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质理论与测量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作者: Mary Rothbart / 9882次阅读 时间: 2013年12月21日
来源: 信誼基金會 标签: 发展心理学 气质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uTp:u]M+r9jh4f@

气质理论与测量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心理学空间0E\E n ^~8g#Y

心理学空间C^&bbFd%b

玛莉.罗斯巴特教授 (Dr. Mary Rothbart)心理学空间1FYUX1K ds

心理学空间 |R |'D:a+cau-w

气质研究在了解儿童发展上占有重要地位,同时也提供了一套愿景以帮助父母、心理学家和老师们,与儿童互动时能选择有效的行动策略,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更有弹性地处理各种问题。

f%b.Em`"o/{1IK0

g:CT8~6t)Fi.T0Thomas和Chess在纽约进行的长期追踪研究(NYLS)依据访谈婴儿家长的资料,列出了最初始的九个气质向度,包括:活动程度(activity level)、生理节奏的规律性(rhythmicity)(睡眠、饥饿、喂食与排泄的规律性和可预测性)、对新刺激的趋避(approach vs. withdrawal)、适应能力(adaptability)、反应敏感度(threshold)、反应强度(intensity)、情绪质量(mood)、专心程度(distractibility),及注意力长短(attention span/persistence)。这些向度便成为新一代气质研究者的启始点,自此许多量表依据这九个向度被设计出来。

aF-F'f+e?0m:p|"h!l R0心理学空间E']1?*m!Hkv*L:x r

然而,有些研究者发现,这些量表所测得的向度分数,彼此间有高度的相关,因此对以NYLS向度为基础的气质问卷进行因素分析,得到了部分重迭的六个向度:一、易恐情绪(fearful distress),包括儿童适应新环境所需的时间;二、易怒情绪(irritable distress);三、正向情感(positive affect);四、活动程度(activity level);五、定向或显示兴趣的持续度(duration of orienting or interest);六、生理节奏的规律性(rhythmicity)。

%wy T/mP1e+U*TQu0心理学空间 h/I%Pv#Zv l_

儿童期的气质研究所使用的测量方法十分多重,包括父母自陈问卷(parent-report questionnaires)、在实验室测量儿童对刺激的行为与生理反应、以及在学校或家中对儿童行为进行客观观察。这些方法都有其优缺点,虽然没有一种测量方法是完全零误差的,但其实每一种方法都提供了更深入了解儿童气质发展,及其与发展结果(developmental outcomes)之关联的途径。

N/{joh1I,K.S0

i#bP X1_ ^9m0我们对气质的了解很重要的一点是「气质是会发展的」。在生命的最初几个月之中,可以观察到婴儿在注意力定向与移转(attentional orienting)、负向情绪倾向(distress proneness)、正向情感与趋近性(positive affect and approach),以及挫折(frustration)等向度上的个别差异。到了六个月大的时候,在面对新事物时,有些婴儿会很快趋近物体并伸手去抓取,有的婴儿则比较迟疑。婴儿在实验室中的趋近倾向及伴随出现的微笑和大笑等情绪,已被发现可以预测他们在七岁时以父母自陈问卷测得的外向性(extraversion)。心理学空间u-FG h;C!u0e

HmU7`Px.@0在婴儿九个月大时,可以观察到易恐性(fearfulness)的个别差异。这种易恐的行为抑制(fearful inhibition)会与趋近倾向(approach tendencies)互相抵消,使得有些过去原本对新事物或人快速响应的婴儿,现在却显得较为抑制或再也不具趋近倾向了。到了快满一岁时,另一种气质注意力系统开始发展,提供更多途径来调节反应倾向(regulating reactive tendencies)。于学龄前期或之后开始发展的主动控制能力(effortful control)—能够抑制主导(dominant)的反应以表现出主导性较低(subdominant)的反应—在社会化的过程中扮演着关键性的角色。心理学空间KQcm8@5u1W

-A W+~G1Kw0情绪控制能力的发展特征与历程心理学空间t9CX3e6T%{S5oab

x:N0e/ER i1@XPI0在生命初始的前三年,婴儿及学步儿逐步获得对自己行为及心理状态的控制能力,我们将执行此控制力的大脑系统称为注意力系统(attention system),此系统包括注意力定向与移转(orienting)及执行注意力(executive attention)两个部份。心理学空间!y(Jq1tNa{w

"V b4o N*b4]5f0注意力定向与移转的能力早在生命的第一年即迅速发展。出生数个月,婴儿便开始出现以注意力来探索新事物的基本能力。在四个月大的时候,婴儿显示出能学会在刺激出现之前先移动眼球,亦即预期视觉事件出现的能力。这使得照顾者能辨认出孩子感兴趣的物体,并教导婴儿在视觉环境中什么才是重要的视觉刺激。对物体的定向也可以暂时阻断婴儿负向情绪(distress)的表达,并促成自我情绪调节能力的发展。早期在注意力移转上的进展,也为孩子未来将要发展的控制自我经验的能力预做准备。心理学空间*Wl(a:~Y3Y;P-vY5I

P5L7M S8[#SH"T#fw u0到了快满一岁时,执行注意力系统开始发展,提供了另外的途径来调节反应倾向(reactive tendencies)。当开始发展此系统时,在较长时间内维持注意力集中的能力、计划未来事件的能力,以及侦测和修正行为表现的能力也开始发展。

:oi!M*I5q4A ]le0

q,k6CO.t-rg0注意力分配能力的发展,也让儿童能够调节自己的情绪反应及行为。Kochanska和同事们发现,九个月大婴儿的持续注意力(sustained attention)以及抑制不去碰触被禁止的玩具的能力,可以显著预测二十二个月大时的主动控制能力,而此主动控制能力则与情绪调节有关。研究也发现:儿童延宕满足的能力,和注意力控制能力与情绪控制能力之间具有长期稳定的关连。学前幼儿的延宕满足的能力可以预测青少年时期父母眼中孩子的专注(attentiveness)、专心能力(ability to concentrate)及负向情感控制能力。

s@,eZv'O|.| A0

4k4~GA9gy;k0主动控制能力的发展进程在社会化过程中扮演关键性角色,这项能力在二到三岁之间有戏剧性的进展,且与主动控制能力有相关。这个结果指向了气质与主动控制的特定生理结构之间的连结。而研究发现良心(conscience)的发展也与主动控制能力有关,利社会行为的发展与婴儿的气质及照顾者的策略皆息息相关。高易恐性(fearfulness)儿童的较容易发展出良心,但对于较低抑制(uninhibited)的孩子来说,亲子关系中的其它特质,如正向性(positivity)及孩子对母亲的依恋等,则较为重要。对所有的儿童而言,主动控制的能力与较高程度的良心和利社会行为有关。心理学空间 W8|/~[q0Jl"[;I/o

心理学空间B[1} yn

许多的冲突作业似乎激发的是同样的大脑前额叶神经网络,而此神经网络是导致主动控制能力有个别差异的原因。如同在同卵与异卵双生子的比较研究中显示的,此神经网络的效率的确与遗传有关。这个神经回路是由多巴胺(dopamine)所调控,因此多巴胺的遗传变异便影响了神经网络的效率。而先天基因和后天经验都会影响神经网络的发展,正如同照顾者可以在婴儿早期使用注意力转移的方式来帮助婴儿达成自我情绪调节一般,我们相信以特定的方法训练执行注意力也能够协助学步儿主动控制能力的发展。

#iP.E^V M!f0心理学空间3ZW7HR+^k;f~2X z4^0~

跨文化气质研究显示主动控制与气质的其它面向有令人兴奋的关连。在美国,研究发现高主动控制的儿童,有较低的负向情绪倾向(distress proneness);但在中国,高主动控制却与低趋近性(approach)和低活动力(activity)有关。这可能是因为美国文化较重视负向感受的控制;而中国文化则较要求对外向及冲动行为的控制。可见文化的价值观可能透过鼓励与压抑某些行为特质来型塑气质,而主动控制能力则直接影响了这些特质。

6Hu0QJx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发展心理学 气质
«依恋关系与气质:理论概念的整合 教育与发展心理学
《教育与发展心理学》
共同养育研究及对儿童适应的影响»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