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行为疗法(CBT)简史
作者: mints 编译 / 2717次阅读 时间: 2021年8月22日
标签: ACT BT CBT CT DBT MBCT 认知疗法 认知行为疗法 行为疗法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我们知道,认知和行为疗法是行为疗法(behaviour therapy,BT)和认知疗法(cognitive therapy, CT)组成的一系列治疗方法,而不是单一方法。因此相关的世界性大会的名称是“世界行为(疗法)和认知疗法大会”而不是“世界认知行为疗法大会”。

Rachman在2015年的“世界行为疗法和认知疗法”大会上总结了行为和认知疗法发展的四个重要阶段[1],Rachman写道:

“在早期的行为疗法尝试之后出现了认知疗法,后来,这两种疗法整合成为了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ur therapy,CBT)。1950 年至 1970 年期间,行为疗法以独立、平行的发展路径出现在美国和英国;第二阶段是认知疗法于1960年代中期开始在美国出现;第三阶段的发展将行为疗法和认知疗法合并到了CBT中,在 1980 年代后期形成了良好的发展势头;现在在英国、北美、澳大利亚和欧洲部分地区已经很成熟。”

以下是这四个发展阶段的简要概述。


第一阶段:学习理论、行为矫正和行为疗法

现代 CBT 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学习理论原理的早期应用,例如经典和操作性条件反射对临床问题的应用。

当时,行为疗法(behaviour therapy,BT)是一种与精神分析疗法有着根本区别的治疗方法,该疗法的出现让主流心理治疗(主要是药物和物理治疗)发生了重大的转变。

1963 年新创立的《行为研究与治疗(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BRAT)》代表着新治疗科学的发展 ,期刊的首字母缩写BRAT( 中文意思是淘气鬼)以一种内隐的联想的形式宣布了一个新疗法的出现。

学习理论原理的最早应用,可以追溯到 1920 年代华生(Watson)和他的研究生Rosalie Rayner进行了仅4个月的“小阿尔伯特(Little Albert)实验”,该研究是最早记录行为方法对情绪反应进行调节的论文。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行为疗法继续发展,例如,沃尔普(Wolpe)的1958出版的系统脱敏论文《相互抑制的心理治疗》[2],与第一期BRAT的出版一起成为了行为疗法的里程碑。后来,又相继成立了一些国家和国际协会,例如,1966 年的 VGT 和行为治疗进步协会(Association for Advancement of Behavior Therapy, AABT)和,1971年的欧洲行为治疗协会(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behavioural Therapies,EABCT)。

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其有效性和功效,人们可能已经预测到这种行为疗法可能会盛行。然而,正如历史上经常发生的那样,新的趋势出现在舞台的一边……


第二阶段:认知疗法(CT)

在美国,阿尔伯特·埃利斯(Albert Ellis)和阿郎·T·贝克(Aaron T. Beck)都接受了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的培训,但是他们对这种方法的基本假设感到不满,并开启了新的发展路径:贝克后来发展并形成了认知疗法(Cogntive Therapy),而埃利斯与1962年创立了理性情绪疗法(Rational Emotive Therapy)[3]。

贝克和埃利斯同框照

行为疗法强调条件反射和行为控制,而认知疗法强调内部事件的重要性,例如,(功能失调的)思想、信念系统、有条件和无条件的假设。Beck(1970)在行为疗法的一篇论文[4]中总结了这些新发展及其与行为疗法的关系,他写道:

“尽管行为疗法主要基于学习理论,而认知疗法更多地植根于认知理论,但是这两种心理疗法有很多共同之处。”

在讨论了 BT 和 CT 之间的许多相似之处后,他继续讲述了这两种疗法理论上的差异:

“认知疗法和行为疗法之间最显著的理论差异在于不同的疗法如何解释适应不良反应的消除过程。例如,沃尔普的理论基础是行为或神经生理学,例如,通过反向调节或相互抑制解释症状的消退过程;认知主义者的假设建立在概念系统的修正之上,即,态度或思维方式的变化。”

历史的发展证明了这些差异并没有阻止这两种方法走得更近。不过,必须指出的是,并非所有行为治疗师都采用了新兴的CBT范式:行为治疗后来出现的新分叉包括Hayes(1999)[5]等人的“接受和承诺疗法(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Therapy, ACT),该疗法在行为疗法的基础之上改进了斯金纳的功能方法。


第三阶段:认知行为疗法(CBT)

当代的CBT 是目前行为和认知疗法的主要形式。David Clark的恐慌症认知理论(1986)很好地总结了这种疗法的融合过程,Rachman在评论中写道:

“在行为疗法与认知疗法合并的过程中,强调经验的行为主义被吸收到了认知疗法之中,这样,认知疗法的治疗完整性和可信度得到了增强。同样,认知概念也被吸收到了行为治疗中。”

到了1980年代末,CBT的地位已经确立,方法论也变得越来越强大,许多实证研究表明了这种治疗方法对各种精神障碍和身体问题的有效性和有效性。

Thomas Kuhn认为CBT提供了一个潜在的总体范式,可以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指导 CBT 研究和传播。

1995 年在丹麦举行的第一届世界行为和认知疗法大会(WCBCT)决定将世界行为治疗大会和世界认知治疗大会合并在一起进行,这进一步反映了来自行为和认知传统的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的明确意图——在前进的道路上分享彼此的研究成果,并且共同在CBT的道路上持续发展。

然而,行为和认知疗法家族的新发展如此势不可挡,出现了许多前所未闻的的概念和方法……


第四阶段:自 1990 年代初期以来的发展:图式疗法、ACT、正念

当全球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卫生系统建立了CBT组织团体的同时,杰出的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再次意识到 CBT 的最初假设可能无法满足所有来访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Beck的一位前同事Jeffrey Young于1990年出版了他的著作《人格障碍的认知疗法:一种以图式为中心的方法》[6]。

尽管当时他仍称其为“认知疗法”,但这种方法很快就会发展成为了一种新的治疗方法——图式疗法(Schema Therapy)。

Young 认为,标准的 CBT 做出了许多基本假设(例如,患者能够基于认知模型形成传统的治疗关系),这些假设通常不适用于被诊断为人格障碍的患者。Young 将其他心理治疗学派的方法(例如,人际关系方法)引入到他的新方法中。

大约在同一时间,同样与诊断为人格障碍患者一起工作的玛莎·林内翰(Marsha Linehan)认识到治疗边缘型人格的巨大挑战。林内翰(1993)在她的治疗实践中形成了辩证行为疗法(dialectic behavior therapy, DBT)的理论体系,她强调了对行为改变进行平和的原则(如应急管理),以及一些接受技能(例如如正念)的必要性。

接受和正念也是1999年出版的“接受和承诺疗法(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ACT)中的核心概念。这种方法由 Steve Hayes 和他的团队开发,该疗法不相信“CBT”中的“C”,即认知部分,而是继续在Skinner的背景方法中进行工作。

后来,Zindel Segal 等人(2002)开发了基于正念的认知疗法(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MBCT)以预防抑郁症复发。

很多治疗师认为CBT的这些新发展非常有希望,而其他人则担心CBT治疗领域会变得过于异质化。Steve Hayes 以“第三浪潮(third wave)”一词来描述认知和行为疗法的这些新方向:

“第三浪潮重新制定和综合了前几代的行为和认知疗法,并将他们带入到了一个新的领域,以期提高对症状的理解和治疗的结果。”


结语

以上就是CBT发展的简要概括。关于 CBT 的发展,还有很多故事情节,细节发展以及历史人物。限于篇幅,本文只是讲述了CBT发展的主干,无法详细讲述许多其他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为 CBT 的思想和技术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近一个世纪以来认知和行为疗法的发展,将传统的行为治疗和认知传统合并到了CBT之中,并且在第三浪潮中出现了令人振奋的新发展,现在,CBT又走到了新的十字路口,引领人们心理治疗的大道上继续前行。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ACT BT CBT CT DBT MBCT 认知疗法 认知行为疗法 行为疗法
«认知行为治疗(CBT)的个案概念化 认知行为疗法
《认知行为疗法》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