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及其象征》潜意识研究
作者: 荣格 / 12455次阅读 时间: 2014年11月12日
标签: 荣格 象征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L {%] L r)Y9mI#Q-fD C0《人及其象征潜意识研究心理学空间|$g`Oh ^.^S

V$u,Uk o L Hb~01 .梦的重要性

T"^ qu3q&Lng0心理学空间(IG/x uo,B1Zc

语言和文字都是人类用以表达思想、感情的手段。人类语言充满象征,而且时常使用一些并非有准确描述意义的符号或意象,有些甚至只是英文字首的组合,例如, UN (联合国),UNICEF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 UNESCO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其他如人们熟悉的商标,专利药品,徽章和标记等等。虽然它们本身没有什么意义,但其通用性和约定俗成便赋予了它们可识别的意义。因此,它们只是用来表示所代表的物体的符号,而不是象征。
xP!SC)JZ2zPz0心理学空间 Gp;PR,Q Rg,{

心理学空间 w ])] ?,ui;d

心理学空间)~{#O/yL4z1sv2kFP

所谓象征,是指术语、名称,甚至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景象。但是,除了传统的明显的意义之外,象征还有着特殊的内涵。它意味着某种对我们来说是模糊、未知和遮蔽的东西。例如,我们大家都知道,在希腊克利特岛上的许多纪念碑都有用双手斧砍下的图案,可是我们却不了解它的象征意义。再如,一个去过英国的印度人回家后对朋友们说,英国人崇拜动物,因为他在英国的一些古老教堂中发现有鹰、狮子和公牛的图象。他不知道(许多基督教徒也不知道),这些动物是四福音的象征,源于《圣经》中的《以希书》,而这又与埃及太阳神贺拉斯 (Horus)与他的四个儿子的神话类似。此外,还有象轮子和十字等众所周知的东西,在某种情况下,具有象征的意义。确切地说,它们所象征的还是有争议的,有待思考的问题。心理学空间W?#]'Vr1Y2g6WA

X Ve)N/UV7L0因此,当一个字或一个意象所隐含的东西超过明显的和直接的意义时,就具有了象征性。象征有着广泛的"潜意识"方面,并且从没有被准确地加以规定或充分地解释过,也没有谁能做到这一点。在对象征的探讨中,会导致形成超出理性范围的观念。车轮可能会令我们想到”神性"的太阳的概念,但这时,理性定会认为这种想法不适当;人类不可能界定"神性"的存在。由于我们理智的限度,当我们说某脚具有"神性"时,实际上只是赋予某物一个名字,这或许是基于某个信条,而绝非基于确实的论据。心理学空间+p)e3Nj Z4p&n@

9dE;j W5`/@Ug'r0我们不断运用象征的名词来表示我们无法下定义,或者不能完全理解的概念,乃是因为有无数事情人类还难以认识。这也是所有宗教运用象征语言或意象的原因之一。这种有意识地使用象征,只是极为重要的心理事实中的一个方面:人类仍在潜意识地、本能地以梦的形式创造象征。心理学空间a_] Zp6Bq? \F

W]2`'}j S r IS0掌握这一点并不容易,但如果我们想更多地知道人类的思想活动方式,就必须掌握它。只要我们稍有反思,就会认识到,人类从没有充分认知或者彻底理解任何事。人能看、听、触摸、品味,可是无论看得多远,听得多清楚,触摸所感觉到的以及尝试的结果完全取决于他的感官特性,这就限制了他对周围世界的认知。当然,如用望远镜可以扩大视野,用电子助听器可以加强听觉,这些科学仪器的应用固然可以弥补一些感官上的不足,但即便是最精密的仪器,也只是把极远或极细小的东西尽收眼底,使微弱的声音较为清楚可闻而已。在某种意义上说,仪器只能使人达到必然的边缘,而意识的知识绝不可能超越这个边缘。

A,G7o!S xQ%sm `)[0心理学空间H[B*eF/Z

此外,我们对现实的感知还有潜意识的方面。首先是这样一个事实,当真实的现象、景象和声音对我们的感官起作用时,它们多多少少就会从客观世界传送到精神世界,而在精神世界,它们变成心灵事件,其最终本质是不可知的(因为心灵无法知道其自身的心灵本质)。因此,每一经验都包含着无数的未知因素。更不用说,每个具体的对象在某种特定情况下永远是未知的,因为我们无法知道物自身的最终本质。

sM0?:Y:` F0W!N0心理学空间i1pF/B*dLfPv pu

因此,肯定有许多事情我们并没有有意识地注意到,也就是说,它们仍深深地存在于意识的阈限之下。它们曾发生过,但它们被潜意识所吸收,而没有被我们有意识地注意到。只有在直觉或连续的冥思苦想后,最终才意识到它们的确发生过。尽管最初我们或许忽视了它们对情感和生命的重要性,但事后作为一种回想会从潜意识中涌现出来。心理学空间2b%d%a EjL'{ oEJ

oc;U j X;z#F0比如说,它可能以梦的形式出现。总的说来,任何事物的潜意识方面都在梦中向我们呈现。当然,显现出来的只是象征的意象,而非理性的思考。从历史发展来看,正是有了梦的研究,才使心理学家能探究意识的心理事件的潜意识方面。

tvz~-@S0心理学空间3_V+iT P1V v

一些心理学家根据上述证明,推论人有潜意识心灵的存在——虽然许多科学家和哲学家否认它的存在。他们天真地反对这种推论意味着两个"主体"的存在,或者(以常用语来说)在同一个体中具有两种人格。相当正确,这正是那一推理的含义所在。而且,这也是现代人所厌倦的,因为有许多人为这种人格的分裂所苦恼。这不是病理学的症状,而是可以在任何时间和地点观察到的普遍现象。人的左手不知道右于在做什么,这不是精神变态,而是一般潜意识的症状,是全人类无法否认的共同传承。心理学空间Z)a+l;jQ-A8mf

F7L/N$}K P0人类意识发展的过程从远古(发明文字时的公元前四千年左右)到今天的文明状态是很缓慢和艰难的。这一进化绝非完善,因为人类精神的大部分领域仍然在黑暗的笼罩之下。我们所谓的"心灵"与我们的意识及其内容并不是统一的。

C ~KJ:|$j(YK0

pws4C4n A0任何否认潜意识存在的人,事实上都是在设想我们现在的心灵知识是完整的。这种说法显然是错误的。就好象我们设想我们已完全知道有关自然宇宙中我们应知道的一切一样。我们的心灵是自然的一部分,而自然中不可思议的事无穷无尽。因此,我们无法为心灵或自然下定义。我们只能尽全力阐明我们所认为的它们的本来面目,说明它们如何起作用。如果我们避而不谈医学界所积累的研究证据,我们就有了充足的逻辑根据来反对诸如"没有潜意识存在"的论点。怀有这种想法的人不过是继承了传统的"厌新症"——对那些新的或未知东西的一种恐惧而已。心理学空间\N(@_O&E'b:|

心理学空间&M/dM_5c O$?

反对人类心灵存在的未知部分的观点是有着历史缘由的。意识是最新的自然获得物,它仍处于"试验"状态。它很脆弱,受到一些特殊危险的威胁,而且易受损害。正象人类学家所指出的,在原始人中间最普遍的精神错乱被他们称为"丧失灵魂"——正如这个词的意义所示,它意味着严重的意识崩溃,即(用专业术语来说)意识分裂。

m/h2o-z5S(q;?0心理学空间 KL2S$S9CA(b y

在这种人中,他们意识的发展水平与我们的是不同的。"灵魂"(或心灵)不被认为是统一的。许多原始人设想,人除了他自身的灵魂外还有一个"丛林灵魂"。这种"丛林灵魂"的化身是野生动物或树木,借此,人类个体有某种心灵统一性。著名的法国民族学家卢西恩 (Lucien Lévy——BrUhl)称此为"神秘参与"。后来,他在恶意的批评下不用这个词了,但我认为对他的批评是错误的。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心理事实:一个人可能与其他人或客体具有潜意识的统一性。

$|v&t}!ES0

2fAf6|&e6T2a0这种同一性在原始人中有许多变化形式。如果"丛林灵魂"是一个动物,这个动物本身被认为是该人的兄弟。例如,一个人的兄弟是鳄鱼,他在有鳄鱼的河里游泳时就不会遇难。如果"丛林灵魂"是棵树,这棵树就被认为对与其有关的人具有父母般的权力。在这两种情况下,对"丛林灵魂"的损害,被解释为对与其有关的人的损害。

6V+l3\%g&h$ceo-@0心理学空间+E4S&S4Hn&J;T*WY

在有些部落中,人被认为有多个灵魂。这种信仰表明了一些原始人的情感,即他们每一个人都由几种相关而又有差异的因素所组成。这意味着个体心灵并非稳固地统一在一起,相反,在未受抑制的情绪冲突下,心灵很容易在外在的威胁下被击碎。

s![:Ob,x-f'Lf)T0心理学空间&Rh*| F0J.w

当我们熟悉了人类学家的研究时,便知道这种情形与我们发达的文明并非毫不相干,尽管似乎应该如此。我们也会变得分裂,失去统一性。我们可能被情绪占有或支配,或变得失去理性,无法回忆有关自己或与他人有关的重要事情。因此人们会问:"你被什么鬼迷住了?"我们谈到能"自我调节",但自我调节是一个显著的不易具备的美德。我们可能认为自己已在自我调节之下;但一个朋友可能很轻易地把我们自己并不知道的事说出来。心理学空间 u tiY3|h$~

心理学空间~-K+`M8r

毋庸置疑,即使在我们自认为高度文明的发展水平上,人类意识仍没有达到一个合理的连续程度,而且还很脆弱,易于分裂。这种分离人的部分精神的能力,的确是个有价值的特征。它使我们能在某一特定时间集中精力,排除可能干扰我们注意力的事情。但是,有意识地规定分离与暂时压抑个人的心灵部分之间是有区别的。这种情况只会自然出现,不为人所感知或同意,甚至与个人意愿相违背。前者是文明的成就,后者是原始人的,"丧失灵魂",甚至会引起神经衰弱。

0K@a `M,B yd0

|URT~Ljp0即使在今天,意识的统一性仍是个值得怀疑的事,意识极容易被分裂。控制自己感情的能力可能是一个人所渴求的,同时,又是另一个人所置疑的,因为它可能削弱社会交往的色彩、热情和多变性。心理学空间:R9T'Y&w BU!w#S L

心理学空间e8AhC8_9u!b*i'z|

基于这样的背景,我们必须重温梦——那些浅薄的、不可捉摸的、不可靠的,不清晰的和不确定的幻想——的重要性。为了说明我的观点,我准备先谈一下过去几年里关于梦的研究的发展状况,以及我为什么下结论说,梦是研究人类象征时最经常被采用且最容易获得的材料。

7fqj J#r.[0心理学空间#H5ca&e O:y:GFb8m+[7A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是这一领域的先驱。他最先从经验上探索研究了意识的潜意识背景。他概括认为梦不是偶然现象,而是与有意识的思想和问题相关的。这一假设绝非主观臆断。它是基于著名的精神病学家的结论而建立的。这些专家们认为精神病症状与一些有意识的经历是分不开的。它们甚至表现在有意识的心灵分裂范围内,而在另一时间,另一条件下,又会变为有意识的。

Tm#OZ0x#m0心理学空间'P4y5x kJ V;Cp5D

上一世纪结束时,弗洛伊德和布鲁尔(Josef Breuer)都认为精神病症状——歇斯底里,某种痛苦以及变态行为——事实上都具有象征意义。它们是潜意识心灵表达自己的一种途径,就象潜意识会在梦中显现一样,两者有着同等的象征性。例如,某个病人遇到难以忍受的情况时,可能会在痉挛,想吞吃东西时,却"不能吞吃"。另一个病人在受到相同的心理压力时,可能会气喘,"他无法自由呼吸"。第三个病人下肢瘫痪,他不能走路,也就是他"再也不能走了"。第四个病人一吃东西就吐,他"不能消化"不适的东西。这类例子我还可以举出许多,但是,这种身体上的反应不过是形式罢了,它借此表现出潜意识对我们的干扰。它们更经常地在我们的梦中找到表现方式。心理学空间2`&zD`7z?\MQ

^(Qu/}qE0凡是听到过一些人描述他们的梦的心理学家,都会知道梦的象征比精神病症状有着更大的变化性。它们往往由详细而逼真的幻想构成。如果分析家在遇到这种情况时,采用弗洛伊德独创的"自由联想"的方法,他就会发现梦最终可以归结于某种基本模式。这一方法在心理分析学的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它使弗洛伊德以梦为起点,挖掘出病人的潜意识问题。心理学空间 PHw6zC-q

心理学空间9}B@AM;s

弗洛伊德作过简单而有透彻力的观察。如果鼓励梦者不断地说出他的梦意象,并激发他心灵的思考,他会抛开外形,露出他说出或不愿说出的苦闷的潜意识的背景。他的观念似乎不理智、不贴切,但过一会儿,就比较容易理解他试图躲避或正在压抑的痛苦思想和经历是什么了。不管他怎样隐瞒,他所说的都直接针对他心理状态的核心。如果一个医生从病人的侧面了解到许多事情,当他在解择病人由于不安而表现出的符号时,他距事实就不会太远,他最终的发现会证实他的设想。因此,至今谁也不能否认弗洛伊德的压抑理论,以及把欲望的满足作为梦的象征的明显原因。

B9lpk9?5HV0

6],A;[h5~};N0做为"自由联想"的一个起点,弗洛伊德赋予梦以特殊的重要性。都经过一段时间,我开始感到这一理论会引起误会,与在睡眠中产生的潜意识的丰富幻想不相适应。我的疑虑是在一位朋友告诉了我他乘火车到苏联旅行的经历时才真正产生的。尽管他不懂俄语,也看不懂古斯拉夫语的字母,可他发现他竟在思索车站告示牌上的字,而且陷入幻想,想象起这些文字的各种意义。心理学空间*wmA!s;`|eS'z

5IpxvUKM0一个个观念间的联结,使他在很轻松的情绪中感到"自由联想"激起了许多以往记忆。许多发生了很久的不如意的事又重现了,使他很不愉快。这些事他本想忘掉,而且已经有意识地忘掉了。实际上,他达到了心理学家所说的"情结"了——也就是说,被压抑的情结主题可以引起心理干扰,或更多情况下的神经衰弱症状。心理学空间-@[:z G]^iB

]$]1`'kvI9U0这一插曲使我认识到,如果想要发现病人的情结,不一定以梦做为"自由联想"过程的起点。这说明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从圆周上的一点直接到达圆心。无论是斯拉夫字母,水晶球(冥思所用),祈祷轮(西藏佛教徒所用),还是现代画,甚至闲谈,都可以做为起点。但在这方面,梦确实不比其他可行的起点更有用或更无用。可是,梦有其特殊意义,即使梦经常因为情绪波动和其内容所含的习惯性情结所引起。(习惯性情结是心灵的较弱点,对外来剌激或干扰反应最快。)这就是自由联想能引导人在任何梦中进入极重要的秘密思考的原因。

)K ?kgD0心理学空间#sSTQ!| aEq

然而,就此而论,我认为(如果到目前为止我的看法还正确的话)梦本身的确有着某些特殊而较有意义的功能,这是可以遵守的。通常,梦有着确立而明显有目的的结构,暗示一个潜在的观念或意向一一尽管一般说来,后者不易被直接理解。因此,我开始想是否该把更多的精力集中在梦的实际形式和内容上,而不仅是用"自己联想"把我们引向一系列观念,达到由别的途径也容易达到的情结。心理学空间.E7^`j A ?#c#O"p}

心理学空间"o3RM~GqC

这一新想法是我的心理学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转折点。这意昧着我渐渐抛开了与梦的主要内容不相关的联想。我宁愿选择多注意梦本身,而不注意联想的方法,因为我相信前者会表达出一些特殊的东西,一些潜意识要表达的东西。

&K(b t+Mu ~2i4Ek0

Th YV|,XC3BZ*q R0随着我对梦的看法的改变,我的方法也改变了,新的方法可以解释梦的更多的侧面。有意识的思想所说出的东西都有开头、 发展和结尾,但梦却并非如此。它的时间和空间范围各不相同;要想了解它,就必须从各个侧面下手——就好象你拿一个不知名的东西在手里反复摆弄,一直到熟悉了它的形状的每一细微之处。

d!feB2g9Gd~0心理学空间jI:mQ5ETh!fd

对于我愈来愈反对运用弗洛伊德最先使用的"自由联想",我也许说了不少话了。我愿意尽可能地与梦本身接近,排除一切可能引起不相关的联想和观念的东西。的确,这些可以使我们对病人的情结有所了解。但我心中还有个更远大的目标,不仅在于发现引起精神病症的情结,还有许多其他相同的方法。例如,心理学家可以通过文字联想获得他需要的暗示(询问病人对所示文字的联想,然后研究其回答)。但要了解和理解个体整个性格的心理活动过程,就要认识到他的梦和梦的象征意象所起的重要作用,这一点很重要。

l"@9I:n:\Y }0

X?$f:s%y5@0例如,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性行为象征了许多意象(也许有人说以比喻的形式)。每一个意象都能通过联想引导到性交的观念及每个个体可能有的关于性的态度的情结。但是,一个人凭着一串难懂的俄语字母的空想,同样可以达到这样的情结。因此,我推测,梦可能包含一些与性比喻无关的信息,而且,它之所以如此,是有着明确的原因的。以下的例子可以解释这一点:心理学空间w i%@ XC2c l/q5{

心理学空间0lRB)?#@q)| p6c0q W

一个人可能梦到把钥匙插进锁孔,挥舞一根大棍子,或用棒槌打一扇门。这些动作都可以看成是性交比喻。但事实上,他的潜意识为了本身目的,只选择了其中一种比喻——或是钥匙、棍子,或是棒槌——这当然也有着重大意义。真正的任务是去了解为什么选择了钥匙,而不是棍子;或是棍子,而不是棒槌。这有时甚至会使我发现,这些意象所象征的根本不是性行为,而是一些完全不同的心理特征。

'jx]lM?q'Q0心理学空间et.wQd-m

由此我推论,梦中出现的素材必须清晰可辨,才可用以释梦。梦有其本身的局限。其本身具有的特殊形式已经告诉我们什么属子它,什么与它无关。"自由"联想以曲折的方式诱惑人离开这些素材,而我所使用的方法更象是旁敲侧击,主要对象则是梦中的图画。我在梦中图画的周围下功夫,不顾及梦者破坏这个图画的企图。在我的职业工作中,我时常一次次重复说:"让我们回到你的梦中去。那个梦是什么样? "心理学空间3T.G0naDj

C$rT3P r*s~0例如,我有个病人梦见一个衣杉槛楼的粗俗女人。在梦里,这个女人看起来象他妻子,可实际生活中,他的妻子绝非如此。因此,表面看来,这个梦一点也不真实。这个病人当即否认梦中的女人是他的妻子,并说梦是荒唐的。如果我作为他的医生,一开始就让他展开联想,他肯定会避开这一不愉快的暗示。在这种情况下,他会以一个主要情结——也许是与他妻子无关的情绪——来结束联想,而且我们对这个特殊的梦的特殊意义也就一无所知了。心理学空间w3p;f9^)t#j3?C

心理学空间0rCW1u`3FT ]b

那么,借这个明显的不真实的梦,他的潜意识到底要表现什么呢?显然,它多少表现出一个堕落女人的观念,这个女人与梦者的生活有着密切关系。但是因为反射到他妻子身上,这一意象明显地不合理、不真实,所以,我要先看看别的地方,嫁后再来考虑这令人不快的意象所暗示的东西。心理学空间?7p RW:ui&U%y

心理学空间%Q3@'Ed k1H

在中世纪,早在生理学家以腺结构为理由,证明人体都有男性和女性两种元素之前,有一种说法:"每个男人本身内都有一个女人。"我称作"阴性物质"的正是这种存在于男性中的女性元素。这种"女性"的方面,从根本上说,在与其有关的环境中处于劣势,尤其是在面对女人时,这种元素不仅是对本人,同时对别人也是隐藏不露的。换而言之,尽管一个个体的外在性格看起来相当正常,但他也许向别人——甚至向他自己隐瞒"内在女人"这一可叹事实。心理学空间0r)km&rgY l y

心理学空间4\1Va#I~*A\

这就是那个特殊病人的病例:他的女性的一面不太正派。他的梦实际上在对他说:"你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得象个堕落的女人。"梦给了他一个适当的告诫。(当然,这类例子不能当做潜意识与"道德"训诫有关的证据。这个梦并不是在告诉病人要"表现得好些",而只是尽力平衡他心灵意识的不平衡的本性,以保持他作为一个完美的绅士的伪装。

0A|Z| H*X ](j0心理学空间r6}b'EFl)mppy

梦者试图忽略,甚至否认他的梦所传递的信息,这不难理解。意识总在本能地反抗任何潜意识和未知的事。我已指出过存在于原始人中的人类学家称为"厌新症"的东西,那便是一种很迷信的、对新事物的恐惧。原始人以野生动物所具有的方式对待难以应付的事。但"文明人"也并非两样,他们也要建立起心理屏障来避免面对新事物。当某一个体不得不承认他的出人意料的思想时,我们很容易从他的梦中观察出他的反应。在哲学界,科学界,甚至文学界,在许多先驱成了他们同时代人的天生的保守主义的牺牲品。心理学是最年轻的学科之;由于它触及的是潜意识的活动,它不可避免地也要碰到以极端形式出现的厌新主义。 心理学空间V,YL C3y8x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荣格 象征
«荣格关于死亡的积极想象(《红皮书》267页) 荣格 | Carl G. Jung
《荣格 | Carl G. Jung》
荣格移情心理学3赤裸的真相»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