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的5因素模型
作者: Catty / 1404次阅读 时间: 2020年6月19日
标签: 抑郁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在借鉴了精神分析文献中各种传统的基础上,Busch、 Rudden 和Shapiro (2004)试图提出一个基于五个关键领域的、关于抑郁的整合心理动力概念化模型。这五个特征是:

1、自恋的破碎

基础不稳固的独立自我,对感知的或真实的丧失和拒绝感到高度敏感,导致较低的自尊水平,转而引发抑郁情感、存在性焦虑和对自恋受伤的反应性愤怒;


2、冲突的愤怒

愤怒、 指责和嫉妒指向他人, 导致人际关系破坏,困惑于哪些是个体需要负责的,而哪些不是,朝向自我的愤怒及随后的抑郁情感;


3、严厉的超我以及内疚和羞耻的体验

将感受和愿望视为坏的或错误的,怀疑爱是否能超过攻击,导致消极的自我感知和自我批评,在某些个案中,混淆现实和幻想;


4、对自我或他人的期待是理想化或贬低

较高的自我期待或对他人的理想化,往往突然转换成去理想化和贬低,导致失望,以及对自我和他人的愤怒,而后自尊降低;


5、对痛苦情感的性格防御

使用特定的防御方式(如否认、投射、 被动攻击和反向形成),导致抑郁增强(要么世界充满敌意,要么自我受到攻击),而分裂是对攻击的一种性格防御,使其无法以促进人格发展的方式得到整合。



Towell和Dowing概括了抑郁症心理动力的、发展的和环境的因素:

  • 无意识冲突,尤其与愤怒和攻击有关
  • 生存焦虑;
  • 自恋的障碍和身份的丧失——从青春期发育过程中常见的自恋敏感和过度关注,到更深层的、刚刚开始出现的自恋人格特征。
  • 严厉的超我,包括极度痛苦的内疚或羞耻。这往往潜藏于青春期抑郁之下;
  • 对自我和他人的理想化和诋毁。这可能会形成一个不断失望与失去希望的循环,有可能导致绝望。
  • 早期关系、丧失和关系性创伤带来的影响
  • 父母的心理健康和代际间丧失或创伤带来的影响
  • 青少年期,俄狄浦斯冲突的重现与青春期开始萌生的性欲。再次唤起了俄狄浦斯的议题,往往是更猛烈的方式,造成家庭和同伴关系的极大困惑,引发孤独感和失败感。
  • 对所有这方面的防御,可能加剧了抑郁的症状。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抑郁症
«Blatt的内摄(自我批评)型抑郁 & 情感依附(依赖)型抑郁 抑郁 Depression/Mood
《抑郁 Depression/Mood》
社会关系是抑郁症最强的保护因素»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