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的人真的别听慢歌吗?
作者: 海苔熊 / 8154次阅读 时间: 2014年4月17日
来源: 台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 标签: 五月天 音乐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伤心的人真的别听慢歌吗?

撰文|海苔熊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她用最后的一点力气让自己爬到计算机前面,费力避开地板上四散的酒瓶与垃圾,连上YouTube,把音乐开到最大声……

为什么伤心的人还老爱听慢歌?

虽然五月天劝告我们,伤心的时候不要听慢歌,可是很多人还是边听慢歌边落泪,一边伤悲一边按下replay,这些人脑袋到底有什么问题?

一项研究指出,当我们情绪失落,尤其是经历分手、离别或死亡等关系破碎的时候(interpersonalloss),我们会寻求一些替代品来填补这些失去的部分,从电影、音乐、艺术等各种美的事物中寻求陪伴和疗愈(Lee, Andrade, & Palmer,2013)。

换言之,来自星星的都敏俊的一个吻、那些年里面你我和柯景腾都没有追到的那个女孩、胡夏一起错过的大雨、说好却最终没有做到的幸福等等,好像都陪伴了我们心里面某块残缺,不过那块,究竟是什么?

研究中,韩国高等科技研究商业学校(Korea Advanced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KAIST)的Chan Jean Lee请受试者想象下列几种情况:

(a) 人际失落(Interpersonal loss):失去所爱、最重要、或最亲近的人。

(b) 非人际心理失落(Noninterpersonal psychological loss):被脏东西「革」(台)到、发现面里有小强的脚、看到恶心的东西。

(c) 非人际成就挫败(Noninterpersonal self-achievement failure):比赛输了、考试考差了、为自己的自私感到羞愧

接着问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喜欢(1)和搞笑有趣、能让你通离悲伤的朋友相处;还是和能同理你难过、分享你感受的朋友相处?(2)会想要听快歌(cheerfulsongs)还是悲歌(sad songs)?

结果发现,在人际失落的情境下,我们倾向选择能同理我们难过的朋友(而不是嘻哈打闹的朋友),听与我们情绪一样悲伤的歌(而不是快乐的high歌)。

原来我们一直在找的不是快乐,而是一个懂你、愿意陪你一起悲伤的人。如果这个人曾经出现又不幸消失,悲伤慢歌或爱情悲剧就是另一个选择。因为它们懂你、戳中你、反映你的伤悲、和你一起流泪,然后弥补,你心里原先需要连结的空缺(needto bond)。

音乐悲还是歌词悲?

截至目前为止,我都偷懒地将「慢歌」与「悲歌」画上等号,但其实我们没有理由相信这两者是一样的,因为一首歌之所以悲伤,可能是源自于歌词,也可能是来自歌曲。所以这里的另一个问题是:究竟是歌词影响力比较大,还是歌曲本身呢?如果歌曲很轻快,但是歌词很悲哀,听的人究竟是会开心还是会难过呢?或是两种情绪都有?日本学术振兴会(Japan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Science)的Mori与他广岛大学(Hiroshima University)的同事Iwanaga(2013)选了一些这样的外国歌曲<1>,先让53位受试者听这些音乐(S情境),休息一阵子后在屏幕上看翻译的歌词(L情境)<2>,两周后再搭配翻译的歌词与音乐边看边听(SL情境),并在这三个阶段中都用0-6分,请受试者回答他感受到的快乐、难过与心情的感受(愉悦/不愉悦,越高分代表越愉悦)。

整体来说,受试者在光看歌词的L情境比较悲伤,光听歌与边听边看这两个情境则没有差别,所以歌曲的影响力还是比歌词大。不过,我们也可以发现轻快的音乐配上悲伤的歌词,情绪的效果会被拉「平」,也就是说没有光看歌词这么悲情,也没有光听歌曲这么开心。目前很夯的「一歌两词」是V.K.克脑得的《花水月》与后来叮当唱的《手掌心》,试着感觉一下有什么不一样?哪一首比较悲呢?

听了悲歌,心情真的会变好吗?

好,现在我们知道伤心的人「爱」听悲伤的歌,那听完之后真的心情有变好吗?西澳大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Australia)的Garrido与他的伙伴找了335个人自己选悲伤的歌来听,结果发现,不论你本身是否忧郁,在听完之后忧郁与反刍的情绪都显著的增加(Garrido& Schubert, 2013),只是那些原先就忧郁的人「本来就没有期待听完之后心情会变好」。

 

本来我想举双手投降,伤心的人果然不该听慢歌(至少不该听歌词和曲调都悲伤的歌)!不过,英国肯特大学(University of Kent)科学家Van denTol的一系列研究,可能叫我们不要太早投降!在最新的研究中,他们请220位受试者,回想他们伤心的时候听悲伤的歌的经验,想知道这些歌真的有改变他们的情绪吗(A.J. M. Van den Tol & Edwards,2014)?虽然歌曲的悲伤(Sad)本身并没有任何效果,不过他们却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凄美(beautiful but sad)的歌却与改善情绪有关(MoodEnhancement),觉得好一点(feel good)、觉得比较冷静(calm me down)、感到被安抚(soothing effect)等等。

所以到底是怎样?听慢歌比较快好,还是听快歌比较快好?或许伊利诺伊州诺克斯学院(KnoxCollege)Yuna与他同事的研究可以让我们找到一条出口。他发现听快乐的歌的确可以让人的心情变好──但只有在你有「意图」这么做的时候。他将受试者分成两组,第一组请他们听快歌前跟自己说「听完之后心情会变好」,第二组则没有这个事前的自我催眠,结果发现两周后,第一组的人比第二组的人快乐(Ferguson& Sheldon, 2012)。

遗憾的是,悲歌并没有这样的效果。在后续的研究中,Yuna也指出只有「自我催眠+high歌」才会让人快乐,「自我催眠+悲歌」则无法。换言之,就算你跟自己说哭过就好了然后一边听着梁文音的歌,并能不保证哭完,痛都会走了。

本来写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但俄亥俄州立大学(Ohio State University)音乐系的DavidHuron可能会跳出来平反:「其实,有时候真的是哭过就好了。有的眼泪,对我们来说是好的眼泪(A good cry)。」

所谓好了,或许不等于快乐。他举了一个例子:如果你在深山里面被一只突如其来的野狼咬伤了脚踝,身体会释放肾上腺素(epinephrine)与脑内啡(endorphins),前者让你决定要战或跑,后者会让你的情绪获得纾缓。试想,如果你可以用一些方式来欺骗大脑,让自己接受现在已经是一个人了,提醒自己不要再堕入像天堂的悬崖、逼迫自己分手后不要再做朋友,至少有两个效果:(1)从歌词中学会,下次再遇见同样的烂人,就该早点领悟(2)安抚。脑中会释放催乳素(prolactin),产生心理安慰作用与自我平衡的功能。

  可惜这样的人,不见得是你。每个人的prolactin分泌量不同。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在听完悲歌的时候会说他们很难过,有的人会说他们虽然也感到难过,但当中仍带有一些欣慰或愉悦的感受。DavidHuron(2011)推测,有些伤心人听完慢歌会获得舒缓,是因为他们能分泌较多催乳素,产生「悲歌后的欣快感」(pleasurable music-inducedsadness);而那些越听越难过的人,可能是因为他们分泌的太少,所以只有「悲歌后的伤感」(unpleasant music-induced sadness)。

我们需要的,不只是快乐

前几天我念政大时的哲学系教授在脸书上问大家一个思考实验:「如果有一个机器,可以让你享受这世界上最快乐愉悦的感受,而且这个感受的强度永远不会减退,你愿意终生连结到这个快乐机器吗?为什么?又为什么不要?」

当下我是犹豫的,但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犹豫。不过读了这一系列文章之后,心里好像有什么逐渐明朗起来。或许,贯彻快乐不听慢歌只是一种选择,但我们终生追求的不只是快乐,而是更多的选择,更多的可能。

Van den Tol等人(2013)的研究区分出四个选择音乐的理由:

(1) 寻求连结(Connection):「明明你也很爱我没理由爱不到结果,只要你敢不懦弱,凭什么我们要错过」你之所以会一直听《你就不要想起我》、耽溺在这份无力和怨恨中,是因为这歌词里面的部份,刻划了你爱情里面的一些未完整。你们曾经很好、曾经也想过要这样一直好下去,可是因为他的家人逼迫活时空的分隔、因为他的不勇敢、因为他的一再食言或妈宝,你们的感情最后走不到结果。这些日子以来,你希望自己过得好,强颜欢笑,却发现自己寂寞了好久,还是没有好。

(2) 勾起回忆(Memorytriggers):「相机是牵手两年,围巾是东京五天;戒指,是又哭又笑的道歉」,你之所以会反复听着SHE的《你不会》,是因为这和你过去的一些经验有关。他曾说要带你去东京看晴空塔、曾和你一起围着一条暖暖的双人围巾呼着气、曾经在你几乎要放弃的时候送上戒指逗你笑,你在他镜头里的笑靥和照片上的无邪,都真实地像是昨天,要你如何相信,他会就这样放弃你也放弃爱情?

(3) 很美(High Aesthetic Value):「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躺……」同样是失去所爱的人,方文山的《菊花台》就能将缱绻离别,挣扎纠结,描述得美丽如诗。倘若你的失落,可以用一种美来呈现,那么你的伤悲,似乎也可以笑中带泪。

(4) 传递讯息(MessageMusic):「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喧,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这首歌说了好多好多,那些你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的语言,好多梗在喉咙的那些犹豫数年,好多的抱歉,好多的思念,就算只是一句《好久不见》,陈奕迅都帮你深情地说了一遍。

发现了吗?这些选择的理由,都脱离不开两个主要的部份:(a)你会听这些歌,是因为代替你的心和嘴巴。它们懂你、痛心却精辟地描述你的过去,并帮你说了一些,你一直想说的话。(b)你从这些音乐当中,将悲伤升华。发现所有的离别都伴随着美,所有的伤悲都有不同的体会。

或许五月天想错了,面临失去所爱的巨大悲伤,我们要的从来不是一个可以瞬间贯彻快乐的方法,而是一个能看见过去的回忆、接住悲伤过去的歌曲,陪伴自己一点一滴,并发现这段关系中,其实曾经美丽(Aesthetic)。事实上,Vanden Tol与Edwards(2014)后续的研究中也的确发现,只有美丽的悲歌才有疗愈的效果(Mood Enhancement)。

当我们终于能从他的背叛中看见他还是不错的,终于能了解所有的泛黄,都有它泛黄的理由,终于听见下雨的声音,然后发现大雨过后,还有彩虹,他的离开或许还是没有答案,但或许你会开始承认,自己不是怕失去,而是怕一个人,然后慢慢地找到,属于各自的前程<3>。

批注

<1>实验材料:西班牙歌曲,Thalia于2004的《Regresa A Mi》,以及瑞士歌曲,Säkert!于2009的《Och jag grät migtill sömns efter alla dar》

<2>这是其中一首《REGRESA A MI》回到我身边的歌词,好悲伤啊!

<3>但是这首《伤心的人别听慢歌》还是很红(2013YouTube热门点阅前十名),甚至有些人听完之后,觉得后座力很强,悲伤像是海浪一样打上来,为什么呢?我的想法是,五月天巧妙地运用了Mori & Iwanaga(2013)的歌词/歌曲区分技巧。你可以试试看只看歌词,将它配上悲伤的音乐──或许你会有不同的发现。

延伸阅读

1.Ferguson, Yuna L., & Sheldon, Kennon M. (2012). Trying to be happier reallycan work: Two experimental studies. The Journal of Positive Psychology, 8(1),23-33. doi: 10.1080/17439760.2012.747000

2.Garrido, Sandra, & Schubert, Emery. (2013). Moody melodies: Do they cheer usup? A study of the effect of sad music on mood. Psychology of Music. doi:10.1177/0305735613501938

3.Huron, D. (2011). Why is sad music pleasurable? A possible role for prolactin.Musicae Scientiae, 15(2), 146-158. doi: 10.1177/1029864911401171

4.Lee, C. J., Andrade, E. B., & Palmer, S. E. (2013). Interpersonalrelationships and preferences for mood-congruency in aesthetic experiences.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 40, 382-391.

5.Mori, K., & Iwanaga, M. (2013). Pleasure generated by sadness: Effect of sadlyrics on the emotions induced by happy music. Psychology of Music. doi:10.1177/0305735613483667

6.Van den Tol, A. J. M., & Edwards, J. (2014). Listening to sad music in adversesituations: How music selection strategies relate to self-regulatory goals,listening effects, and mood enhancement. Psychology of Music. doi:10.1177/0305735613517410

7.Van den Tol, Annemieke J. M., & Edwards, Jane. (2013). Exploring a rationalefor choosing to listen to sad music when feeling sad. Psychology of Music,41(4), 440-465. doi: 10.1177/0305735611430433

作者:海苔熊 科教中心特约写手,专长领域为两性关系、亲密关系、社会心理学以及正向心理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五月天 音乐
«正念练习的7个态度 自我
《自我》
拖延是冲动进化副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