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国家主义 vs 全球主义:新的政治分裂 by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作者: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 1375次阅读 时间: 2018年11月25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国家主义 全球主义 政治分裂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 e R;NLa GC2J0b'C

2k0?4i8F5|o u5J3N Z0

(H8BA)p4HT0TED 国家主义 vs 全球主义:新的政治分裂 by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CGQP)F%a0

4@Y Zg \0U0

%[?SR6\%_r0心理学空间4|?+N vlM^;T;j

Translated by Conway Ye心理学空间g-p1Z-k ]qTA+Kk

心理学空间(b[YtK

Reviewed by Qinyang Zeng

W$E.`}E.}^y0\L7J0心理学空间u9dX*jF4D[

00:00心理学空间9[u[-xA l

*u,wk-hX2oq8D4w0克里斯·安德森: 你好,欢迎来到TED对话。 这是新开始的一个系列的第一集, 为了回应现在政治的变动。 我不了解你, 我开始对这个国家和世界上 逐渐严重的分裂感到担心。 没人倾听对方,对吗? 不。 感觉我们需要一个不同的对话方式, 一个基于逻辑、倾听和理解, 基于一个更大的背景。

n(qAIbz0心理学空间:L1H/OUK*~,a3JVe0p,e$g{

00:34心理学空间n XiyX

心理学空间u+i9{@]J

这是我们在TED对话中要尝试的, 从今天开始。 我们找不到其他人开始 能让我更为此激动。 这个头脑是这个星球上独一无二的, 我不得不说。 我是认真的。心理学空间5[D*V'G.C w,|Q:vIx

u!_u"Mul*\%E000:51

Y6\ u3D0e0

\(A[4g0@t{0(尤瓦尔·赫拉利笑笑) 我是认真的。 他把历史和和潜在的意义结合在一起, 让你大开眼界。心理学空间1kLodp&ZB}9u

'{T,@l]D001:01心理学空间7ZnW&pt q-Y

心理学空间1A7de1LGt"[G

所以,你们可能会 知道这本书“人类简史”。 在场有人读过“人类简史”吗?

Pm_#oP XT.h6L z%h0心理学空间:@8g C-{R/} a^,?n

01:06

9T$Iu5N0O8q$a0

.^G#k m6D1p0(鼓掌) 我无法合上这本书。 他讲述人类故事的方式, 通过宏观意识形态让你换个角度思考, 真的令人赞叹。 这是接下来的一本, 我记得是下周在美国出版。

xJo mFLzF0

,a R$N8{/J001:24心理学空间 ?)d-@-tVl"dj

心理学空间 x%C#n$BhV1G

尤瓦尔·赫拉利:对的,下周。

+v!H)eA(E/f#`0

1P] ~'L b l001:25

iSA H&T~r0

!Hh#O2Y `%B|0克里斯·安德森:《未来简史》 这是未来百年的历史。 我有机会阅读了这本书, 非常激动人心, 而且我敢说,对一些人,这非常令人振奋。 这是一本必读书。 诚实地说,我们找不到更好的能够帮助理解 现在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的人。 所以热烈欢迎,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r4hO D7P#p0心理学空间L!Xy,z(BCq

01:54心理学空间Oud.h0S4WvD8p

心理学空间8t dG n*t5k

(鼓掌)心理学空间8t h)Dl4@,h

心理学空间 I fqzo Or,Q5I

02:02

*g,Lt5a:D0

,a JH;O,] ^U.{0很高兴能有Facebook和 网络上的朋友们加入我们。 你好,Facebook。 在我开始问尤瓦尔问题的时候, 你们可以提出自己的问题, 不一定要关于现代政治, 可以关于更广的对 “我们去向何方?”的理解。 准备好了吗?我们开始吧。心理学空间WG]Y)Z

%]n!_/U*P~(~1w;Ik002:24心理学空间.m*nb)js7h8Hu

心理学空间&M+k@(e-`&gG'an!{;?

现在,尤瓦尔, 2017,纽约,新总统上台, 惊讶席卷全球。 到底在发生什么?

*{ c[#K&z1_?;X0

o&F D)O"Ma5}002:35

(}_ jp-x8X6H P0心理学空间(ZR%D2Mx8S.n:@

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基本发生的事情 就是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故事。 人类在故事中思考, 我们通过讲故事来理解这个世界。 过去的几十年, 我们又一个非常简单和吸引人的故事, 关于世界上发生的事情。 故事说的是 经济正在被全球化, 政治在被自由化, 然而两者的结合会在地球上产生矛盾, 我们只需要继续全球化经济, 自由化政治系统, 一切都会变的很好。 2016年, 很大一部分的人,甚至是西方世界, 不再相信这个故事。 不管理由的好坏。 人们不再相信这个故事, 然而当你没有一个故事, 你就不会理解正在发生什么。

'z(}"?|Ff+JP2o}K0心理学空间,^3hda&D8Ko8t

03:29心理学空间#S8G7P(az/`:k$M

心理学空间YS*i,o K8o D

克里斯·安德森: 你部分相信那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故事。 它起作用了。

A[&r8l8uXf0心理学空间 ?|*|zI#V

03:34

/E N??T6pbe+`0

$EFHK5p{0F li4o3G0尤瓦尔·赫拉利:某种角度说,是的。 根据一些预测, 我们正处在人类的巅峰时期。 今天,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吃太多的人比死于吃太少的人要多, 这是很棒的成就。

u yS i5N {}3k5L-}0心理学空间)\sF| j D p

03:50心理学空间hg2Kc%{s:h_

心理学空间l#t'}.L"x

(笑声)心理学空间6K#wu b/}5re5W,Eh7a

心理学空间4u&T,N!i]3f

03:53

'MmtnL2` w{0

)}E"p@`(q0而且也是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年老的人比死于传染病的人多, 而且暴力也减少了。 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自杀的人比死于犯罪、恐怖袭击 和战争加在一起的人都要多。 数据上来看,你是你最大的敌人。 世界上的所有人, 你最可能被你自己杀死。心理学空间)^{ x*iK|*TF

nrs qBM j004:20

x2l*mm;S&A*Fo0

;QVgeH/i$zmRO0(笑声)心理学空间-~)@,_ij6o pts

3E0b.\ h U&Cms004:21

,N~&iC/\fh0

m^0` z cP)w$? a1y(i0这是非常好的消息,相比较……心理学空间 l)~ U#{ b

心理学空间j9b5| kFl-L

04:24心理学空间@cT'^7_m-NQm6_

"F-tz Ciy0(笑声)心理学空间%c$D V _df

]8Sx K{5p#@004:26

/Tg't5q;F#f0心理学空间2U0g*W)d,^;p

相比较我们在前几个时代所看到的暴力。

I:NL;BO7[0心理学空间+z w{&@eB

04:30

w,hI]3u Vu8aqD&b0心理学空间g&j @v(IGj4k

克里斯·安德森: 但是这个连接世界的过程, 结果排斥了一大群的人, 而且他们也做出了反应。 所以这个令人震惊的事情 似乎摧毁了整个系统。 你觉得正在发生什么? 感觉像人们看待政治的旧观念, 左右翼分明,被打消并取代。 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

)m|oty [!p'OtIL0

ov)RG8pv:N004:53

p)j8f7` CY4`Fa0

-}e W eR9U+u0尤瓦尔·赫拉利:是的, 旧的20世纪政治模型, 左翼右翼对抗已经无关紧要, 真正的隔阂是全球和国家之间的, 国家或者地方。 你会在世界各地看到, 这是主要的斗争。 我们可能需要一个全新的政治模型, 和全新的看待政治的方式。 重点是, 我们可以说现在我们有全球生态学, 我么有全球经济, 但是我们有国家政治, 这没办法一起运作。 这让政治系统没有效果, 因为它控制不了我们的生活。 你对这种不均衡有两个解决方案: 一是反全球化经济,回归国家经济, 或者全球化政治系统。心理学空间 z+GX],C8K&qgN

TYoO%e aj0a"},m6U005:48

P+V&GOqE.@0

QW\4ys^(GTH0克里斯·安德森:我猜很多自由主义者 认为特朗普和他的政府 是无法挽救的恶劣, 在所有方面都是糟糕的。 你能看到任何值得参考的 潜在线索或者政治哲学吗? 你会如何阐述那个哲理? 只是国家主义的哲理吗?

m&SA-d$zH dGTs$Q4R0心理学空间Sc0P/JmO;FXe*]

06:16心理学空间"OrI(LZ:\ R0b

&{w\k~9k#HE dq,z"x0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潜在的感觉和观点 是政治系统内的一些东西垮掉了。 它不再给普通人权利了。 它不再那么关注普通人, 我认为这个对政治 存在问题的诊断是正确的。 但是对于答案,我并不确定。心理学空间&D)T2QZ.yxO u

2ta6[^)J&y4Q [K006:41

w~S"zr,JU^0

(c9d HOKmi0我认为我们正在 经历的是人类立刻的反应: 如果一些事情不再运作, 让我们回到过去。 你能在全世界看到这个现象, 在现代政治系统里几乎没有人 有任何人类未来发展的远见。 几乎世界各地,你会看到倒退的观念: “让美国再次伟大。” 像50年代、80年代的强大一样, 让我们回到过去。 在俄罗斯,列宁时代几百年后, 普京对未来的远景 基本上是让我们回到沙皇俄国。 在以色列,我来自以色列, 现在最热门的政治远景就是 “让我们重建寺庙。” 所以让我们倒退2000年。 所以人们认为在过去的某个时间, 我们失败了, 就像在过去的某个时间, 你在城市里迷了路, 你说:好,让我们 回到我们感觉安全的时候, 然后重新开始。 我不觉得这会有效果, 但是对于很多人,这是他们的直觉。

%QW4m Vg,^J;` o8e0心理学空间"se+v!Gs&?j5|B

07:46心理学空间vSZ'E^5l3o

心理学空间)|f,y_1`n3Cq XZ t

克里斯·安德森: 这为什么不会有效果? “美国优先”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标语。 爱国主义是一个很高尚的事情。 在大群人中促进合作 很有效果。 为什么世界所有的国家都不能 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心理学空间 _2MxMK7Q

心理学空间,zNV m8]\L

08:07心理学空间aO^-]D.w

心理学空间7mk+D5p1m5X}J:j

尤瓦尔·赫拉利: 很多个世纪,甚至几千年, 爱国主义挺有效果的。 当然,它会带来战争等等, 但是我们不能过度关注不好的事情。 爱国主义有非常多好处, 还有能力让一大群人 关心对方, 同情他人, 并团结合作。 如果你回到第一民族的时候, 就是几千年前, 在中国,住在黄河边的人们 分成许多部落, 他们都依靠黄河来生存和繁荣, 但是他们也遭受周期性的洪水 和周期性的干旱。 没有部落可以做出一些改变, 因为每个部落只控制河的一小部分。心理学空间X6V!Y s+ww0KI

心理学空间_ \5^%C%NM

09:00心理学空间(XVi h:Ux*B

;?2s.I)QE0然后,通过长时间复杂的发展, 这些部落合并在一起, 形成了中华民族, 掌控了整条黄河, 并有能力团结上万人, 修建水坝和水渠来管理黄河, 预防洪水和干旱 并使整个国家繁荣。 这在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有效果。心理学空间P`dlPo

5|,AQZ8s&R0t6p009:28心理学空间.NV'SJr5c5lG v BC

心理学空间V&@I"y M$O7E

但是在21世纪, 科技从根源上改变了一切, 世界上的所有人, 都住在“网络”这条河边, 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单独管理这条河。 我们都住在一个星球, 被我们自己的行动威胁的星球。 如果你没有某种形式的全球合作, 国家主义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正确范畴, 不管是气候变化还是科技发展。

I;C+] l-fCm-x S0心理学空间'O&n7x y:d_

10:07

Rp J#v6J8j[K@)Y0心理学空间O9u!mk0o

克里斯·安德森:所以如果世界上 大多数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都是国家层面的话, 并不会产生问题, 但是你认为当今最重要的问题 不再是国家层面了,而是世界层面。

M wN7^!~ b0心理学空间 U#_#gPn#T5Q

10:22心理学空间[pCH.o^]rn

0A3{4pJ.tS7O0尤瓦尔·赫拉利: 没有错,现在世界的主要问题 都是世界范围的, 除非通过某种全球合作, 它们无法被解决。 不仅仅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是最显而易见的例子。 我认为还有科技发展带来的变化。 想想看,比如说,人工智能, 20、30年后, 使上亿人失去工作, 这是一个全球层面的问题。 这会搅乱所有国家的经济。

"q7wi+s"@0

$KC?p)~;j5nl010:57心理学空间:?3Zpe(ZM@

c#e.D F$q`0一样的道理,像生物工程, 人们害怕研究 比如,人体基因实验, 如果只有一国家并不会有很大起效, 比如说美国禁止所有人体基因实验, 但是中国或朝鲜却继续进行。 所以美国无法独自解决这个问题, 很快,美国也会逐渐动摇, 因为这是高风险高回报的科技。 如果其他人在做,我不能落后。 唯一有效管理 像基因工程这类问题的方法, 就是有全球规定。 如果你只有国家规定, 没人会愿意落后。心理学空间X |+YI"z

心理学空间m)p:] Vzq*F

11:51

dY;B _H:Q Tn(J0

D^~g![\&F0克里斯·安德森:这很有意思。 在我看来这可能是促进 双方有建设性对话的要点, 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会同意 是开始的不满让我们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个不满就是对失业的担忧。 没有工作,也会失去正常的生活, 所以人们对此不满并不奇怪。 所以他们责怪全球主义、 世界上的社会高层, 在没有他们允许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看起来是个很合理的抱怨。心理学空间'Dx0\B2p

+Prx5KU012:26

MxcD3X?EM"g%L0心理学空间$F;z)? Hh]W J#v

但是你的意思,重要的问题的是 现在和未来的工作岗位 流失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一部分是全球主义, 然而没错,正确的反应是关闭边界, 不让人进入并改变贸易协定等等。 但是我觉得你的意思是, 事实上工作岗位流失 最大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这是和科技发展有关, 而我们无法解决问题, 除非我们全球化。心理学空间0i(Kuzrm

*l_1w&j0u U ?@013:00心理学空间,o.s#j!A w}8_

!g`7N'lH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 我并不知道现在,但是放眼未来, 并不是墨西哥人或者中国人抢走 宾夕法尼亚民众的工作岗位, 是机器人和计算机算法。 所以除非你计划在 加利福尼亚州边境修建一堵墙,

B| d8\a5f&e8{u.nJ0心理学空间 My/O(y]Q1b

13:15心理学空间D(@VO.z UDMR

心理学空间n9~:K6z`;J

(笑声)心理学空间 cQ:@3o []Mn

/wf0yJU TX013:16心理学空间6yx0_hn8kq)Ds\0i

心理学空间rEBF0l{on _ cR s

墨西哥州边境的墙不会有什么效果的。 我看大选前辩论时,我总是很震惊, 我很惊讶特朗普根本没有想通过说 “机器人会抢走你们的工作” 来震慑民众。 即使这不是真的,也没有关系, 这可以是一个非常有效的 震慑并激励民众的方式。心理学空间b}!ec(}7^'[$_!f G

O\&zai K'p M013:41心理学空间_Y+z1[S,j V@4@V

MpEn7f1kYX0(笑声)

9@?{?TO0

,Y{{SH+BA013:43心理学空间)] Z0Cr^$L`

心理学空间QC@D-C6O1f#Pv!w

“机器人会抢走你们的工作!” 没人用这句话。 这让我担心, 因为尽管这意味着在大学和实验室里, 对此已经有激烈的讨论, 但是主流政治和公众, 人们并没有意识到 会有很大的技术变动, 不在未来200年, 而是10、20、30年, 而我们现在就需要做一些事情, 因为现在我们在学校和大学里教给孩子的, 都会在2040、2050的工作市场上毫无作用。 所以我们不应该在2040才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要在现在思考该教给年轻人什么。心理学空间T C$y0s4L0k#iRNY F,I

^ ye f[;z014:34心理学空间6R\ `*bFc1a_o

心理学空间:[F5u H&e&`x&p

克里斯·安德森:没有错。 你写过历史上人类几次无意地 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我们需要做出决定,研究科技, 然后突然之间,世界就会改变, 可能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人类简史》中的一个例子, 整个农业革命, 用人力耕田, 人们每天艰苦地劳作12个小时, 而不是花6个小时在丛林里 享受一个更有意思的生活方式。心理学空间 {%rISU1^bAv5k

心理学空间(f qQQev

15:14

N3xA1mi mj0

?Av9D;qF5nc0(笑声)心理学空间K+X^\+] iZ

心理学空间&}+} g:F6b fPk#OY

15:15

w u[!P;K`6X0

B9A_A&v:_8q*Jf0所以有可能我们在另一个转变期间, 我们就梦游般进入一个 我们并不希望的未来吗?心理学空间H_A(s?j+Q }

心理学空间!H+v ? y~T@o

15:24

8isD R Y T@+d0心理学空间pj)Oslw;s

尤瓦尔·赫拉利:是的,很有可能。 在农业革命期间, 科技和经济的巨变 增强了全人类的能力, 但是对于个体的生活, 社会高层的生活质量提高了许多, 但是大多数人的生活质量降低了。 然而这在21世纪也可能会发生。 新科技没有疑问会增强全人类的能力, 但是结果可能还会是 社会高层拿走全部利益,全部果实, 然而大多数人却比以前过的更差了, 而且一定比那些社会高层的要差很多。心理学空间!vz T|DgS

g WHM{0p/PO016:10

~8B(sK Pf&A+XuH0心理学空间:OO;}F tO:w

克里斯·安德森: 而且那些社会高层可能不是人类。 他们可能是半机械人……心理学空间C R.R7T5E

心理学空间$q'K0A-j2cGX(]y(D'@

16:15

)]Fr ciy3KK6MmL0心理学空间8@w*fzr;{&y"r(S(e'U

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他们可能会是提高过的超人类。 他们可能会是半机械人。 他们可能会是完全人造。 他们甚至可以是无意识的计算机算法。 现在世界上的权利已经从人类 转移到计算机算法上了。 越来越多的决定有关个人生活, 有关经济,有关政治, 都在被算法取代。 如果你向银行申请贷款, 有可能你的命运是被 一个算法,而不是一个人类决定。 原因可能是人类能力不够,

@P3?0z2tXj c$K[0心理学空间 m0m w}_c

16:53心理学空间0q`+u'T%i

心理学空间 o#Z/{@/M8E(|+v/r.H

世界过于复杂,有太多的数据, 事情变化的太快, 这个几万年前在非洲草原上 进化的东西, 为了适应一个特定的环境, 一个特定容量的信息和数据, 它就是无法承受21世纪, 唯一可能能够承受的 就是大数据算法。 所以越来越多的权力 从我们转移到算法并不奇怪。

uV}8g \*|B/M0心理学空间@]P p-wGR!k1j

17:28

#V]m)k X0D&JOF0心理学空间C|` qN&xB(F|;\ p

克里斯·安德森:我们在纽约, 这是TED对话系列的第一集, 和尤瓦尔·赫拉利, 还有Facebook的直播。 我们很高兴你们的参与。 我们会开始提出一些你们的问题, 和现场观众的问题, 在几分钟之后, 所以做好准备。

9j,tXg*ZA{3~0心理学空间.e?1y,},|5O W;x

17:47心理学空间8u2Y:{3kz z3l#DS3I

jNX)oB`E#p*q0尤瓦尔,你认为 我们需要放弃国家主义, 因为科技即将带来的…… 危险,某种程度上, 根据发生的事情, 我们一定要有一个与此有关全球对话。 问题是,很难让人们相信这个, 人工智能是一个很大的威胁等等。 人们,至少一些人们 当今更关注的问题可能 是气候变化, 还有其他问题像难民,核武器等等。 你认为现在 那些问题需要被强调吗? 你谈过气候变化, 但是特朗普说过他不相信气候变化。 所以,你最有力的论证, 不能用来说服公众。心理学空间 U-R+m3z x'P

心理学空间4S-A U%Y?-[:|Y1k

18:42

9n.cZ!W;cKQ9Z9H$O4nm+o_2W0

%Q$YhiL8B0尤瓦尔·赫拉利: 对的,我认为气候变化, 刚开始,国家主义和气候变化之间 的密切关系令人惊讶。 我的意思是,几乎所有 否定气候变化的人都是国家主义者。 刚开始,你想:为什么? 联系是什么? 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者否认气候变化? 但是,仔细思考后,其实很显然, 因为国家主义对气候变化没有解决方案。 如果你想在21世纪当一个国家主义, 你一定要否定问题。 如果你认清了事实, 你就会接受 爱国主义还能存活在世界上, 世界上还能有对你的人民和你的国家 的特别的忠诚和责任。 我不认为有人真的想放弃它。心理学空间TgGC e;?

3e8P"Y{t6I019:35

E:a#MO ~0心理学空间H.JUjB[Q

但是面对气候变化, 我们需要更多的忠心和承诺 超出国家范围。 而且这不是不可能, 因为人们可以忠诚于多样事物。 你可以忠诚于家庭, 忠诚于社区, 忠诚于你的国家, 所以为什么你不能忠诚于全人类呢? 当然,有些境况下,事情变得困难, 哪个是首要的, 但是,生活并不简单, 想方法解决。

c%en@:@0

_9H1ZDID(^020:08

B_#B w F0

3i8[%_ xa eh {0(笑声)心理学空间1A;E1k'g6b9C9upn

I.T:_&g3hz:hk3s020:11

#T-Ch?)t0_0心理学空间S8a5yS-uMq

克里斯·安德森: 好的,我想让现场观众提出一些问题。 我们有一些麦克风, Facebook也可以参加。

n.r1hiW~3FD0心理学空间$x6i@ r/u,I

20:21心理学空间2]+f-D7qJx1o5z

心理学空间 ke`N8Q%]

霍华德·摩根:这个国家和其他国家 巨大的区别, 是收入分配的不平等, 从50年前到现在, 美国收入分配巨大的改变, 在世界范围内。 我们可以做什么来改变它的吗? 因为这和潜在原因有很多联系。

}T2{i.a0

2Ztd%Euk5Fd%w020:44

d'YpTz.OQZ-z0心理学空间gIhA3s Wei!Y

尤瓦尔·赫拉利:至今我还没有 听说过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部分因为大多数的想法 都是在国家层面的, 但是问题是全球范围的。 一个当今比较常见的主意是 无条件基本收入。 但它是有一个问题, 虽然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是它之所以有问题, 是因为“无条件”的概念 和“基本”的概念不清晰, 大多数人谈论无条件基本收入时, 他们事实上说的是国家基本收入。 但是问题是全球范围的。

%P n3^\io*EN0心理学空间4r XyTgih

21:16

N'{hd*yiB0

4A2r#bJa-z0比如人工智能和3D打印机在孟加拉国 抢走上百万份工作, 从生产我的衬衫和鞋子的人手中。 然后会发生什么? 美国政府会向在加州的谷歌和苹果收税, 用那些税来付孟加拉国 失业者的基本收入? 如果你相信这个,那你会相信 圣诞老人会到来并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除非我们有全球基本收入, 而不是国家基本收入, 深根蒂固的问题不会被解决。心理学空间-PSovY`

心理学空间*S+f h"@[ @i9Tu

21:53心理学空间/wT$oq+H:B([?}0A*~

u`S/dN$_Q0而且我们也不清楚“基本”是什么, 因为人类的基本需求是什么? 一千年前,食物和庇护所就够了。 但是现在, 人们会说教育是人类基本需求, 它应该是其中之一。 但是,多久?6年?12年?博士? 相同,医疗保健, 比如20、30、40年, 你会有昂贵的治疗来延长人类寿命 到120岁,可能吧。 这个会是基本收入中的一部分吗? 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 因为当人们失去工作, 他们唯一能够拿到的就是基本收入。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道德问题。

!p KP`l3h9}u?0

_O O&Fv~n-\022:43

+ql"{+cC*g&sS0

h.V%X G Z4i"M0克里斯·安德森: 这如何影响世界还有很多未知, 谁付钱? Facebook上的丽莎·拉森 提了一个问题, “现在美国的国家主义 和上个世纪的一战二战期间相比 是怎么样的?”心理学空间"q[4d&_)_oQI6n'f

"nGj.h@022:57心理学空间 @y&d;^g n4P P"m

心理学空间;I `Lxyr

尤瓦尔·赫拉利: 好消息是,不管国家主义的危险, 我们的情况比一世纪前好得多。 一世纪以前,1917, 几百万人欧洲人互相残杀。 2016年,英国脱欧,我所记得的, 只有一个人失去生命, 一个议员被极端主义者谋杀。 只有一个人。 如果英国脱欧意味着英国独立,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和平的独立。 如果苏格兰决定离开英国, 在英国脱欧之后。

Iiv~K X4p QQ&m0

ea+O8oa3r:M7LD1i023:38

:q!gO%})xa$@$p`t0

*pR'\;}H9L:|0所以在18世纪, 如果苏格兰几次尝试 脱离伦敦的控制, 伦敦政府的回应是向北派军队, 烧掉爱丁堡,并屠杀高地部落。 我的猜测是,如果2018年, 苏格兰选择独立, 伦敦政府不会向北派兵, 烧掉爱丁堡。 现在几乎没有人愿意杀人或者被杀 为了苏格兰或者英国独立。 至今国家主义的雄起, 回到20世纪30年代, 到19实际,在西方 国家主义的力量至少比一个世纪前 小了很多。

wpS4S_\Q7W0心理学空间c'qp(l9W7L

24:32

-c$Ur G#G]0心理学空间'Z6og3c+d$d,t

克里斯·安德森:现在有些人, 担心这会不会被改变, 美国的犯罪会暴增, 根据结果来看。 我们需要担心这个吗, 或者你真的相信事情被改变了吗?

uYWF/X"No-o6M0心理学空间"n/s7H H1_#w

24:48

e;`;s2E2n3a0

)\K!R rVx0尤瓦尔·赫拉利: 不,我们应该担心。 我们应该意识到两件事情, 第一,不要太极端, 我们还没有回到一战。 但是另一方面,不要自鸣得意。 我们从1917到2017, 不是通过奇迹, 而只是人类的选择, 如果我们现在开始作出错误的决定, 在几年之内,我们可能会 回到像1917年那样的局面。 作为历史学家,我知道的一件事情 是不要低估人类的愚蠢。

Z"Z%V.|Z2I0i2W z0

bZa;u w2L+Gc-u025:24

r/PzXQ0心理学空间6\e)U u'|N;Slt @

(笑声)心理学空间 HF&Y8nBI2W

&}x xF;]t5Wp]0s o025:27

\f|If ?]d0心理学空间oqg*jjv'I%ZF6u

这是历史上最强大的力量, 人类的愚蠢和暴力。 人们做这样疯狂的事情, 然而却并没有很明显的原因, 但是话又说回来, 人类历史上另一个 很强大的力量是人类的智慧。 我们两者都有。

/g"o Gdm S0

n_-t8ch025:43心理学空间 KI'N.rVj2jk*G%W0Fg/]

心理学空间z6@8p(oWQ;j*E

克里斯·安德森: 道德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 有一个问题。心理学空间+H/n3v Sin

心理学空间,@7|{$ro

25:48

P%iOyrw y:Ku@0

7bH}$GYtM [g)O0乔纳森·海特:谢谢,尤瓦尔。 似乎你支持世界政府, 但是当你看“透明国际”的地图时, 标注政府的腐败程度, 那些作风优良的政府有 大量的红色和一点点的黄色, 所以如果我们有某种世界政府, 为什么你认为它会变成像是丹麦一样, 而不是像俄罗斯或者洪都拉斯, 或者不是其他选择, 像我们对CFC做的? 通过某种方式国家政府 是可以解决全球问题。 世界政府看起来是什么样的, 为什么你认为它能够有用?心理学空间4H.G,@?1D9vw

9XM2?U Q&e&D~026:22心理学空间8j"S(U#m i`

%T.H0v eu z0尤瓦尔·赫拉利: 我并不知道它会是怎么样的。 没人有一个模型。 我们需要它的主要原因 是因为这些问题都是两败的局面。 当有像交易一样的双赢局面, 两方都能从贸易协定中获益, 这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事情。 没有某种世界政府, 国家政府都有独自的利益。 但是当你有一个两败的局面, 像气候变化, 如果没有一些权利上的统治, 会变得很困难。

MtqI'e5yZY"fw0心理学空间u&[z9H9o-lc

27:00

f*A aYI/Tb0心理学空间8P$hKEw(?4Le

如何做到和结果是怎么样 我不知道。 而且肯定没有确切的原因, 认为会变成丹麦一样, 或者会变成民主政治。 更有可能它不会。 我们没有可行的民主政治模型 适用于世界政府。 所以可能它会更像古中国 而不是现代丹麦。 但是,因为我们面对的危险, 我认为大国们有真正的能力 在世界实施这些艰难的决定, 比其他都要重要。心理学空间C6Do3Y;W"j4B

Q.sAn5p ^027:47心理学空间Q1L7@5Z%f QsGR

心理学空间/G _ K OI2RFn;u-r-r

克里斯·安德森: 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 然后我们会把麦克风给安德鲁。 Facebook上的凯特·希伯伦, 从范尔: “发展中国家如何管理 百万气候变化的移民?”心理学空间7cZy j5`,p8m

心理学空间"g~o$f%l0DW F%{

28:00

6K*Sz!nR JT0

FK@4Vx+e0尤瓦尔·赫拉利:我不知道。心理学空间5EV9h6L$jOO

心理学空间Z(wOc;dQu1d-l

28:02心理学空间$p&Ix,E uq&b;|"^

B4Qk-Kw8\nW F0克里斯·安德森: 这是你的答案,凯特。(笑声)

H"E!JCB(| S1LQf$~0

_aC!J+Y3q*h028:04心理学空间+c@r]!o"F!n#f

心理学空间)ZylI-GG/E7|

尤瓦尔·赫拉利: 我觉得他们也不知道。 可能他们会否认问题。心理学空间KD2q6MbRO8Hx.b*R'D

心理学空间 FE1?zJm$qi"n

28:08心理学空间'i8vS;s6w*c|;l

心理学空间5jue(u3_%N

克里斯·安德森: 但是移民是国家层面难以解决的问题 的另一个例子。 一个国家可以关闭边界, 但是这可能加深未来的问题。

amR3KAnC K*I ^0

-}Y"y1?"l%z r0n028:18心理学空间&V#mF3`.v+[Z#f0l

心理学空间^!u&d3h/K%JW;Z.Z

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这是另外一个很好的例子, 特别是因为现在移民 比中世纪和古代更为简单。

JUV Pn [U*R0心理学空间/S?6\f*O)B i

28:30

Cn8^3PO2J*^)S f|0

g+Q;eqFGC\1t4k0克里斯·安德森: 尤瓦尔,很多科技人相信一件事情, 政治有点被夸张了, 事实上,政治领导人 在世界上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现在真正决定人类的是科学、 发明、公司、 除政治领导人外的很多东西, 领导人做不了很多事情, 所以我们是白担心。

;`9v4|G%GB3xx0

1i|/I"R*PEV028:58

+ZBG3^1lJ.|0心理学空间3wc0dX V(B3ty

尤瓦尔·赫拉利:首先, 政治领导人做好事 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但是他们做坏事的能力是没有限制的。 这是基本的不平衡。 你依旧可以按下按钮,炸掉所有人。 你可以有这样的能力。 但是如果你想,比如,减轻不平等现象, 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但是开始一场战争, 你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 所以现在的政治系统有 一个根深蒂固的不平衡, 这挺令人沮丧的, 你不能做很多好事, 但你依旧可以造成很多伤害。 这依旧是政治系统很大的隐患。

,{h z2eX5V?7p0

$pSY"NH0G(n+c029:39

CpFcuo-O0心理学空间I/k A4B${DJ

克里斯·安德森: 所以当你看看现在发生的事情, 从一个历史学家的角度, 历史上有一切都很好, 然后一个领导人使世界 和他的国家倒退的时候吗?心理学空间~bTO!h

8Q:m*s }GI0U9a&^x029:53心理学空间]nM\?]_y

心理学空间'R?-l m/Q

尤瓦尔·赫拉利:有几个例子, 但是我应该强调, 从来都不只是一个领导人, 有人把他推上台的, 有人允许他继续待在台上。 所以并不是单一一个人的错, 有很多人在这样的人身后。

+o.y)v m;F0心理学空间/TY8} J V%^

30:12

}Ky0Y-f?0

.o~N(F9U^0克里斯·安德森: 我们能把麦克风给安德鲁吗?心理学空间]"\!Tgw9E ?

/zQDWoxV+?030:19心理学空间0[ t)S.EWZPe

心理学空间D*`'b @ P\,g4A

安德鲁·索罗门: 你谈了很多关于世界和国家的事情, 但是在我看来, 世界还是掌握在一群一群的人手中的。 看看在美国被ISIS招募的人, 还有其他的组群, 不受国家的限制, 但是依旧代表着重要的权力。 他们该如何被融入系统? 以及如何使一个多样背景的设定团结, 在国家或者世界领导下?

uB-qx6fbEpj4O0

/\#Yo _u4z-k!Ghe z030:47心理学空间)ea:D#Kfo$`m

心理学空间D([0} MI!Pg)U!U(J

尤瓦尔·赫拉利:多样背景的问题 在国家主义里也有。 国家主义偏爱单一背景, 更极端的国家主义 偏爱对单一背景的唯一忠诚。 因此,国家主义有了很多问题, 对想要在不同组群中 有多样背景的人。 所以这仅是全球背景下的一个问题,心理学空间r4f"I:tS,m\3v9`

心理学空间 i+vaz;G:`_A}R E

31:18

[/UI/iA*BW0心理学空间 p2nq+| n

我认为,历史表明 你不能片面的思考。 若果你认为每个人是单一背景的话, “我只是X,我不能是其他东西。” 这就是问题的开始。 你有宗教信仰,你有国籍, 可能需要唯一忠诚, 但是这不是唯一的选择。 有很多宗教信仰和很多国家, 能够让你同时有非常多样的背景。

6y3~`!G6^j p)T0心理学空间0ju$?J pdk \k

31:53

y2jW h2@0

l,\,Vp?9Pl,X m9]0克里斯·安德森: 去年发生的事情的解释 是一群人忍受不住了, 自由主义精英, 痴迷于很多很多不同的背景, 然后他们感觉, “但是我的身份呢?我被完全遗忘了。 似乎我觉得我是多数人?” 然而这只是诸多愤怒的冰山一角。心理学空间/\"rks!SdQ

7M.\3l&s(u032:20

1h$q5p6k,D0

j3Ms$SO3fiC0尤瓦尔·赫拉利: 身份总会带来很多问题, 因为身份总是基于虚构的故事, 迟早会和现实冲突。 几乎所有的身份, 高于基本群体的级别, 和十几个人的级别, 都是基于虚构的故事。 他们都不是事实。 他们都不是真的。 这只是人们发明出来 互相告诉然后相信的故事。 所以所有的身份都是不稳定的。 他们不是生物学上的事实。 有的时候国家主义者, 认为国家是一个生物学上的物体。 由土壤和血液组成的, 形成了国家。 但是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心理学空间e9v&n!} P@"n

心理学空间+\8QW%GT,W"@\

33:09

5o$cgfp.sl0心理学空间| rLg p-O

克里斯·安德森: 土壤和血液和在一起是一团糟。心理学空间6Q7r7`Zh+X(i

心理学空间FS'SEZ bF+M

33:11

T@xp"i^4N;P%p:E0

+rp7n!G [HC0(笑声)

q#^o z4_`0

!Eit)X,A1_7ON033:13心理学空间:e a3J3QQ[A

心理学空间 T SD+G"Mv

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而且它还会搞乱你的头脑, 当你认为你是土壤和血液的组合过多。 如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 显而易见现在的国家没有一个 在5千年前存在。 智人无疑是一个社交的动物。 但是百万年来, 智人和我们的人类祖先 生活在几十个个体的小群体内。 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 但是现在国家是虚构的群体, 我并不认识这些人。 我来自一个相对小的国家,以色列, 八百万以色列人中, 我从来没有见过绝大多数人。 我也不会见到绝大多数人。 他们只是简单地存在在这里。

0RT'O4k AN.^'k|0心理学空间r9byO r

34:04

1qq2xc V%vv0o(L0

*K7}A_?*e)g0克里斯·安德森:这样的身份, 这群人感觉被抛弃,可能被抢走工作, 在《未来简史》里, 你谈到这样的组群在扩大, 太多人可能会被科技 夺走工作, 然后我们可能会有一个 你称之为的很大的“无用阶层”, 一个传统上存在, 经济上无用的阶层。

Z)Fr)p-w)G gap0

VM;rF$e8E)f a/G"u6R0h034:34

}&q0Tnir5li1d0

&v{3n1SL'av0尤瓦尔·赫拉利没错。

,{(B$E[+LFF:f0心理学空间8E$tH^(VZ"pa&q ~

34:35心理学空间 sADPYI,sG3I

_PLe e V0克里斯·安德森:有多大可能会发生? 我们该为此担心吗? 以及我们能够解决这个吗?心理学空间FnuWsM'bz6p

心理学空间7GN9z2Y_i^vV

34:43心理学空间:yh(fs W

P-L9S/?cHu e0尤瓦尔·赫拉利: 我们应该非常仔细的思考这件事。 没人真的知道2040、2050年 的工作市场是怎样的。 有可能新的工作会出现, 但并不是绝对。 即使新的工作真的出现了, 一个被自动驾驶汽车 抢走工作的50岁的卡车司机 的生活也不一定简单。 一个失业卡车司机 把自己重塑成一个 虚拟世界的设计者是很难的。

+V!fQ&H0fI#{0

p2Uf^6}%IA%S035:14

'K C@,r)eS-|0

w'ORm;L0之前,工业革命的发展史, 当在某个产业机器代替人力, 解决方式通常是 在新的生产中低技术的工作。 所以你不需要更多的农民, 人们转向低技术工业的工作, 当这些工作被 越来越多的机器抢走的时候, 人们转移到低技术的服务业。 当人们说未来会有新的职业, 那些职业人类会比人工智能做的更好, 那些职业人类能比机器人做的更好, 他们说的其实是高技术的工作, 像软件工程师设计虚拟世界。 我不认为一个失业沃尔玛收银员 能够在50岁把自己 变成一个虚拟世界的设计者, 我更不认为 孟加拉国的百万失业纺织业工人 能够做到这个。 如果他们真的想做到, 那我们现在就要开始教孟加拉国人 如何成为一个软件工程师, 但是我们并没有在做这件事。 所以他们在20年内会做什么?心理学空间 HRkI]8f

心理学空间M0x(p3M5tp j;Z

36:26心理学空间5|,cdC;P5m

心理学空间 Eft4@J-p0MD$D/L

克里斯·安德森: 我感觉你很重视一个问题, 其实这前几个月就一直困扰着我, 这个问题不好在公众问, 但是如果任何人能够有智慧回答, 那就是你了, 所以问题是: 人类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Y#qB*Lpu0心理学空间Eh YZ8x Yi^

36:45

^2p*o[rd+b`&|0心理学空间Yqug%N+N[1u

尤瓦尔·赫拉利: 据我们现在所知,没有任何目的。心理学空间_#S%Ii}u!m)H^

3JQhn5Ni036:47心理学空间8M.S;o(eopS0kq

Lb(CV.tG0(笑声)心理学空间"^Mn J-dQ7o2t

心理学空间r8I8f B9Q4z

36:48

\"t;St E }0心理学空间y B$p#M b;U9_z

并没有什么宏大的宇宙戏剧, 或者宏大的宇宙计划, 人类拥有一个角色的。 我们只需要发现我们的角色, 然后尽可能做好我们的角色。 这一直是所有宗教和价值观的故事, 但是作为一个科学家, 我能说的是这不是真的。 并没有什么智人参加的宇宙戏剧。 所以……

R h6k4Z(k)\0心理学空间 C!S6zC*U"mbe1N

37:18心理学空间mSM1QE

心理学空间 nSz&HTe;g v

克里斯·安德森:我要打断你一下, 在你的书里, 因为在《未来简史》里, 你做出了条理清楚和易于理解的解释, 关于知觉,关于意识, 以及那种人类特别的能力。 你指出了和智力的区别, 那种我们建造机器的智力, 并没有什么神秘之处。 你是怎么知道人类没有目的, 如果我们还无法理解知觉是什么? 以你的理解,有没有可能 人类的目的是成为宇宙的知觉, 成为快乐、爱情和喜悦的中心呢? 可能我们能够建造放大那些东西的机器, 即使它们不会获得感知? 这听起来很疯狂吗? 读你的书,我似乎有点渴望这个。

`gG~3j l(PSv8h0

)h_CF1O$Zy {.E038:11

D ~ RO2X0}0

-@6H8jdql$hQ ?8a]AP0尤瓦尔·赫拉利: 我相信现在科学最有意思的问题是 关于意识和头脑的。 我们能够越来越好的理解 大脑和智力, 但是我们并没有越来越好的 理解思维和意识。 人们经常把智力和意识混为一谈, 特别是像硅谷这样的地方, 这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在人类身上,这两个是相似的。 智力基本上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力。 意识是感受事情的能力, 感受快乐、悲伤、无聊、痛苦等等。 智人和其他哺乳动物,不仅仅人类, 所有哺乳动物和鸟类及其他一些动物, 智力和意识很相似。 我们经常通过感受事情来解决问题。 所以我们更有可能会把它们混淆。 但它们是不同的东西。心理学空间$a4u;o5G6n^T

{)kP)se L6R039:04心理学空间#`xF:R(B#Q*Z

Bd [%]A)P5K^s0现在在像硅谷一样的地方发生的事情 是我们在创造人工智能, 但是不是人工意识。 过去的50年里, 电脑智能有非常卓越的发展, 但是电脑意识完全没有进步, 也没有现象表明电脑 在不远的将来会取得意识。

%_$dwj9h4ZxY0

7?jHS7V&X039:28心理学空间|E.Gk3x2x:F3e

+T%@G4Bbm0所以,第一, 意识在宇宙中扮演的角色, 它不是智人特有的。 牛是有意识的,猪是有意识的, 猩猩是有意识的,鸡是有意识的, 所以如果我们想搞清楚我们的角色, 首先,我们要扩大我们的视野, 一定要记住我们不是 地球上唯一有意识的生物, 当谈到意识, 当谈到智力, 我们有理由认为我们是整个生态系统中最聪明的。心理学空间[ K7~/_,|

Y7?1D~O9](gJ039:58心理学空间!l RW%M } T!Am

2fg/cR-K2W0但是谈到意识时, 说人类比鲸鱼更有意识, 或者比狒狒,或者比猫更有意识, 我找不到证据。 所以第一步是, 如果你想要搞清楚,扩大视野。 第二个问题是意识的目的是什么? 我要推翻这个问题, 我不认为意识有任何目的。 我不认为我们需要 在宇宙中找到我们的角色。 重要的事情是使我们不再痛苦。 有意识的生物 和机器人、石头或者其他东西相比 是有意识生物会感受到痛苦, 而且他们应该关注的 不是在什么神秘的 宇宙戏剧中找到他们的角色。 而应该关注痛苦是什么, 什么造成了痛苦以及如何从中解脱。

Wj2a"W L0心理学空间:`,{Tu}Y

40:59心理学空间y$?o|\%bU3_yb

QqPS3K"FSL k0克里斯·安德森: 我知道这对你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但是现场有很多的问题, 可能Facebook也是, 可能还有一些评论。 所以让我们开始吧。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如果你要麦克风,请保持手举高, 我们会递给你。

a!qSKR?:`0

Xhgkh0Q;x4v041:19

/`7\y,t n!Oh,c#k$q0

)b+C9VG)uVsjZ0问题:在你的工作里, 你谈论了很多关于 我们当成现实的虚构故事, 我们的生活基于这些故事。 作为个人,知道这个, 这如何影响你的人生。 以及你会像我们一样把 这些故事和现实混在一起吗?心理学空间9Zs6C0\p c|

心理学空间`+Cg B0KGs

41:36

-fV4x B4{?yYK0心理学空间N sH.["P4B

尤瓦尔·赫拉利:我尝试不要。 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问题, 作为一个科学家和一个人类, 是如何分辨虚构和事实的区别, 因为事实存在。 我并不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是虚构的。 只是对于人类,我们很难分辨 虚构和现实的区别, 而且随着历史的发展, 这变得越来越困难, 因为我们创造的虚拟事物, 国家、神、金钱和公司, 它们现在控制着世界。 所以甚至思考 “哦,这只是我们创造的虚构的东西。” 是很困难的。 但是事实依旧存在。心理学空间&jd yz1p|M#T i3t

U5^*Ws5XSL042:17

@'q9]1[&D P0

b o%NtcH0对于我来说, 有几个能够分辨虚构和现实的方法。 最简单的,最好用的, 我能够简而言之的, 是痛苦。 如果它能够感受痛苦,它是真的。 如果它不能感受痛苦,它不是真的。 一个国家无法感受痛苦。 这非常非常显而易见。 即使一个国家输了一场战争, 我们说: “德国因为一战的失败而痛苦。” 这是一个比喻。 德国无法感受痛苦,德国没有意识。 德国没有知觉。 德国人能够感受痛苦, 没错,但是德国不可以。 相似的是,当一个银行倒闭, 那个银行无法感受痛苦。 当美元的价值降低, 美元无法感受痛苦。 人能够感受痛苦, 美国人能够感受痛苦。 这是真的。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看到现实, 我会测试其能否感受痛苦。 如果你真的能够理解什么是痛苦, 这也会让你了解什么是现实。

@]M'?*].V0心理学空间%`]~] c-A&Pv

43:16

9E@BD%F1t[0

YJ L6U0p#r_j:@9JJX&^(@0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 从看不懂的语言的人。

T*l2n.{vfd0心理学空间(C mr}E&s)y9Fhd

43:22

!] Wp`3t;t#z0心理学空间2^~3w#h?UI&Eh

尤瓦尔·赫拉利:哦这是希伯来语。 克里斯·安德森:噢,希伯来语。

N |!`b/O*G0

D$kV%j Ktf043:24

qd \E7]:l0心理学空间/i gJD~4oF3A

(笑声)

&Gip W`8G {9i%O ~0心理学空间2@6} XQO|A

43:25

6q&q&tx[D"g0

'i[J)?:A X%P:^0你能读这个名字吗?心理学空间f D*|$`ih@q$Hv

心理学空间{l_n(V2]S

43:27心理学空间I.n,~ jf2H@2lK

8r.@Qtug Cq0尤瓦尔·赫拉利:……心理学空间)Ub2S(X P

;FuY+F"P:a043:28心理学空间YB9jFy%^o+e u/O

心理学空间N {Ve+Y:@7r,z

克里斯·安德森:谢谢你的问题, 问题是:“真相后时期 真的是一个全新的时期, 还是另一个历史长河的时刻?”

6F @$n/e-u2r1VK*g0

#sNA(t;q@+WQO043:40心理学空间/O.uwFA3h

7|c}8{+kK}X0尤瓦尔·赫拉利:个人所见, 我不同意“真相后”这个概念。 我作为历史学家的反应是, 如果这是真相后的时期, 真相的时期是什么时候?

+F_7HL3MC^2wT,w0心理学空间 F}Q_L6@

43:50心理学空间NqcA!g6x

1P\p'H5PU%[t0克里斯·安德森:没错。心理学空间?+cu.m)M+Sg7yB

心理学空间*VY+p3u,B,a

43:51

C M$g)z7Jq-}0心理学空间5W$G$U^ i l

(笑声)

^L3O&y-s0

&tA%sM8WOz"|043:53心理学空间E3C"n/{k _K(_^

心理学空间&g*n0m7BZ7trRg

尤瓦尔·赫拉利:是20世纪80年代, 50年代还是中世纪时期? 我们一直都生活在某种真相后的时期。

E v3v0k6@q H0

*s:\4KRg3q8A1m+A z044:02

Z&^/A e4HH+^v0心理学空间xQ2^rd{S

克里斯·安德森:我要打断一下, 因为我认为人们谈论的 是有更少的记者报道, 有被验真过的现实的世界, 被那些注重真实的机构检查过的世界。 所以如果你相信一个事实, 你所写的就是信息。 有人认为信息应该真正与现实相连, 如果你写一个头条, 这是一个很严肃重要的 反映现实的事情。 然而有些人不这么认为。心理学空间r9J rV?Q%P:V

%w+Ga1sL2_4Nt,X044:39心理学空间(iD*~0aS6_!t%lUy o

3_0G*N"k;p3U(d+m5Q6R\0但是我认为担心是 现在的科技非常强大 在一段时间下,能够放大所有的事物, 不管其与现实的联系, 只管点击量和吸引注意, 这是非常有害的。 这会导致一个很正常的担忧,对吧?

N@(C5e!`Q7|&x0

xabx\G4oH]044:58心理学空间ZF.D r,z U

"H!X*iz n:Z0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随着科技发展, 现在传播现实、虚构和虚假更简单了。 现实和虚构的都有。 宣传现实都比以前简单了非常多。 但是我不认为有什么非常新的东西 关于传播虚构和虚假信息。 关于虚假信息和“真实后”, 约瑟夫·戈培尔也都知道。 他经常说如果你重复一个谎言, 人们为认为那是事实, 谎越大越好, 因为人们甚至都不认为 这么夸张的事情是一个谎言。 我认为虚假新闻已经存在上千年了。 就像圣经。心理学空间1TDqm$C;TT1b

心理学空间5P W;_&PD-e IDCp

45:52

vnwNC#Nz0

.})@/w[ X?TZ0(笑声)

*`;He2[}h4_0

oh.vF;N2SB%P045:53

!Y D%[-Ez0心理学空间{?W;]"P1Th;W5I

克里斯·安德森:但是有人担心 虚假新闻和专制政权有关, 当虚假新闻上升的时候, 那是一个危险信号, 黑暗的时代可能会到来。心理学空间/RU@'r,E-yLF

*]FXkg~&y"N046:08

4tC%j5nmW0

(k FIG8P_0尤瓦尔·赫拉利:没错,国际上 虚假新闻的使用是很令人不安的。 但是我不是说这不好。 我只是说这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心理学空间m4~@ q*T4{{r

#y?9K]'wX8z*E(g*L2H046:20

:qM)aAu%T N_ N1a`7^0

,i}a,i W6[e0克里斯·安德森: 在Facebook上对这个问题有很多关注, 关于世界政府和国家主义。 来自菲利斯·丹尼斯的问题: “我们如何让人们,让政府放弃权利? 这个含义太宏大了 我看不到整个宏观的问题。 但是这必要吗? 这需要战争才能实现吗? 不好意思菲利斯, 我篡改了你的问题,但是我怪文字。心理学空间0m%RlI6ZNj

{ kddO-aY/?046:47

XNO&R;u0心理学空间qjH;rAQ#S;i1B^

尤瓦尔·赫拉利: 人们谈论的一个选择, 只有灾难才能打动人类, 开始一个真正世界政府的系统, 他们说我们无法在灾难前完成, 但是我们需要开始打基础, 所以当灾难来袭时, 我们能够快速反应。 但是人们在灾难前 是不会有动机去做这样的事情的。 另外一件我要强调的事情 是任何真正相信世界政府的人, 都要澄清 它并不会取代或者取消地方户口或者社区, 它们应该共同存在, 应该都是系统中的一部分。

h{Y/V)N_2z&X2g0

C.w] V8Br047:40

f'KA;s6Qc0

?2M|)q6[+iYk0克里斯·安德森:我想多谈谈这个, 因为“世界政府”中的每一个字, 是非主流右派很多人心目中 恶魔的缩影。 它看起来很吓人,很遥远,很未来, 它还让人们失望过, 所以全球主义者,世界政府, 不要,走开! 很多人认为这次大选 就是对任何相信这个的人的鼓励。 我们如何改变叙述方式, 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吓人和遥远? 基于你说的 和地方户口、地方社区的主意。心理学空间4qghwI"y rdop

心理学空间,R9d ?&HE ZF+rq ^

48:17

KN qN K_"YY%\0

^jc f jx4w&T[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我们应该 以智人的生物学现实开始。 生物学告诉我们两件关于智人的事情 和这个问题非常有关: 第一,我们完全依赖于 我们身边的生态系统, 而且现在我们所谈论的是世界范围的系统。 你无法逃避这件事。

&OKJ)_,^M${;W!@U0心理学空间A%a#jh~RuA

48:42心理学空间)qyY6Ma4oK}e

tof UG0同时,生物学告诉我们, 智人是社交动物, 但我们只在非常非常小的范围内社交。 这只是人类的简单事实, 我们无法和超过150个个体 有亲密关系。 我们社交群体的大小, 智人社交群体的大小 不超过150个个体, 一切超过那个数字的, 都是基于某种虚构故事, 和大型机构, 我认为我们能够找到一个方法, 基于生物学上对我们的理解, 为了它们编织在一起, 为了了解21世纪的现在, 我们需要世界范围和地方社区。心理学空间5Yu.]zp qg$xK2Y

心理学空间8X(`P J3m$P

49:44心理学空间Y4m-I5S ED,e&}8v?

2d o%E$w`n^0我甚至会进一步说, 我们自己才是开始。 现在人们感觉被疏远和寂寞, 和找不到在世界上的位置, 我会认为重要的问题不是世界资本主义。 重要的问题是过去的几百年里, 人们开始脱离实体, 开始和他们的身体保持距离。 作为一个依靠狩猎和 采集生活的人或者一个农民, 为了生存,你需要不断 和你的身体和感官保持联系, 每一分每一秒。 如果你去森林寻找蘑菇, 然而你不关注你听到的, 你闻到的,你尝到的, 你已经死了。 所以你一定要保持联系。心理学空间?$?8w0`.hv

3?,Q4G7M#He3h050:34

C#a:ifq,Q qO0

&M y J:r`viz&SLC:p0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人们正在失去 与他们的身体和感官的联系, 去听,去闻,去感受。 越来越多的注意力转到了屏幕上, 转到了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 到了其他的时间。 这个,我认为, 是感觉被疏远和寂寞等等的原因, 因此,部分解决方式, 不是带回国家主义, 而是和我们的身体重新联系, 如果你和你的身体重新联系, 你也会在世界上感觉更像待在家里。

2{"d8\y]0D!_R0心理学空间t6HB9|;I;NzmB

51:14心理学空间F.\*Q4G.?~qB

k(]H#H*Nh9N0克里斯·安德森:取决于事情的发展, 我们可能很快会回到森林里。 我们会再提出现场的一个问题, 一个Facebook上的问题。

&HK3oJ9x0

F3W5KCJw4\051:21心理学空间4A6k$]$Q5a.c[{4luu

心理学空间#l.T0]e(qL'X

艾玛·艾迪达克:你好, 我来自非洲西部的加纳,我的问题是 你是如何提出并辩解世界政府对 历史上被全球化剥夺利益的国家历史上 以及我们谈论的世界政府, 在我的眼里,它一定很像西方国家 认为的“世界”的模样。 所以我们该如何表达和解释这个 全球主义和国家主义的概念, 向加纳,尼日利亚和多哥这样国家 和其他国家的人们?

$hp!b$r"{Mfx0心理学空间X0w$T#p0o`d^``3x

51:56

mex3pVM0

]a N:bz0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历史是非常不公平的, 我们应该认识到这点。 许多遭受过 持续两百年的 国际化,帝国主义和工业化的国家, 下一次也最有可能 遭受到打击。 我们应该非常非常强调这一点。 如果我们没有一个世界政府, 如果我们遭受到气候变化, 遭受到科技导致的扰乱, 最严重的打击不会发生在美国。 最严重的打击会在加纳, 会在苏丹,会在叙利亚, 会在孟加拉国,会在像这样的地方。

%~0__#ik!N x9@?b0

Y*j*L9~ eu^1KI052:49

Iu(nU8a8H9w@.x0心理学空间3z { |i T p&R&I

所以我认为这些国家愿意 为下一次扰乱做出行动, 不管是生态上的,或者科技上的。 想想科技导致的扰乱, 如果人工智能、3D打印机和机器人会 抢走上十亿人的工作, 相比瑞典, 我会更担心在加纳或孟加拉国的人。 因此,因为历史如此不公平, 灾难的结果, 并不会被所有人平分, 富人们总是能够逃脱 气候变化最严重的结果, 穷人们并不能以自之力造成这个结果。

AV7z$Za#bE]9E0

Z,[9YoLKX&bD3c2c*i053:43

e2K9K9so.P0

b @2c#sc#T2l7j7J_P0克里斯·安德森: Facebook上的卡梅伦·泰勒有一个好问题, 在《人类简史》的结尾, 你说我们应该问一个问题, “我们想要我们想要什么?” 你认为我们应该想要想要什么?

1efM Z ?Pa#j~0心理学空间ZV3n/BP.o*yO

53:56

;D[^aC!aB7|i0心理学空间4sdO.cY9p^'gQ'V

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我们应该想要了解真相, 理解事实。 我们所想的大部分是改变现实, 来容纳我们的渴望和希望, 我认为我们首先应该想的是要去理解它。 根据历史上的长期轨迹, 你能看到上千年以来, 我们人类开始控制外界, 尝试改变它来适应我们的欲望。 我们已经控制了其他动物, 控制了河流,控制了森林, 并完全改变了它们, 造成了一个生态性的毁灭, 但并没有满足我们。心理学空间4C WgBYN W

R&N{.I'O Eq054:44

m9_X`AR0

!i%V8m%tl*{\N0所以下一步我们会转向内在, 我们会说:好,掌握外在世界 其实还没有让我们满足。 现在尝试掌握内在世界。 这是一个很大的计划, 关于21世纪科学、科技和工业, 尝试取得对内在的控制, 学习如何驱动和制造身体、大脑和意识。 这些有可能是21世纪经济的主要产品。 当人们谈论未来的时候, 经常他们想的是 “哦,我想要获得 我的身体和大脑的控制权。” 然而我认为这非常危险。

2MtA&J7@X;Z a0心理学空间!w`'gCg0\

55:27心理学空间 e0PKci

9BR0Z7c2sQ5B&j'D2J8M0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一件事, 是没错,我们能够操控, 但是因为我们并不 了解生态系统的复杂性, 我们现在面临着生态系统崩溃。 如果我们现在尝试改变内在的世界, 但是并不真正了解他, 特别是没有对心理复杂程度的了解, 我们可能会造成某种内心环境灾难, 我们会面对某种内在心理崩溃。心理学空间/v^l@nm-u

心理学空间{ g+P~3P_l&Y

56:04

pRiKgmU G0心理学空间!n7p@ J2h|k

克里斯·安德森:总结一下, 现在的时政,现在的科技, 像你刚刚说过的担忧, 似乎你觉得未来 是一个比较黑暗的地方。 你好像很担心。 没错吗? 如果有希望,你认为是什么样的?

f`%FXiid~6zd9Xl0心理学空间?0f;he(Q#d)LPVW

56:25心理学空间2J%r9~m/D

心理学空间H ~2M ]][:h}`

尤瓦尔·赫拉利:我注重最危险的可能, 因为这是我的工作和责任, 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和批判家。 社会主要关注于积极的一面, 所以历史学家、哲学家和社会学家的责任 就是强调这些新科技更危险的潜能。 我不认为这些是不可避免的。 科技决定不了一切。 你可以用同样的科技, 来创造非常不同的社会。心理学空间QP5A$C|a_MX

心理学空间!j e3S1f-i A\

56:57

0AFTk:t8T0心理学空间2[8bya4Q]b

看看20世纪, 工业革命时的科技, 火车和电力等等 都会被用来成立社会主义独裁, 或者一个法西斯政权,或者自由民主。 火车并不会告诉你要做什么。 相似的,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等等, 它们不会决定一个单一的未来。 人类会积极面对挑战, 人类雄起面对新科技的挑战最好的例子, 就是核武器。 在20世纪40、50年代后期, 很多人相信 冷战迟早会在一场核灾难中结束, 摧毁人类文明。 然而这没有发生, 事实上,核武器在世界上促进了 人类改变国际政治的方式, 来减少暴力。心理学空间;N/D@3d*Hh$J3Z`

心理学空间Eo/O:Aj}-D$d+k

57:59心理学空间!A,_zO2S`!c3uy

心理学空间d/dw2BR8U

很多国家基本上把战争 从他们的战略书中移除。 它们不在尝试用战争追求利益。 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做到了, 但是许多做到了。 这可能是为什么1945年后 国际冲突急剧减少的重要原因。 现在,正如我说的, 死于自杀的人其实多余死于战争的。 所以,我认为,这给我们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说明了即使最令人害怕的科技, 人类也能雄起面对挑战, 而且还会能从中获益。 问题是,留给我们犯错的余地太少了, 如果我们做的不对, 我们可能不会有第二次尝试的机会。心理学空间2r%Ii | nJ(O

心理学空间 t _n1NKC5sx6t4|

58:54

[4?.[:c nI/i0

.N0y)Bf9p_.^`0克里斯·安德森: 这是一个很有利的说服点, 我认为我们应该总结一下了。 在结束之前,我想对现场的人、 TED全球社区 和所有在网络上观看的人说: 帮助我们建立这些对话。 如果你像我们一样相信, 我们需要找到一个不同的沟通方式, 就在当下,帮助我们。 帮助其他人, 尝试和你不同意的人沟通, 理解他们, 理清思路, 并帮助我们想方法推动这个对话, 所以我们可以像世界上发生的事情 做出真正的贡献。心理学空间"X4EZdsE5b[Vj

d!L;ZT-Lq059:35心理学空间N-]#_E9ndo\U,_

心理学空间6@J z:g&q d

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感觉更清晰了, 更担忧了,更深入了, 对现在的时政。 赌注真的看似很高, 所以帮助我们把它下在一个明智的地方。心理学空间NNN&X"Qyc

JV1qG$W^fn059:51

pQl9E:z\J0

+w4iMR p,u#bb0尤瓦尔·赫拉利,谢谢。

4wbw(ABM0心理学空间1v8M+M8Q gK}-O

59:52心理学空间4L9mD'KO;p*n3x{ Y

b4{aPhG?*m0(鼓掌)心理学空间0l-g;p2M3a8jy

meRp @0心理学空间 b%`*|&M_B$o n!G;f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TED 国家主义 全球主义 政治分裂
«TED 意识不是理所当然的 by Simon Lewis|西蒙・路易斯: 心理学视频
《心理学视频》
TED 琼・哈利法克斯:慈悲心与感同身受的真正涵义»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