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国家主义 vs 全球主义:新的政治分裂 by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作者: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 1714次阅读 时间: 2018年11月25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国家主义 全球主义 政治分裂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Rz6NmJ+F0HL2`0心理学空间hr4S:}R+];t

心理学空间 WM;D)bj~^EZIw

TED 国家主义 vs 全球主义:新的政治分裂 by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3X[q4qm1nR0U0z!W0

.j&{t{R|0

7`!gL,a!nrRH/w0

fe*M?cL$Pj0Translated by Conway Ye

1amc!bQ%`0心理学空间Va7]4e(g-X|8T3roz

Reviewed by Qinyang Zeng心理学空间*r6\d&tS

"C/h(eG7kj000:00

?nF%dll-\s0

C6Z!bLm;BpeV)}0克里斯·安德森: 你好,欢迎来到TED对话。 这是新开始的一个系列的第一集, 为了回应现在政治的变动。 我不了解你, 我开始对这个国家和世界上 逐渐严重的分裂感到担心。 没人倾听对方,对吗? 不。 感觉我们需要一个不同的对话方式, 一个基于逻辑、倾听和理解, 基于一个更大的背景。

@5SE2t^2^'g%jBB0

o q6UG f zr Q3]000:34

,|7T9MR2V*K+Q0心理学空间BoJ)Y7D`^$g4v Z6F

这是我们在TED对话中要尝试的, 从今天开始。 我们找不到其他人开始 能让我更为此激动。 这个头脑是这个星球上独一无二的, 我不得不说。 我是认真的。

xo^V;E#{3}0

)bt~2xm;z u(c7{)_000:51

q tH2GC+j0心理学空间 d[I Q`%o

(尤瓦尔·赫拉利笑笑) 我是认真的。 他把历史和和潜在的意义结合在一起, 让你大开眼界。心理学空间Y(}Z8xx{:v

,lzQ ~pZ9b001:01

H7Io*Xmu8j*x0

9g3D E_ U*Z(E0所以,你们可能会 知道这本书“人类简史”。 在场有人读过“人类简史”吗?心理学空间l/G0~)RP d

:|Jl*uP V*{001:06

t'm+n|a9i0

5a/VK&baH[0(鼓掌) 我无法合上这本书。 他讲述人类故事的方式, 通过宏观意识形态让你换个角度思考, 真的令人赞叹。 这是接下来的一本, 我记得是下周在美国出版。

E/^5Q)j2a)JO \0心理学空间`5j1tv+m@q

01:24

i tv$d_N+Q0

8B4j/wyp!ngm/w dz0尤瓦尔·赫拉利:对的,下周。

l3^d6|K"E0

G)ZkG5\h|9ZJ001:25心理学空间M!O)v,k/}-af3B

?h:|gV)C1H2L2b6p0克里斯·安德森:《未来简史》 这是未来百年的历史。 我有机会阅读了这本书, 非常激动人心, 而且我敢说,对一些人,这非常令人振奋。 这是一本必读书。 诚实地说,我们找不到更好的能够帮助理解 现在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的人。 所以热烈欢迎,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cw+yAK sNd0心理学空间"gK%D@7_j4o

01:54

)c1h/Wrj`k0心理学空间&ok~U2E&}%X]

(鼓掌)

'zB6zI9q0心理学空间2}\q5^3r9AO8|v

02:02心理学空间/s"gl tw)m

6q5iz;Xh^B0很高兴能有Facebook和 网络上的朋友们加入我们。 你好,Facebook。 在我开始问尤瓦尔问题的时候, 你们可以提出自己的问题, 不一定要关于现代政治, 可以关于更广的对 “我们去向何方?”的理解。 准备好了吗?我们开始吧。

%]!@O(b3i;r:R'` }0

BkOp_5i$L([3d002:24

j OA!l"C@V?Sw4h0心理学空间/~%BUdftl8y

现在,尤瓦尔, 2017,纽约,新总统上台, 惊讶席卷全球。 到底在发生什么?心理学空间 [B)aMU$B2{4?0t z

心理学空间B!J7Ll9_x_V7e0Z

02:35心理学空间R(Q(p Xr u

DK4_xW$B2}:m B&N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基本发生的事情 就是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故事。 人类在故事中思考, 我们通过讲故事来理解这个世界。 过去的几十年, 我们又一个非常简单和吸引人的故事, 关于世界上发生的事情。 故事说的是 经济正在被全球化, 政治在被自由化, 然而两者的结合会在地球上产生矛盾, 我们只需要继续全球化经济, 自由化政治系统, 一切都会变的很好。 2016年, 很大一部分的人,甚至是西方世界, 不再相信这个故事。 不管理由的好坏。 人们不再相信这个故事, 然而当你没有一个故事, 你就不会理解正在发生什么。心理学空间 M$yk"c H+C

心理学空间qP?;ta w#`

03:29

puz;NWfK ]0心理学空间2ib[-[Y2D&V

克里斯·安德森: 你部分相信那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故事。 它起作用了。心理学空间Y2[EA:R*Y'm

心理学空间3j+M7@|6{jQ,Vy

03:34心理学空间[8Pk-f.jm

心理学空间 s/by5]Z lF&e

尤瓦尔·赫拉利:某种角度说,是的。 根据一些预测, 我们正处在人类的巅峰时期。 今天,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吃太多的人比死于吃太少的人要多, 这是很棒的成就。心理学空间\(H?{mtG6k

心理学空间!jPH"Sp)uZ]4}

03:50心理学空间TL!zZvsh

`1GWb{s ^G5n!L0(笑声)心理学空间`W~,[(ab3w~

XtV IS6G$`$[003:53

9_5fP%GO;{;\}(v0

Y ws1_~ `/y0而且也是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年老的人比死于传染病的人多, 而且暴力也减少了。 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自杀的人比死于犯罪、恐怖袭击 和战争加在一起的人都要多。 数据上来看,你是你最大的敌人。 世界上的所有人, 你最可能被你自己杀死。心理学空间I#a%j aO

q"Pq;m)i2K8j004:20

2C0CB[-W0

\7?Q5{uj!d7xu%gX0(笑声)心理学空间5? n[8n%S5fh2g)w)\!n

心理学空间])R5rkgD

04:21

x#Y2f&O1Yv ?~ x0

`&_!w1e8H0这是非常好的消息,相比较……心理学空间P(\/AVW

Qu6iP3S4~004:24心理学空间%@a&` MT

M P#[&q:j0(笑声)

#s`$~ [!nLb0心理学空间*u*\hLs

04:26心理学空间d/qO/]}2JD

心理学空间.z0w-\0b:X

相比较我们在前几个时代所看到的暴力。心理学空间 ~ R]{:mQ_?

心理学空间H"gE0j,z/F[

04:30心理学空间'J1z7Q4y2d0bx

心理学空间yp v H&@ K(w6s

克里斯·安德森: 但是这个连接世界的过程, 结果排斥了一大群的人, 而且他们也做出了反应。 所以这个令人震惊的事情 似乎摧毁了整个系统。 你觉得正在发生什么? 感觉像人们看待政治的旧观念, 左右翼分明,被打消并取代。 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心理学空间.tKl,y N

lR%m3Ri"Gu$@k,[004:53

P(k-\/?.a8z;k U+\f0

ym#QA%A0尤瓦尔·赫拉利:是的, 旧的20世纪政治模型, 左翼右翼对抗已经无关紧要, 真正的隔阂是全球和国家之间的, 国家或者地方。 你会在世界各地看到, 这是主要的斗争。 我们可能需要一个全新的政治模型, 和全新的看待政治的方式。 重点是, 我们可以说现在我们有全球生态学, 我么有全球经济, 但是我们有国家政治, 这没办法一起运作。 这让政治系统没有效果, 因为它控制不了我们的生活。 你对这种不均衡有两个解决方案: 一是反全球化经济,回归国家经济, 或者全球化政治系统。

0q)UdC1w]V*v4V0

1B/x fI'_uJ A2o005:48心理学空间H tjRB.I

心理学空间'UCl&b.w%]t8B

克里斯·安德森:我猜很多自由主义者 认为特朗普和他的政府 是无法挽救的恶劣, 在所有方面都是糟糕的。 你能看到任何值得参考的 潜在线索或者政治哲学吗? 你会如何阐述那个哲理? 只是国家主义的哲理吗?

DIH/o1{U0心理学空间9lN:xB&z|%C zp]

06:16心理学空间.b;V-hM*d%k8S&M6C

心理学空间4AV@.HDu w

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潜在的感觉和观点 是政治系统内的一些东西垮掉了。 它不再给普通人权利了。 它不再那么关注普通人, 我认为这个对政治 存在问题的诊断是正确的。 但是对于答案,我并不确定。

fMV g'c0]o0

3F9qb)w(W&H6d9F?006:41

,kd6MK F-q0

TC5C7lY7^0我认为我们正在 经历的是人类立刻的反应: 如果一些事情不再运作, 让我们回到过去。 你能在全世界看到这个现象, 在现代政治系统里几乎没有人 有任何人类未来发展的远见。 几乎世界各地,你会看到倒退的观念: “让美国再次伟大。” 像50年代、80年代的强大一样, 让我们回到过去。 在俄罗斯,列宁时代几百年后, 普京对未来的远景 基本上是让我们回到沙皇俄国。 在以色列,我来自以色列, 现在最热门的政治远景就是 “让我们重建寺庙。” 所以让我们倒退2000年。 所以人们认为在过去的某个时间, 我们失败了, 就像在过去的某个时间, 你在城市里迷了路, 你说:好,让我们 回到我们感觉安全的时候, 然后重新开始。 我不觉得这会有效果, 但是对于很多人,这是他们的直觉。

c'[@+H;t/\Lh0

"Li$l9E!lD4Ui007:46心理学空间*O z*]6d){.{j y

]6pVo(@U] jy0克里斯·安德森: 这为什么不会有效果? “美国优先”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标语。 爱国主义是一个很高尚的事情。 在大群人中促进合作 很有效果。 为什么世界所有的国家都不能 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9W+y ~%_9MBu~0心理学空间A `:A-Z~%|

08:07

Q2CA5yc3\0YW0

)LV0P#yS(Nl0尤瓦尔·赫拉利: 很多个世纪,甚至几千年, 爱国主义挺有效果的。 当然,它会带来战争等等, 但是我们不能过度关注不好的事情。 爱国主义有非常多好处, 还有能力让一大群人 关心对方, 同情他人, 并团结合作。 如果你回到第一民族的时候, 就是几千年前, 在中国,住在黄河边的人们 分成许多部落, 他们都依靠黄河来生存和繁荣, 但是他们也遭受周期性的洪水 和周期性的干旱。 没有部落可以做出一些改变, 因为每个部落只控制河的一小部分。

+X-g*Zp8oP0

)_2p)Y n*If6W[009:00心理学空间4_cTT+P.Z

心理学空间-}l k7kr/pQR

然后,通过长时间复杂的发展, 这些部落合并在一起, 形成了中华民族, 掌控了整条黄河, 并有能力团结上万人, 修建水坝和水渠来管理黄河, 预防洪水和干旱 并使整个国家繁荣。 这在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有效果。心理学空间-I-U,oM+]-j v `

心理学空间 ^a S!x,eE z4O

09:28心理学空间0c?9b jFa

Rg RQm-I;q0但是在21世纪, 科技从根源上改变了一切, 世界上的所有人, 都住在“网络”这条河边, 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单独管理这条河。 我们都住在一个星球, 被我们自己的行动威胁的星球。 如果你没有某种形式的全球合作, 国家主义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正确范畴, 不管是气候变化还是科技发展。

0J^2P XysFn9Y0

5v3@ ^ n$Qx"S010:07心理学空间uB8Hl@R;|

'}6u:E,K:Pr0克里斯·安德森:所以如果世界上 大多数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都是国家层面的话, 并不会产生问题, 但是你认为当今最重要的问题 不再是国家层面了,而是世界层面。心理学空间 ~K B2m%B yP

-| Zo*Z:z+k @010:22

j8O\9b^(N%I0心理学空间*~zn];P(\1]

尤瓦尔·赫拉利: 没有错,现在世界的主要问题 都是世界范围的, 除非通过某种全球合作, 它们无法被解决。 不仅仅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是最显而易见的例子。 我认为还有科技发展带来的变化。 想想看,比如说,人工智能, 20、30年后, 使上亿人失去工作, 这是一个全球层面的问题。 这会搅乱所有国家的经济。

[,L!TU(M7l7I0心理学空间9C+n#dmv k%Q

10:57心理学空间pnw,q1}

心理学空间U[L]fxZ

一样的道理,像生物工程, 人们害怕研究 比如,人体基因实验, 如果只有一国家并不会有很大起效, 比如说美国禁止所有人体基因实验, 但是中国或朝鲜却继续进行。 所以美国无法独自解决这个问题, 很快,美国也会逐渐动摇, 因为这是高风险高回报的科技。 如果其他人在做,我不能落后。 唯一有效管理 像基因工程这类问题的方法, 就是有全球规定。 如果你只有国家规定, 没人会愿意落后。心理学空间Y.s9yI[/bG0L

,l_s0x8eBt/F A+QcQ011:51心理学空间ip6A;u4Ac

心理学空间 YX fa@t

克里斯·安德森:这很有意思。 在我看来这可能是促进 双方有建设性对话的要点, 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会同意 是开始的不满让我们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个不满就是对失业的担忧。 没有工作,也会失去正常的生活, 所以人们对此不满并不奇怪。 所以他们责怪全球主义、 世界上的社会高层, 在没有他们允许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看起来是个很合理的抱怨。心理学空间 P"_1]EXuc"u}A3j

4XM,wJ:M?U J012:26心理学空间c(Hyt M!t*XQ

心理学空间q}7~]i(F3r Jn2S;D

但是你的意思,重要的问题的是 现在和未来的工作岗位 流失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一部分是全球主义, 然而没错,正确的反应是关闭边界, 不让人进入并改变贸易协定等等。 但是我觉得你的意思是, 事实上工作岗位流失 最大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这是和科技发展有关, 而我们无法解决问题, 除非我们全球化。

uyT~-ll0

!^ ^0iD!oU,h+k013:00

8n K:i'y!U [S/w0

:PM!c'^tj#G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 我并不知道现在,但是放眼未来, 并不是墨西哥人或者中国人抢走 宾夕法尼亚民众的工作岗位, 是机器人和计算机算法。 所以除非你计划在 加利福尼亚州边境修建一堵墙,

y3e,x zJr V0心理学空间V t$l7P,`V

13:15心理学空间|o~]E|

心理学空间 WV9TLr/e(z&WCT2i)|

(笑声)

2hBx:G1Q,Za?J0

t:C'EyN&j r1A:j3w013:16

|dn'N\ k-srJ0心理学空间,q-M!x%olc ?^#^.V^

墨西哥州边境的墙不会有什么效果的。 我看大选前辩论时,我总是很震惊, 我很惊讶特朗普根本没有想通过说 “机器人会抢走你们的工作” 来震慑民众。 即使这不是真的,也没有关系, 这可以是一个非常有效的 震慑并激励民众的方式。

e qet @:N5jx2Kn0

;P!^k`zk&A013:41

GZ0c-n!v0

Wf @"B[A1z0(笑声)心理学空间 ZuJhVoDI

9rr?u0U^013:43

O c4s6^!D0心理学空间q'IcAh3D _q?1{

“机器人会抢走你们的工作!” 没人用这句话。 这让我担心, 因为尽管这意味着在大学和实验室里, 对此已经有激烈的讨论, 但是主流政治和公众, 人们并没有意识到 会有很大的技术变动, 不在未来200年, 而是10、20、30年, 而我们现在就需要做一些事情, 因为现在我们在学校和大学里教给孩子的, 都会在2040、2050的工作市场上毫无作用。 所以我们不应该在2040才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要在现在思考该教给年轻人什么。

[ YGqrR/u6c0

}:_4v7HmCWp014:34心理学空间7|#U U"qv[:j0]9e3~

zzs4dI0克里斯·安德森:没有错。 你写过历史上人类几次无意地 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我们需要做出决定,研究科技, 然后突然之间,世界就会改变, 可能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人类简史》中的一个例子, 整个农业革命, 用人力耕田, 人们每天艰苦地劳作12个小时, 而不是花6个小时在丛林里 享受一个更有意思的生活方式。心理学空间z rMs G |p

[J"b:|2d_015:14

e.vS"cX7|^t+x0心理学空间uHm7\K?X

(笑声)心理学空间 D4h6D E9h1M g:b$][;V

3}1N.VM9I@015:15

b0^4HfZ8XS6S0

\;L4g'GK^0所以有可能我们在另一个转变期间, 我们就梦游般进入一个 我们并不希望的未来吗?心理学空间9srk0zf

/F#r!^r j W`~015:24

u Z |Hm4Pt0

)Nl9w7{*VEd a0尤瓦尔·赫拉利:是的,很有可能。 在农业革命期间, 科技和经济的巨变 增强了全人类的能力, 但是对于个体的生活, 社会高层的生活质量提高了许多, 但是大多数人的生活质量降低了。 然而这在21世纪也可能会发生。 新科技没有疑问会增强全人类的能力, 但是结果可能还会是 社会高层拿走全部利益,全部果实, 然而大多数人却比以前过的更差了, 而且一定比那些社会高层的要差很多。

,q+n,k6K oz4N0i+t \Y0心理学空间%RT ~C?9O h

16:10

%WB1g FwF5Mf'J0

kv6x7tPZ1|,W7z0克里斯·安德森: 而且那些社会高层可能不是人类。 他们可能是半机械人……心理学空间e:C fI$W&P$z

心理学空间$n#E@6Q)l_ o

16:15

~2?LD v}MT3N0

+tGk ])`9\L&wn0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他们可能会是提高过的超人类。 他们可能会是半机械人。 他们可能会是完全人造。 他们甚至可以是无意识的计算机算法。 现在世界上的权利已经从人类 转移到计算机算法上了。 越来越多的决定有关个人生活, 有关经济,有关政治, 都在被算法取代。 如果你向银行申请贷款, 有可能你的命运是被 一个算法,而不是一个人类决定。 原因可能是人类能力不够,心理学空间_$A[o]i I7T U

NM(dwS!T016:53心理学空间cF/@ SmO|C*|

心理学空间q+h5b]{PQ}~$g

世界过于复杂,有太多的数据, 事情变化的太快, 这个几万年前在非洲草原上 进化的东西, 为了适应一个特定的环境, 一个特定容量的信息和数据, 它就是无法承受21世纪, 唯一可能能够承受的 就是大数据算法。 所以越来越多的权力 从我们转移到算法并不奇怪。

$[a_hna0

(u4oI A+H8S+g017:28心理学空间(oj&g I:G6s2~4vh'\

;AE4~@u0克里斯·安德森:我们在纽约, 这是TED对话系列的第一集, 和尤瓦尔·赫拉利, 还有Facebook的直播。 我们很高兴你们的参与。 我们会开始提出一些你们的问题, 和现场观众的问题, 在几分钟之后, 所以做好准备。心理学空间.g/u(GyN:BdY$M

dpu S}8fP017:47

3[;C-F"pUY4k o0心理学空间9K(R}2a9B5{9~&o.J

尤瓦尔,你认为 我们需要放弃国家主义, 因为科技即将带来的…… 危险,某种程度上, 根据发生的事情, 我们一定要有一个与此有关全球对话。 问题是,很难让人们相信这个, 人工智能是一个很大的威胁等等。 人们,至少一些人们 当今更关注的问题可能 是气候变化, 还有其他问题像难民,核武器等等。 你认为现在 那些问题需要被强调吗? 你谈过气候变化, 但是特朗普说过他不相信气候变化。 所以,你最有力的论证, 不能用来说服公众。心理学空间wx8fC;_d

s!{{-O D;hN]018:42

SBsT#yO0

)VobBLq"Ly0尤瓦尔·赫拉利: 对的,我认为气候变化, 刚开始,国家主义和气候变化之间 的密切关系令人惊讶。 我的意思是,几乎所有 否定气候变化的人都是国家主义者。 刚开始,你想:为什么? 联系是什么? 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者否认气候变化? 但是,仔细思考后,其实很显然, 因为国家主义对气候变化没有解决方案。 如果你想在21世纪当一个国家主义, 你一定要否定问题。 如果你认清了事实, 你就会接受 爱国主义还能存活在世界上, 世界上还能有对你的人民和你的国家 的特别的忠诚和责任。 我不认为有人真的想放弃它。

`!ot1Z(c.OHc0

p Y7x:m1q N-s5xr't019:35心理学空间 s'f3],uN)Oa | I-h

0D/y$| y7G c0但是面对气候变化, 我们需要更多的忠心和承诺 超出国家范围。 而且这不是不可能, 因为人们可以忠诚于多样事物。 你可以忠诚于家庭, 忠诚于社区, 忠诚于你的国家, 所以为什么你不能忠诚于全人类呢? 当然,有些境况下,事情变得困难, 哪个是首要的, 但是,生活并不简单, 想方法解决。

pTR0JM H+]0

4Fu9Uu;Sl'E}020:08心理学空间X$[R-t5Ymw2P

心理学空间"^QF!H7K!c b5Y7u'd

(笑声)心理学空间3}];oy+h:a!Ipr

心理学空间-k ui!o\rd jk x

20:11

d,mc6KZ)w5O}s)]~0心理学空间[v"f#e|

克里斯·安德森: 好的,我想让现场观众提出一些问题。 我们有一些麦克风, Facebook也可以参加。

+JzD#YXzZU0心理学空间^-DJ"M4] Mhg[

20:21心理学空间po2o9s,z+i

心理学空间qo jn%NQ$I

霍华德·摩根:这个国家和其他国家 巨大的区别, 是收入分配的不平等, 从50年前到现在, 美国收入分配巨大的改变, 在世界范围内。 我们可以做什么来改变它的吗? 因为这和潜在原因有很多联系。

!k |o.vq;o0心理学空间KY#_]l wSC3U5q

20:44心理学空间]CIEd&]9m

&q Z+FFc`g$X`0尤瓦尔·赫拉利:至今我还没有 听说过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部分因为大多数的想法 都是在国家层面的, 但是问题是全球范围的。 一个当今比较常见的主意是 无条件基本收入。 但它是有一个问题, 虽然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是它之所以有问题, 是因为“无条件”的概念 和“基本”的概念不清晰, 大多数人谈论无条件基本收入时, 他们事实上说的是国家基本收入。 但是问题是全球范围的。

y _$Vp_.CE(B0{0

#j&C h(J,_w021:16

w sj_t-l$Y0

Wb3Xj y/Z2k3D0比如人工智能和3D打印机在孟加拉国 抢走上百万份工作, 从生产我的衬衫和鞋子的人手中。 然后会发生什么? 美国政府会向在加州的谷歌和苹果收税, 用那些税来付孟加拉国 失业者的基本收入? 如果你相信这个,那你会相信 圣诞老人会到来并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除非我们有全球基本收入, 而不是国家基本收入, 深根蒂固的问题不会被解决。心理学空间%@0TG%x0E/I m |B

心理学空间 c$_;Ks;G(Ug3?

21:53

$fQ:l"Ry:[N%q+{?0心理学空间2H%T)z X J5vn1P$]$P0n;L

而且我们也不清楚“基本”是什么, 因为人类的基本需求是什么? 一千年前,食物和庇护所就够了。 但是现在, 人们会说教育是人类基本需求, 它应该是其中之一。 但是,多久?6年?12年?博士? 相同,医疗保健, 比如20、30、40年, 你会有昂贵的治疗来延长人类寿命 到120岁,可能吧。 这个会是基本收入中的一部分吗? 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 因为当人们失去工作, 他们唯一能够拿到的就是基本收入。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道德问题。

5o|T)}Y_Jm`+i0

'o"y(X+dz["S022:43心理学空间 A?9\J e-@d,j Fi

{'RGG;r%bN,S'\3MX0克里斯·安德森: 这如何影响世界还有很多未知, 谁付钱? Facebook上的丽莎·拉森 提了一个问题, “现在美国的国家主义 和上个世纪的一战二战期间相比 是怎么样的?”

w2v5|+XJhhM F/{0心理学空间:Nn6l dp'Yd*ZZ3?-J8Zx

22:57

0y vi/rp5s0

4SRe)pm6nEz8{ io0尤瓦尔·赫拉利: 好消息是,不管国家主义的危险, 我们的情况比一世纪前好得多。 一世纪以前,1917, 几百万人欧洲人互相残杀。 2016年,英国脱欧,我所记得的, 只有一个人失去生命, 一个议员被极端主义者谋杀。 只有一个人。 如果英国脱欧意味着英国独立,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和平的独立。 如果苏格兰决定离开英国, 在英国脱欧之后。

_$V&Wr`:sM0

.N$t.}Sl Csih023:38

sE$M/u^E~0

~E \F ?b&\/v)X0所以在18世纪, 如果苏格兰几次尝试 脱离伦敦的控制, 伦敦政府的回应是向北派军队, 烧掉爱丁堡,并屠杀高地部落。 我的猜测是,如果2018年, 苏格兰选择独立, 伦敦政府不会向北派兵, 烧掉爱丁堡。 现在几乎没有人愿意杀人或者被杀 为了苏格兰或者英国独立。 至今国家主义的雄起, 回到20世纪30年代, 到19实际,在西方 国家主义的力量至少比一个世纪前 小了很多。心理学空间"tF~D:~P_m

心理学空间 p.u*i/]P%J\]J SIH

24:32心理学空间/A.L^&VQ\

心理学空间:dq+qO&|RI{

克里斯·安德森:现在有些人, 担心这会不会被改变, 美国的犯罪会暴增, 根据结果来看。 我们需要担心这个吗, 或者你真的相信事情被改变了吗?心理学空间ns;m Y}${7SH#a

XT J5wU3W x024:48

E,T'Ya4nzI j!V0心理学空间)V5N/mR[*t][

尤瓦尔·赫拉利: 不,我们应该担心。 我们应该意识到两件事情, 第一,不要太极端, 我们还没有回到一战。 但是另一方面,不要自鸣得意。 我们从1917到2017, 不是通过奇迹, 而只是人类的选择, 如果我们现在开始作出错误的决定, 在几年之内,我们可能会 回到像1917年那样的局面。 作为历史学家,我知道的一件事情 是不要低估人类的愚蠢。心理学空间F&d L!~ Y4h

心理学空间#J$OuqG)kW%[T

25:24

0o9W}0KUjX0心理学空间4OB{/m4aa

(笑声)

xOHC? _0心理学空间"UW0Xz#B]Y$gYQ

25:27

\i9`P"wMWgy0

2X~(C s O0这是历史上最强大的力量, 人类的愚蠢和暴力。 人们做这样疯狂的事情, 然而却并没有很明显的原因, 但是话又说回来, 人类历史上另一个 很强大的力量是人类的智慧。 我们两者都有。心理学空间1h,I#v#c6_Q

R%WcE-z1|6Pt;\d025:43心理学空间D f FP/X5q#_d

SyuF P t?"GJK0克里斯·安德森: 道德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 有一个问题。心理学空间2tch/y-_6b.HZ6f

I5}zFa025:48

+aSa Lu{&H0心理学空间S m%q7Ao@9H(PR/A

乔纳森·海特:谢谢,尤瓦尔。 似乎你支持世界政府, 但是当你看“透明国际”的地图时, 标注政府的腐败程度, 那些作风优良的政府有 大量的红色和一点点的黄色, 所以如果我们有某种世界政府, 为什么你认为它会变成像是丹麦一样, 而不是像俄罗斯或者洪都拉斯, 或者不是其他选择, 像我们对CFC做的? 通过某种方式国家政府 是可以解决全球问题。 世界政府看起来是什么样的, 为什么你认为它能够有用?心理学空间bMv@+X},{

心理学空间O'oz'm#@7_G

26:22

4Jwr}B2u3b+E0心理学空间SOS3L9l^ U

尤瓦尔·赫拉利: 我并不知道它会是怎么样的。 没人有一个模型。 我们需要它的主要原因 是因为这些问题都是两败的局面。 当有像交易一样的双赢局面, 两方都能从贸易协定中获益, 这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事情。 没有某种世界政府, 国家政府都有独自的利益。 但是当你有一个两败的局面, 像气候变化, 如果没有一些权利上的统治, 会变得很困难。心理学空间l;O/ZBP0f/}l

yh$]2f}k mvO027:00心理学空间]yx4]1M

心理学空间:`H)SR Y

如何做到和结果是怎么样 我不知道。 而且肯定没有确切的原因, 认为会变成丹麦一样, 或者会变成民主政治。 更有可能它不会。 我们没有可行的民主政治模型 适用于世界政府。 所以可能它会更像古中国 而不是现代丹麦。 但是,因为我们面对的危险, 我认为大国们有真正的能力 在世界实施这些艰难的决定, 比其他都要重要。

4w x Wm8w]0

-m^6DU'r027:47心理学空间I1L-\1b,] z

心理学空间 l{%Y-RRo*X

克里斯·安德森: 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 然后我们会把麦克风给安德鲁。 Facebook上的凯特·希伯伦, 从范尔: “发展中国家如何管理 百万气候变化的移民?”

#~l V Fg C0心理学空间4V4mIa I&xU+d;M

28:00心理学空间/e5CY.jQcZ}z'l

']4?p*fn#E t0尤瓦尔·赫拉利:我不知道。

`-C/zX5UW"mM}Ys0心理学空间 h-QV } XG!Z }

28:02心理学空间9T,~iYC;h3G/q

#u2fh-W(G{m v_8\+\:Y0克里斯·安德森: 这是你的答案,凯特。(笑声)

Kp5YdNt_"n0心理学空间 n;nu%H'moR'` Pv6s

28:04心理学空间,?it.x1L7v#j J8v

5b5Z(C+k*VL G0尤瓦尔·赫拉利: 我觉得他们也不知道。 可能他们会否认问题。

$v6jQW/J;R I0

&~V)|*wq028:08

3s'V D mNv0

Z W Y%V9AqO0克里斯·安德森: 但是移民是国家层面难以解决的问题 的另一个例子。 一个国家可以关闭边界, 但是这可能加深未来的问题。

&S pu L:zs)J0

v g4?h5[tu0m&]I%E028:18

'p,CK,I U0j Y-D0

S$l1`(s F8xN]0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这是另外一个很好的例子, 特别是因为现在移民 比中世纪和古代更为简单。

}$Y eb6R)~4I0心理学空间2a2GEX?M

28:30心理学空间%[6x^:rB i$ulO

GKG]"L0克里斯·安德森: 尤瓦尔,很多科技人相信一件事情, 政治有点被夸张了, 事实上,政治领导人 在世界上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现在真正决定人类的是科学、 发明、公司、 除政治领导人外的很多东西, 领导人做不了很多事情, 所以我们是白担心。心理学空间C%ap"JX7h5ac

.wse2Jx|?dR} ^028:58

F6j8WR,r#S0

KA1p+g3\1i0尤瓦尔·赫拉利:首先, 政治领导人做好事 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但是他们做坏事的能力是没有限制的。 这是基本的不平衡。 你依旧可以按下按钮,炸掉所有人。 你可以有这样的能力。 但是如果你想,比如,减轻不平等现象, 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但是开始一场战争, 你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 所以现在的政治系统有 一个根深蒂固的不平衡, 这挺令人沮丧的, 你不能做很多好事, 但你依旧可以造成很多伤害。 这依旧是政治系统很大的隐患。

&x5MSt4_9|[%|z0心理学空间:R ^UFP6@&^

29:39

+@3}w^:Wtl0

s#Zy&}SGO9]0克里斯·安德森: 所以当你看看现在发生的事情, 从一个历史学家的角度, 历史上有一切都很好, 然后一个领导人使世界 和他的国家倒退的时候吗?

sOo%K1H.a3]`9v3U3Y0

P-p"^8S!O#h029:53心理学空间hh7Rp1oQ7_;v

'RU$G@*r-bj0尤瓦尔·赫拉利:有几个例子, 但是我应该强调, 从来都不只是一个领导人, 有人把他推上台的, 有人允许他继续待在台上。 所以并不是单一一个人的错, 有很多人在这样的人身后。

{a%OM`T0

KQj%L[d3s;W*s030:12

^m3bxC0ufw'P0

9XR/O!}Ky0克里斯·安德森: 我们能把麦克风给安德鲁吗?心理学空间 G{~t%G~8A B O9xNY

X M%V@qq$_q8}030:19

u,eM f3eZ[4f4O0心理学空间2RJB5n*c"m

安德鲁·索罗门: 你谈了很多关于世界和国家的事情, 但是在我看来, 世界还是掌握在一群一群的人手中的。 看看在美国被ISIS招募的人, 还有其他的组群, 不受国家的限制, 但是依旧代表着重要的权力。 他们该如何被融入系统? 以及如何使一个多样背景的设定团结, 在国家或者世界领导下?心理学空间*SWb{p$O

4C L9ae2R$p`030:47

7J2@L&YF7RC(O!mE0

'@ hH1gW+Y:Y o9s0尤瓦尔·赫拉利:多样背景的问题 在国家主义里也有。 国家主义偏爱单一背景, 更极端的国家主义 偏爱对单一背景的唯一忠诚。 因此,国家主义有了很多问题, 对想要在不同组群中 有多样背景的人。 所以这仅是全球背景下的一个问题,心理学空间7M I;R7d rL6p| V;n

心理学空间8?]1Y iO$o

31:18心理学空间iof*C6_x

心理学空间`*V1|ab'c

我认为,历史表明 你不能片面的思考。 若果你认为每个人是单一背景的话, “我只是X,我不能是其他东西。” 这就是问题的开始。 你有宗教信仰,你有国籍, 可能需要唯一忠诚, 但是这不是唯一的选择。 有很多宗教信仰和很多国家, 能够让你同时有非常多样的背景。心理学空间-|y m~zM

心理学空间'j;{:K5}\m1I!~Q3j

31:53心理学空间 D^.MH b

Ew;X pT"yuu&Fi0克里斯·安德森: 去年发生的事情的解释 是一群人忍受不住了, 自由主义精英, 痴迷于很多很多不同的背景, 然后他们感觉, “但是我的身份呢?我被完全遗忘了。 似乎我觉得我是多数人?” 然而这只是诸多愤怒的冰山一角。心理学空间;\1|K Pb`

k*nKge0@1B7U1[c032:20心理学空间 \ R?c7xx n?6@'R

&I8[pM$wIN0尤瓦尔·赫拉利: 身份总会带来很多问题, 因为身份总是基于虚构的故事, 迟早会和现实冲突。 几乎所有的身份, 高于基本群体的级别, 和十几个人的级别, 都是基于虚构的故事。 他们都不是事实。 他们都不是真的。 这只是人们发明出来 互相告诉然后相信的故事。 所以所有的身份都是不稳定的。 他们不是生物学上的事实。 有的时候国家主义者, 认为国家是一个生物学上的物体。 由土壤和血液组成的, 形成了国家。 但是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

*R4ew4]c3O4sU1X0

Wws}#V5m I8M033:09

U$n M#t&w&^b0

GUX(E(^0克里斯·安德森: 土壤和血液和在一起是一团糟。心理学空间*v(sp TN|K5f

#sbY;E0U)Iy${7U033:11

3q&Ud:E1F'?Ugn0

9~tO4r3{R2?%Q0(笑声)

WUf_ p1b@0心理学空间*x*RD^V z

33:13

F e Un%`i$r7|0

3LM{G3aK+@5rx;G0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而且它还会搞乱你的头脑, 当你认为你是土壤和血液的组合过多。 如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 显而易见现在的国家没有一个 在5千年前存在。 智人无疑是一个社交的动物。 但是百万年来, 智人和我们的人类祖先 生活在几十个个体的小群体内。 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 但是现在国家是虚构的群体, 我并不认识这些人。 我来自一个相对小的国家,以色列, 八百万以色列人中, 我从来没有见过绝大多数人。 我也不会见到绝大多数人。 他们只是简单地存在在这里。

(`2H1dU2h qA rN0

x#l{o\;\034:04

3N}L!gkpa*j0

Kg&f#{:p0克里斯·安德森:这样的身份, 这群人感觉被抛弃,可能被抢走工作, 在《未来简史》里, 你谈到这样的组群在扩大, 太多人可能会被科技 夺走工作, 然后我们可能会有一个 你称之为的很大的“无用阶层”, 一个传统上存在, 经济上无用的阶层。心理学空间xM@:Nq!\7uSm L

心理学空间/k1s"{*F7@

34:34

&mI-^ sBx(T0心理学空间D"bUzVw?

尤瓦尔·赫拉利没错。心理学空间2v8E`?4U*v6u`t R![hW @

心理学空间(D1Cj7y}*~0vuz

34:35心理学空间6q0k;@(@^I

心理学空间}!F5F6A.P

克里斯·安德森:有多大可能会发生? 我们该为此担心吗? 以及我们能够解决这个吗?

9T*K.I'n ?xZ0心理学空间Z:yO'A+p{

34:43心理学空间W;XMWz"\"G

心理学空间$m6VR1k;`{ r q

尤瓦尔·赫拉利: 我们应该非常仔细的思考这件事。 没人真的知道2040、2050年 的工作市场是怎样的。 有可能新的工作会出现, 但并不是绝对。 即使新的工作真的出现了, 一个被自动驾驶汽车 抢走工作的50岁的卡车司机 的生活也不一定简单。 一个失业卡车司机 把自己重塑成一个 虚拟世界的设计者是很难的。心理学空间 qH5v2p(e M.u

0o5DezQ-rC035:14

fL7^l L-k&p0心理学空间#O4h+Ah1Nt

之前,工业革命的发展史, 当在某个产业机器代替人力, 解决方式通常是 在新的生产中低技术的工作。 所以你不需要更多的农民, 人们转向低技术工业的工作, 当这些工作被 越来越多的机器抢走的时候, 人们转移到低技术的服务业。 当人们说未来会有新的职业, 那些职业人类会比人工智能做的更好, 那些职业人类能比机器人做的更好, 他们说的其实是高技术的工作, 像软件工程师设计虚拟世界。 我不认为一个失业沃尔玛收银员 能够在50岁把自己 变成一个虚拟世界的设计者, 我更不认为 孟加拉国的百万失业纺织业工人 能够做到这个。 如果他们真的想做到, 那我们现在就要开始教孟加拉国人 如何成为一个软件工程师, 但是我们并没有在做这件事。 所以他们在20年内会做什么?心理学空间s,`Pb+A*H

心理学空间zW6u.TB'N

36:26心理学空间gC&h0@x!N0y

ogRw\:n%M/Tm0克里斯·安德森: 我感觉你很重视一个问题, 其实这前几个月就一直困扰着我, 这个问题不好在公众问, 但是如果任何人能够有智慧回答, 那就是你了, 所以问题是: 人类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6i#J#XV}0

p'H P8@S }|036:45心理学空间Zt0A4poN/DhR

心理学空间r1N6P5k L%i7`[9z

尤瓦尔·赫拉利: 据我们现在所知,没有任何目的。心理学空间 }Cg9o3qHSA Vu

心理学空间w.b,a+CmW

36:47

(j oz*IJ+`:Ay,f0心理学空间/KX$Qa.| k

(笑声)心理学空间v j0Z e{Ug

心理学空间i/C,mj"@ b1V%H J

36:48

(V,PE]j0

D4z0DN0L0并没有什么宏大的宇宙戏剧, 或者宏大的宇宙计划, 人类拥有一个角色的。 我们只需要发现我们的角色, 然后尽可能做好我们的角色。 这一直是所有宗教和价值观的故事, 但是作为一个科学家, 我能说的是这不是真的。 并没有什么智人参加的宇宙戏剧。 所以……

/kLS$H9B0

"D5zI"dbF6H9a037:18

Df._'O#px0

'G$A+w'ZWWz0克里斯·安德森:我要打断你一下, 在你的书里, 因为在《未来简史》里, 你做出了条理清楚和易于理解的解释, 关于知觉,关于意识, 以及那种人类特别的能力。 你指出了和智力的区别, 那种我们建造机器的智力, 并没有什么神秘之处。 你是怎么知道人类没有目的, 如果我们还无法理解知觉是什么? 以你的理解,有没有可能 人类的目的是成为宇宙的知觉, 成为快乐、爱情和喜悦的中心呢? 可能我们能够建造放大那些东西的机器, 即使它们不会获得感知? 这听起来很疯狂吗? 读你的书,我似乎有点渴望这个。心理学空间3D,f APx2O'u e

}8HmH(G6R038:11心理学空间'L/g8vd ~&|'V

心理学空间&U^0D0giH&v

尤瓦尔·赫拉利: 我相信现在科学最有意思的问题是 关于意识和头脑的。 我们能够越来越好的理解 大脑和智力, 但是我们并没有越来越好的 理解思维和意识。 人们经常把智力和意识混为一谈, 特别是像硅谷这样的地方, 这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在人类身上,这两个是相似的。 智力基本上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力。 意识是感受事情的能力, 感受快乐、悲伤、无聊、痛苦等等。 智人和其他哺乳动物,不仅仅人类, 所有哺乳动物和鸟类及其他一些动物, 智力和意识很相似。 我们经常通过感受事情来解决问题。 所以我们更有可能会把它们混淆。 但它们是不同的东西。

HgN9~Q ]7U[0

b b \ ^-r+F-@039:04

}$K8ZX+PQ0

}][ ?"?2| Y _p&c ~p0现在在像硅谷一样的地方发生的事情 是我们在创造人工智能, 但是不是人工意识。 过去的50年里, 电脑智能有非常卓越的发展, 但是电脑意识完全没有进步, 也没有现象表明电脑 在不远的将来会取得意识。

9Bzzj;qAMjD.sW0心理学空间7x,}a*l5}+r

39:28心理学空间3]A1Z9@FN`+G'B-V

VDp e Lt V0所以,第一, 意识在宇宙中扮演的角色, 它不是智人特有的。 牛是有意识的,猪是有意识的, 猩猩是有意识的,鸡是有意识的, 所以如果我们想搞清楚我们的角色, 首先,我们要扩大我们的视野, 一定要记住我们不是 地球上唯一有意识的生物, 当谈到意识, 当谈到智力, 我们有理由认为我们是整个生态系统中最聪明的。

)]rjhF7fO%a0心理学空间%M5j)pR.O4L7u~-~

39:58

` f}q/T:tG1Q5G0

PTy:e^0但是谈到意识时, 说人类比鲸鱼更有意识, 或者比狒狒,或者比猫更有意识, 我找不到证据。 所以第一步是, 如果你想要搞清楚,扩大视野。 第二个问题是意识的目的是什么? 我要推翻这个问题, 我不认为意识有任何目的。 我不认为我们需要 在宇宙中找到我们的角色。 重要的事情是使我们不再痛苦。 有意识的生物 和机器人、石头或者其他东西相比 是有意识生物会感受到痛苦, 而且他们应该关注的 不是在什么神秘的 宇宙戏剧中找到他们的角色。 而应该关注痛苦是什么, 什么造成了痛苦以及如何从中解脱。心理学空间l Cl CB OP%|

q x%UM1f T040:59心理学空间(@D6f:b,G

:a%|&]rOE4U])eR0克里斯·安德森: 我知道这对你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但是现场有很多的问题, 可能Facebook也是, 可能还有一些评论。 所以让我们开始吧。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如果你要麦克风,请保持手举高, 我们会递给你。心理学空间}#fLz1q.}p

Fb V2A)R@:o041:19心理学空间p0Vk"l&H"DS [2Z

#kmk&ue+Uj;Q0问题:在你的工作里, 你谈论了很多关于 我们当成现实的虚构故事, 我们的生活基于这些故事。 作为个人,知道这个, 这如何影响你的人生。 以及你会像我们一样把 这些故事和现实混在一起吗?心理学空间 ~}V)wOe

心理学空间#W@N~3tGK5z-q0s

41:36心理学空间XI:R#wdUo

9{V2Ubo5r0尤瓦尔·赫拉利:我尝试不要。 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问题, 作为一个科学家和一个人类, 是如何分辨虚构和事实的区别, 因为事实存在。 我并不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是虚构的。 只是对于人类,我们很难分辨 虚构和现实的区别, 而且随着历史的发展, 这变得越来越困难, 因为我们创造的虚拟事物, 国家、神、金钱和公司, 它们现在控制着世界。 所以甚至思考 “哦,这只是我们创造的虚构的东西。” 是很困难的。 但是事实依旧存在。心理学空间o$s+WHMh!v

)kh N1@$O-?.n9FF042:17

*`Im"FFS3G R7y(Z0

9K(X.HN&b0对于我来说, 有几个能够分辨虚构和现实的方法。 最简单的,最好用的, 我能够简而言之的, 是痛苦。 如果它能够感受痛苦,它是真的。 如果它不能感受痛苦,它不是真的。 一个国家无法感受痛苦。 这非常非常显而易见。 即使一个国家输了一场战争, 我们说: “德国因为一战的失败而痛苦。” 这是一个比喻。 德国无法感受痛苦,德国没有意识。 德国没有知觉。 德国人能够感受痛苦, 没错,但是德国不可以。 相似的是,当一个银行倒闭, 那个银行无法感受痛苦。 当美元的价值降低, 美元无法感受痛苦。 人能够感受痛苦, 美国人能够感受痛苦。 这是真的。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看到现实, 我会测试其能否感受痛苦。 如果你真的能够理解什么是痛苦, 这也会让你了解什么是现实。

rP:s"Y8L y)}$n0心理学空间s q"C8d6V

43:16

\6w _*l0dDPJ9juZ8j2Lb0心理学空间7g.s gE`

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 从看不懂的语言的人。

'y#JO.U,pd.G0

MS ]rAZ z043:22心理学空间#U4vZ9\QO#I(F

'C)i(f+HV8PI#J"z"A0尤瓦尔·赫拉利:哦这是希伯来语。 克里斯·安德森:噢,希伯来语。心理学空间X~ Z+N(y$C bHT}d"c

f6ARtu043:24

] k7[mP(PN#wX0

9^#V`,y A A\0(笑声)

hg2~ g~,@ YK0

(UAD;`.p!a043:25

c,R4w1I5B^'s,K:g0心理学空间/fCs%t~}3Qe1C

你能读这个名字吗?

/wAeV(a3R0

2Nqm-\5X9m043:27

:jc:L}Fuq6p2L8n3B0心理学空间I9Q0oj!z ^

尤瓦尔·赫拉利:……

A^^*Yx0

*P2a[ `1I t2O$[043:28

Ci? q#{2RBx0

,lTZ.^-J\0克里斯·安德森:谢谢你的问题, 问题是:“真相后时期 真的是一个全新的时期, 还是另一个历史长河的时刻?”

5R*qw]:Bw LK V5o Gz!c0

u/K$E*O3@V"~x8@L043:40

9F+HE.p}5N0心理学空间i7AV q'{OsH4x6R

尤瓦尔·赫拉利:个人所见, 我不同意“真相后”这个概念。 我作为历史学家的反应是, 如果这是真相后的时期, 真相的时期是什么时候?

^-m&eWc&A0

5c0_h'msA5@NQe j043:50心理学空间&X#\,wTI

心理学空间k _0d8~|tgZl

克里斯·安德森:没错。

0~\jIJ;C!L0

2o~_R'J9iQ043:51心理学空间 `8g(B/s4rcoL

心理学空间3`:Q:Q/ZP

(笑声)

c*Z ?$[ g#JmJt I0

8jw8Z7Z]3a6D043:53心理学空间:a_\-z }$ev-DY

r f9d'n*~ZTT_7Eys0尤瓦尔·赫拉利:是20世纪80年代, 50年代还是中世纪时期? 我们一直都生活在某种真相后的时期。心理学空间op+{*WN.K&i8O

心理学空间 q5d9yK^'`D

44:02

?c:H1x#l2Xz0心理学空间!y%_.le:uC*PH

克里斯·安德森:我要打断一下, 因为我认为人们谈论的 是有更少的记者报道, 有被验真过的现实的世界, 被那些注重真实的机构检查过的世界。 所以如果你相信一个事实, 你所写的就是信息。 有人认为信息应该真正与现实相连, 如果你写一个头条, 这是一个很严肃重要的 反映现实的事情。 然而有些人不这么认为。心理学空间w!Fqyi [Yo(V

心理学空间8~ Oz s8Q&vR|

44:39

t&`nc}/Uq0

H l0K3X` hjO0但是我认为担心是 现在的科技非常强大 在一段时间下,能够放大所有的事物, 不管其与现实的联系, 只管点击量和吸引注意, 这是非常有害的。 这会导致一个很正常的担忧,对吧?心理学空间g~.sa aR]5I

心理学空间G:h a%BW

44:58

U*|'sH*j ^#Z0

V-eZ/LF0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随着科技发展, 现在传播现实、虚构和虚假更简单了。 现实和虚构的都有。 宣传现实都比以前简单了非常多。 但是我不认为有什么非常新的东西 关于传播虚构和虚假信息。 关于虚假信息和“真实后”, 约瑟夫·戈培尔也都知道。 他经常说如果你重复一个谎言, 人们为认为那是事实, 谎越大越好, 因为人们甚至都不认为 这么夸张的事情是一个谎言。 我认为虚假新闻已经存在上千年了。 就像圣经。

+U{5S@,^h9Ir0心理学空间 Z)qa-U4@#@6P$m

45:52

"V+TQ)Yo K i'S~0心理学空间8y8i{e [6FqmE4r0P4h

(笑声)心理学空间9j C!Q$G2QF nvR IZ.?

心理学空间\%WG0N@4Y8FF"V

45:53心理学空间.P-d_w k/n6l*e

"L]+md4Iy EB/wC0克里斯·安德森:但是有人担心 虚假新闻和专制政权有关, 当虚假新闻上升的时候, 那是一个危险信号, 黑暗的时代可能会到来。

\i m/S*xn a0

h;o(\6x;Y @046:08心理学空间(h:|p,c4Y F

心理学空间b T`N{

尤瓦尔·赫拉利:没错,国际上 虚假新闻的使用是很令人不安的。 但是我不是说这不好。 我只是说这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心理学空间-yS z1D4^0aV5_$MF H

*U"J U0@?6H046:20

*hj&o a hK0心理学空间;Y%K@$sU-~9R)E7f8_%Mq

克里斯·安德森: 在Facebook上对这个问题有很多关注, 关于世界政府和国家主义。 来自菲利斯·丹尼斯的问题: “我们如何让人们,让政府放弃权利? 这个含义太宏大了 我看不到整个宏观的问题。 但是这必要吗? 这需要战争才能实现吗? 不好意思菲利斯, 我篡改了你的问题,但是我怪文字。

?Cp7T_O0心理学空间q^W T:q'r[$|3t ?N1i

46:47心理学空间&_EGy1nM#Pp5k9z

Y&X6^:@(T L1u3e0尤瓦尔·赫拉利: 人们谈论的一个选择, 只有灾难才能打动人类, 开始一个真正世界政府的系统, 他们说我们无法在灾难前完成, 但是我们需要开始打基础, 所以当灾难来袭时, 我们能够快速反应。 但是人们在灾难前 是不会有动机去做这样的事情的。 另外一件我要强调的事情 是任何真正相信世界政府的人, 都要澄清 它并不会取代或者取消地方户口或者社区, 它们应该共同存在, 应该都是系统中的一部分。

S0_%Q)Xt/OS1W0

/C0e-y2t2Mi*kE ]047:40心理学空间2_ `q"};? z ^

心理学空间%Z4y7D:|Bw'tG4b{M

克里斯·安德森:我想多谈谈这个, 因为“世界政府”中的每一个字, 是非主流右派很多人心目中 恶魔的缩影。 它看起来很吓人,很遥远,很未来, 它还让人们失望过, 所以全球主义者,世界政府, 不要,走开! 很多人认为这次大选 就是对任何相信这个的人的鼓励。 我们如何改变叙述方式, 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吓人和遥远? 基于你说的 和地方户口、地方社区的主意。心理学空间Qos vI+c+JoK J Y

心理学空间ii/^ KQ*Dn4]

48:17心理学空间#p uWT:X j?*F

#b;g9PJ'Y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我们应该 以智人的生物学现实开始。 生物学告诉我们两件关于智人的事情 和这个问题非常有关: 第一,我们完全依赖于 我们身边的生态系统, 而且现在我们所谈论的是世界范围的系统。 你无法逃避这件事。

@ x Bx!jh0心理学空间:Th9NE&C

48:42心理学空间`BPe+s(VG

;n f tQ q&{b9I0同时,生物学告诉我们, 智人是社交动物, 但我们只在非常非常小的范围内社交。 这只是人类的简单事实, 我们无法和超过150个个体 有亲密关系。 我们社交群体的大小, 智人社交群体的大小 不超过150个个体, 一切超过那个数字的, 都是基于某种虚构故事, 和大型机构, 我认为我们能够找到一个方法, 基于生物学上对我们的理解, 为了它们编织在一起, 为了了解21世纪的现在, 我们需要世界范围和地方社区。心理学空间 Ix,^E/~ BS C"GO

心理学空间1u{cG8ST[

49:44

h$EA7W0g&ea0心理学空间:Mqglj${bV X+Z

我甚至会进一步说, 我们自己才是开始。 现在人们感觉被疏远和寂寞, 和找不到在世界上的位置, 我会认为重要的问题不是世界资本主义。 重要的问题是过去的几百年里, 人们开始脱离实体, 开始和他们的身体保持距离。 作为一个依靠狩猎和 采集生活的人或者一个农民, 为了生存,你需要不断 和你的身体和感官保持联系, 每一分每一秒。 如果你去森林寻找蘑菇, 然而你不关注你听到的, 你闻到的,你尝到的, 你已经死了。 所以你一定要保持联系。

EC2g a+\D'vTl0

,V8{h%bh050:34

N~1d7w8N^U:C0

!s~Y S!df6_&y0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人们正在失去 与他们的身体和感官的联系, 去听,去闻,去感受。 越来越多的注意力转到了屏幕上, 转到了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 到了其他的时间。 这个,我认为, 是感觉被疏远和寂寞等等的原因, 因此,部分解决方式, 不是带回国家主义, 而是和我们的身体重新联系, 如果你和你的身体重新联系, 你也会在世界上感觉更像待在家里。

B5g/k2_T9u0

7mf(t&w} u6C!B5c051:14

1p ?~$W$LBe/Q0心理学空间/u U5PBwS _({

克里斯·安德森:取决于事情的发展, 我们可能很快会回到森林里。 我们会再提出现场的一个问题, 一个Facebook上的问题。心理学空间;O$XF1O0\#}S

;U4XxxZKe T ] C051:21

4Qk2B#Xri`.XU0

eZ {I+@$Z1r)mu0艾玛·艾迪达克:你好, 我来自非洲西部的加纳,我的问题是 你是如何提出并辩解世界政府对 历史上被全球化剥夺利益的国家历史上 以及我们谈论的世界政府, 在我的眼里,它一定很像西方国家 认为的“世界”的模样。 所以我们该如何表达和解释这个 全球主义和国家主义的概念, 向加纳,尼日利亚和多哥这样国家 和其他国家的人们?心理学空间U?dN|-`8A7X

8WD$tER]v}\051:56心理学空间Mck!?1ZRC

%T!]\W {6o5Qp0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历史是非常不公平的, 我们应该认识到这点。 许多遭受过 持续两百年的 国际化,帝国主义和工业化的国家, 下一次也最有可能 遭受到打击。 我们应该非常非常强调这一点。 如果我们没有一个世界政府, 如果我们遭受到气候变化, 遭受到科技导致的扰乱, 最严重的打击不会发生在美国。 最严重的打击会在加纳, 会在苏丹,会在叙利亚, 会在孟加拉国,会在像这样的地方。

;p;d)B"{uE8A:l%] r0

*R[m6C![v M:t052:49

|9Il&Ei AH0心理学空间4U*gF0IZW*o8s'` ]

所以我认为这些国家愿意 为下一次扰乱做出行动, 不管是生态上的,或者科技上的。 想想科技导致的扰乱, 如果人工智能、3D打印机和机器人会 抢走上十亿人的工作, 相比瑞典, 我会更担心在加纳或孟加拉国的人。 因此,因为历史如此不公平, 灾难的结果, 并不会被所有人平分, 富人们总是能够逃脱 气候变化最严重的结果, 穷人们并不能以自之力造成这个结果。心理学空间4sSAso'e |5V

心理学空间e&B"k6D@)R+Y

53:43

J5F+a{s*}'V.W0

WK1XC8\0克里斯·安德森: Facebook上的卡梅伦·泰勒有一个好问题, 在《人类简史》的结尾, 你说我们应该问一个问题, “我们想要我们想要什么?” 你认为我们应该想要想要什么?

r T:j}N/l5E0心理学空间-J;p{1BU-KwI

53:56心理学空间b2h4@2Q/\2u4r#X5q

心理学空间v:QKi GJ.M

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我们应该想要了解真相, 理解事实。 我们所想的大部分是改变现实, 来容纳我们的渴望和希望, 我认为我们首先应该想的是要去理解它。 根据历史上的长期轨迹, 你能看到上千年以来, 我们人类开始控制外界, 尝试改变它来适应我们的欲望。 我们已经控制了其他动物, 控制了河流,控制了森林, 并完全改变了它们, 造成了一个生态性的毁灭, 但并没有满足我们。心理学空间,z5O:n$t]*p9J

@+J_t1]i.N8w5[054:44心理学空间@Lf\M.^c

心理学空间A&vlWr,s

所以下一步我们会转向内在, 我们会说:好,掌握外在世界 其实还没有让我们满足。 现在尝试掌握内在世界。 这是一个很大的计划, 关于21世纪科学、科技和工业, 尝试取得对内在的控制, 学习如何驱动和制造身体、大脑和意识。 这些有可能是21世纪经济的主要产品。 当人们谈论未来的时候, 经常他们想的是 “哦,我想要获得 我的身体和大脑的控制权。” 然而我认为这非常危险。心理学空间f/_)Mmt;R+h

0tzR3Qm9V055:27心理学空间4N wx/R2KV yW

"s2hNh7~7V5CB0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一件事, 是没错,我们能够操控, 但是因为我们并不 了解生态系统的复杂性, 我们现在面临着生态系统崩溃。 如果我们现在尝试改变内在的世界, 但是并不真正了解他, 特别是没有对心理复杂程度的了解, 我们可能会造成某种内心环境灾难, 我们会面对某种内在心理崩溃。心理学空间bf Yw2BEL

心理学空间#]^.Q)q%d:I Gp F t

56:04心理学空间 C$k{7Si

ouP ut4c0克里斯·安德森:总结一下, 现在的时政,现在的科技, 像你刚刚说过的担忧, 似乎你觉得未来 是一个比较黑暗的地方。 你好像很担心。 没错吗? 如果有希望,你认为是什么样的?心理学空间rT4}6gn%t

6Pt%Kb"{8_ H-u056:25心理学空间$Y;kA4W @U\E ^0x

5h\fj"d0尤瓦尔·赫拉利:我注重最危险的可能, 因为这是我的工作和责任, 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和批判家。 社会主要关注于积极的一面, 所以历史学家、哲学家和社会学家的责任 就是强调这些新科技更危险的潜能。 我不认为这些是不可避免的。 科技决定不了一切。 你可以用同样的科技, 来创造非常不同的社会。

[q!S-{'f5koaS9P0心理学空间V[ U4bOj4z2I`

56:57

o\(\mi6R_;b7Tg,{0

4r,l|K5M5G0看看20世纪, 工业革命时的科技, 火车和电力等等 都会被用来成立社会主义独裁, 或者一个法西斯政权,或者自由民主。 火车并不会告诉你要做什么。 相似的,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等等, 它们不会决定一个单一的未来。 人类会积极面对挑战, 人类雄起面对新科技的挑战最好的例子, 就是核武器。 在20世纪40、50年代后期, 很多人相信 冷战迟早会在一场核灾难中结束, 摧毁人类文明。 然而这没有发生, 事实上,核武器在世界上促进了 人类改变国际政治的方式, 来减少暴力。

N1u U.qC!Rx|J2fa.L2^0心理学空间 Idz[npNj

57:59

-]:d {R`_0心理学空间@9t%[w:[ Ac3Z4F

很多国家基本上把战争 从他们的战略书中移除。 它们不在尝试用战争追求利益。 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做到了, 但是许多做到了。 这可能是为什么1945年后 国际冲突急剧减少的重要原因。 现在,正如我说的, 死于自杀的人其实多余死于战争的。 所以,我认为,这给我们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说明了即使最令人害怕的科技, 人类也能雄起面对挑战, 而且还会能从中获益。 问题是,留给我们犯错的余地太少了, 如果我们做的不对, 我们可能不会有第二次尝试的机会。

-P3H$qq'D`VL0

UlkWi!|'n!z058:54心理学空间i&nw_6Z3}Z#Ir_.X

5{H+oPz4ho0克里斯·安德森: 这是一个很有利的说服点, 我认为我们应该总结一下了。 在结束之前,我想对现场的人、 TED全球社区 和所有在网络上观看的人说: 帮助我们建立这些对话。 如果你像我们一样相信, 我们需要找到一个不同的沟通方式, 就在当下,帮助我们。 帮助其他人, 尝试和你不同意的人沟通, 理解他们, 理清思路, 并帮助我们想方法推动这个对话, 所以我们可以像世界上发生的事情 做出真正的贡献。

.B,x;I!nN+q0心理学空间A.TKM$d7l

59:35

~5Rii&}&{0

3Z V#oN?l.L-R0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感觉更清晰了, 更担忧了,更深入了, 对现在的时政。 赌注真的看似很高, 所以帮助我们把它下在一个明智的地方。

HIPN@1n|N0

R$F}9DF0QOq }059:51

5S'@ M$| Vw0心理学空间Ak(s&V g/y ]

尤瓦尔·赫拉利,谢谢。心理学空间{I4BC%^

心理学空间/t0t ^0dt:?[b

59:52心理学空间 f:O'h5G(I"x5V zS

心理学空间owD4R7F,g"w

(鼓掌)心理学空间+bYxd~ v tw

心理学空间U,t:j&n)q3n

j;b&G U,?,K;o)S Pp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TED 国家主义 全球主义 政治分裂
«TED 意识不是理所当然的 by Simon Lewis|西蒙・路易斯: 心理学视频
《心理学视频》
TED 琼・哈利法克斯:慈悲心与感同身受的真正涵义»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