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局與彈性
作者: 羅森費爾 / 3024次阅读 时间: 2013年12月04日
来源: 《僵局與詮釋》 标签: Rosenfeld 反移情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u g*y(yKn-`!@

分析師未能有效發揮其功能,致使其詮釋變得僵化而無彈性,且沒有意識到他對病患所造成的傷害(如我們前面所舉的例子),可能只是因為分析師內在的衝突所造成的暫時阻礙。若此種損害分析的情況未持續太久,則病患往往會再次想辦法和分析師合作。但若分析師本身像海曼(Heimann)(1975)所描述的,有許多“禁止進入的私領域”,則分析師可能會繼續在潛意識層面和病患共舞,一起將此私領域排除在治療之外,最後導致僵局。病患可能會暴力的用各種方式批判分析師,但是卻逃避指出因分析師的行為而引發的被拒絕之創傷經驗。此種對分析師的攻擊,常被錯誤的詮釋為病患過去的經驗有關。此現象會引發病患劇烈的焦慮,增強病患對分析師的批判及攻擊,也會引發病患的無望感,因為它讓病患更加害怕或相信分析師再也無法相信他或接納他。如果分析師能清楚而正確的診斷出病患的行為並認識其自身的錯誤,以及導致失敗的細節,則病患會將所觀察到的現象告知分析師。事實上,若分析師能慎重聆聽並考慮病患的觀察,再弄清楚他自己及病患的障礙,則分析中的僵局便有機會釐清。

4aB#N5c8C0@0

8w|+w"o"ru0一般而說,病患和分析師之間最常有的障礙,通常和分析師潛意識中嬰兒的焦慮有關。分析師處理其自身焦慮的防衛機制之一,是藉由,過度和病患的某種人格特質妥協,將那些不受歡迎的問題排除在分析之外。若分析師態度開放並接納病患早期的“嬰儿期焦慮(infantile anxiety)”,病患通常會知道;若病患的焦慮很緊急,他便會依據自己的需要,將焦慮投射到分析師身上,為的是讓分析師可以了解他並幫助他。通常只在分析師變得防衛起來並深受病患暴力的反應干擾時,分析師和病患之間才會起衝突。這時,長期潛伏起來的“病態移情(psychotic-transference)”便有固著的危險。

.a)fW'F a0

4H]*o7Z!?,V;~q4t7~0若分析師可以暸解病患所呈現最顯著、最立即的焦慮,則衝突和長期潛伏的“病態移情”便可縮短。在此狀態下,病患的主要焦慮在於害怕他會把分析師逼瘋,或是分析師會把他搞瘋(Seales,1959a)。我們可以理解在此狀態下,病患會變得過度恐慌或防衛,分析師的心智若能成功的維持在寧靜、思考的狀態,並保持只做詮釋的角色,則會讓病患腳放心。心理学空间4o1BU&?sj

心理学空间l"K8y%LXOHz

我想對分析師來說,不論碰上什麼樣的僵局或窮途末路,最重要的是分析師必須小心檢討自己對病患的感覺及行為,另一要點是,小心謹慎的聆聽病患說講的話以及他的夢,因為此二者都是可能傳遞極重要的訊息,即病患內攝進去的分析師模樣,或是提示分析師已經落入了病患的病態圈套中。只有當分析師認識自己的錯誤,並修飾他對病患的感覺及情緒,病患才會覺得再次被釋放,也才能從已落入的圈套中解套。之後,便能很快解除僵局。心理学空间(Bgq'zP*F

u5FM`@P f0當一位分析師陷入反移情的圈套中,他可能需要和未涉入的同事一起討論這狀況,因為第三者通常比較容易觀察出問題所在。心理学空间$^z g5w AGh(J$A }D

心理学空间W1d1`8J t oFf

......

z(U/n!k8C'j _-YM|0

!l%F R Aq8TN0在分析中,分析師可以觀察自己所做的詮釋是否傾向於責備病患,或是超我意思太強。這樣的觀察有助於增益分析療效。T醫師後來告訴我,她對我的討論幫助她看到自己常有的“批判性的反移情”,她也不再對露西的治療進展感到悲觀。當分析師能對病患的歷史背景及心智結構有更多暸解時,會讓分析工作進行的比較順利。特別是碰上了分析的僵局時,仔細檢討分析中的晤談資料,並且找出分析師和病患之間彼此掛勾的證據,對破解僵局很重要。病患的歷史在移情僵局中重演是很普遍的,幸運的是,T醫師選擇報告病患的這三個夢,因為這三個夢把病患和分析師之間的主要問題清楚呈現出來。

D!j sn3E?P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Rosenfeld 反移情
«僵局與詮釋 羅森費爾 Rosenfeld
《羅森費爾 Rosenfeld》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