene 谈艾瑞克森催眠对叙事治疗的影响
作者: 转载 / 5306次阅读 时间: 2012年7月08日
标签: 艾瑞克森 催眠 叙事治疗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h^3Fd6i0Jill & Gene 谈艾瑞克森催眠叙事治疗的影响心理学空间6~ D9A1XWZ

心理学空间z)R5GTlmM

艾瑞克森并不纯然符合我们努力了解并运用系统隐喻的故事,也不纯然符合任何包罗万象的心理治疗理论。虽然如此,他始终是我们两个人重要的灵感来源。

v$S0{ w;t"r0心理学空间!MLg3U(uMI&E'E

艾瑞克森的治疗取向是既实用又反理论的,关于这一点,一下引用的话(Erickson & Rossi, 1979)是他的典型代表:心理学空间:A@)w)^#r A#lr

心理学空间s N9?"dY2EFCx!|6J*r(i

心理治疗师不能把一般的常规或标准化的过程,一视同仁地运用到所有病人身上。心理治疗不只是把学者经过控制的实验而发现的真理和原则拿来运用,每一次心理治疗的交会都是独特的,需要治疗师和病人双方鲜活有创意的努力,才能发现可以得到疗效的原则和方法。心理学空间 e*~a(T p3fz!i!C

心理学空间| c6k;^4n_

艾瑞克森(1965/1980)相信,治疗的职责是要了解前来咨询的人有什么信念和经验,治疗不该把本身的信念强加在别人身上:心理学空间4e.\3m*D8zG3J5E

0D*y'NH#_M0治疗师任务不应该是改变病人自己的信念和认识,没有哪一个病人能真的了解治疗师的认识,他也不需要了解。需要的是发展出适当的治疗情境,允许病人以最适合自己人生架构的方式,来运用自己的思考、认识和情绪

h:V UnKe6clB8k0心理学空间T oEQ(mOFQg"r

一九八零年,我们两人在艾尔克森的催眠工作坊相遇(自此我们深入彼此的世界,不过,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虽然在那里表面上是学习催眠,但我们俩都认为自己真心想学的,是如和培养艾瑞克森与前来谘商的人,彼此间的那种关系。我们欣赏艾瑞克森对接受治疗的人本身的经验,所展现的关心与尊重,他培养出来的治疗关系会淡化治疗师的专业和理论观念,并善意地突显出各人的特殊处境。我们希望也有相同的能力。心理学空间L#~4|Z!`K*~u5P

心理学空间 |k[LR'l^b

艾瑞克森对人展现出生动而充满兴趣的赞赏,他全然相信每一个人都有其独特与奇妙之处。当他提出问题时,会以充满欣喜期待的气氛等候对方的答案——他眼里闪现光芒、带着鼓励的微笑,还有极大的耐性。你就是相信他知道每一个人都会提出奇妙的答案,与任何人的预期都不同的答案。

y oQ3f~l_+HI;oZ7i0

)h;e]8F4t$X2Q9O0艾瑞克森认识每个人都是丰富的,他相信我们都是终身学习者,而生命就是一种探险,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个转弯会出现什么,可是无论是什么,都是有趣的,而我们也很有可能掌握它,籍此我们将不断学习、成长,使生活益加丰富。

#b-V4rT2G_L{0

6nN b"Z/A5E0经由米尔顿·艾瑞克森,我们开始对运用故事治疗感到兴趣。他的“教导性故事”素负盛名,而他的治疗工作大多牵连如何扩展和充实人民自己的故事。他常常说起别人或自己生活经验的故事,可以引发我们的灵感和共鸣。我们和谐的第一本书(Combs & Freedman, 1990)的灵感就是来自艾瑞克森的故事、象征和仪式。

H(ais5T3z&{ @NW0

1}|s g5w8x O0艾瑞克森认识到,故事可以塑造现实的重要性,他所举最令我们印象深刻的例子,就是他写了又重写自己生命故事的方式,把别人可能认为是逆境的情形赋予正向的意义。他一生几乎都在和小儿麻痹症及其后遗症争斗,这是他教导性故事中一再出现的主题,他不把小儿麻痹症的影响当成缺陷,反而在故事中成为宝贵的优点。例如罗森(Sid Rosen, 1982)印证艾瑞克森谈到身为医学教授时的故事。有一个学生在车祸中丧失一只脚后,变得“非常退缩而敏感”,一天早上,艾瑞克森安排几个学生故意为这个学生拖延电梯的到来,然后发生下面的经过:

/{:zwJ\`0f+Ez.{ P%j+l0

Y/f iK.P)L0\z0那个星期一杰瑞按住电梯门,不让它关闭,汤米则站在楼梯顶端,七点半时,全班同学都在底层等我……我说:“山姆,你的大拇指怎么了?它没力气吗?快按电梯按钮。”心理学空间LEiC.Wx

心理学空间8v#l*lihho@r

他说:“我已经按了。”

9Sr)KZ j0

Vs\Y5qzAb)I0我说:“也许你的拇指太虚弱了,你应该用两个拇指按。”心理学空间Jsu/l0z/[_

心理学空间 Q$E8sFgmd

他说:“我也试过了,可能是该死的清洁工急着清扫拖地,把电梯门挡着。”

|-S|7p[9I:Z@0心理学空间9L:O*^&bX0c}!M-N J

……到八点零五分,我转身向装义肢的学生说:“我们两个跛子一起爬上去,把电梯留给那些有健康双脚的人。”

+oQ*k+p4]u`W0

"L&~:xk-OS k7Z0于是“我们两个跛子”就一拐一拐地爬上楼,汤米打信号给杰瑞,然后山姆按下按钮,双腿健康的人留在楼下等电梯,两个跛子拐上楼。九点时,那位学生带着对自己的新的认知,再度与同学打成一片。他和教授是一国的,“我们两个跛子”,我是个教授,我有一只瘸脚,他认同我,我认同他。心理学空间A.xw"},U

6]5H5rIIZ%C@0这个故事使我们感到冲击,藉着认同这位学生,艾瑞克森写下个人叙事的新页章。他建构一个社群,包括的是具有专业竞争力、优秀健康的医生,外加一个特征:“跛脚”,他问心无愧地把自己放在这个社群中间。

#M L9MSFJTP#I0

#t4w7H9A3d0艾瑞克森的年龄逐渐接近生命尾声,学生开始担心他的死亡,他却不加入这些潜在悲观的叙事方式,反倒说起他父母长寿乐观的故事。我们相信这些故事可以达到鼓舞学生和艾瑞克森本人的目的,为了使精神状态的建构得以进展,使他说出:“我还不想死,事实上,这将是我这辈子最后才要做的事!”(Rosen, 1982)

"v5EY9~,c,dt8g0

z&rW}2X'Y h$D3H7{0所以,是藉着艾瑞克森,我们开始相信人能不断继续积极地编写他们的生命。当我们与系统隐喻间的故事发生改变,最终与之分道扬镳时,我们与编写隐喻的关系则一直维持不变。这也是组成本书的中心思想。艾瑞克森许诺要让治疗配合,还有他对接受治疗的人的喜悦和肯定,这些治疗面向也是一直鼓舞我们的来源。心理学空间 s X"Em9f}(w(i;L

G%Y-]p%^0还有其他来自艾瑞克森的观念一直影响我们的临床实物,其中之一是,体验到的现实有许多可能性。他写过:“任何境遇都有很多选择……当你参加一个团体治疗时,你到底想看到什么呢?你去那儿该看的,就是多样的选择。”(Erickson & Rossi, 1991)心理学空间/AW`8Fr6K)q

心理学空间Qg7lmwF!W b'i@:y

艾瑞克森吧选择显示经验的原则运用到治疗和教学上,他举塔拉胡马拉(Tarahumara)印第安人、巴厘岛人,以及其他区域的人为例,说明一个人的观念不需要受到自己生长地的信念体系所限制。他说:“我一直对人类学有兴趣,我认为所有心理治疗师都应该学一学人类学,因为不同族群对事情的想法都不一样。”(Zeig, 1980)

%Z*Er5w+vW~(O _2J0

$n1B SjZ wo~(_']+\i0还有一个来自艾瑞克森的观念不断影响我们,就是我们体验到的现实,是经由语言组成的。艾瑞克森非常清楚语言的组成力量,他的许多工作都是建立在特殊的语言会造成特殊的意识状态改变这个前提上,他常谈到选址适当语言的重要,可以使找他治疗的人得到更有用的现实。

+Vfy-e^|0心理学空间b6xXo#~e$s)^

总结来说,回顾艾瑞克森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工作,对我们来说,最突出的就是他对人的喜悦和尊重,他认为我们能不断编写自己生活的信念,他关于现实多重可能性的看法,以及他对语言的组成力量的强调。心理学空间Z)[:`3Qi XI/pa?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艾瑞克森 催眠 叙事治疗
«  从「叙事治疗」来看「人」 ——一位精神临床工作者的想法 叙事治疗模型
《叙事治疗模型》
叙事治疗的西方哲学渊源»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