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商决定财富?
作者: 马修•文森特 / 2862次阅读 时间: 2013年8月31日
来源: 《FT金融时报》 标签: 智商 财富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智商决定财富

《金融时报》

马修•文森特 报道

“指给我个有钱人,我让你知道什么是天才。”上世纪80年代,英国麦卡西(McCarthy)吉他乐队的马尔科姆•伊登(Malcolm Eden)在那首《劳心者治人》(Governing Takes Brains)中如此吟唱道。在我还是个正坐在空旷学生酒吧里听他唱歌的穷小子时,知道这首歌了。听到这首歌时,我不太确定自己略感有趣、稍受鼓舞还是简直被愤怒了——血统论神话居然能在这个后资本主义社会继续流传。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上个月看到当今一位学生似乎证明了这一假说,我便想起了这句歌词。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研究员乔纳森•韦(Jonathan Wai)去年发表了一篇文章,声称最富有的人拥有最强的认知能力。或者如他所述:“1%最富有的人与1%智力最高的人高度重合。”

韦用类似学术测验成绩的参数推算智商(IQ),发现大约45%的亿万富翁的认知能力属于1%的顶尖范围。在统计上说,这意味着他们比财富500强(Fortune 500)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更聪明(这一点可能令人吃惊),也比美国参议员聪明(这可能就没那么令人吃惊了)。

在参议员中,具备顶级认知能力的比例下跌至41%,与联邦法官的比例相同,而在美国首席执行官中这一比例为39%。

那些自己创办科技公司而获得财富的亿万富翁就更聪明了,相应比例为63%。而在身家亿万的投资者中该比例最高,为69%。

只要在《今日心理》(Psychology Today)上搜索“关于才智超群者和亿万富翁(of Brainiacs and Billionaires)”就可找到韦的文章。不过,在你下载麦卡西的歌曲或韦的文章之前,我想与你分享三个看法,作为对你心理能力的令人愉快的肯定。

首先,麦卡西是一个有马克思主义倾向的打击乐组合,致力于用歌词讽刺和颠覆人们的贪婪以及西方政府。

其次,韦最初的研究把考入美国名校视为智商的标准,这可能使那些人脉广博者、喜好运动者以及捐助人子女列入顶级认知能力人群。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播报他的研究时就提到,其他研究表明“智商和财富实际上没有关系”。

第三,上世纪80年代,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主席韦奕礼(Martin Wheatley)在一所英国大学读书。

最后一点必须承认有点牵强,因为他的履历表明,在麦卡西开始校园巡回演出之前,他可能就已毕业很久了。尽管如此,韦奕礼似乎与麦卡西乐队一样怀疑富裕者的认知优势。在上个月的一次讲演中,他表示财富和智力并不是财务决策正确的保证,因为常见投资失误都是“人人都会犯的”。

他的毕业论文基于FCA对认知偏差的研究,这项研究的结论是,通常人们“在统计方面的直觉很差(甚至可以说是糟糕透顶),在与不确定性有关的决策过程中很容易犯系统性错误。”

FCA强调的认知偏差之一是“狭窄性取景(narrow bracketing)”,即投资者本能地以孤立视角作出财务决策,而不考虑其他“会影响整体财富状况”的决策选项。

其他认知偏差可能会造成投资者高估基金经理的选股能力(“过度自信”),或者令投资者只依靠几年的业绩就做出决策(“过度外推”),还会令投资者根据受欢迎的程度来判断投资经理(“说服”或“社会影响”)。

即便是受人欢迎的投资经理也对此表示认同。先锋资产管理公司(Vanguard Asset Management)的零售部门主管尼克•布莱克(Nick Blake)承认:“似乎有迹象表明,行为偏差是个十分普遍的问题,不论能力高低、财富多少都会受到影响。”

德盛安联(Allianz Global Investors)甚至设立了自己的行为金融学研究中心(Center for Behavioural Finance)来解决这些问题。德盛安联首席执行官伊丽莎白•科利(Elizabeth Corley)表示:“我们天生就带有某些行为偏差,这些偏差可能令我们做出与自身最大利益相悖的行为。它们不会随着财富多寡和精明与否而改变。”

所有社会阶层的人该如何抵御这种行为偏差呢?我建议听一听伊登的另一部作品——相对平淡无奇的《保持开放的心态,不然……》(Keep an Open Mind or Else),最具特色的是其中警告性的合唱:“永远……哦……永远……不要以为你全知全能……”

译者/简易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0

TAG: 智商 财富
«为什么我总是感觉身体不舒服? 自我
《自我》
如何疗愈被遗弃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