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伤治疗的研究进展
作者: 施琪嘉 / 2337次阅读 时间: 2016年5月04日
标签: 创伤治疗 汶川地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pz^0JC,Xa|w0演讲稿来源于3月18日中德20周年系列学术活动中,施琪嘉老师的学术报告。报告就创伤治疗的研究进展做了一系列综述。

MC!M4Kj#aK:S1n0心理学空间 i|c4a`3X1s

主持人:下面报告的是本次大会的中方主席,中德一期施琪嘉教授,主题是《创伤治疗的研究进展》。

NQ L"K Kk5O0

l_:eXC.g0心理学空间)FI(Cf"ooH8h

心理学空间*iwB p k'q.k)d8T

施琪嘉:我与德国埃森杜伊斯堡大学合作做创伤研究,埃森靠近荷兰,那边有些难民漂洋过海,有很多难民研究,就涉及创伤,德国虽然不是移民国家,但有很多移民,移民研究中也涉及创伤!在大学医院的创伤科就有一只创伤狗,当面对创伤者不能表达时,这只狗可以起着沟通和安抚的作用,这个狗本身是创伤的狗,只有三条腿,是在希腊拣到的,这个狗很具有和特别创伤人有沟通的能力,当然他们是不讲话的,而且这个狗,是专门有一份工资的,有一份狗粮是相当于医院给工资的情况下在课室里工作。

%MewlN0心理学空间%bZz2sZ8@


lr.^m Zx zmD&M0这是我们工作的路线图,2008年之后,有了第一本创伤的书,2008年有了汶川地震,给了国内创伤研究在专业和机制上,包括政府的合作上,有了很大的提升,自从汶川地震之后,国家对这方面的投入很大,我们的课题就是从汶川地震之后开始的。心理学空间r4P"S6UD&j

心理学空间DQ To0IP2Q@^j

我们整个的研究是包括了几个部分,一个是筛查部分,一个是诊断部分,再一个是治疗的部分。筛查部分是重点,因为一个人来之后,他有没有创伤,还不能马上给他做诊断,我们用一个筛查的量表,我的一个研究生在我这里读了三年,后来到德国做了四年的博士,他的贡献就是把这个量表校正过来。现在我们有两个量表,半个小时就可能筛查出来有没有创伤的可能性。第一步筛查完之后,再做创伤诊断。另外还有一个是SCL-90,做下来一个多小时,我们缩短到了SCL-27,半个小时以内就可以完成。这个对某一个危机事件之后,或者是大宗创伤事件之后,对人群进行诊断筛查,可以用这两个量表。诊断的量表是CAPS,是需要进行培训,精神卫生法颁布之后,在大学和非医疗机构中就不再有人做这个诊断了,以前在大学里面是有一个心理诊断CT,大家都可以给予诊断,如果不能做诊断的话,至少可以评估一下他是什么情况。我们用scl-27来代替scl-90,是因为这样可以提高筛查效率,时间缩短一半。在这之后,就是我们的特色,是一些治疗,凭什么说治疗是有效的,我们就进行了治疗评估,大概进行了四个治疗的评估,一个是动力学的治疗评估,动力治疗的时候也特别的困难,因为就像仇教授刚才提到的,MBT在英国发展出来的,心智化为基础的动力性治疗。第二个是TFP,是美国纽约发展出来的动力性治疗,是移情焦点治疗,这个也需要专门的培训,所以实际上培训之后再来做这个东西,本来花的临床时间就要非常长。另外是层次的问题,我们做的科技部的一个课题叫做十种心理治疗方法的规范化研究及其应用手册,由湖南湘雅的张亚林教授牵头,我负责动力取向的心理治疗这部分。与其他九种方法相比,我们提出了疗程来说是25次,对动力性来说已经非常短了,但是其他的疗法来说,连10次都嫌长了。所以大家协商10次之内能不能完成。我们查到的短程最短是到16次,所以我们做了折中,16次我们还是觉得短,因此延长到25次,事实上完成国家课题之后,所有的25次病人的总治疗,在标准评估之后,都延伸到50次、100次,对于动力性的治疗来说,可能从25次以后才真正的开始。第二个是EMDR,是创伤治疗的暴露性的治疗方法,即便在EMDR暴露治疗中还提到非常多的问题化的治疗。我的研究生周娟在德国接受了EMDR的训练,所以动力性治疗我们接受了训练。IPT是人际互动的治疗,是在国际上用来做循证来研究IPT治疗创伤有效。IPT是我们和美国旧金山合作的一个项目,是由美国人过来指导,在汶川地震的时候,他也得到一笔资金。苏珊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特别漂亮女性,有家庭,很长时间没有孩子,为什么呢,因为她经常到有战争的地方去,比如说到海地去做创伤研究,基本上那边的人都有非常严重的创伤,她孤身到那边去,非常了不起。结果到汶川去,发现一开始的发病率的确还是符合国际的,7%到11%,一年半之后,很快下降为一个正常的范围,基本上是4.5%的样子,基本上是国际的水平,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一个自然灾害,还因为政府投入大量的支持,就是社会支持系统比较多。很有意思的是,那年过去的很多学生和工作人员,都是很长时间没有生孩子的,包括苏珊,回去之后都生了孩子,说明要做,要做好事。然后是稳定化。在整个创伤治疗里面,稳定化非常重要,不要认为做创伤就是做暴露,把这个事情谈出来就好,有些人一谈出来更加糟糕。所以我们认为对创伤的培训和创伤稳定化的评估,稳定化可以帮助一个人暂时把伤口掩盖住,成长到一定的时候,自己痊愈,或者是成长到一定时候自己可以打开,所以我们用四个方面都进行了评估。

DY$_ q2y.t"U0心理学空间L)N(G5rb(x

另外在创伤研究上,还有对于保护因子,比如说心理一致性、社会支持,这个研究越来越多,经常提炼一个词叫做“修复力”,有的人经历了这个创伤,有的人产生同样的一个家庭,很糟糕的家庭,但为什么有的人就没有发展出创伤的状况,有人却发展出来了,环境差不多,可能经历有所不一样,因此提出来“修复力”这样的概念,所以有很多人也对这方面进行了研究,我们在这方面就用了ERI,就是资源量表。这是我们做的一些研究。

b7v?U5cw#RBE0心理学空间bl%l{ }]1IW;a8Su

这个是我们到汶川地震去接诊的42岁的农村的儿子,她在地震中失去了她十六岁的儿子,由于他们是农民家庭,自己是没有多少文化,但是他的儿子才华横溢,写了一手好的书法,而且非常安静的学习。心理学空间/a,};C^qKWv^{

心理学空间5U[(a9NlG"qK


-?(@Z[M5f*b016岁的儿子和他写的书法

e4[sj E0

,gc:Vu$^P0汶川地震是2:26发生的,其他人都在操场上玩的,但是他儿子在学习,就被压死了。我们去的时候,她不怎么讲话,三四个月之后,开始严重的呕吐,那时候她已经怀孕了,就是一年之后生的,我们叫做“地震宝宝”,这里面有两波人,一波是40多岁,怀不上的,一波人是可以怀上的。而见到她的时候,是过了呕吐期,却有呕吐,她非常不愿意谈自己的大儿子,而且很矛盾未来怎么和小孩谈他曾经有一个哥哥,如果有哥哥在,他是不可能出生的。他非常矛盾面对即将出生的孩子,她不吃东西,经常呕吐,几乎把这个孩子葬送掉了。我和她交谈过程中,我和她说希望看她儿子的书法作品,她说没有,不知道放哪去了,一共做了七次,中期的时候,关系建立的比较牢固了,我还坚持说看一看,感兴趣你孩子的书法多好,结果一弯腰就从床底下拿出一箱子全是她儿子的书法作品,非常漂亮,小伙子也长的特别的俊秀,从那之后,她就开始暴露,讲她儿子多少的优秀。她讲这样的一个事情,找到孩子的时候,穿的是校服,埋的都是泥土,她非常的心疼,一路冒雨跑回去,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准备给孩子换上,回来之后,整个遗体都被埋了,找不到了。所以她经常梦到说“妈妈我很冷,很冷”,这个就变成了她经常做恶梦的闪回。她和我说这些的时候,事实证明,生了孩子的人,在当时看起来是很好的,但是没有生孩子的,后来发展成了抑郁症。还有创伤中另外一种现象,过早的把前面的哀伤处理掉,发展后面的关系,这个是不是哀伤都处理掉了,这个是不全的哀伤。

?ai!D(^0

K9WW'~p ^N#Kmq0这个是ETI,是有58个条目,5个部分,根据DSM-IV中,可以供大家在网上查。ETI部分题目,前面的部分,是创伤的部分,中间的部分是回避,是他主要的症状,后面还有一些部分,是和他的状态有关系。这是我们讲的诊断的研究。这些是我们的治疗,这些都说过了,这里还有资源的研究。

+{5zJ7T*z8kH0

(ve&K4|7z$w$Mj0

"U'K%zX/YV6E4A0

`d`zq6H r:l0心理学空间4Pk d1U'_"t%]j9yt

gij4x1nI8AYs4g0心理学空间1hEYAx9RC
心理学空间'M,F6DN5d]y"[?)@

,?p f(_;E0心理学空间~ hl y]7lE;o
下面我想简单的讲一下,国外的研究重点是放在战争的创伤上,还有很多自然灾害,再就是交通事故,车祸的发生率特别高,所以也是研究对象之一。重点是女性创伤,在国内的研究重点,自然灾害是2008年地震之后,后来又出现了云南那边的地震,所以自然灾害的研究,机制也越来越成熟,我们现在有一个重点,放在创伤的代际传递上,大家知道在德国对纳粹,对犹太人进行迫害的研究,是在战后30年之后,大概是在德国70年代,德国有一个叫做mitschlich米切利奇,他写了一本书《哀伤的失能Unfaeigkeit der Trauer》,于是掀起了知识分子层面对创伤的反思,所以他这个反思,不管是学术上的,还是知识分子上的,不仅仅是文学上的,因此到现在,只要碰到这类问题,相当于国家宪法,根深蒂固在人们的内心中,这是反人类的东西,因此碰到任何群体的创伤,特别是大宗的战争,都有代际传递的,都需要处理,这些是我们心理治疗师的任务,如果再不处理创伤,很多人就会死掉,很多创伤不是被遗忘掉,而是一代代传递下去。心理学空间6G cY2?K

|6P,ZqO"a.f].z0另外的研究是模糊丧失,这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因为有的人并不承认这个概念,模糊丧失的意思是说精神丧失了,身体还在,比如说老年痴呆,这个人的父母亲活在那个地方,身体好得很,每天有无穷的精力,吃喝拉撒,但是已经痴呆掉了,要不然呆在那个地方,不认识亲人,要不然有很多精神症状,躁狂,把你折腾的死去活来,但是他不认识你,这个就是模糊丧失,身体还在,精神不在。另外一个是精神还在,躯体不在了,就像马航的失踪事件,对很多失踪的儿童,好象已经消失了,但是某一天可能会带来。领养的孩子,可能对他的父母亲有这种模糊丧失的概念,所以我们现在来研究模糊丧失,也是有人专门提出这个概念,也是有特别意义的,特别是现在的人口老龄化之后,有很多存在于家庭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是一种模糊丧失的概念,很多关系很糟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发生的事情是小孩子不承认父母亲已经老去,已经生病了,他们还像以前父母亲和他们的关系一样,期待父母亲,而父母亲已经老去了。另外是依恋与创伤的关系。这些是这几年我们研究的重点,我们有一些文献的发现。

S4V Jj-r%ylvO0

U7U4OI+p6z/| @0最后我再讲一两点,一个是失独家庭,这是大陆的特点,但是也不是现大陆,因为我们有独生子女政策,如果父母四五十岁以上,孩子因病和意外去世了,这就变成了社会问题,但是他的确有非常具体的问题,中国的文化传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孤独,每逢碰到节日的时候,好象末日来临了一样,这个变成了一个群体,不仅仅是我们医疗上的问题,也变成了社会上的问题,也希望引起大家的注意。我的一个研究生给我们研究了这样一个情境,在失独家庭里面,父母亲在60岁左右的时候,遭受到孩子去世的时候,其中一个父母亲也去世了,所以我的学生走访了一家,这一家有一个女性,她每次去走访她的时候,她家里的灯是不开的,炉子是没有火的,告别她的时候,最后一次告别她的时候,女主人在她背后投出来的目光像一把冷箭一样,像刺穿她一样。所以她几乎像逃出去的。可以想像,她有这种感觉,这个说明是有移情,说明了女主人待在那个地方是多么孤单和冷的感觉,所以这是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心理学空间!FZ!u eGW2xc

z1zZP]0心理学空间WKFXi1r

心理学空间[&ba!r+Ee*V


!x7hT&J4zzc I'zz0另外一个,这次大会有一个很大的赞助方,来自重庆的博爱精神病院,这里收治的病人都是老弱病残,家庭社会支持非常低的,对这些人调查,有多少关系是可以支撑他们有质量有尊严的活着,他们能不能给我们造成很大的社会问题,什么样的人精神状况是什么样,可以得到多大的保护,这个也是很有意义,这个也是目前我们在做的事情。心理学空间vX\fT0?2f$I

4]V9uU C,t[2Q0还有另外一个,从文学的角度去研究创伤,这是我另外一个研究生做的,可以看到现代创伤越来越多从大宗的样本变成知行研究理论,这个也是需要有方法的,所以大家要注意学术转化的发展。心理学空间B2cW6^;~x

Q DN.w;F2Z0还有一个研究是对上海青浦镇进行了移民家庭的研究,6个家庭,发现7名非自愿搬迁的老人,在搬迁之后,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有三个得了癌症,但是相关性不知道,是搬迁之后,还是搬迁之前,心情的运动和这个有多大的关系,这个是有极大的迁移的状态,刚才刘丹博士提出几次的搬迁,其实搬迁最大的原因是赖以生存的温暖的回忆和依恋的关系,包括小的部件、味道、灯光,全部都没有了,找都找不回来,拆迁掉了,这个给我们心理上造成了没有根的表现。五千年的文化使我们聚集在一起,就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文化和共同的根,这个问题是我们的根被连窝的端走。

7dAaD#oc0

;{#G m1Lr0感谢大家的聆听,谢谢。心理学空间;dpXw"e"k;F'_9g

.vR(? ?ED0 

&U!s*HqnB;}(E/r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创伤治疗 汶川地震
«施琪嘉 创伤治疗的研究进展 创伤
《创伤》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