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剥削来访者的治疗师的心理动力
作者: mints 编译 / 1190次阅读 时间: 2023年11月24日
标签: 创伤 伦理 性倒错 性虐待 性侵犯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性剥削来访者的治疗师的心理动力
g\EM ~:^4e'a6zt\0Angela Hetherington 文
A h;[)E-B0Mints 编译心理学空间*ZH~0?l-v
心理学空间}3| B4D-C8W

#K|Na Mr0SX.E0

8s1IZR%U dE5p T0摘要:本文综述了近年来有关治疗师对其来访者进行性剥削的文献。研究了实施虐待的治疗师的一些常见特征,及其背景中的性心理因素。本文继续讨论了在治疗师虐待事件中可能盛行的心理动力。研究表明,只有在治疗师在某种程度上功能失调时,他们才会滥用自己的角色(Russell 1993)。同样,研究发现实施虐待的治疗师对自己的性身份认同存在严重问题,并在个人关系中经历了相当多的性焦虑和内疚(Strean 1993b)。有人认为,他们自己悬而未决的冲突优先于他们的来访者,并且无意识地对心理治疗实践怀有深深的反感(Strean 1993a)。心理学空间]W8i%y:k J fl

心理学空间R N mx8n*k:VW2B!N0h

doi.org/10.1111/j.1752-0118.2000.tb00519.x心理学空间9W*U#A TUn

?{I&Z o$nS0关键词:创伤性虐待;虐待治疗;性倒错

6^ S3y8S9nU Q T8b0心理学空间.a.U.R%SX9U

根据Strean(1993a)的说法,心理治疗被“错误的概念化和歪曲为一个健康、成熟的临床医生为一个不健康、不成熟的患者服务的过程。”(第9页)。心理治疗现在已经概念化为两个人不断相互影响的互动相遇(Patton & Meara 1992),因此人们越来越关注治疗师在治疗过程增强和延缓治疗方面的作用(Mair 1992)。疗愈性关系给予了治疗师高于另一个个体的心理力量,这对满足他/她自己意识或无意识的心理和/或其自身的性满足有利(Alyn 1988;Strean 1993b)。心理学空间B^A1U"}-ryW\

Q G7h*_.u O4e$P0和虐待性治疗有关的研究往往侧重于来访者的脆弱性因素(Pope 1990),以至于将治疗师被塑造成了强大的移情反移情力量的受体,这些力量让他屈服(Gutheil 1991)。然而,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治疗师只会在失去某些功能的情况下才进行虐待(Russell 1993)。在性虐待的情况下,记载最多的虐待形式就是治疗师与来访者发生性关系,研究还发现,这可以满足治疗师心理生活中的需求(Fine 1982;Gartrell等人1986)。研究表明,与来访者发生性关系的治疗师抵抗治疗理念,并无意识地让来访者失去尊严(Strean 1993a)。他们在处理自己的个人生活方面遇到了困难,并且在治疗方面举步维艰(Strean 1993a)。然而,治疗师的个人动力的严重程度——他的幻想、防御、超我禁令、驱力以及其他的人格因素——在多大程度上促成了虐待性治疗,这仍然是一个被忽视的维度。治疗师施虐问题引发了许多与治疗专业相关的本质问题:哪些因素让治疗师偏向虐待他们的来访者?鼓动治疗师在治疗中寻求性亲密的动力是什么?

q5U R A)iy [zn l+Q D0心理学空间S!@Sop!`hdSBB

1、剥削在治疗中的普遍性心理学空间;A3Nh_._.R;a s

.fs5suS4L|dMe0最近的研究表明,多达20%的临床医生自己报告了与来访者的性行为,其中90%被证明对来访有害(Gabbard 1989)。在进一步的研究中,Pope 和 Vetter(1991)报告称,50% 的受访咨询心理学家至少治疗过一位曾经被前任治疗师性剥削的来访者。Pope(1989)和Jehu(1994)认为,与一名来访者发生过性剥削的治疗师再次犯罪的风险很高。Gartrell等人(1986)发现,与来访者发生性关系的精神科医生中,33%曾虐待过2至12名其他人。同样,Holroyd 和 Brodsky(1977)发现,80%与来访者发生性接触的临床心理学家与不止一位来访者发生过性接触。性剥削似乎并不局限于任何一类心理健康专业人员。对心理学家、临床社会工作者和精神病学家的调查表明,与来访者性行为的发生率相对等同(例如Borys 和 Pope 1989)。就性别而言,据报道,与来访者发生性接触的大多数专业人员都是与女性来访者一起工作的男性治疗师(Rutter 1990;Pope和Vetter 1991)。总体而言,由于抽样偏差(自我报告)导致的研究方法上的局限性,降低了研究结果在更多实施性虐待的治疗师中的普遍适用性,但也凸显了虐待的心理动力中的普遍因素。心理学空间#TR$}3]:p2x H&do

心理学空间&|q0M&@poc

许多研究直接整理了被卷入剥削的个人的数据。Russell(1993)对英国40名报告曾在治疗或咨询中遭受剥削的人进行了调查。Jehu(1994)以治疗师与来访者的经历为导向,对文献进行了广泛的回顾,这些来访者讲述了他以前在治疗中遭受虐待的经历。相比之下,Strean(1993b)根据他与剥削来访的治疗师的合作,记录了性剥削来访者的治疗师的心理动力和治疗。本文中引用了这些研究的结果。心理学空间]?H.`r

$b7z M,gHj0Coleman 和Schaefer(1986)的连续模型反映了治疗中虐待的复杂性,该模型具有两极分化的极端,包括“心理虐待、隐蔽虐待和公开虐待”(第342-343页)。他们将“性拥抱”和“职业偷窥”列为隐秘虐待;公开的虐待从“性言论”到“性交”;而心理虐待是指咨询师的情感需求高于来访者的情感需求。关于性剥削,Rapp(1987)提出了一个更具体的定义:与“滥用权力以获得他在情况下无法获得得性满足”有关(第193页)。在Rapp的描述中,这种通过虚假的借口获得某种同意的行为与强姦有相似之处。这一定义同时考虑了心理动力的力量与知情同意的重要性。构成性剥削的行为类型包括从性言论到性交的描述(Gartrell等人,1986)。为了本文的目的,认为剥削是:治疗师涉入其中(interactions)最终导致他/她自己的情感和/或性满足,而牺牲了来访者的利益。

yp;C,Y3{@ cT0心理学空间&~0pL3l[(z|0g

2、实施虐待的治疗师的侧写和动机

q(F"P s {B0

k^V,U8a&T"B0Strean(1993b)在和那些与来访者发生性关系的治疗师的合作中发现,这位实施剥削的治疗师是一位中年男性,比他的来访者大大约15岁,具有职业可信度。Schoener 和 Gonsiorek(1989)报告称,治疗师的工作往往是他生活的中心,通过这些工作,他的大部分情感需求都得到了满足。研究发现,实施虐待的治疗师也更有可能有情绪困扰史,而且可能在亲密中遭受过情绪惊吓(Jehu 1994)。他通常对自己的恋爱关系并不满意,不太可能有一个好的婚姻,很容易被他的伴侣激怒,显得无法充分监控自己婴儿期的强烈愿望,并不断地收集目前关系中的不公(Russell 1993;Strean 1993b)。他们一惹上麻烦总是需要精神支持(needy)或感到孤独(Strean 1993b;Jehu 1994)。Strean(1933a)指出,很少有治疗师在努力与来访者建立性关系的同时,对自己的性生活感到满意。

&N&K.Ti0V0心理学空间:c4DWb;Y cnSS#b H

尽管实施虐待的治疗师在与女性的私人关系中可能经历了大量的人际冲突,但他在与女性来访的临床工作中占据了主导地位,研究表明,他很可能同时与多个来访者发生性关系(Gabbard 1989;Sussman 1992)。尽管性剥削的治疗师在性方面有着典型的缺陷和无感(Bates&Brodsky 1989),但在结束治疗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通常会被理想化并受到来访者的喜爱(Strean 1993b)。心理学空间'Lw"a3I1W2Z9sVP7d t

-N+X6l#c]'L+DJ q0实施剥削性的治疗师可能试图弱化界限,试图打破来访者的阻抗(Hetherington 1998,2000)。这可能有多种形式,例如,就个人事务寻求他们的建议,或在社交场合与他们会面(Keith Spiegel & Koocher 1985;Brodsky 1989)。同样,当来访者对治疗师的个人生活和困难了解得异常充分时,也可能会出现过分的自我暴露(Gutheil & Gabbard 1993)。这通常伴随着角色的翻转,来访者成为了照料者,治疗师的生活和需求成为了中心(Pope & Bouthoutsos 1986)。以客体满足的形式从来访者那里获得衍生支持。这种形式的心理剥削通常被治疗师称为“矫正性情绪体验”、支持或共情。Strean(1933a)认为,这种行为通常掩盖了治疗师对治疗的根本阻抗,以及他缺乏信心管理来访者。同样,Searles(1979)认为,这类治疗师与来访者从事性活动是因为他们无法通过其他方式触及到来访者。心理学空间!RQ'x`p@#u/\

,| ]9Cf"S1Ge$s0研究表明,剥削的治疗师更有可能在治疗中公开倡导非色情触摸的价值(Strean 1993b)。同样,他们认为非正统的治疗方法,有时候使用的性接触,是情感修复性的(Gartrell等人,1986;Jehu,1994年)。他们认为,性接触可以适当治疗性功能障碍,增强来访者的自尊,提供情感矫正体验,或减少对重大丧失的悲伤反应(Herman等人,1987)。同样,Jehu(1994)报告称,剥削的治疗师可能会利用他们角色中固有的权力来支配或征服他们的来访者,有时会以施虐的方式羞辱他们。正如Smith(1984)所言:

kk.OF ~-m0
患者首先成为心理征服的对象,随着治疗师变得更加大胆,心理征服可能会成为一种身体征服。这样的治疗师在照顾病人的身体和思想时,会有一种胜利的感。(第61页)
心理学空间9E j+A l f$U3~!g

Strupp等人(1977)认为,无知、无能和不适合的人格是导致职业地位滥用的治疗师产生负面治疗效果的最重要因素。在这种情况下,治疗的考量被治疗师自己的驱力和需求所压倒,尽管通常在理论上是合理的。被引用最多的干扰治疗关系的治疗师人格特征包括:施虐受虐、偷窥、恋物癖、自恋、诱惑和敌意。Strupp等人注意到,当来访者接收到对他们不利的信息时,或者当任何离开治疗师的动作被解释为阻抗,或来访者自己骗自己认为她没事时,就会产生负面影响。例如,他们往往把来访者诊断为边缘型或精神分裂症,以此来掩饰自己过度的无意识敌意。因此,治疗师行使权力,充当治疗关系假定的实际调解者。治疗遭遇中给予他的心理力量——无效、侵蚀和吞没了他——让他能够在关爱的掩护下达成自己的动力。此外,在治疗情景之外,他的治疗身份力量允许他在可披露的情形下分享他对来访者行为的理解,从而让他能够控制重要他人对任何暴露的虐待行为之本质和意义的看法。

&y6K`:B.P/C$}0

Er0Q3x ^"`P o0Schoener和Gonsiorek(1989)鉴别了实施虐待的治疗师的冲动和反社会性格障碍的倾向。他们认为(施虐者)可能有不当行为史,其中可能包括对他人的性骚扰,或个人生活中控制不当的性行为。他们将反社会施虐者描述为:

9r-N4CU c4oW0
他们对来访者的性剥削更加蓄意和狡猾。通常,他们冷静、善于计算、超然,擅长引诱一系列来访者并掩盖他们的劣迹。(第404页)
心理学空间4E |`"Y"Y4[Dp

他们受损的自我功能表现为对挫折缺乏容忍和对冲动控制不力,这不仅反映在他们与来访者的性行为上,还反映在他们无法在治疗中监测他们的干预频率。他们往往是差劲的听众,并且是执着的演说家,据报道,他们过于频繁地提供建议和劝告。经常发现他们存在低自尊和普遍的内疚(Strean 1993b)。剥削的治疗师缺乏成熟的道德意识,使他们无法对受害者产生同理心,也无法顾忌他们可能对自己造成的伤害(Gabbard 1991)。这反映在他们与来访者发生性行为后的任何冲突或悔恨的程度和性质上:

0Gs!T\%r_0
当严重的后果悬而未决时,他们表现出内疚、悔恨和抑郁……然而,他们很少真正了解自己的行为对受害者的影响,并否认自己造成了任何伤害。(第403页)
心理学空间He`NgD ]!G

一些实施虐待的治疗师表现出自恋人格,过度估算自己的能力和成就,认为自己有能力治疗其他人无法帮助的来访者。这也可能反映在他们与来访者的互动中,过度强调对自己的移情,并忽视对他人的移情。通过这些行为,他们试图维持自己在舞台中央的角色,他们觉得自己在舞台之外被贬低、不重要(Strean 1993a)。心理治疗实践本身提供了一系列自恋的满足,仅仅正向的移情就助长了治疗师可能寻求的爱和理想化,而这正是他日常生活中缺乏的(Sussman 1992)。Gabbard(1989)指出,治疗师相信他已经爱上了他的来访者,并且可以就想她一个人。然而,他的个人和性行为反映了一种永不满足的感觉,让人想起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的感觉。

q4c rV2F0

COz8d ]G|K!u0事实上,爱,是治疗师在治疗过程中对来访者进行性虐待最常被引用的理由。Gartrell等人(1986)在一项针对84名实施虐待的精神病学家的研究中报告称,65%的人声称他们爱上了自己的来访者,92%的人认为他们的来访者爱上了他们。然而,这些声称的有效性仍然令人怀疑。当然,治疗师将他们的违法行为合理化为仁慈之爱的产物,可能是有意识的和蓄意的尝试,目的是让他们的虐待行为合法化或最小化,特别是如果他们具有反社会(人格)特征的时候(Jehu 1994)。研究发现,当治疗师引诱来访者时,攻击性和虐待性情感往往会伪装成爱(Bates&Brodsky 1989;Sussman 1992)。如果治疗师在治疗情境中确实体验到了对来访者的爱,这些都是典型的他自己的心理动力的产物。正如Jehu(1994)所写,“这群治疗师对患者的看法是扭曲的,他对她的感觉是不恰当和不切实际的”(第64页)。

5z|1g7Zy-EI_j0

@ q A.v:Y)?MP0付诸行动之性行为的主要动机是治疗师为了报复现在和过去令其失望的其他客体(Hull等人,1989)。他们在童年时期感到自己需求被过度挫败,他们往往以公开或隐蔽的方式与他人敌对(Strean 1993b)。性行为的另一个动机,就是可以用来防御抑郁,抑郁情绪通常与早期剥夺有关。许多实施剥削的治疗师报告说,内心的孤独感从小就持续存在,只有高度满足的性力量才能穿透这种孤独感(Griffin 1992)。朝向来访者高涨的情感和性行为能够掩盖治疗师与他人相处方面的困难,而在某种程度上,治疗师的职业性质会进一步掩盖这种困难。

#s0R,G{'Sm0

\-lrBV1i0剥削的治疗师不仅对他们的来访者,而且对他们的职业以及他们自己的治疗师或督导怀有相当大的敌意。他们在向自己的治疗师或督导寻求的亲密关系时遭受到了挫折,接下来就与自己的来访者将这些挫败付诸行动。治疗师的敌对反移情导致了负面结果,这可能表现为缺乏工作联盟,无视来访者的痛苦,阻止来访者选择,攻击来访者的防御,表达对来访者的失望,最终导致性剥削(Strupp等人,1977)。通过利用他们的来访者而不是干预治疗,以及满足自己而不是履行自己的专业职责,他们实际上是在表达他们的需求优先于其他任何事情(Strean 1993b)。心理学空间8ge OI+~^_

心理学空间|r7H,i1\bI9B

3、实施剥削的治疗师的性心理发展心理学空间`c+O ]}

-N1S Exr;B2M0弗洛伊德证明,一个人的性取向取决于他们的性心理发展。根据Erikson(1950)的说法,我们整合情感和性亲密关系的能力取决于成功的解决各个性心理发展阶段的问题。心理学空间&F u4p a|

/Cq*z&vP0Y6Oo0为了了解是什么激发了一个人的性行为,重要的是要研究他们性心理发展的变化,及其如何影响他们与他人相处的方式。心理学空间9D~V"V'wov4?'F

心理学空间l+?&a'E[ql:y

研究表明,剥削的治疗师与父母双方的关系一贯不令彼此满意(Strean 1993b)。他们的母亲在情感上感到无能为力。他们的父亲更有可能是超然分离的,如果在场的话,要么是被动的,要么是过度的惩罚。这些咨询师为了补偿他们自己被剥夺的关心和身体接触,并满足他们被压抑的愤怒,他们通过与最接近的人的进行身体和情感互动来寻求满足。Strean(1993b)报告称,他的样本中的治疗师“非常愤怒,因为他们对情感和身体接触的强烈愿望没有得到满足”(第160页)。研究发现他们表现出 Erikson(1950)所描述的“缺乏内在确定性”和对人的“基本不信任”,并可能以他们自己已经习惯的虐待方式对待来访(Bates & Brodsky 1989;Sussman 1992)。

!FQm!z:`1V7b6N0

L'm`*a"WP\-sDT0如果他们在孩童时期经历了拒绝、敌意、批评或诱惑,这将影响他的性发展,这将导致与异性交往的困难。这可能会导致成年人无法真实的互动或者在幻想中做爱。成熟的爱只会在个人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感情时才会发生。正如Jacobs(1988)所言,“抑制那些指向我们遇到的多数人的性情感的能力,与一个人充分相处的能力一样重要,是成熟的标志。”(第104页)。Jacobs还指出,管理异性威胁的另一种手段可以是对女性进行性曲解和性侵犯。这掩盖了对失去男子气概和完全被吞没的恐惧,以及试图将身体和情感亲密分开的企图。治疗情景本身,加上他对长期情感亲密关系固有的实际约束,可能是给这种情感付诸行动提供强劲性机能的滋生地。浮现出来的性倒错的反移情欲望将在下一节中讨论。

,C.FP`-}'Jcg+d}0

5{J;Mkd.G0此类治疗师的一个共同特征是双性恋(Strean 1993b)。这可以从早期“镜像”和性身份认同发展固整方面的重要性来解释(Kohut 1977)。他们的母亲对他们的亲近需求缺乏回应,导致他们退行到念念不忘的同性恋之中。为了保护由此产生的焦虑,他们采用了一种刻板的男性形象,宽恕纵容他人的所谓男性品质。因此,性倾向引发了焦虑、自我怀疑和脆弱。它阻碍了他们在青春期和以后的生活中享受互惠关系。强迫式的重复与消除童年时期(威胁到男性气质/女性气质之发展)的挫败感导致敌意成为了情色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u:E"?DDlF4m0

a\n?#N+]0对于那些性身份不稳定的治疗师来说,让一个有吸引力的异性对他们产生强烈的情色移情是非常令他们感到宽慰的。尽管治疗师在与来访者发生性关系时试图满足他的被爱需求,但通过投射性认同,他也对“自己内心中的女性”感到满意(Kohut 1977)。Rutter(1990)认为,男性抑制并否认自己的情感痛苦和脆弱,但相信他们可以通过理解和接受女性来实现自我满足。与信任的女性来访者发生性关系的经历为这种治愈驱力和完整性提供了短暂的满足。心理学空间,Vh+\3{e \W5c

0HZ&NW1{0剥削的治疗师内心的剥夺与权利情绪感受占据了主导地位。Kaplan(1991)认为,这些以贪婪为特征的情感是口欲阶段发展的反映。他将贪婪描述为“一种几乎肆意无视他人感受而获得或想要财产的过程”(第505页)。同样,Klein(1957)认为贪婪是一种“永不满足的渴望”,通常超过了个人的需求以及欲望客体愿意给予的东西。它旨在榨取客体的所有价值,而很少承认客体的权利。这反映在Strean(1993b)对剥削的治疗师行为的研究中,这些治疗师进行性行为的目的仅仅是性本身,对持续的性关系没有表现出兴趣。作为愤怒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们需要被满足自我需求似乎驱使着他们,损害了家人、朋友、来访者或职业。

4K+e)p$F/?Gr$r0心理学空间+OSh{gs

4、心理动力学视角心理学空间,fT pr|zaK8q0c

IcM iMv,Mv0治疗师可能会推动一种爱与被爱的关系,让人想起了早期的母婴关系。这种正向的移情-反移情或“治疗性共生”,是治疗早期“蜜月期”的特征,并且已经有了一些理论依据(Adler 1967)。它让来访者能够体验到一段有利于形成有效工作联盟的积极时期。爱在治疗中的潜在转化性质是有据可查的。弗洛伊德(1915)提出疗愈是由爱来实现的。换句话说,治疗需要来访者与治疗师的情感互动,以及治疗师对来访者的同理心和爱(参见Person(1993)进一步讨论了弗洛伊德说的对移情爱的看法)。然而,弗洛伊德(1915)也强调了移情爱作为治疗阻抗的作用,这种阻抗仅仅是治疗关系的结果,独立于治疗师的人格。心理学空间e7R}V5D/F

心理学空间9v;c4Y"My

浮现出的情色移情可能是治疗过程中的一种强大而积极的品质。就其本身而言,它在心理上具有约束力,并在亲密和深层次上将两个个体黏合在一起。首先,来访者需要治疗师以同理心镜映他/她的内心心情、情绪和想法,以便允许来访者重新体验转化的(transformational)客体关系。治疗师作为一个新的转化客体,也有机会创造一种真正新的“足够好”的体验,这与来访者先前的体验不同,有助于成长和发展(Baker 1993)。在这方面,爱和形成色情依恋的能力只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目标。这是治疗师为理解情色所做的努力,情色本身就是一种爱和亲密的行为,通过它,他可以享受爱的创造性或促进康复的诸多面向。心理学空间ztwz Q8j7r|#MU

vCZj*u0然而,治疗师寻求的长期、积极的移情反移情关系也可以作为治疗师对来访者潜在拒绝的直接防御。来访者对治疗师的早期理想化是由治疗师以无条件的关心专注倾听关系的性质促成的。这种令人困惑的理想化对自卑的治疗师来说是受欢迎的,但当他们的负面情绪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时,就会给来访者带来根本的不利影响(Strean 1993b)。相反,治疗师对来访者的理想化也可能标志着“反向形成”、否认嫉妒、以及对来访者的敌对情绪。如果当时被压制,这种情绪可能会在终止后再次出现。治疗师对自己的虐待情绪的反应可以通过使用贬义的诊断标签来表达,例如,将来访者描述为“边缘”或“精神病患者”。

O9NV^`y%~xF.|2VY/F0

8N-^NF4q {0同样,治疗师可能会表现出他的施虐情绪,例如,站在来访者令人恐惧的人物一边,而不是直接面对自己对来访者的愤怒(Fine 1982)。

9lG.}b4[7@0

9q ^r9wu/s0未能对来访者做出治疗性回应可能是一种反阻抗,治疗师会重现他自己的童年经历以及内化的虐待。这种策略,即“对攻击者的认同”(Ferenczi 1955,第299页),是治疗师童年时期对母亲虐待的灌输的结果,并驱使治疗师在他的来访者身上发泄他对母亲的怨恨。以这种方式发泄他的愤怒也会产生痛苦和内疚,这是自我惩罚,但也会赶走来访者,强化治疗师早期被抛弃的经历。(在大多数情况下,无论何时终止治疗,都是由来访者煽动的。)对抗阻抗也可能通过额外的治疗接触来表达,这些接触有助于无意识地满足偷窥狂和暴露狂的幻想、生殖器幻想和其他性欲(Strean 1993a)。大多数阻抗都是被治疗师用心理动力学术语合法化了,例如,治疗师可能会声称他正在为来访者提供“纠正性情绪体验”。这种滥用治疗术语的行为可能会让来访者感到困惑,同时导致治疗师扭曲了自己对事件的感知。例如,治疗师可能会告诉来访者,他的身体接触正在弥补她童年时期的亏空。同样,治疗师可以将自己回应的责任归咎于来访者,例如,用反移情的方式解释,“你是如何让男人有这种感觉的?”治疗师提及来访者以前的虐待经历可以强化来访者的背责感、责备感,以及他们认为揭露绯闻本身是不安全的,可能会对他们不利(Strean 1993b)。心理学空间6| ly*Th/?lfA

心理学空间o)A;GtGl{z

当治疗师的俄狄浦斯情结和竞争性幻想受挫,并且他的治疗努力没有得到赞赏或认可时,可能会出现另一种形式的阻抗。然后,治疗师可能会怨恨他们的来访者似乎对他们隐瞒了什么,同时又爱着或理想化自己以外的人,尤其是当这些人从事相同或其他助人职业时。如果来访者提供的材料的主要内容是对他人的强烈的或积极的情绪,这种情况就可能会加剧。在这种情况下,治疗师可能会将自己体验为俄狄浦斯三角中的孩子,在俄狄浦斯三角中,来访者和重要的可互换他人显示为父母形象,将他排除在他们的关系之外(Racker 1968)。当来访者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治疗师有任何性幻想或冲动时,治疗师也可能希望自己被视为一个理想的首要性对象。”因此,治疗师可能会因为(自己)没有表现出对来访者的性欲望而感到愤怒和报复(Strean 1993a,第19页)。

{'J s7Kl8x0

5L:MX/ts2d0术语“反移情”可能意味着治疗师的感受是来访者提供的材料的产物,忽略了治疗师有自己的情感和幻想生活这一事实,而不管来访者是谁。Natterson(1991)提出,治疗应被视为一个主体间的过程,治疗师的内部世界与来访者的内部世界之间存在互动。McLaughlin(1981)认为,移情是治疗师和来访者权利平等的问题,“治疗师的移情”一词比“反移情”更合适。Mann(1997)将同样的原则应用于情色反移情,声称分析师的情色冲动是他自己心理世界的产物,而不仅仅是患者心理动力的结果。他认为:

0C7zu&K6dYlMR0
分析师和其他人一样有自己的性取向,并将其带入分析情景。然而,需要强调这其中的一个重要的区别:分析师和分析性的心理治疗师需要用分析方法仔细审查他们的性幻想,而不是根据他们的欲望行事。(Mann 1997,第59页)

#~-ZUz d6o([4n{7o[0与来访者进行性接触的治疗师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否认自己的欲望,将责任归咎于情色移情和女性性欲。Mann(1997)认为,治疗师否认意识上的性欲可能是严重压抑或内疚的结果,从而使性欲变成无意识。尽管他承认需要进一步研究,但他建议:

QC1yg@xx0
各种各样的分析障碍,其中最严重的是对患者的性侵犯,其中最不严重的是管理情色移情的困难,这些都是由于治疗师难以分析他或她的情色主体性。(第59页)

d8qR6~q;R0_v0有问题的不是性欲的体验,而是对性欲存在的否认或对其责任的拒绝。治疗师的性移情对治疗的危害不需要比嫉妒、竞争、仇恨等情感更大,前提是治疗师通过自我分析仔细检查这些情感。正向的情色反移情或移情情感可以成为治疗关系的一笔财富,为我们提供一个机会,以适当的边界和遏制来重新体验这些激情(Mann 1995)。然而,如果治疗师的行为满足了他的色情化的反移情情绪,那么他自己的心理动力就会掩盖来访者的心理动力,言下之意,他自己的自我分析是不完整的。

'].d2wT2OB-O0心理学空间R9m(RYffE

Racker(1968)将反移情倾向描述为分析师俄狄浦斯情结的残余,在这种情结中,女性来访者对分析师的反应被当成了分析师的俄狄浦斯母亲,而男性来访者则被视为俄狄浦斯父亲。如果来访者是前俄狄浦斯期的母亲,那么治疗师会担心她会被吞没,威胁到他自己的身份认同。因此,情色治疗师的移情将包含积极和消极的品质。Frayn 和 Silberfeld(1986)将情色移情描述为“在缺乏爱的能力的情况下对爱的需求”(第323页);情色反移情亦然。心理学空间lN|8B i7v'a TA

心理学空间2uT;R%S mLghyS

治疗师和来访者一样,可以体验自己重新激活的童年心理动力,但也可以将自己体验为孩子的父母。与来访者的性接触可以代表治疗师试图满足他自己被禁止的、强烈的乱伦和俄狄浦斯幻想(Sussman 1992;Strean 1993b)。越来越多的被治疗师性剥削的来访者被看作是乱伦的受害者。根据Barnhouse(1978)的说法,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的话)治疗关系的特点是出现了强大的家长-儿童移情,因此治疗中的性互动总是“象征性的乱伦”。Mann(1997)也赞同这一观点,他提出“移情本质上是乱伦的,所以必须小心处理情色,以避免虐待”(第43页)。如果乱伦色彩在移情/反移情中变得明显,这些可能表明了潜在的问题。例如,包含乱伦幻想的心理动力可以被证明是个人过去历史的重演(Jacobs 1988)。Searles(1959)将性移情/反移情与宣布放弃乱伦渴望联系起来,并提出治疗师应该披露这些材料。

w&k4k3g|0

lU1?2B*qW W0实施性剥削的治疗师在童年早期被剥夺了爱,他们渴望一种小时候从未有过的身体满足感(Strean 1993b)。然而,治疗师在与成年人的性关系中通常会感到不舒服,比如他们的伴侣,他们认为他们是一个惩罚性和专横的父母。因此,性剥削的治疗师与猥亵儿童或性虐待父母相似,后者在性接触中恐吓儿童的程度远低于成年人(Bates&Brodsky 1989;Gabbard 1989;Sussman 1992)。类似地,Strean(1993b)提出:心理学空间V{9YFuS

由于我们所有的受试者在大多数人际关系中都觉得,自己是被剥夺性的成年人剥夺了权利的儿童,因此,在分析师看来,他们的病人就像是他们的孩子,似乎是他们能找到的、威胁最小的性伴侣。(第169页)
心理学空间d5Gofk

实施虐待的治疗师的情色移情与性倒错移情/反移情有相似之处。Mann(1997)将x性倒错移情描述为试图将对方转化为一个没有人格属性的客体。他认为,倒错(变态)是一种精神状态,它使情色的转化特性变得无能为力,因为它不是建立在爱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敌意的基础上。移情为倒错所涉及的心理过程提供了媒介。Stoller(1979)认为,倒错行为中存在的导致性兴奋的心理因素有:

6O JFaYa2uC0
敌意、神秘感、风险、幻觉、复仇、创伤逆转或对胜利的挫折感、安全因素和去人格化......作为一个整体缝合在一起——秘密带来的性兴奋的激增。(第6页)
心理学空间Vi%h ~Bq7s

其中一些因素会在治疗过程中普遍存在。敌意尤其表现在性倒错移情/反移情中,隐藏了对情绪屈服的畏惧,而最大的兴奋必须包括冒险。例如,在倒错的背景下,Stoller(1979)认为,“敌意,这种愿望,公开或隐藏的伤害着他人......产生并增强了性兴奋”(第6页)。我们基于情色移情的各个方面与Stoller关于性倒错移情的概念之间有相似性,可以认为,对于实施虐待的治疗师来说,他们所经历的移情主要是倒错的。同样,如果这种条件在治疗发生,那么就有可能导致性其本身活现(enactment)倒错移情。正如Mann(1995)认为的那样,治疗师需要进行完整的个人分析。

t9G j*P9@0心理学空间MFzX-G W

Stoller(1975)提出,性倒错是个体性心理发展的产物,在性心理发展中,成年人把童年创伤翻出来,并重现这些创伤,在幻想中寻求对那些曾经羞辱过他的人的控制和胜利。无法消除的原初创伤会导致无休止的重复,欲望的客体被去人格化,风险更大。同样,Stoller(1975)认为:“倒错是一种付诸行动的幻想——一种多年来逐渐建立起来的防御结构,目的是保持性快感。”(第xiv页)。

0XU7C.J] Uf;t0

gO EeQ2a8q0母亲的角色在形成倒错性行为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她可能否认孩子知道一些她无法容忍孩子知道的事情,并以诋毁父亲阳具功能的方式行事。在倒错性欲中,阉割者是母亲:她引诱孩子,刺激欲望,但也阻止欲望。“对于她的孩子来说,她是倒错的写照......然后,性欲被赋予了新的客体,目标和目的”(McDougall 1978,第164页)。Mann认为一旦性倒错移情(几乎在不知不觉中)获得控制权,那么接受到移情的人就需要夺回分析思维的能力。他描述了一个案例,治疗师觉得她被关在集中营里。同样,Bach(1994)描述了一位来访者在移情中纠缠和约束他,并指出了这种移情缺乏治疗目标。尽管Mann(1997)从来访者的角度提到了倒错移情,但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反移情。例如,实施虐待来访者的治疗师,在他们从治疗情境中解脱出来之前通常会有一段时间的延迟,这可能反映了心理动力中类似的纠缠和困惑。心理学空间5iz Vv"vn0p!x9Q$GvZ^

心理学空间$p+Og{9W gI

总结心理学空间!| ir5AaQ0~

心理学空间7B$rFc M j}}

在调查越来越多的关于治疗中性剥削的文献时经常发现实施虐待的治疗师自己似乎存在严重性身份认同问题、与父母的关系失调,在亲密关系中面临大量的性焦虑和内疚,而且,其本质是孤独和抑郁的个体,对心理治疗的实践有着深深的厌恶(例如,Rutter 1990;Gabbard 19891991;Strean 1993b;Russell 1993;Jehu 1994)。被剥夺的感受和权利感往往驱使着他们,这种感觉带来的需求优先于他们的来访者(Kaplan 1991)。此类治疗师在诸多方面表现出与倒错性质的性问题之人有相似之处(Strean 1993b)。最终,心理治疗环境中的亲密和信任会成为治疗师自身未解决的心理动力的男性性机能滋生地,为治疗师提供了一个以前经常被虐待,现在被他俘虏的个体被他,否则他就无法实现亲密关系(Sussman 1992)。心理学空间m!Tf7h7v0T

o{;G3uKm2s0总的来说,研究表明,实施虐待的治疗师在他们的特质、背景以及与来访者互动的过程中表现出了某些共同特征。这种特殊的因素组合将他们与大多数治疗师区分开来,他们在治疗过程中体验并解决了围绕性移情的问题,而没有利用自己的(治疗师的)角色。Pope 和Bouthoutsos(1986)报告称,私人诊所中95%的男性和76%的女性治疗师报告称,他们至少在一位来访者身上感受到了性吸引力,但91%的男性和98%的女性不会根据自己的感受行事。超过一半(63%)的心理学家报告说,他们会对来访者的性感觉和性想法感到内疚、焦虑或困惑,从很多方面来说,相信这些想法本身就是有罪的。事实上,治疗师在治疗关系中自然会体验到情色,这似乎会引发一种内疚感和恐惧感,担心他们可能处于导致治疗师虐待的同一连续体上。对情色移情问题的临床讨论可能有助于减少与这一主题相关的恐惧,因为这些问题会让识别对来访者性剥削事件中发生的特定过程变得难以理解。心理学空间O&D;Ye @^4L

心理学空间$E y/m!zb*\"y.m

References心理学空间+y?3g-O0`.HB)H;j

|}FiPY0Adler, K. (1967) Adler's individual psychology. In B. Wolman (Ed.) Psychoanalytic Technique. New York: Basic Books.

wW+m?0[(D.Y0

6GmWt+|;f@.X%[I@0Alyn, J.H. (1988) The politics of touch in therapy: a response to Wilison and Masson. In Journal of Counselling and Development 66(9): 432-433.心理学空间I+d4n4];Fx

u,[n)z7u iJl0Bach, S. (1994) The Language of Perversion and the Language of Love. New York: Aronson. 

-\ o*\2B_$O |0

7WQr(pt(v0Baker, R. (1993) The patient's discovery of the psychoanalyst as a new object. I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 74: 1223-1233. 心理学空间n5W6G6Y@

心理学空间`g%T T-z9a%h

Barnhouse, R. (1978) Sex between therapist and patient. I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sychoanalysis 6(4): 533-546. 

7S/\U L4y3^I DnF0

S,azwc hJ0Bates, C. & Brodsky, A. (1989) Sex in the Therapy Hour: A Case of Professional Incest. New York: Guilford Press.心理学空间,`9Zh zU

心理学空间Y%nlP0xV Mxc(x6@

Borys, D. S. & Pope, K. S. (1989) Dual 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rapist and client: a national survey of psychologists, psychiatrists and social workers. In Professional Psychology: Research and Practice 20: 283-293.心理学空间E:QL0~5[C,rkT6b

4q_-| zFmOo0B0Brodsky, A. (1989) Sex between patient and psychotherapist: psychology's data and response. In G. Gabbard (Ed.) Sexual Exploitation and Professional Relationships.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iatric Press.

m;K;^3UH|!ps0Q0心理学空间zbN&^PB9K4j/u

Coleman, E. & Schaefer, S. (1986) Boundaries of sex and intimacy between client and counsellor. In Journal of Counselling and Development 64: 341-344.心理学空间8NW+ibF{Z

7p j*@9CLw$U0Erikson, E. (1950) Childhood and Society. New York: W.W. Norton.

T8` F q3v]3e {A6[0

3cwW|_y0Ferenczi, S. (1955) Confusion of tongues between adults and the child. In Final Contributions to the Problems and Methods of Psychoanalysis. London: Hogarth Press.

!Q`5RU4Yq\0

L s{V0]&v,{,|8K a0Fine, R. (1982) The Healing of The Mind (2nd edn). New York: The Free Press.

J kc;e[k Dp/i0心理学空间9Kc#FE[I(m$v

Frayn, D. & Silberfeld, M. (1986) Erotic transferences. In Canadi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31: 323.327.

^*uE'BwK#G0心理学空间 J @;]A#B

Freud, A. (1946) The Ego and the Mechanisms of Defence. New York: International Universities Press.心理学空间8G9?a!v ?3lK)r2ni

S%\ J6Tq0Freud, S. (1915) Observations on transference love. In J. Strachey (Ed.) The Standard Edition of the Complete Works of Sigmund Freud 12, pp. 157-17 1. London: Hogarth Press.心理学空间MY ?u.B&iP

hf G]y"~,|WJ&~0Gabbard, G. (1989) Sexual Exploitation in Professional Relationships.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iatric Press.心理学空间 Y)G L9Z}!F

.mm,jzO N-J0Gabbard, G. (1991) Psychodynamics of sexual boundary violations. In Psychiatric Annals 21: 651.655.心理学空间f7Es-\\,[d

4Dp%wCXw0Gartrell, N., Herman, J., Olarte, S., Feldstein, M. & Localio, R. (1986) Psychiatrist-patient sexual contact: results of a national survey, I: Prevalence. In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43: 1126.1131.

4j ? C:o#xl/V0

'TZc Km`k0Griffin, N. (1992) The Selected Letters of Bertrand Russell, Vol. 1: The Private Years 18841914. Boston: Houghton Mifflin.心理学空间+x;s/s^rQ-z0V-\

KgHpZ"u:hb[0Gutheil, T.G. (1991) Patients involved in misconduct with therapists: is a victim profile possible? In Psychiatric Annals 21(11): 661-667.

p sj b%@v0

TP7[L5N/['z8{4W0Gutheil, T.G. & Gabbard, G.O. (1993) The concept of boundaries in clinical practice: theoretical and risk-management dimensions. In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50(2): 188-196.心理学空间7~.j H#gq'W

i-M!E$w k ]w:FDZ h0Herman, J., Gartrell, N., Olarte, S., Feldstein, M. & Localio, R. (1987) Psychiatrist-patient sexual contact: results of a national survey, II: Psychiatrists' attitudes. In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44: 164-169.

*Xcu$nA` MUU0

+botrK@0Hetherington, A. (1998) The use and abuse of touch in therapy and counselling. In Counselling Psychology 11 (4): 361-364. 

WA JI"l _'|0

Y)l`+m5g3?r'wem0Hetherington, A. (2000) Exploitation in therapy and counselling: a breach of professional standards. In British Journal of Guidance and Counselling 28(1):11-22. 心理学空间7k [6O6ZA;HEv

,w/b \;N#G nk9b;o b0Holroyd, J.C. & Brodsky, A. (1977) Psychologist's attitudes and practices regarding erotic and non-erotic contact with patients. In American Psychologist 32: 843-849. 

8?$yTW!f\1G0

il |/Dvk!e0Hull, J., Lane, R. & Okie, J. (1989) Sexual acting out and the desire for revenge. In The Psychoanalytic Review 76(3): 313-328. 心理学空间0T?W1I(A:Y6M0H

心理学空间7b8Lj E:W1|

Jacobs, M (1988) Psychodynamic Counselling in Action. London: Sage.心理学空间6uhkfa

心理学空间LK K5Xa6H[-E%c;v

Jehu, D. (1994) Patients as Victims: Sexual Abuse in Psychotherapy and Counselling. Chichester, England: John Wiley & Sons.

i4oNK?:Z#m8`0心理学空间Z%n2Z@kN%b

Kaplan, H. (1991) Greed: psychoanalytic perspective. In The Psychoanalytic Review 78(4): 505523.心理学空间p Cr`;Ec)z E9w

~7La!a\:X0Keith-Spiegel, P. & Koocher, G.R. (1985) Ethics in Psychology: Professional Standards and Cases. New York: Random House.

m?D:U#R0

%]'qMHd+H0W)_&p#H{0Klein, M. (1957) Envy and Gratitude. New York: Basic Books.心理学空间tHe8k2Qb

心理学空间(O fU]u[m

Kohut, H. (1977) The Restoration of the Self. New York: International Universities Press.

h0jz2}\ |G'|1O0

:[e(I{i*^^#c)B0Mair, K. (1992) The myth of therapist expertise. In W. Dryden and C. Feltham (Eds.) Psychotherapy and Its Discontent. Buckingham: Open University Press.

vNT%g7Z _:e"E#\0

+D"q7kc d$R3T0Mann, D. (1995) Transference and countertransference issues with sexually abused clients. In Psychodynamic Counselling 1(4): 542-557.

/a6U|`#Ck3O0

m'f |4gg5V&\-s2V e1a$k0Mann, D. (1997) Psychotherapy: An Erotic Relationship. Transference and Countertransference Passions. London: Routledge.心理学空间_#gr"YM [

{5Mq S2T8s&PDG0McDougall, J. (1978) Plea for a Measure of Abnormality. London: Free Association Books. 心理学空间(i%Wh` JzF? v/z

心理学空间3u'J$U p&J{I7}

McLaughlin, S. (1981) Transference, psychic reality, and countertransference. In Psychoanalytic Quarterly 50: 539-664.心理学空间D#b t7g[D)G{ H,H

心理学空间!}$gIhQ

Natterson, J. (1991) Beyond Counter-Transference. The Therapist's Subjectivity in the Therapeutic Process. New York: Aronson.

2d0dpf|4| O0

;z'{L\!qr0Patton, M.J. & Meara, N.M. (1992) Psychoanalytic Counselling. Chichester: Wiley.

gt~e g.A0

+O"sM|_E0Person, E.S. (Ed.) (1993) On Freud's `Observations on transference love'. New Haven, CT: Yale University Press.心理学空间{s;A\ x:Q.t'dk

心理学空间+W8qw7V-xsJ:x

Pope, K.S. (1989) Therapists who become sexually intimate with a patient: classifications, dynamics, recidivism, and rehabilitation. In Independent Practitioner 9(3): 28-34.心理学空间6W:uUw7CA

O1|:QMSBi;g0Pope, K.S. (1990) Therapist-patient sex as sex abuse: six scientific, professional and practical dilemmas in addressing victimization and rehabilitation. Professional Psychology, Research and Practice 21: 227-239.心理学空间sx6T$QyUH

心理学空间r!o(c'j)d h;U-I

Pope, K.S. & Bouthoutsos, J.C. (1986) Sexual intimacy in psychological training: results and implications of a national survey. In American Psychologist 42: 993-1006.心理学空间CQ&wnc;j

心理学空间P5h!_ }m

Pope, K. & Vetter, V. (1991) Prior therapist-patient sexual involvement among patients seen by psychologists. In Psychotherapy 28(3): 429-438.心理学空间.uz9^AYG

心理学空间7IiB*`u@p7d v

Racker, H. (1968) Transference and Countertransference. London: Maresfield Library, 1988. 

Wp/s-i}$qY0心理学空间/t*N G9n%Vv

Rapp,M.S. (1987) Sexual misconduct. In 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 173(3): 193194. 

l b+YE@/E0心理学空间h#W)`.D#FbT$B:R

Russell, J. (1993) Out of Bounds: Sexual Exploitation in Counselling and Therapy. London: Sage. Rutter, P. (1990) Sex in the Forbidden Zone. London: Aquarian Press. 心理学空间.SVlX7u+Bo"]x

1ZX"bX(my~%R0Schaefer, R. (1992) Retelling a Life. New York: Basic Books.

ha6h*h } V O0心理学空间%n4s(t+u#U8A%p%T

Schoener, G.R. & Gonsiorek, J.C. (1989) Assessment and development of rehabilitation plans for the therapist, and psychotherapist sexual involvement with clients: intervention and prevention. In G.R.心理学空间&nsiu"z

心理学空间X:U%a/GL

Schoener, J.H. Milgrom, J.C. Gonsiorek, E.T. Luepker and R.M. Conroe (Eds.), pp. 401-420. Minneapolis, MN: Walk-In Counselling Centre.

P{;G;w Dlr0心理学空间9X4c*EE*wi}.]

Searles, H. (1959) Oedipal love in countertransference. In Collected Papers on Schizophrenia and Related Subjects. London: Hogarth Press, 1965.心理学空间&V p#i&CY(Ne)r;?[

i5cj(c"_/@t0Searles, H. (1979) Countertransference and Related Subjects. New York: international Universities Press.心理学空间F{"a ]4]n

-U&c3}u/Q-h/j0IkO0Smith, S. (1984) The sexually abused patient and the abusing therapist: a study in sadomasochistic relationships. In Psychoanalytic Psychology 1: 89-98.

k&_Sd g:D l0

zG5X!whT3KWU0Stoller, R.J. (1975) Perversion: The Erotic Form of Hatred. London: Maresfield Library, 1986. 心理学空间a+bZ5@5}&v0D(zp

?(x D$[J'K]0Stoller, R.J. (1979) Sexual Excitement: Dynamics of Erotic Life. London: Maresfield Library, 1986.心理学空间t)A;}|6JUv

心理学空间N1@w!O UenG

Strean, H.S. (1993a) Resolving Counterresistances in Psychotherapy. New York: Brunner Mazel. 

@F ]p3N%hJ"tk0

/rB;Y$uS)D0Strean, H.S. (1993b) Therapists Who Have Sex With Their Patients: Treatment and Recovery. New York: Brunner Mazel.心理学空间O0O.cZ~2a3I

M(^EN C7Yd;y:h^dz0Strupp, H.H., Hadley, S.W. & Gomes-Schwartz, B. (1977) Psychotherapy for Better or Worse: The Problem of Negative Effects. New York: Jason Aronson. 

u5v$dIhk S0

khcj2wW,dh}0Sussman, M. (1992) A Curious Calling: Unconscious Motivations for Practising Psychotherapy. New York: Jason Aronson. 心理学空间J%^5g3M~5Z.|-e e K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创伤 伦理 性倒错 性虐待 性侵犯
«心理利己主义 心理治疗伦理/法规
《心理治疗伦理/法规》
心理咨询中的危险信号»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