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七夕,爱即我在
作者: 朱旭东 / 4518次阅读 时间: 2014年8月02日
标签: 爱情 七夕 情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又见七夕,爱即我在
朱旭东

作为一个立撑小资情调大旗的伪文艺女中年,年年为七夕撰文,挖根溯源,咏古论今,早已是黔驴技穷,江郎才尽了。肿么办啊?

晨起,见有朋友已经早早地发了微博说:七夕最温暖的两个字是什么呢?①我在。②别怕。③别哭。④我懂。⑤爱你。⑥等你。⑦晚安。也罢,就来解读这七个词吧。


其实说了7个词,在我看来也不过是一个数学等式:“爱=在”爱这个词,看似简单,其实最晕,什么是爱?耶稣佛陀怎么看爱,柏拉图式的爱是怎么回事?尼采也爱过吗?村上春树眼里的爱是什么呢,更别提自打在心理学圈子里,天天都在和爱的意义,爱的艺术,爱的勇气缠绵,铺天盖地而来,却发现:定义和智慧都不那么容易浮现,这让我面对来访者的时候感到些许的悲伤。好像面对一件四处破洞的华美衣裳。

直到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大多数的人问爱,其实并不是需要我来帮助他们定义什么,或者找出他们的爱究竟在哪里,来访者只不过是借着“爱”来请求我的响应,并希望解决他们的人生中当下最焦虑的困局和盲点,简言之,不过是寻找一个“在”,如果不能帮助他们在生命中寻找到一个让他们感觉到“我在”的客体,那么混乱和糊涂,烦恼和无助,恐惧和愤怒,指责和猜忌将永无止境,任何的情感都将没有落脚点。

“在”,这在古时候挺简单,有乐天的长篇叙事: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也有”屈宋之才”的少游极为不服气地还击: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二位在两百年的时间距离上隔空喊话,却未预料到而今的世界,在早已不是真实的地域距离的问题。

交通工具的多样化,时速的不断提高,运力的爆炸式增长,让我们领略了世界之大,之美和之近在迟尺,更别提说也就4年来吧,智能手机的百姓化,WIFI的笼罩式覆盖,就好像一夜之间,满城都变成了情感低头族,看看这句话有多少赞:”我们宁愿把爱和关心对陌生人说,却把怨怼和指责留给身边人。”就知道作为人际关系中最亲密的两个细胞体——伴侣之间,突起的连接变得那么的脆弱。

很多时候我们找不到感觉,所以必须从大师、偶像、神喻传人、心理学家、咨询师、或者脱口秀的主持人,甚至是读书会,成长团体的领导人那里来找寻爱和亲密的解决之道,却浑然不觉自己的伴侣、孩子正在对自己表达的灵魂话语,爱的传递,即便哪怕是这样一个微小的举动:妻子在给熬夜的丈夫泡咖啡的时候,随意地喝一口看看味道是不是还可以,然后抱怨说:太苦了,而丈夫看着电脑,心不在焉地说:不能喝就别偷蹭喝,这里错过了什么呢?那些必须靠面对现实和真正的“在场”才能走近的亲密,那些放下自己,静心去感受对方的内心的“在”才能演化出别怕、别哭、我懂、等你,爱你,陪你。

在今天,七夕之夜,也在每一个”晚安”的夜晚,不如抽一点时间和自己的爱人坐在星空下静静地体验“在”吧,哪怕有些伴侣只能隔在视频两段,真正的“在”和“爱”是会跨越传递的,不惧银河的距离。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爱情 七夕 情人
«只要性不要爱,高校流行“勾搭文化” 社会心理评论
《社会心理评论》
甲午战争120周年:创伤代代相传?»
延伸阅读· · · · · ·